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 > 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 > 第三零二章 献祭百花界
  • 一键听书

    第三零二章 献祭百花界

    作品:《苟在游戏开服前一百年

    半年后。

    百花界进入末日倒计时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小世界。

    百花仙谷、百花神宫、百花圣教三教趁机站了出来,说自己找到了一条去往新世界的通道。

    有着三教的威望,大部分人都跟随着三教撤离到了主天地中。

    说到撤离,还发生了一件离谱的事。

    一开始是免费开放空间通道.

    毕竟方长也没想着要赚钱,这些人去了主天地后,就都是他的经验宝宝,他也没想着计较太多。

    做人偶尔还是要善良一些。

    反正人过去了他就是赚。

    结果就因为免费的原因,所以一开始除了三教的嫡系人马之外,其他人居然都是将信将疑,觉得三教开放通道,是为了让她们探索新世界,去当炮灰。

    这年头出来混的,都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鉴于这种情况,方长果断提出了买票制,没有三教共同发行的新世界界船票,任何人都不允许接近通道一步。

    然后……

    抢票景象十分火热,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场景。

    即便之前一些怎么也不相信的修士,也拿出积蓄为自己的亲近后人买了一张船票。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万一真的发生了世界末日,自己好歹留个后人。

    怎么说呢,只能说好人难做。

    方长含泪小赚数亿灵石,即便一张船票卖个十灵石,可架不住人多。

    哪个修士不拖家带口的,即便是千岁高龄的元婴大修士,没了亲近后人,但身后也有个庞大的家族。

    总之,虽然经历了各种小挫折,但百花界的大部分精华仍是在半年间就被方长掠取一空。

    如今百花界中还留下的就只有普通人和一些修为略低的修士。

    因为转移普通人花费的成本太高,也不太好组织安置,不如让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好一点。

    待到天地变化,百花界被主天地吞噬,若他们运气好,就能生存下来。

    若是运气不好,掉落到主天地的什么绝地。

    那只能是运气不好。

    方长就像一双庞大的手掌,默默推动着整个百花界的命运。

    ……

    落霞山。

    百花秘府前。

    通过半年的祭炼,花千语终于勉强将整个百花秘府炼化,化作手中的一颗微尘。

    整个百花秘府是一件空间法宝,而且是罕见的能够存在活物的空间法宝。

    这是百花仙子留下的除了神农杖外最大的遗产,论价值,几乎可以算是半件古宝。

    《骗了康熙》

    只能说当时百花仙子混的真的很好,居然在炼制了神农杖后,还能有这么多盈余。

    想一想食味界的主人,也就是将界石炼制成了一把美味大勺。

    是他不想增加攻伐之能吗?

    不是,只是因为太贵,普通的用不上,用得上的用不起。

    但方长没有觊觎百花秘府。

    这玩意有太多百花仙子的痕迹,他若是想要自己使用,非得彻彻底底将百花秘府炼化才行。

    完全吃力不讨好,不如卖给花宫主。

    如今花宫主欠他一大笔账,约莫未来千年都得给他打工还账。

    “她会来吗?”

    花千语看着远处平静的天空,突然问道。

    方长站在她的身边,好似一对璧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语气带着一丝笃定。

    “她有的选吗?”

    “作为一件炼制出来就注定只能作为工具的灵宝,她的命运早已注定。”

    “这半年时间足够她考虑清楚了。”

    “其实我要的只是她的本体,至于她的灵智,记忆,我已经给她准备了合适的载体。”

    花千语神色一动,就听方长继续道:

    “我知道你们之间有所联系,所以尽可以将我的话告诉她,不到最后一刻,她还有机会。

    虽然她嘴臭,瞧不上男人。

    可她越是如此,我就越想让她下半辈子都被我这么一个男人操控。”

    “我……”

    花千语想要解释自己并不是有意隐瞒,她只是想要用一种更和谐的方式解决问题。

    “不用解释,你名义上算是她的主人,即便签订的是平等契约,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

    只要你发生危险,即便她再不愿意,也得出现。

    护主,是宝物的本能,也是法宝与人的规则。”

    “而且你这个新主人若是死了,我想神农杖必定会重新陷入沉睡,等待下一任主人的到来。

    百花仙子既然能囚禁神农杖数万年,就不会给她留下如此明显的漏洞。”

    方长朝着花千语微微一笑,抱歉道:

    “所以委屈你了。”

    他笑着一拳打穿了花千语的胸口。

    噗!

