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卡师指南 > 第202章 打神鞭、钓鱼佬、渭水道士
  • 一键听书

    第202章 打神鞭、钓鱼佬、渭水道士

    作品:《卡师指南

    金龙真君认识姜尚天师,这可是个了不得的消息。

    林宵对金龙真君的过往愈加好奇,询问道:

    “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

    金龙真君喝的满脸通红,额头爆痘:“钓友啊,钓鱼时候认识的。”

    这话任谁都不会相信。

    更大的可能,是金龙真君与姜尚天师之间,肯定有段往事。

    林宵没有追问。

    究竟是钓友还是战友,拜访姜尚,就能一见分晓了。

    按照地址,姜尚住在渭水河畔,是曾经姜太公钓鱼的地方。

    “这是在致敬姜太公吗?”林宵看着名片。

    仿照先贤修行,的确有促进心性的效果。

    能成为中洲的‘国士无双’,姜尚的实力不容小觑。

    净化姑获鸟心脏、探访真君过往、询问蚩尤的踪迹……

    种种线索延伸向中洲的至强者,姜尚。

    林宵打定主意,今晚就去趟渭水,与这名传说中的‘钓鱼佬’见一面。

    饭局过后,下午时分。

    林宵与楚云一同前往魔都市中心的「调查组」基地。

    由于在联邦调查组的卓越表现,外加战胜奥古斯都大帝的惊人事迹。

    林宵目前在全球组织‘调查组’中的地位极高。

    而因魔都调查组的组长位置,一直处于空缺。

    因此调查总部决定,让林宵接管,魔都调查组‘组长’的位置。

    简称,上任魔都。

    不过他对魔都人生地不熟,空降成为组长,极大可能激起干员的不满。

    所以,林宵打算先与魔都代理组长‘柳南’见一面。

    表示自己会单独行动,不插手原有管理层,必要时再调用魔都调查组的人力、资源、情报。

    魔都调查组的外观是栋洋房,临河而建。

    会议室中,干练的职场女性,柳南坐在红木会议桌旁,耐心等待“林组长”的到访。

    通常来说,面对海外调任而来的高层,原有管理层肯定会心生敌意。

    但林组长的名声,早已传入中洲。

    强者为尊的道理,在调查组同样管用。

    代理组长柳南,对于重剑人担任魔都调查组长一事,心悦诚服。

    会议室门被叩响,走进白衬衫青年与西装革履的扎辫子男人。

    柳南起身迎接,精致妆容的脸上有一丝转瞬即逝的惊异,低头道:

    “林组长。”

    她在电视上见过林宵的真容,正是眼前这位俊朗颀长的青年。

    当重剑人战胜奥古斯都大帝并摘下头盔时,柳南万分诧异。

    原因无他,对方实在太年轻。

    而现在,当世最强的几名卡师之一,就站在自己面前,柳南不禁生出几分崇敬。

    “柳南组长。”林宵已经得知对方的姓名。

    “您请坐。”柳南道:“魔都调查组长之位,在上任组长殉职之后一直空缺,我只是代理组长。现在总部调任命令下来,我与干员,会尽力辅佐于您。”

    “我的意思是,我更习惯单独行动……”

    林宵将‘不插手原有管理’的想法再次表述:

    “必要时我会调动魔都调查组的力量,到时候还望你们不吝相助。”

    柳南恍然,道:“没问题,我明白了。”

    身为至强者,的确不可能时常介入调查组的管理业务。

    林组长只是挂名,作为魔都调查组的实力担当。

    就像身为中洲‘国士无双’,却常年不见踪影的姜尚天师一样。

    通俗点讲,便是全程托管,“君主离线制”。

    “那么,我会继续担任代理组长一职。”

    柳南道:“住处也已经安排好了,您有问题可以随时与我联系。”

    林宵点点头,道:“还有,近期密切关注魔物动向,有难以解决的强大魔物,及时向我汇报。”

    言下之意,重剑人会亲自讨伐,造成生灵涂炭的强大魔物。

    柳南心生敬意,由衷道:“是。”

    住处是栋位于江边的别墅,在魔都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是名副其实的豪宅。

    《控卫在此》

    室内宽阔明亮,开放式厨房设有大理石调酒吧台,客厅铺着的手织地毯上摆放一架钢琴。

    “欧呜!(?ω?)”大福看着超大型的液晶屏幕。

    这个屏幕玩起游戏来一定会很带感!

