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道门念经人 > 第363章 人才和宝物不嫌多
  • 一键听书

    第363章 人才和宝物不嫌多

    作品:《道门念经人

    “昨天下午,瘸叔请来张家众多青壮将灵柩抬去了张家庄,在那边布置灵堂,请大师兄去做几天道场法事,他家那个未过门的小儿媳妇杨水兰也去跪灵守孝。”

    岳安言与才出关的观主踏雪溪水林子边,轻言闲聊,道:

    “大前天吧,乐子找我说是给他媳妇水丫测试一下资质,你猜怎么着?”

    她俏皮的卖了个小关子,看着似乎神游物外的观主。

    张闻风脚下步伐无声无息,如风拂雪,如鱼在水,身上还透着一丝没有完全从坐忘之境拔出来的玄奥,享受着雪停后的暖阳沐浴,不假思索随口道:“有修道资质。”

    这个太容易猜了,如果没有修道资质,师姐不会特意几次提及。

    “何止是有啊,测试盘整个都亮了,璀璨如明珠,水行资质简直是逆天。”

    岳安言一脸捡到宝的小表情。

    在观主和云秋禾面前,她才是真正的她,能够性情流露。

    她笑得眼睛眯成了月牙儿,脚下小小蹦跶一下表达她的欣喜,接着又道:“乐子听说他媳妇有修道资质,纠结得很,我没有告诉他水丫的资质不是一般的好,担心他不让水丫学道。”

    张闻风愣了半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现实中有谁的资质好到整个测试盘都点亮,典籍中偶尔见到记载,只要不是中途夭折,那都是后来雄霸一方飞升上界的顶尖修士。

    没想到一桩天大的好运砸到了仙灵观头上。

    他整个人都醒神了,看着幸福而烦恼的岳安言,问道:“你与水丫怎么说的?”

    “我没敢说太多,怕吓到她,只叮嘱她不要对外透露她有修道资质这事,也不能对乐子和瘸叔讲,说是‘财不露白’,‘怀璧其罪’,免得招来横祸,水丫虽然不能说话,那丫头人很聪明,猜到了什么,她用手势表示想和乐子商量,她听乐子的。”

    岳安言踏出一行浅浅脚印,道:“观主,等瘸叔他们过些天回来,你与瘸叔说一说,水丫的资质不修道太浪费,再过几年,也晚了,特别是……近几年都不能成婚。”

    这些得罪人的话,只能观主去与瘸叔说。

    二师兄都不成,瘸叔性子拧得很,却又只服气观主,她早看出来了。

    张闻风思索着点头,“我找时间与瘸叔聊聊,瘸叔容易说通,但是乐子不能修道,这是个麻烦,修道之士与凡人寿元相差太大,到时一个红颜如昔日,一个垂垂已老朽,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

    凡人百年之后成了一抔黄土,活着的修士想要破除心障走出来,谈何容易?

    所以山上修士不宜与山下凡人婚配,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也有不少高高在上的修士,为了家族繁衍,广纳凡人妻妾,挑选有修道资质的血脉后人带去山上修行,留下一辈子的富贵和骨肉分离凄苦给妻妾,也不少。

    用情和无情,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修道方式。

    说不上谁对谁错,走的路不同,要承受的因果承负不一样,都是自身的事。

    ……

    听得观主要出门去州城,驴子好了伤疤忘了痛,欠下的毛笔字外债还完,它现在写字那叫一个快啊,至于写得规矩好看,那肯定够不着,吵着要与观主出门浪,大言不惭说要给观主鞍前马后伺候着,把观主给气笑了,赏了厚颜无耻家伙一脚。

    不是它不愿好好修炼,实在是天天撞来撞去,体魄进步像乌龟爬爬。

    没有先前那种一日千里的痛快,它觉着自个是不是进入了锻体瓶颈?

