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锦衣状元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与阳明论战
  • 一键听书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与阳明论战

    作品:《锦衣状元

    王守仁在旁听了,察觉事情有些不对头。

    之前但凡被他问到涉及战场上那威力巨大的火药之事,唐寅先回答说只是普通火药,量大而已,被他揭穿后支支吾吾,现在朱浩来了,唐寅居然能接上话茬?

    哼,想用三两句话敷衍我?

    有那么容易?

    王守仁继续追问:“那不知这火药的配方是什么?既出自兴王府,伯虎兄你还调度了整场战事,不会对此全不知情吧?”

    问题又很直接,而且属于一针下去定能见血的问法。

    王府和州衙都对你唐寅在本次战事中发挥的作用大加赞赏,还说袭营的计划是你亲手制定,明显兴王府和州衙都想把锅甩到你身上,你居然跟我来个一问三不知?

    “这……”

    唐寅又不知该如何回答,跟之前一样,支支吾吾想打马虎眼。

    朱浩道:“唐先生,我听说,当时是不是用了很多配料?比如说硫磺、木炭之类的,混合在一起,加上了火油,听说是一种从地上冒出来的黑油,见火就着,猛烈无比,这几样搭配起来很厉害。

    “我还听说这批猛火药是误打误撞之下制作出来的,事后想重新造一批,却每次都出事,折损了大批工匠,不知该如何着手……是这样吧?”

    唐寅马上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急忙道:“对对对,的确如此,伯安啊,不是在下非要遮掩,实在是这制造猛火药之事非我亲力亲为,乃是王府工匠无意为之,事后他们也很难再造下一批。”

    说到这儿,唐寅心里一阵轻松。

    果然找朱浩这小子来有用,你看看,只要给我找个话题,稍作指引,我瞬间就能从坑里爬出来。

    可看看王伯安的眼神……咦,分明是想告诉我,你从这个坑里爬出来,下一个坑已经给你挖好了!?

    王守仁微微皱眉,上下打量朱浩。

    不过,他没对老少二人的回答方式提出质疑,而是继续问道:“那伯虎,这种猛火药既是无意中配成,总该留下大致的配方……另外,我想知道,当时王府派了多少人前去袭营?似乎一人所运的量,就能造成极大的混乱?”

    “啊……好像……哎呀……”

    唐寅又麻了。

    这都什么鬼问题?

    让我直说一个人多少运量,岂不是告诉王伯安这种猛火药极其厉害?他这种旁敲侧击的问话方式挺狠啊。

    “唐先生,当时虽然你我没有出城迎战,但听说负责出城运送火药的人不少啊,至少有三十多人吧?骆典仗和陆典仗各自带了一批人马出去,还是用马车运送,当时天色太暗,我没太看清,不知是否属实?”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朱浩的话,让唐寅眼前一亮。

    还是你小子回答问题懂得“避重就轻”。

    兴王府出城爆破的队伍,并不是只有陆松带去的几个袭营的侍卫,还有骆安带去假装商队的人马,那批人数量相对较多,只要刻意不提两边人员分配比例,就说两批人都去袭营,且是用马车运载猛火药,足以把王守仁提出的几个问题给掩盖过去。

    高明!

    “确实如此。”

    唐寅总算找到论述方向,点点头,“当时兴王府仪卫司典仗陆松和骆安二人,带了不下三十人出城袭营,走的是不同的方向,因那装满火药的棺木体积过大,不得不用马车运输。伯安,有些事因为我不是亲历者,所以很难作答,之前有不清不楚的地方,还请见谅。”

    话说完,浑身舒畅,唐寅差点儿就要喝上两杯庆祝一下。

    早知道的话我早上也不露面,等朱浩这小子出了考场,再一起去见王伯安,何至于遭一上午的罪?

    看来我昨天的决定非常明智,非要让朱浩来作陪,现在不就发挥奇效了?你说你王伯安,怎不提前一天到来?昨天你来安陆的话,有这小子作陪,我一早把你打发了,何至于被你一通刁难?

    王守仁眉头紧皱。

    他算是看出来了,唐寅并非对那威力巨大的火药以及袭营之事不了解,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只是碍于情面,又不想向他这个老友说谎,所以才进退失据,不知该如何解答。

    而眼前这孩子,看起来年岁小,但应付场面事经验十足,稍微一提点就让唐寅醍醐灌顶,另辟蹊径来回答他的问题。

    这说明什么?

