• 零点看书 > 修真 > 我当捕快那些年 > 第325章 摇旗呐喊凑热闹
  • 一键听书

    第325章 摇旗呐喊凑热闹

    作品:《我当捕快那些年

    范小刀、李红绡加入了这支队伍。

    一路上边走边聊。

    聊天得知,中年人姓路,名不平,据说是取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意,可是路不平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路不平做过镖师,干过护院,当过武馆的拳师,还曾经自费参加了武当派继续教育学院的专修班,拿到了武当派俗家弟子的身份。

    范小刀肃然起敬,“原来是名门之后。”

    路不平自嘲道,“哪里有的事儿,只是花钱买了个名分,有了这个身份,有些业务也好接了不是?真正的武当派武功,我是一招也没有学会。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在武当派认识了江湖上的一些朋友,交朋友嘛,吃吃喝喝,红白喜事随礼,有事出手帮忙,如此一来,来钱的路子也就广了。”

    “厉害,厉害!”

    范小刀虽在江湖司,与江湖上形形色色的门派打交道,但像路不平这种身份的人,还是头一回见。

    同行的还有十一人,这些人中,有些是长期跟路不平干这一买卖的,还有些是像范小刀这样,临时加入的,都是前去青州府,给威武门助拳。

    威武门在青州算是不大不小的门派,以开拳馆收徒为营生。掌门杜威武,也算在青州有头有脸的人物,范小刀听过此人,此人爱面子,好大喜功,不过他们业务与黑风寨并无来往,范小刀并不认识此人。

    忠义堂秦可风要求十八门派攻打黑风寨,各门派出五百人,杜威武拍着胸脯保证,兄弟们一个也不能少,可是威武门没有那么多人,于是找到了路不平,准备花钱摆平此事。

    范小刀道:“五百人,就算都是站台,一天下来也三四十两银子,算上其他挑费,没有七八十两下不来,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啊。他们威武门有这钱吗?”

    路不平道:“路不平没有,可他夫人有。”

    “还有此事?”

    路不平笑道,“这位杜掌门,去年取了一个叫李萍儿的寡妇,这位妇人,才二十来岁,就已经克死了六任丈夫,又没有留下子嗣,所以前夫的银钱,都留给了李萍儿,杜掌门生了一副好皮囊,那位李寡妇竟对他死心塌地,成亲之后,把所有的私钱,都拿出来给丈夫做事业,就连青州忠义堂的财产,未必有威武门多!”

    范小刀奇道:“原来如此,吃软饭能做到这一境界,可谓是人生赢家!”

    “可不咋地!”路不平道,“对了,范兄弟,你接了一天二百四的任务,按照行规,我得试一试你的武功,虽然说大部分时间都十分安全,可到时候,刀剑无眼。”

    一名年轻人主动请缨,拔剑道:“浪子剑白屏,愿意请教!”

    这位年轻人二十多岁年纪,长得风流倜傥,穿一身游侠套装,上下打量着范小刀。从二人一加入之时,白屏已经看出,与范小刀同行的那人,是个女子,虽然易了容,但是身材妖娆,心中有些嫉妒,主动与李红绡搭话,可李红绡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讨了一番没趣,如今路不平提出要试探他武功,自然跳了出来,想要在众人面前羞辱他一下,也顺便在李红绡面前展示一下武功。

    范小刀道:“浪子剑?”

    路不平道,“这位是我最近收入麾下的一名得力战将,师从点苍派余大地。”

    “余大地?”

    白屏一脸傲然,“不错。”

    “何时的事?”

    白屏道:“我去岁冬,拜师点苍,由于我天赋奇高,只用了三个月,便学到了点苍派武功精髓,如今已经出师!”

    范小刀问,“那你可认识白杰?”

    白屏道:“白杰是谁,不认识!”

    范小刀心中暗笑。

    去年武林大会,点苍派余大地在乱葬岗被杀,这个案子还是他和赵行亲自勘破,后来白杰担任了点苍掌门,可这位浪子剑大侠,却连点苍派的新任掌门都不知道,于是心中便有了主意。

    “请!”