    得多往外跑一跑,反正它的修为没有拉下,到哪里都能修炼。

    它怂恿二师兄和它一起去千罗山脉寻宝,二师兄平素要待在山门内,比它还像驴子,整日里山上山下打转转,就没见闲下来过。

    岳师姐自从发现河底水神残府,每天晚上做完晚课都要外出,天亮前回来,不耽误早课,更加没时间陪它外出。

    还是观主好啊,和它一样喜欢往四处野,不落屋。

    两人一驴飞在高空,一路欣赏下方群山残雪,大河涛涛,原野阡陌纵横,快中午时候赶到州城。

    张闻风照例先去护法院,在谢护法面前露个脸,坐一阵聊几句闲谈。

    他上次便委婉拒绝了谢护法要帮他将客卿监风使,转为正式监风使的好意,他道观一摊子大小事情,也实在耐不住在州城天天呆着,挂着官名有个身份,方便行事对他便足够。

    他承谢沫龄的人情,别人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

    像微云观的高轶,像盘龙观的易为书,都是他修行路上攒下来的人脉。

    走出道录分院,他暂时没有去打扰云秋禾,来到坊市街铺,找到闲逛的土灵和驴子。

    土灵一身穿搭土得掉渣,背着个手溜达,后头驴子呆头呆脑跟随,要是有根栓绳牵着就活脱脱一个乡下进城的庄稼汉子,身上没有丝毫大妖气度,他似乎毫不在意。

    “问了好几家店铺,没甚好东西,尽是些以前丢地上懒得弯腰的笸箩货(劣货)。灵气潮涨初期和中期相差太大了,即使有人得了机缘好处都藏着掖着,轻易不会拿出来交易。”

    土堃摇头不已,他已经退而求其次,仍然没有看得上眼的东西。

    张闻风好奇笑道:“你需要甚么材料宝物,说来听听,让我涨涨见识?”

    土堃背着手郁闷传音道:“我以前身上的好东西,全都便宜了玄木,算了,不提他,今后有机会去了上界,非得叫他好看……我需要炼制一柄飞剑,要能够‘化虚返实’的本命剑,最少得十斤玄霖金液,还要配制一点乌晶玄铁、玄玉之类,增加实质杀力,坊市铺子连三阶材料都没几样,只怕一时间难寻了。”

    以他的战力,自保没甚问题。

    可是真正遇到危险,他没有趁手武器,实力大打折扣,非他之愿。

    张闻风神色颇为古怪,他当然不会理睬土灵对于玄木师祖的怨念,那是他们上一代之间的恩怨,与他无干,再则土灵飞升去上界,只怕还是被玄木祖师虐的份。

    土堃瞥一眼停下脚步的观主,察言观色,心头一动,笑得两撇鼠须都翘了起来。

    “没想到啊,你身上会有我需要的好东西,说来听听,是什么宝物?”

    “我有一小瓶子‘玄霖金液’,给你十斤没问题。”

    张闻风传音笑道。

    他当初晋级渐微境,打开守愼瓶的纳物空间,得了三样经受住时光长河磨砺的材料,有一小瓶玄霖金液,极为沉重,差不多有三百斤份量。

    另外两样材料,一块巴掌大的灰色石头,和一截约尺长两指宽的四方黑色木头,很不起眼,他到现在都不知是什么玩意?丢在角落都快被他忘记了。

    “嘿嘿,观主你好大的气魄,行,咱们找个客栈清净地方看看货,真是意外之喜啊,有这十斤玄霖金液,我再想想办法,可以炼制出一柄本命飞剑,实力至上能提升三成。”

    土堃往外面走,又传音道:“听你的意思,你得了不少的玄霖金液,我可以花点时间,帮你炼制出一柄飞剑雏形,你再慢慢用木火灼炼,等到你晋级自在境,正好可以用得上。”

    “好啊。缺什么材料,咱们能否用玄霖金液和别的宗门交换?”

    “当然可以,玄霖金液可是难得的好东西,哪家宗门都不会嫌多,先等我瞧瞧你手头玄霖金液的品质再说,能够不浪费,咱们尽量节省着用。”

    ranwen.la

    两人一驴走出坊市,往最近的客栈走去。

    ……

    相关推荐:穿越女尊:怀崽后,整个修仙界大佬都来找我负责人在女尊,开局未婚夫连夜跑路女尊:没想到我的驸马各个皆重生天命加身,我肩负拯救女尊大业我没看过火影啊缺陷异世界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的身体能无限觉醒技能从缩小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