    林宵拖起大福的后鳍足,平静道:

    “别玩了,还得出趟远门。”

    找道士祛邪,然后拿传说级素材强化汤圆!

    “欧呜……”大福两只短手抱着脑袋,恋恋不舍地被林宵拖走。

    来到室外,林宵具现出S级载具「风之子」,登上银色外壳的梭车,赶往渭水河畔。

    ……

    天高云阔,落霞铺满金晖,水天粼粼一色。

    道士清新俊逸,有遗世独立之气,木簪束发,垂落几缕碎发,眯眼倚靠老树,手持钓竿。

    他面前是渭水日落的壮观景象,通红的太阳落入水面,照得红霞漫天。

    “嗬啊……”姜尚却不是感叹这壮美画卷,遗憾地道:“今天又没钓上鱼啊。”

    道士眯眼扫了眼空荡荡的鱼桶,四下环顾,琢磨着去哪里拔几株水草。

    这时,树下的青牛,仰望树上的主人,发出洪钟般的哞叫。

    “你说快下雨了?”

    道士眯眼眺望渭水,云端乌云密布,似有雷暴酝酿,渭水河下暗流汹涌。

    “下雨才好钓鱼啊。”姜尚喃喃自语。

    近来,秦地多发洪涝大水,暴雨袭击关中等地,造成上万人紧急撤离。

    这并非纯粹的自然灾害。

    因为在联邦有人踏入圣域,导致世界法则震颤,魔物活跃也愈加频发。

    而秦地黄河一带,连日暴雨,水患严重。

    有人怀疑,在黄河流域中,有强大魔物作祟。

    为此,秦地卡师协会,组织一起治水除魔行动,数名宗师潜入黄河,旋即发现震撼一幕。

    他们发现了龙:一头呼风唤雨的蛟龙。

    龙是这世上最强大最危险的生物。真正的巨龙早已灭绝。蛟龙也只是拥有龙族血脉的水蛇。

    然而,蛟龙依旧有人类的七阶水准,秦地的连日暴雨,正是由它导致。

    数名宗师被蛟龙所伤,直到国士‘吕凌秋’持方天画戟出手,方才将蛟龙击退。

    是时,污血浸染黄河水面,蛟龙逆流而上,闯入渭河流域,却又降下雷鸣暴雨,令秦地多县不得安宁。

    天幕轰鸣,振聋发聩,暴雨骤至。

    清瘦道士站在大雨中,发丝与道袍打湿,看着远处的渭水,睁开黑白分明的双眸。

    他的眼睛中,倒映出划破天空的苍白闪电,一头青鳞蛟龙破水而出,张牙舞爪回旋在水面之上,朝天空嘶鸣。

    随着蛟龙的舞动,渭河逐渐上涨,漫过两岸。‘轰’地巨响,大桥被洪水冲溃,大树被狂风连根拔起。

    钓鱼桶吹飞,‘哐当’一声砸成四分五裂。

    姜尚对着岿然屹立的青牛道:“喏,你看到了,鱼被这家伙给吓跑了。”

    青牛斜了眼道士:“哞。”

    麻溜点,俺还想回家吃顿热乎的!

    道士仰视蛟龙狂舞,于暴雨中亮出三尺青锋,眯眼里亮起一簇寒芒。

    他竟飘然跃起,手中寒剑‘呲啦’一声斩过蛟龙首级,溅起瓢泼血雨!

    “吼!!”蛟龙瞪大眼珠,凌空朝着道士吐出大水。其背后掀起数丈狂澜,似万丈高崖,倾轧而下。

    “耍剑会比较帅……”姜尚嘀咕,“但我还是适合甩鞭子。”

    轰隆巨响,大水冲撞姜尚身躯,将其吞没。

    而道袍飘然的身形,沐浴护盾冲出大水,手握赤芒暴涨的神器。

    蛟龙瞳孔收缩,浓重的危机感炸开,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那根鞭子却沐浴赤光,虚化成遮天蔽日的巨型长鞭。

    传说级器具,打神鞭。

    啪!!

