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开局赘入深渊 > 273、274.雄霸一府,风神教立(6.2K字-求订阅)
  • 一键听书

    273、274.雄霸一府,风神教立(6.2K字-求订阅)

    作品:《开局赘入深渊

    次日...

    大兴古城,唐家。

    唐颜左顾右盼,探着美丽的面容往外张望。

    她本以为来到这大兴古城,便会为求生而奋斗,日常深陷泥泞,可她绝没有想过在这大兴古城短短的日子里,竟是遇到了如此刺激之事。

    先是遇到前辈高人。

    再后,三哥疯了。

    三哥杀了将军,如今还肆无忌惮,不知做什么去了,今天一天都能听到冷风里飘来的刀兵鸣响之声,金戈铁马,锵锵入耳,让人心慌不已。

    唐颜虽是个妇道人家,但也知世事如棋,每一步都需精打细算,可是...这才认的三哥好像直接掀翻了棋桌子,抓着棋盅里的黑白子儿直接往对方脸上乱丢乱砸。

    今日白山回来的早,喊了声:“颜儿,你在看什么?”

    唐颜害怕老人家担心,忙道:“没什么,爹。只是瞧着外面天色,觉得又要下雪了,在发呆呢。”

    这时,门外忽地传来脚步声。

    唐颜往窗外看了看,却见一个魁梧壮汉和一个沉稳男子正在快步走入,这正是刚刚回来的唐恨和唐守,她跑到窗边,轻轻喊道:“大哥,二哥...爹回来了。”

    唐颜的意思是,老人家在屋里,别当着面讨论什么太过刺激的事。

    这唐家的一文一武,对视一眼,露出苦笑。

    他们本是去寻东方裳的,可东方裳却神龙见首不见尾,找了一天才知道他竟在大兴古城的城主府。

    而待他们去到城主府时,东方裳却已离去,而一件匪夷所思的事直接将两人震的“里焦外嫩”,难以置信的很。

    他们知道三弟疯狂,可没想到三弟的疯狂超乎任何人想象。

    两人才到城主府,就有山帮干部递上一个瓷瓶,告诉他们这是“城主的解药”。

    两人再细细一问,这才知晓就在刚刚,东方裳竟然直接屠光了城主的侍卫,然后抓了城主,又逼迫城主服下了帮中毒药“晚红散”,这毒药需得每月服用解药,否则必死无疑。

    山帮干部还转达了东方裳的话。

    “大哥是做将军的,今日便委屈先做一个小小城主吧,城内山帮弟子一应听命......今后,弟还有大礼相送。”

    东方裳竟然要唐恨做城主,而可以通过毒药控制这原城主发号施令。

    唐恨,唐守实在是没跟上这节奏。

    这根本就不是节奏...

    就连造反,都没这么急躁和猖狂的...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回到家里,站在院子里,一时也不想入屋,便站在一棵光秃秃的老树下,一边垂着冷风,一边商议。

    唐恨默然无言,可他也不是没做过大事的,虽无言却不慌,只是有些犹豫。

    唐守则道:“大哥,三弟这是...要反了。而且,他反的很异于寻常。史书上从未有过他这种造反的方式...”

    唐恨道:“我问过山帮的人,说三弟或得鬼神之力,于昨晚大显神威,翻手之间就灭了义帮的七大高手,再一出手,就杀了义帮帮主。

    之后,有铁骑踏雪入古城,三弟又直接杀了那领头的...

    据说,当时三弟是悬在半空灭杀那将军。

    可灭杀方式却不是飞剑,也不像传说中的法术,难以置信,匪夷所思。”

    唐守默默问:“大哥准备如何?”

    唐恨道,“我只觉难以置信...世间从未听过还有这般力量。”

    唐守道:“若这力量是真的呢?”

    唐恨:...

    唐守忽地道:“大哥就不想杀回大容皇都吗?”

    唐恨道:“想,当然想!君既负我,我便杀君!”

