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红楼之宁府贤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洋相,琏二的高光
  • 一键听书

    第二百八十七章 洋相,琏二的高光

    作品:《红楼之宁府贤孙

    “荣国爵乃太祖皇帝钦赐,若非谋反大罪,不可轻夺。贾赦虽德行有亏,然只在贾赦一人,且石呆子是自缢,而非他杀,纵使有过,不可过苛。”

    嘉德最终还是轻轻放下,元妃诞下了皇嗣,贾瑛数次救驾有功,,林如海是贾门的高婿,王子腾领兵在外。

    这一桩桩一件件,让贾家和皇室已经显得密不可分,石呆子的一条人命,对于皇帝而言,并无多大的分量,再加上......

    好看的言情小说

    辽东。

    嘉德的目光再次移向手中林如海的奏本,勋贵势大,即便是皇帝,也只能极力去平衡。

    国朝的两大根基,一文一武。

    文是朝堂百官天下士子,整个大乾的运转都离不开他们。武,就是勋贵了,就像是一层层等级分明的堡垒,最中心拱卫着的就是皇室,没有了勋贵,皇室将直面百姓,众目之下,自然也就没有尊贵可言,失去了世人的敬畏。

    贾家,既是勋贵,也是外戚,是皇室天然就要拉拢的对象。

    “然,法不可废,民不可欺。去贾赦一等神威将军爵,于荣国一脉,另择忠孝子弟承嗣。”

    贾瑛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是他多番衡量后,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借一桩不大不小的官司,舍了贾赦,却保住了荣府爵位,于贾家而言,没有谁都可以,唯独不能失去爵位。

    “谢陛下开恩。”

    只听嘉德又问道:“朕所知,荣国代善公之后,仅有贾赦贾政两脉,依你看,可由哪一脉来袭爵为好?”

    贾赦被去爵,偌大的荣国府若是没有主人,岂不笑话。

    虽说如今的荣国府,大半都在二房手中,可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当然皇帝不会考虑这些,更不会理会贾家内部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嘉德不过是要确保荣国府的爵位顺利传承而已。

    只是在贾瑛听来,嘉德的问话,似乎并不简单。

    不是他自作多情,而是身为臣子,无时无刻都要揣摩君上的心思,伴君如伴虎,稍有不慎......

    再者,自己上请的是夺爵,并未提及改换承袭之人,嘉德既然这样说了,那便不可能是临时下定的心思,岂会不提前了解荣府的现状?

    戴权那老狗,对于这些可是了如指掌。

    “回陛下,自古立嫡以长,不以贤;立子以贵,不以长。原荣国一等神威将军贾赦,尚有子嗣,当可立。”

    嫡长庶幼之间,从来都不允许模棱两可,摇摆不定。是以,贾瑛直接将贾琏推了出来,至于宝玉贾琮之流,根本不再考虑范围内,这不是选择题。

    “贾赦嫡子是谁?”

    “回陛下,贾赦嫡次子贾琏,长子已夭。”

    “宣。”

    戴权躬身,匆匆向外宣令而去。

    不知琏二那厮换好朝服赶回来了没有,贾瑛心里想着。

    却听嘉德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说立嫡以长,立子以贵,朕怎么听说,你和老大最近走的挺近的。”

    贾瑛愣了住了,不知皇帝口中的老大是谁,嘉德也只静等着他的回话,也不做提醒。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按年纪,杨佋才是长子。

    只是杨佋时运不济,立嫡以长是满足了,可立子以贵,却差了一筹,是以如今的嫡长子是杨仪,嫡次子是杨俟。

    而杨佋,可不就是老大嘛。

    唉,乱七八糟。

    嘉德这是说他在搞双标呢。

    贾瑛旋即正色回道:“陛下身为君父,垂拱中央,天下臣民,俱是天子臣民,岂可轻论远彼而近此。臣还是那句话,立嫡立长,立子以贵,初心不改。”

    就说嘉德怎么突然拿荣府的爵位来询问他,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

    “至于臣与礼郡王,除了公事,并无私交。”

    这话也是实话,反正他是这么看待的,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刻意帮过杨佋什么,当初让水师将领听从杨佋的调遣,也只是出于公心,江南水师本就是为开海而组建的。至于周墨一案,那也是因为户部在拿灾民开玩笑,也在拿他贾瑛的仕途生命开玩笑,不回击才怪。