    只听得振聋发聩的巨响,天空中的黑云被抽开,渭河分流,那条血痕狰狞的蛟龙哀鸣着摔进渭河,轰起瓢泼大雨。

    姜尚落回河畔,负手而立:“饶你一命,望你从善,好自为之。”

    蛟龙嘶吼着,利爪穿入自己的鳞背,血肉淋漓地抽出一条龙筋。

    它颤抖着朝道士抛出,浑身蜷缩如虾米,在海面做人类状趴伏后,夹着尾巴遁入渭河。

    道士眉毛微挑,上前捡起那条蛟龙筋,眯眼乐道:

    “不错不错,没有空军。”

    暴雨停歇,天朗气清,姜尚牵着青牛回木屋吃晚饭,忍不住怀念往昔。

    当年自己还钓上来过蛟龙。

    而陪自己垂钓的,是另一条真龙。

    吃过晚饭,姜尚出门消食,和青牛站在河畔吹风。

    这时,青牛斜了眼天空,朝道士哞叫。

    姜尚懂得些卜算之法,沉吟片刻,轻佻的表情顿时严肃。

    道士静静站在河畔,眺望云端,等候那名不速之客的到来。

    一架银色梭车往河畔停靠,走出俊朗的青年。

    清瘦道士拱手道:“贫道姜尚,见过阁下。”

    林宵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见到中洲的至强者,拱手回礼道:

    “冒然来访,是有一事相求,叨扰天师了。”

    道士感慨道:“不,阁下能来找我,是贫道的荣幸。”

    “天师认得我?”

    “你在联邦的事迹,贫道亦有耳闻。”

    姜尚注视着林宵,眼眸中有些严肃,微笑地说:“能胜奥古斯都的人,不算多。”

    “我无意与人争斗。”林宵说,“当时情况有些复杂。”

    姜尚点了点头,道:“其实你来中洲之时,我就想来见你。”

    毕竟,七阶巅峰的强者来到中洲,一旦发作,没人能限制得住他。

    不过今天一见,打消了姜尚的担忧。

    理由是他的青牛,有识人避祸之能,没有对林宵有任何抵触。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姜尚问。

    “是金龙真君推荐我来的。”林宵说。

    “啊……真君。”姜尚眼底掠过追忆,“原来如此。”

    林宵抓住机会问:“天师知道真君的往事?”

    “他自称实力只有二阶,王牌是条金色锦鲤,可我看远不止于此。”林宵说。

    “二阶?锦鲤?”姜尚哑然道:“他既自言如此,必定有他的考量,我不能替道友泄露秘密。”

    “不过,我可以告知与你,他的王牌,曾是令我都足以敬畏的存在。”

    “曾?”林宵捕捉到关键字。

    “唉,烛九阴造就了精神与物质。想要创造物质,就需付出同等的代价。”

    姜尚自然地避开话题,道:“走吧,沿着这河畔散散步,再说你来找我究竟有何要事。”

    金龙真君的王牌,必定不是现在看到的那条金色锦鲤。

    是由姜尚亲口承认过的强大存在,至少传说级别起步。

    只是姜尚不愿透露真君的情报,林宵不方便追问,转而道:

    “其实,我是想请你帮忙,驱除素材‘姑获鸟心脏’上的邪气。”

    “这个简单,交给我吧。”姜尚笑。

    林宵递出素材卡,姜尚则用火种在卡片上一抹,随手抽出一缕黑气,丢给旁边的青牛。

    青牛张开大嘴,一口吞掉黑气,反刍着不断咀嚼。

    林宵留意到姜尚的火种,是赤如火的红色。

    “倘若没猜错,他是受到创世之主‘烛龙’注视的人类。”林宵心想。

    “冒昧问一句,你是要用于何种灵物?”姜尚道。

    林宵召唤出汤圆,让它停在自己肩膀。

    肥滚滚的小火鸟,注视着姜尚,毫不露怯,发出鸟鸣。

    “若我没看错,它身上有毕方鸟的气息。”姜尚说。

    林宵点头。

    姜尚赞道:“不错。我中洲的灵物,金乌、重明、毕方,皆是火鸟,有不少适合它的材料。”

    林宵心说,刚巧,我就是要把汤圆往凤凰方向培养的。

    天色渐沉,两人沿河畔漫步,林宵道:

    “其实,我还有件要事,就是不知道,该不该向你开口。”

    “但说无妨。”

    “我在联邦,听闻了七大罪魔神复苏的消息。”

    林宵道:“我想知道,中洲是否也有类似的灾难。”

    姜尚沉默,喟叹道:“倘若说与魔神相提并论,正是中洲古时的四凶了吧。”

    “四凶?”