    唐守道:“其实无论如何,我们都已经逃不开干系了,朝廷必定派军队平乱...到时候,三弟死了,我们无论如何解释,也必定会因为这层结拜关系还有城主之事再度被抓,从而刑场枭首。

    大哥,你会领兵,不如去帮他。

    而我擅长内政,便由我来主持后方。

    只不过...这些却还不急。

    因为,我并不知道三弟是否还顾及我们之间的感情。”

    唐恨头疼道:“三弟应该是有的,否则也不至于将城主之位交给我,还让我代管此处山帮。”

    唐守道:“那我们先试试,大哥你可以先收伏一些能用的人,之后我有大用...”

    唐恨道:“领兵和训兵,我最擅长,只不过要忙起来了。”

    就在这时,内门打开,唐颜喊道:“嘀嘀咕咕些什么呢,爹喊你们入屋吃饭。”

    两兄弟对视一眼,纷纷喊道:“来啦~”

    ...

    ...

    片刻后。

    唐颜端着一盘又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肴上了桌。

    兄弟俩则是一个劲地给唐老爷子夹菜。

    “爹,您吃这肉,特嫩。”

    “爹,喝一口这汤,这天气,汤水冷的快,得趁热喝。”

    唐颜最后一盘菜放下后,双手在围褂上擦了擦,坐到桌前,笑道:“大哥,二哥,今天你们夹菜可夹的够勤快啊...”

    唐恨刚想说话,唐守却拉了一下他的衣角,抢过话来道:“是这样的,爹。之前我们认的三弟,在这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于是帮我们谋了活计,要到城主府去。”

    唐颜顿了顿筷子,俏脸上露出好奇之色,“我们都入了贱籍,不是不能做官吗?”

    唐守道:“不是做官,就是办事......我和大哥思量再三,还是想去。主要是不想荒废了这一身本事。”

    扮着唐老爷子的白山颤颤着点头道:“好啊,好啊...既然还能去做些事,那便去做吧,欸...”

    唐守道:“若是去做事,有时候可能会外出。我与大哥便会搬离此处,或许不会常回来了。”

    唐颜愣了愣,震惊地看向两人。

    白山则是道:“你们去你们的,年轻人能够有个事去做,总是好的。我老了...就在这屋子里养老,哪儿都不去了。好不容易住惯了,你们可不能逼我搬走。”

    唐恨唐守兄弟俩急忙放下筷子,跪到白山面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同时道:“爹,让您受苦了。”

    ...

    ...

    入夜后。

    唐颜服侍着老爹睡下,这才寻了两个兄长。

    三人一沟通,唐颜这才知道两个兄长要做什么。

    他们要跟着东方裳一起造反。

    虽说匪夷所思,但却别无选择。

    “四妹,事情就是这样,老爹这边今后要你多多照顾了。不过,你还要照顾小芽,我和大哥之后会让人来帮你。”

    “这家...我一个人忙得过来,不要叫外人来。”

    “总得有人帮着看家护院,放心吧...我和大哥挑选出来的人,定然不会差。”

    ...

    ...

    次日。

    唐恨唐守就开始往城主府搬。

    两人办事皆是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没有半点痴痴碍碍,既是看清了形势,又决定做了,那便决定全力以赴。

    白山不管他们,他继续日常入山,监护着白花暗暗扩大它的变异森林,以及继续思索“人融于天地”的对应功法。

    他需要洒下更多的种子,让这些种子去生根发芽,再结出果子。

    而他并不是什么幕后掌控者之类的,他只是没办法而已...

    他的时间有限,所以需要旁人去倾尽全力地开发各种力量,这比他一个人闭门造车好多了。

    ...

    ...

    数日后。

    林州府。

    一个白衣男子于狂风中负手而行。

    府兵挽弓而射。

    箭矢如雨,簌簌坠落,可却在白衣男子身侧直接停了下来,让人难以置信地悬浮在半空中,微微旋动。

    白衣男子前进,这些府兵就后退。

    这白衣男子正是东方裳...