    嘉德盯着贾瑛看了许久,见其面不改色,眼皮都不眨一下,这才收回目光,内心却再次纠结起来。

    贾瑛的那句话,其实对他是有触动的,多少王朝的由盛而衰,都是因长幼不定而造成的,只是若立杨仪,他内心还是有些犹豫的。

    嘉德暗自思量,距离太上殡天不过四载,四年之前,他满腹雄心壮志,意在超越先帝、太祖皇帝,做那万事明君,他正值壮年,根本不曾担心过后继之人的问题,哪怕当初让杨仪主理户部。

    那么,这种忧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就是在杨仪主理户部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志大才疏,心胸狭隘,惯使权术,笼络群臣。

    可权术是百官用的,而非帝王。

    然后,直到南苑事发,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一天天变差,不能再行房事,他才忽然发现,一个人,老的真快,他的鼎盛之年,居然只有短短的四年光景,老天何其不公。

    他恨极了那些刺客,但是他不能做无助的狂怒,更不能将所有的心思都花在追剿刺客身上,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也就是那时,他将自己的另一个儿子,杨佋推了上来。

    杨佋的几次差事,确实让他感到满意,奈何并非皇后所出。

    至于嫡次子杨俟,年纪太小了,不是他哥哥们的对手。

    想到这里,嘉德不自主的开口问道:“若长子不贵而贤呢?”

    等了半天,也不见贾瑛开口,嘉德再定睛看去,贾瑛跪在地上,垂着头颅,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在想别的。

    正当嘉德思虑间,却听到了一道鼾声,脸色顿时黑成了炭。

    “贾瑛?”已经返回的戴权,声调微微拔高几分喊道。

    “嗯?”

    “谁喊......”

    嘴角滴着哈喇子的贾瑛,正要喊出“谁喊我”时,瞬间反应了过来此处是何地,急忙惶恐的拜伏道:

    “陛下,臣无状,殿前失仪,请陛下治臣之罪。”

    嘉德看着贾瑛用袖口擦拭哈喇子的模样,眼神之中满是嫌弃,不满道:“你年纪轻轻的,怎连一个老臣都不如,朕的内阁大臣都未曾出过你这样的洋相。”

    贾瑛喊冤道:“陛下,臣实在太累了,自山海关到京城,一路不曾停歇,还未来得及休息片刻,便又再行入宫,就是铁打的身子骨,他也扛不住啊。”

    “罢了罢了。”嘉德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又向戴权问道:“贾琏到了没有。”

    戴权回道:“回陛下,贾琏是陪着其父一块儿来的,如今就在宫门外,应是快了。”

    这是一个小黄门走了进来,戴权知意,向嘉德道:“陛下,人来了。”

    “宣。”

    贾琏没想道贾瑛一语成谶,陛下真的会召见自己,此刻内心万分忐忑,混沌二十余载,还是第一次被天子召见,也就是他贾二爷近来年纪长了,心思收敛了许多,也少与纨绔们厮混,不然就此一桩,足够他吹半辈子的。

    “贾琏拜见陛下。”

    贾琏平安州的捐官儿,已经在贾瑛的怂恿下辞了,如今正在待缺,说是待缺,若无家世门路,谁会启用一个花银子买官儿的人。

    嘉德看着伏跪于地的贾琏,开口问道:“庚龄几何?可曾有功名?现为何职?”

    “回陛下,虚龄二十三,读过几年书,未有功名,曾蒙圣恩,荫补一官儿,有品无职。”

    贾琏不光卖相好,正经场合,也从不砸锅,虽然不敢抬头,回话却有礼有节。

    “抬起头来。”

    贾琏依言。

    嘉德看了一眼,笑说道:“嗯,倒是气宇堂堂。”

    随后又看向戴权道:“去告诉贾赦贾政,今日就不见了,让贾赦禁足自省,等候旨意。”

    “你们也去吧。”

    因为贾政贾赦都在,一直到出了宫,琏二数次想问为什么,也没问出口。

    贾赦有旨意在身,先行回府,贾政则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贾琏虽贾瑛一起前往林府探视。

    一路上,贾瑛也未曾提及爵位之事。

    或许贾赦会猜疑自己在其中起的作用,那就让他猜去好了。

    能保住他,已经是托了林如海的福气了。还有元春的夫妻情分,自己之前几番的功劳,这一次,消耗的都差不多的。

    他内心思索的,是刚才殿中与嘉德关于立嫡立长的对话,看来皇帝是起了立贤不立嫡的心思了,就像前世的辫子朝。

    华盖殿,众人离开之后,嘉德脸上却浮起了怒意。

    “乱臣贼子,该杀,该杀!”