    血水四溅,染好了花千语的一袭素白长裙,隐隐能看到其中她胸膛中跳动的心脏。

    花千语眉头一皱,无奈道:

    “下次能不能提前说一声,很痛的。”

    方长只用了蛮力,所以这一拳虽然重,但也只能算是皮外伤。

    金丹修士就已经能断肢重生,何况是她这样的元婴大修士。

    麻烦的是那种带着意志和规则的力量,伤势会如同跗骨之蛆,很难痊愈。

    方长抽出手,很无所谓地擦了擦。

    “我不是已经说了抱歉嘛。”

    等了一会儿,伊清如并没有出现。

    “看来你的伤势还不够,不足以触动她的护主属性。”

    方长瞧着花千语,说道:

    “有点痛,忍一下。”

    花千语翻了一个白眼,正要说什么,就感觉一股撕裂的力量从内向外爆开。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在这一刻都要脱离了身体。

    这一下,是实打实的伤害。

    她的身体和元神都感觉到了一种灼烧的痛苦。

    “你真的想要打死我?”

    花千语的脸色苍白,气息瞬间虚弱不少。

    “放心,我有把握的,真打死了,我还能救活你。”

    方长无所谓道。

    反正痛的又不是他。

    万一救不活呢?

    花千语第一次觉得面前这个男人面目可憎,心性薄凉,明明前不久还说要她还一千年的债。

    现在就想活活打死她。

    就在方长再次出手之时,天外一道流光迅速落下,正是神农杖的人形伊清如。

    她此刻有些气急败坏,胸口一起一伏,脸色同样苍白,狂风在她周身激荡。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我已经避开你们了,为何还要苦苦追着我不放?

    有本事你就打死她啊。”

    方长淡淡道:“我说过,你逃不了的。”

    “交出你的本体,我可以给你一条活路。”

    方长袖口一扬,就从袖口中飞出一个活灵活现的傀儡人,看其面貌正是伊清如。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新身躯,用的是世界初生的泥土,足以最大限度地保留你的灵性。

    说实话,若不是花宫主为你求情,看在她的面子上,就凭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我不会给你留活路。”

    伊清如这半年也不是什么都没干。

    她好生享受了作为人的生活,还挑选了好几个资质不错的苗子。

    如果给她足够的时间,她未尝不能培养出几个优秀的传人,帮她夺回自由。

    但可惜,方长并没有给她时间。

    半年,不管是对于普通人还是修士来说,都实在太短了。

    “我如何能信你?”

    伊清如面露犹豫之色。

    她承受了太长时间的孤寂,这半年中第一次享受到了自由的滋味,明白了活着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她不想死。

    尤其是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方长没有太多解释。

    “你只能信我,要不要跟我赌一把?”

    “可我身为法宝之灵,元神与神农杖一体同生,若你毁了神农杖,我也不可能独活。”

    伊清如退让道。

    方长淡淡一笑,知道伊清如答应了。

    他眉心一道竖眼睁开,黑色的眼球在空中涨大,而后化作一个面容清癯的中年书生。

    “小姐你好,小生莫三生,这厢有礼了。”

    莫三生站在伊清如面前,拱手一礼。

    “他会帮你的。”方长说道。

    想要从神农杖的身上把法宝之灵剥离下来,就得请出专业人士了。

    既然伊清如和神农杖同出一源,那么只要暂时用另一个伊清如代替好了。

    而这个‘伊清如’还有比天魔更好的人选吗?

    “你?”

    伊清如并没有被莫三生和善的面孔欺骗。

    在她眼中,莫三生身上简直凝集了世界最邪恶的力量,就像一个无底深渊,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心悸畏惧。

    她虽然脾气不太好的样子,但力量却是和百花仙子同出一脉,属于纯净光明的一类。

    和天魔之眼代表的负面情绪,邪恶力量截然相反。

    “别害怕,一切交给我。”

    莫三生轻柔地说道,手掌已经盖在伊清如身上,属于天魔之眼的邪恶力量瞬间侵入她的体内。

    几乎是同一时间,天空骤然间变成腥红一片,有着血色的雨水落下,就仿佛在哭泣一般。

    那是神农杖的本能反应。

    可在伊清如的配合下,这种反应只是沦为一种外部现象,并未给莫三生带去多大影响。

    很快,一个鬼魅的人影在伊清如的身后凝成。

    那是由伊清如的负面情绪外加天魔之眼的一点点力量化作的心魔替身。

    “去!”