    他用这力量已经用的上瘾了,且在不停地挑战自己,不停开发更多的用途。

    “我可以从身体上长出任意的风之肢体,只要能够吞噬空气,就可以轻易地做到这一点。”

    “最初,我是凝聚出了手臂,可手臂抓人,终有不便。”

    “风无形...只要我能够控制好,那就可以化出任何的形状。”

    “那便试试我这个力量吧。”

    他又踏一步,双手挥动,生出了数十米长的巨型风柱...而在他的控制之下,那风柱的顶头又渐渐化作了镰刃。

    行走之间,镰刀嘭嘭地撞击在周边,墙壁坍圮,房屋倒塌,林州府府主的宅子里传来女人尖叫。

    东方裳踏步而前,身形飞跃到了半空,狂风从背后涌出,化作两只风之大手撑住了地面。

    府兵们抬头,往上射击。

    白衣男子则是思索着。

    “就好像是拥有了新的躯体,而我则是在熟悉这个躯体,从而学会走路,学会控制身体做出各种姿态...就好像婴儿学步。”

    嗖嗖嗖!!

    一根根箭矢落在他周身,好像进入了漩涡,只是搅动,却无法再进入,就好像射箭射入了肥大的肚皮上似的。

    “可笑。”东方裳露出怜悯之色,旋即他闭上眼,从高空而落。

    府兵们惊惧地看着天空。

    却见一团暴风似的圆球落了下来,球中风刃萦转,如丝丝银线。

    “快逃!”

    “快逃啊!”

    府兵们虽是精锐,却不敢再站。

    而这由东方裳化出的暴风圆球则直接砸在了人最多的地方。

    嘭!!

    被砸中的士兵直接被卷入了暴风里,飞旋起来。

    而风暴就如真正的球一样,再度弹起,到了半空,又将风里的那些士兵一个个甩射远去。

    嘭嘭嘭!!!

    东方裳感受着此时的力量。

    再待到睁眼,上万府兵却是伤的伤,死的死,再无斗志。

    这个世界和白山之前的世界并不同,这里并没有“军阵”,无法凝士兵之气汇聚一身。

    所以,面对东方裳这种超凡的力量,那是根本无法阻挡。

    良久...

    场地上只剩下东方裳一人。

    他在废墟里走了会儿,又忽地弯下腰,从中揪起一个穿着官服的人。

    这正是林州府府主,此时这位府主满身是血,哪里还有半点威风。

    “为什么想要对付我大哥?”东方裳问。

    “你...你大哥?”

    “唐恨。”

    府主哼笑道:“原来还真就谋逆了,唐恨不仅勾结江南乱党,还勾结你这等邪魔外道。看来流放不足以洗刷他的罪行,非得株连九族不可。”

    东方裳神色恢复了文静,“大人,好像看不清形势啊,这是嘴巴太硬了吗?”

    说罢,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胸口忽地长出了一只无形的手。

    这手探入府主的唇边。

    府主顿时觉得有股力量冲开了他的嘴,紧接着那无形的手就捣入了他口中。

    哧!!哧!!哧!!

    那手飞快旋转起来,好像是带着钉子的铁棍在口腔里乱转。

    府主的一颗颗牙齿直接剥落,有些则被冲入了肚子里。

    东方裳停了停,把府主随意丢在地上。

    “你...邪魔...外道,死...到临头...”

    “呵...呵...”

    东方裳将这府主随意丢开,看着一旁的手下道:“去撬开他的嘴巴。”

    那手下面带狂热和敬畏之色地看着东方裳,然后拖着这林州府府主去了。

    片刻后...

    那府主承受不了酷刑,把所有事情全都说了。

    对付唐恨,也只是唐恨在之前赈灾事务上断了他财路,虽说这位现在是林州府府主,但他之前却是江南寒山府府主,来到这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林州府,名为平调实为降职。

    之前在寒山府时,虽说头顶上有那些大世家压着,但却是个好地方,下面人进献的都是好东西,便连美女也都是肌肤水儿多汁儿足,相貌灵气的很。

    可来到这林州府,却是一切都变了。

    所以这府主自然就憎恶唐恨,想要将这等被流放的贱籍直接弄死。

    至于“死到临头”却又说的是另一件事。

    据府主所说,在此地往西北百里,暗暗驻扎着大容著名的两万铁山军,这铁山军之所以在那里,为的是截住红方一族的公主。

    这公主来此,竟又与唐恨有关。她是为救情郎而来的。

    “铁山军?”东方裳脸上露出了微笑,他正好可以试试他想到的新力量————枪堡!