    戴权不敢相劝,只能静等皇帝消气。

    不过嘉德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宣傅东莱。”

    ......

    “这是林如海奏上来的,爱卿看看吧。”

    傅东莱接过奏本。

    “岂有此理,辽东诸将也太无法无天了,私贩军器,私造铠甲,豢养私兵......这,这无异于谋反之罪。”

    傅东莱看后,也觉得有些触目惊心,若只是倒卖军器,克扣粮饷也就罢了,军中那点阴私,不用查,他也知道,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可私造铠甲、豢养私兵,这其实身为人臣该做的?

    “陛下,当即刻命林如海彻查此事,绝不可姑息。”

    “林如海在山海关,遭遇关外胡寇截杀,虽然贾瑛及时赶到,可也受了伤,此刻正在府中养伤呢,就连这道折子,都是托贾瑛呈给朕的。”

    “钦差大臣在山海关遇刺,山海关守将难道就坐视不管吗?”傅东莱压着心中的怒火,林如海还是他座师的儿子。

    嘉德冷笑一声,继续说道:“而且是在关内。”

    傅东莱陷入了沉思,关内出现胡人寇骑,山海关守将居然会不知道?

    “当真是好的很,如今的辽东,又是一个湖广。”嘉德冷声道。

    豢养私兵,私贩军器,截杀钦差,可不就是湖广的翻版嘛。

    只是傅东莱却不敢随意附和,湖广又杨煌,那辽东呢?

    辽东,一直都是开国勋贵的地盘,即便是朝庭,对于哪里的掌控也十分薄弱,因为大部分的府衙,都是羁縻司。

    “王子腾和杨佑先后来报,关外匈奴诸部,大军有北上之势,正在极力收缩,绣衣卫那边也来了密报,说匈奴可汗大限快到了,朕不愿错失此良机。”

    这点,傅东莱是知道的,大乾为了即将到来的北征,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在准备了,京师附近各处粮仓,堆满了粮草。

    皇帝此时提及此事,是想告诉他,辽东不可轻动。

    “而且,林如海负伤在家,即便要彻查,派谁去合适?冯卿年事高了,又受过伤,落下残疾,行动不便,别人去了,只怕也压不住。”

    傅东莱沉思片刻说道:“陛下,忠顺王爷麾下有不少知兵的将领。”

    嘉德点了点头,君臣二人是不打算再用四王一系将领前往辽东了。

    “让忠顺王即可前往山海关,调蓟州镇副总兵姜淮接管山海关防务,原山海关守将,羁押回京。”

    山海关的将领向来都是皇帝的亲信担任,不过显然让他失望了。

    傅东莱补充道:“辽东不可无人坐镇,还是继续让忠顺王爷前往坐镇吧。”

    君臣明白,即便是要拿掉开国一脉在辽东的势力,也不能操之过急,只能缓缓图之,而忠顺王身后的宣隆一系,正好是钳制开国勋贵的利器。

    “前番四川按察衙门弹劾渝国公府侵占土地,勾连土司,抗拒改土归流一案,可有进展?”

    改土归流,是傅东莱在川黔颠推行的新政,弹劾渝国公的奏章,自然少不了他的首肯,只是当初被皇帝压下来了。

    傅东莱回道:“四川两司衙门数次上疏,只是没有旨意,地方不敢擅查公府。”

    “朕记得有一道折子的署名,是己亥恩科的士子。”

    “己亥科,三甲二十名,张子辰,赐同进士出身。”

    “改任张子辰为巴蜀巡察御史吧。”

    “臣领旨。”

    昭王府。

    “什么,出宫了?”

    “是小的亲眼看到的,贾赦径自回府去了,贾瑛与贾政则去了林府。”

    “宫里有什么消息?”

    “陛下命贾赦归家自省,等候旨意。”

    杨仪和褚大宥有些不明白,他们费尽这么大的心思,居然连陛下对贾家的申斥都换不会来。

    “再去打探发生了何事。”

    他不相信,这回事无缘无故的。

    “王爷,南边儿来信了。”

    相关推荐:影后觉醒:总裁你站住一觉醒来我结婚了仙界盗墓专家僵尸的盗墓生涯穿越兽世的雇佣兵好爸爸系统[快穿]我老婆来自修真家族全民领主:开局召唤黑白无常从全能UP主开始哈利波特之来自东方的巫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