    “混沌、穷奇、梼杌、饕餮。”

    姜尚仰望天空:“四凶乃被人帝放逐的凶兽,早已灭绝于中古世代。但近来的确有祂们的活动痕迹。祂们苏醒,并非毫无征兆。”

    而随着世界法则的震颤,比四凶更强的魔物,亦有可能苏醒。

    譬如,当年败在人帝手中,怨念亘古不散的战神‘蚩尤’。

    为了维护中洲的局势,避世不出的姜尚,也打算踏上追逐圣域之路。

    “林宵阁下。”姜尚目光灼灼,“前几日,世界法则震颤之时,你就在联邦…可曾知道,那突破圣域的第一人,究竟是谁?”

    姜尚紧紧注视沉默的林宵,他在心底已经有了几分猜测。

    尤其是在,自己无法看清林宵的虚实,这份猜测更为笃定。

    林宵看了眼姜尚。

    这名清瘦道士,一直眯着的眼睛此刻微微睁开,目光凛冽。

    林宵:“天师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姜尚微微一怔,眼瞳掠过不可思议。

    没有猜错。

    千年来,突破圣域的人类第一人,原来就站在自己面前!

    他是旷古烁今的第一人,又是各个国度招揽与追逐的目标。

    久违地,姜尚目露精芒,感到血液涌动,燃起竞争的渴望,笑道:

    “阁下,来与贫道一决高下吧。”

    “对决?”林宵诧异,“现在?”

    “自是对决,不过并非你想的对决。”

    姜尚揣袖,乐呵道:“而是钓鱼。”

    林宵:“……”

    对姜尚来说,能胜过“人类第一圣域”的方法并不多。

    驱邪算一个,钓鱼肯定能算第二个!

    青牛沉默地瞥了眼姜尚。

    主人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己的钓鱼技术,有着迷之自信。

    就算钓不上鱼,也会一直嘴硬,不承认是自己钓鱼技术烂!

    “我这里刚巧有份『金乌翎』,取自金乌的翎羽。若阁下能胜过贫道,这份素材自然拱手相让。”

    姜尚目光闪烁:“若输给贫道,我想为中洲百姓,请阁下铲除四凶……当然,贫道也会鼎力相助。”

    人类首位圣域,若是能为中洲铲奸除恶,那自然造福黎民百姓。

    姜尚一直避世不出,为的是不干涉普通人的社会。

    而在天下动荡的当今,自己有必要以身入世,并请求林宵,相助中洲百姓。

    其实就算姜尚不说,自己也会这么做。

    但有白给的素材,不要白不要。

    林宵:“来吧,用钓鱼一决胜负!”

    半小时后。

    两位人类至强者,坐在河边的小马扎上,抛竿垂钓。

    姜尚心如死灰,瞄了眼自己空荡荡的鱼桶,又看向旁边鱼桶里活蹦乱跳的大鲤鱼。

    “不应该啊。”姜尚嘟囔道,“怎么会呢……我的钓艺完全没问题啊!”

    哗啦!

    大鱼破水而出,被林宵放进鱼桶当中。

    瞄了眼毫无收获的姜尚,林宵善意地道:

    “那什么……要不然我分你一条?”

    “不可能。”姜尚怒道,“贫道今晚必定钓上大鱼!”

    两小时后。

    姜尚平静地拎着鱼桶,里面装着一只老鳖。

    老鳖:?

    我招你惹你了?

    “欧呜!(?ω?)”大福看着林宵鱼桶里活蹦乱跳的河鱼,馋得眼睛冒光。

    林宵不忍刺激:“那什么,是我赢了?”

    姜尚大方递上装有金乌翎的木盒,淡定道:

    “今晚只是意外,并非贫道钓艺不精,望阁下明白。”

    林宵接过木盒。

    感谢“还在嘴硬”送上的飞机!

    ……

    相关推荐:龙珠,同时穿越诸天万界网游:我能无限合成超级宠物英雄无敌之我能三连合成我的卡牌无限合成进化继承者游戏龙王里的原神模板宠兽模拟器诸天我的桃花娘忍界:我干柿鬼鲛不做人了!这个忍界不正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