    ...

    ...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白山返回后,用餐,之后又躺下了。

    随后,却依稀听到唐颜在和什么人说话。

    说话之人正是久未归家的唐守。

    “四妹,这次我要远行了...但你还是瞒着爹别让他老人家知道。”

    “二哥,怎么了?”

    “你三哥,单枪匹马把林州府的十六个城池都打下来了...而且,他还击退了铁山军。

    事到如今,我和你大哥不得不去林州府和他见面,然后...”唐守有些兴奋,却又道,“然后,大哥镇守林州府,我会和三哥一起秘密去往皇都,先从舞乐司中想方设法地接出你嫂子和小娘,还有去皇都冷宫接出三妹...

    等得手了,我们就再无顾忌。”

    “嫂子...小娘...三姐...”唐颜喃喃着,脑海里闪出三个美貌女子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道,“二哥,真的可以吗?”

    唐守略带兴奋道:“你三哥说了,他会亲自去皇都见识一番天下英豪。你想,他能够单枪匹马打下整个林州府,甚至击退铁山军,怎会没这个本事?

    你三哥真是得了神魔之力,今非昔比,非同凡响。等到小娘接回来了,我就把小娘悄悄送来,让她和爹在一起。有小娘在,爹总归也有个伴儿了。”

    唐颜沉默良久,轻声应了声,又道:“你也注意安全...”

    “放心吧。”

    “二哥~~”唐颜见唐守腰离去,又喊道。

    唐守转身,疑惑地看着她。

    唐颜道:“这次回来...你好像变了一些...怎么了?”

    唐守道:“没什么,都是外面的事,就不带到家里来了。”

    “嗯...”唐颜点点头,目送唐守远去,之后才露出担心的神色。

    ...

    ...

    “风神!”

    “风神!”

    “风神!”

    林州府最奢华之地,一片狂热的气氛正弥漫着,无数手缠云纹绸带的男男女女正兴奋地高声大喊着。

    火盆焚燃,一条条赤红的红苗窜跳而起,舔舐着空气,照出一片又一片风雪里的光域。

    而这许许多多的男男女女们正崇拜地仰头,膜拜着此时那在高处的白衣男子————东方裳。

    东方裳负手漂浮在半空,坦然地接受着膜拜。

    这个时代因为征战连连的缘故,人们崇尚武道和力量。

    如今,这东方裳得了神魔之力,两个月内,便席卷了整个林州府,创下了无数奇迹,身后便不知不觉更了一大批“信徒”。

    这些“信徒”有曾经大门派的弟子,长老,有曾经军队中的悍卒猛将,甚至还有凶匪...林林总总,不一而类。

    但相同的是,他们都被东方裳的力量所迷住了。

    面对这样摧枯拉朽的力量,他们已统统被折服。

    东方裳疯狂之余,对那位神秘的老师越发敬重,所以便趁势创下了这“风神教”,只拜风神。

    这风神,就是他的老师。

    当初,白山虽是给他直接“揠苗助长”,改造了躯体,可是却也曾将修炼的功法好好传授于他,显是让他在继承衣钵之余,将此法发扬光大。

    《仙木奇缘》

    于是,东方裳便在这信徒里先行挑选了六个人,进行修炼这功法。

    当然...这门无上功法也有了名字——-【风神秘典】。

    雪花“哗哗”地落下,在成百上千的火盆里又发出“哧哧”声响,但却无法浇灭信徒们的热情和虔诚。

    无上的力量...

    长久的寿元...

    从未接触过的领域...

    真正存在的...神灵!