    莫三生低喝一声,心魔替身就狠狠撞击在伊清如的身体上。

    至于真正的伊清如则是在这撞击下被拉扯出来。

    身形虚幻的伊清如看着自己的身体上冒出一团团黑气,又有阵阵清光升腾而起。

    “这是发生了什么?”

    “还不去你的新身体。”

    方长张手一拉,就将伊清如的神魂暂时封印到了傀儡身体。

    接着他看着正在驱离心魔的神农杖,冷笑道:

    “不愧是一界灵宝,居然还能自动消磨心魔力量,可惜你没时间了。”

    “起!”

    方长脚下一踏,就将大地上泛起一道道金光,勾勒出一个巨大的祭坛,足有数十公里。

    天空轰鸣作响,朦胧的金光中,一道神秘的气息若隐若现,就好像某个伟大的存在睁开了祂的眼睛。

    与方长当初献祭食味界相比,如今这个祭天大阵更为精致和庞大。

    因为当初的金色大勺是死物,只要能召唤出主天地的天道意志就行,其他的都是顺理成章,不需要他处理。

    可如今神农杖已经化作人形,有了反抗意识,他就需要更强的力量。

    他的确不能在百花界发挥出超过上限的力量,那样子就会遭受到百花界的驱逐。

    可只要他能引来主天地的力量,百花界也就算不得是什么了。

    与主天地相比,百花界只能忍气吞声。

    随着祭天大阵发挥作用,主天地的天道力量笼罩下来,方长的气息就好像火箭一样飙升起来。

    明明他的身形还是常人大小,可在一旁的花千语看来,却隐隐变得与天齐高。

    “螳臂当车,你能拦得住吗?”

    方长的声音若雷,在空中滚滚传出。

    正在驱逐邪恶力量的神农杖化作原形,原本好似白玉雕琢的桃木杖此刻已经被黑白参半。

    方长一手抓去,空气中风云激荡,化作一只巨大手掌。

    神农杖剧烈抖动,自行护体,清光蔓延而出,就像冰晶一般将自己封印,可在这张大手下,清光一层层破碎,最后神农杖被大手抓住。

    神农杖被抓,整个百花界为之震怒。

    无数雷霆轰来,方长首当其冲,身体就好像避雷针,被噼里啪啦一阵乱劈。

    可方长仗着体质强大,不管不顾,只是托举着神农杖往天空之上送去。

    升高,再升高。

    直到某个界限。

    方长感觉到了神农杖的破碎。

    底下伊清如发出痛苦的叫声,她也受到了牵连。

    好在有傀儡身的阻碍,还有心魔替身,她勉强留下了记忆和一缕残魂。

    不过这一切暂时与方长无关了。

    他又看到了那个仿佛亘古永存的存在。

    与上次相见,只有一团金光的祂此刻隐隐有了形状,似人似兽,不断变化,是一,也是万物。

    祂显然更强大了。

    得到神农杖后,祂看了方长一眼,虽没有任何声音,但方长感觉到了满意的情绪。

    一颗颗彩色水晶从天而降。

    法则水晶,五颗。

    方长一把接住,忽的福至心灵,仰天大喊道:

    “下次我要界石!”

    “允。”

    威严的声音在方长脑海中响起。

    下一瞬,金光散去。

    熟悉的空间漩涡出现在方长面前。

    方长来不及多思考,收回天魔之眼,抓着花千语和伊清如往漩涡飞去。

    这一次,他回头多看了一眼。

    就见天空好似镜子一样破碎,一个个巨大的空间漩涡出现,大地如同蛋糕一样一块块地,宛如被什么无形大口吞下。

    相关推荐:宝可梦:我有三星裂空座我在宝可梦世界开餐厅圣女老婆也是穿越者我的师妹是圣女惊,圣女老婆是死敌在骑马与砍杀当剑豪超神学院我的圣刃穿成小白花女主后龙族开始的未元物质王者之开局镇守长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