    白屏长剑抖了个剑花,一剑刺出,使出的正是点苍绝学,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范

    小刀连忙闪躲,也不拔剑,只是借助地形,左右躲闪,浪子剑一脸使出了十余招,可始终无法近身范小刀。

    明眼人都能看出,范小刀在故意让他。

    唯独浪子剑看不明白,明明有机会刺中他,可总是让他不经意间溜了。

    三十招后,白屏收剑,退出战圈,对路不平缓缓道:“他不是我对手。”

    范小刀无语。

    这样也行?

    路不平道,“能在浪子剑手下撑三十招,武功已跻身江湖一流高手之列,有资格一天拿二百四十文!”

    浪子剑冷笑一声,“依我看,一天八十文,都便宜了他!”

    路不平道:“没关系。”他对范小刀道,“到时候,你站在前排,我在后面掩护你,若真打起来,只需记住四个字,拔腿就跑!不过,也说不准,这次攻打黑风寨,到底采用文斗,还是武斗。”

    “有何区别?”

    路不平解释道:“武斗,就是群殴,双方闹翻脸,真刀真枪的干。文斗,则是单挑模式,双方各派大将出马。不过,黑风寨是十八线门派,这么多门派一起攻打,估计不会用武斗的方式,估计是由武林联盟的人中挑几个出来单挑,用不到咱们。”

    白屏来到李红绡身前,悄声道:“姑娘,不用怕,若真有危险,姓范保护不了你,还有我呢!”

    李红绡笑道,“谢了。”

    李红绡这一笑,登时把白屏的三魂六魄勾了去,连道:“英雄救美,乃我们当大侠的本分之事,你看那范小刀,长得一副猥琐模样……”

    李红绡脸色一沉,“他是我未婚夫。”

    白屏闻言,死皮赖脸道:“成亲了,还可以离嘛。这年头,没什么是一定的。”

    范小刀道,“姓白的,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把你脑袋给拧下来。”

    白屏傲然道,“就你?刚才我是心存善念,没动杀手,否则,我的浪子剑一出手,覆雨翻云,天地变色,就是李觉非亲来,也未必能抵住我一剑。”

    范小刀道:“我信!”

    “手下败将,不由你不信。”

    范小刀竟被他气得语结。

    但是想到能混入武林联盟,到时候想办法查清楚对方的底细,也只得冷笑一声,不再理会他。

    一路上,白屏有事无事,都会主动跟李红绡献殷勤,而范小刀,则把他当成了假想敌。

    三日后,抵达青州府。

    他们是最后一批抵达威武门的,一起给威武门助拳的,还有河间的鱼龙门、沧州的螳螂门、德州府的猴拳门,浪子剑听到这些,哈哈大笑,“什么鱼啊蛇啊猴啊,就没一个人啊!”

    《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众人见小子如此嚣张,面露不悦之色。

    都是江湖一条道儿上的,来这里不过是混点钱花,你小子哪里来的底气,怎么如此狂妄?

    范小刀问路不平,“咱们以什么门派身份加入?”

    路不平道,“不重要,给钱就行。谁给钱多,咱们就是哪个门派。这些年,我曾经冒充江陵帮弟子,打过天涯会,也帮主天涯会对抗江陵帮,大大小小的江湖争斗,也参加了百八十场了。”

    “那胜负如何?”

    “胜败乃兵家常事,我都不记得了。”

    “路大哥,好胸怀。”

    路不平道,“钱到手,人还活着,这已经足够了。”

    他扯开了衣衫,只见他胸口处,有一个金钱大小的伤疤,路不平道,“当年白马寺之战,我与柳叶剑一战,中了一剑,擦着心脏而过,差点丢了性命。不过,这正是这一剑,主家赔了我一千两银子,有了这笔钱,我才退居二线,光负责联络这些业务。”

    范小刀听过白马寺之战。

    一代剑魔柳叶剑,为了救心爱的女人,杀上白马寺,诛杀了八大门派三十多位高手,最后饮恨白马寺。

    那已是十年前的往事了。

    “大哥竟能与柳叶剑一战?”