    东方裳目光看向东南方的皇都方向,心中暗暗道:“看到了吗,前辈,我正在用您给予的力量称霸天下。

    您说过,只要我爬到了这个世界的最巅峰,也许就能看到您的背影...我期待那一天,我好期待!

    我已暗中了解过,唐家背后有个高人存在...您应该就是那位高人吧?就算不是,那也是有着关系之人。

    三天后,我会出发,亲自去皇都,将唐家所有的人都带回来。

    我要看看这世上英豪,到底有几斤几两!

    正好...我也可以试试我最新研发出来的力量————天都!!”

    他目光里放射出强大的自信,这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已经改变了许多,若不是有着对白山身份的推测,便是唐恨,唐守,又怎能再入他眼?

    皇都,皇帝,都曾是能够轻易令他惶惶不安的名字。

    这种不安就像囚笼锁着他。

    而这一次,他要取打破这个囚笼,以让自己的力量在磨砺中更上层楼!!

    ...

    ...

    北地风雪,但皇都犹是深秋凄凉之景。

    一片落叶悄然飘零,打着旋儿落到了冷宫前。

    珍妃一头青丝已转白,正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古朴铜镜。

    忽地,她眉头跳了跳。

    远处...密集的脚步声,还有铁甲鳞片碰撞之声逐渐而近。

    嘭!!

    大门被重重破开,黑甲禁军涌入,又沿着两抄回廊快速奔跑,分散,站定,包围住了冷宫。

    一把把劲弩闪烁着寒芒,顿时抬起,对着冷宫中的珍妃。

    禁军统领排众而出,厉声道:“珍妃娘娘,你修行邪术已被发现,皇上特让我来看看......同时,皇上还让我带一句话给娘娘。”

    珍妃神色冰冷,心中叹息,她修行了足足八个月,本才入门,可没想到居然就被发现了。

    她冷声问:“什么邪术?”

    禁军统领嗤笑道:“娘娘不用否认了,这宫里有高人在,既是说有,那便定然是有。那高人又说娘娘的邪术方才入门,能以盾弩破之,那定然是如此的。

    而今,皇上让我转告娘娘。

    这邪术是娘娘自己废了,还是由下官代劳?”

    珍妃缓缓起身,随手抓起手边的一个绣花针袋子,然后五指探入,似是想要提出什么。

    可还未等她抓到,禁军统领却已猛然挥下了手,厉声道:“放箭!”

    一声令下,劲弩扳机扣动,寒光闪烁,川流成河,淹没了珍妃。

    可再一看,那被射中的珍妃化作了一团幻影。

    凄凉萧瑟的空气里响起了银铃般的笑声。

    禁军统领辨认出声音在天上,便猛然抬头,这一台头,却见红线连针,覆笼而下,如蜘蛛撒网。

    幸而...禁军有高人点拨,此番自都是带了大盾的。

    盾牌纷纷树起,尖针落在厚重的盾面上,叮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

    而盾隙之间,连射劲弩的寒芒再度对准了天上。

    “放箭!!”禁军统领再度大喝。

    箭矢如流,向着半空的珍妃而去。

    珍妃空中无处可去,爆喝一声,只能以内气抵御...

    一根根箭矢射中她的身体,又一根根弹开,同时她的真气也在飞快地被消耗。

    待到珍妃重新落地,她又显出鬼魅身影,往外掠去,想要逃离。

    禁军想要追赶,但珍妃速度极快,这转瞬之间,便已翻过了朱墙。

    可旋即,她愣住了。

    因为墙外...还是密密麻麻的禁军。

    禁军们架盾,举弩,杀气腾腾地对着她。

    盾牌后,一个老太监笑道:“娘娘还是自己废了功夫吧,这样咱家也好带你挪个地儿,去天牢待着。”

    相关推荐:末世:我能看到属性面板灵气复苏:开局融合雷神面板哥情嫂意百岁的我,从探索荒星开始崛起万道第一人行为艺术家的荒诞游戏穿梭诸天之祖星升维计划我一拳下去你会死的斗罗之我是一名铁匠封神:女娲宫上香,镇压准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