    说明兴王府压根儿就没想过把新火药的配方告知,问了也白搭。

    王守仁道:“伯虎,你我相识日久,很多事不瞒你……其实看过相关战报后我就一直在打探这种猛火药的情况……此物威力巨大,且便于携带,非普通火药可比。如今江西盗患丛生,尤其与福建、两广交接处,盗匪利用岭南地形便利,与我官军巧妙周旋,官军屡屡清剿而不得。

    “而盗匪在山中的营寨又无比坚固,利用地形优势,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官兵进攻往往死伤惨重,不得不黯然退兵。若得此等利器相助,或可一力破之。

    “如此也是为保一方百姓安宁,涉及国计民生,并非为在下一己之私,望伯虎你看在我俩多年交情,以及避免生灵涂炭上,如实相告!在下必定感激不尽!”

    说完,王守仁起身,恭敬地向唐寅行了个大礼。

    唐寅赶紧起身回礼,神色惶恐,不知该如何应付这个老朋友。

    朱浩看出来了,虽然唐寅眼下还在敷衍,但明显被王守仁这种大义凌然的话给说服了,人家给出的理由非常充分,说是要借助此等利器攻陷贼寇山寨,并不是为了套取配方,谋取私利。

    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唐寅难免会想,你朱浩为什么不能把配方借来一用呢?哪怕你说这东西太过危险,很容易爆炸,但人家现做现用,只要把制作和储存、运送的环节搞好,不至于对给己方造成很大危害吧?

    朱浩跟着起身,正色道:“王中丞,恕学生冒昧,以学生所知,江西盗患最大的根源不在于贼寇山寨稳固,而是官匪勾结,互通情报,朝廷一旦有剿灭盗匪的计划,都会提前泄密,盗匪提前避让至深山老林,杳无踪迹……以至于屡屡清剿而不得。”

    “啊?”

    唐寅没想到朱浩这时候居然不卑不亢说出这么番话来。

    他赶紧拉了朱浩一把,连连眨眼,示意你别乱说话。

    你小子平时呛我没关系,咱俩什么关系?我又是什么性格,会跟你一般见识?

    可现在你用话反呛王守仁,人家可是手握兵马的地方大员,你说这话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伯安,朱浩这小子……不会说话,你见谅啊。”

    唐寅赶紧帮朱浩说和。

    王守仁却多了几分重视,目光如炬地望着朱浩:“你叫朱浩,是锦衣卫朱千户家的孩子?你……这些事从何得知?”

    “嗯?”唐寅又懵了。

    什么情况?

    王守仁不跟朱浩生气,这可以理解,毕竟以王守仁的身份、地位去跟一个孩子置气断不至于,但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江西地方盗患情况,竟被朱浩一语言中?平时朱浩鬼主意是多,可那都是建立在已知情报下所做总结,还有对人心的揣测,他又没去过赣南,没剿过盗匪,怎会对于赣南地方的盗患有了解?

    朱浩道:“学生并非从旁处得知,而是以当下时局做的判断,以学生所知,这江西最大的祸患不在盗乱,而在……”

    说着,朱浩饶有深意地望了唐寅一眼,好似在说,这个最大的祸患与之有关。

    王守仁不由顺着朱浩的目光看着唐寅,随即明白朱浩所指,就是唐寅苦心逃出其掌控的宁王府。

    宁王府杵在那儿,如同一棵擎天巨树,遮蔽了不知多少魑魅魍魉。

    江西地方盗寇得宁王府援手,等于是有了大靠山,官府中充斥着跟盗匪暗通往来的叛徒,如此分析,根本就不需要亲自去江西就能做出判断……合情合理。

    朱浩道:“至于猛火药之事,学生想来,若是唐先生能如实相告,必定早就告之了,显然其中有隐情……概因此物威力巨大,且不好控制,会造成己方人员大量死伤,如此危险之物只能在别无选择时冒险用一次,若做长久之计,还是采取较为委托的方式为宜。

    “学生认为,剿灭江西盗患的方法,在于合理利用那些盗匪的探子,施展反间计,假意传出一些风声,令盗寇放松警惕,再以雷霆万钧之势剿灭。学生愚钝,回答粗浅疏漏,望王中丞不要见怪。”

    说着,朱浩认真行礼认错。

    他一个后生晚辈,直接反驳王守仁的话,还当面献策,很不符合官场规矩。

    但朱浩却知道,若王守仁真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就不会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也不值得他推崇,更不能让唐寅接近。

    事实上王守仁的确不是那种迂腐和古板之人,以其在军事、文学和哲学上的造诣,早已超脱了一个凡夫俗子的范畴,识人之明,当世无出其右者。人家听到你说的道理,知道你心无恶意,怎会跟你一般计较?

    等王守仁再把目光转向朱浩时,眼神中多了几分柔和和欣赏,明显已不像最初见面时那么生分。

    王守仁道:“伯虎兄,朱浩年纪轻轻便有非凡的见识,难怪你会带他来见我。”

    相关推荐:我在玄幻世界签到斗罗:转生海魂兽,比奇堡三大将超级分身系统火影:鸣人,我们黑化吧我的机械族分身修仙路之长风破浪相思令我只想当影帝做个偶像好难灰烬之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