    路不平道,“只是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而已。当时也是应邀去助阵,本来

    只是在门口站台,谁料柳叶剑杀红了眼,我们六个人,吓得不敢出声,连剑都没拔出来,就觉得剑光一闪,胸口被刺了个对穿。六个人中,只有我自己活了下来。”

    对柳叶剑来说,只是他生涯最后一战中随便划出的一剑。

    可是对路不平来说,却是足以改变他一生的一剑。

    路不平道,“或许,我们就是武林大会中的路人甲。江湖史上,不会出现我们的名字,但我们却以独特的方式,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范小刀感慨,“混江湖,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呢!”

    “那路大哥没想过要退出吗?”

    这句话,范小刀曾问过杜小武,杜小武的答案让他很是意外,如今又到了路不平身上。

    路不平道,“我们都是江湖客,一入江湖岁月催。干这一行的,快钱赚多了,若让你去老老实实去干点营生,一月赚个一两千文,还要受官府、地头蛇的欺负,你能过得下去?更何况,我们这些人,除了打打杀杀,还能做什么?”

    浪子剑白屏道:“大哥,跟他说这个干嘛,他不会懂的。”

    路不平道,“哪里有争斗,哪里就有我们。”

    威武门在青州城城外杜家庄,当然,这个庄园是杜威武夫人的私产,成亲之后当做了嫁妆,送给了杜威武,所以容纳下四五百人,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当天晚上,杜威武设宴招待了他们。

    酒席极为丰盛。

    杜威武短暂的露个面,与在座的“英雄豪杰”们一桌桌敬酒,“各位英雄远道而来,替我杜某人助阵,是杜某人的荣幸,也让我们威武门脸上有光,明日攻打黑风寨,全仰仗各位英雄相助。”

    众人齐声道:“杜帮主哪里话,惩恶扬善,除暴安良,乃我们江湖侠义中人的本分!”

    杜威武也道,“我知道各位远道而来不容易,所以略备薄酒,还请不要嫌弃。”

    为了应对不同口味的人,杜威武花重金请了十几个师傅,替众人做菜,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猴头燕窝沙鱼翅,熊掌干贝鹿尾尖,又许多都是范小刀没有见过的菜品。

    众人齐赞杜威武。

    “干了这么多年,有些帮派,能给壶酒、给顿肉,已经不错了。没想到杜帮主竟如此豪爽,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丰盛的酒席!”

    “有排面!”

    范小刀道,“这可破费不少啊。”

    路不平似乎看透了杜威武的心思,笑道,“替他传名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典型的花小钱,办大事。”

    “此话怎讲?”

    路不平道,“青州武林十八门派攻打黑风寨,多大点事儿?在江湖中,都掀不起什么风浪的。可是这件事之后,大家再说起此事,人人都记住的是杜威武府中的这顿豪餐,以及他为人豪爽的性格,免不得混个青州小孟尝的名号!”

    当夜,路不平与众人饮酒,来者不拒,喝得烂醉如泥。

    后来没有人,就干脆自己喝了起来。

    意到阑珊处,竟潸然泪下。

    范小刀没有喝酒,本来,入夜之后,想离开威武门,回黑风寨找杨青他们了解情况。

    可是转念一想,这两年自己不在,山寨中什么情况,也不清楚。以杨青的能力,别说青州武林,就算是夜雨楼举楼来伐,也未必能讨到什么便宜,于是便决定留下来,看杨青如何应对。

    做个愉快的路人甲,摇旗呐喊凑热闹,一天还有二百四十文钱,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次日一早,他们就被人喊醒了。

    每个人领了一件红色的短衫,短衫上写着“威武”二字,套在外面,算是统一了威武门的服装。

    收人钱财,替人办事。

    范小刀等人也没有犹豫,只是没有合适的尺码,分到的衣服略小,穿在身上,紧巴巴的,有些不适。

    吃罢早餐,众人在山庄门口集合。

    杜威武一声令下,五百余人浩浩荡荡地向双龙山聚合。

    相关推荐:洪荒:我被通天偷听了心声逍遥小捕快捕快网游录神断县令俏捕快红楼之林家长公子黑魂入侵美漫五色力士在异世一本漫画的底稿之天兵娘娘是朵黑心莲全球神祇之死亡主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