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 > 第二百九十五章、一夜清梦、含章殿下
  • 一键听书

    第二百九十五章、一夜清梦、含章殿下

    作品:《从聊斋开始做狐仙

    燕赤霞道:“先生这样才情的人,世上又哪里还有多的呢?”

    君复先生见他会错了意,也不解释,只笑着摇了摇头。

    燕赤霞惋惜道:“我曾听闻先生才学过人,却隐于山中,真是可惜。”

    “有什么可惜呢?做学问是为了明智,作诗文是为了怡情,我潜居孤山,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已享此间至乐。”君复先生道。

    燕赤霞默然,道:“只是觉得,若先生愿意出仕,也许能做出一番功业。”

    君复先生道:“人生百年不过白驹过隙,何苦自陷囹圄。官场多一个君复不多,少一个君复不少,再多的苦心,到头来也未必如意。”

    君复先生目光跳动着,不过片刻,又看向燕赤霞,道:“不过你不要学我,我是乐在此间。”

    宫梦弼笑了起来,道:“先生不必管他,这样好的月色岂能辜负?”

    君复先生看向云中之月,笑道:“正是。”

    白鹤在月下飞翔,在云海翻腾,纵情恣意。

    君复先生抬起洞箫,缓缓吹奏起来。

    萧声呜然,带着冬日辽阔又苍凉的气息,传得极远又极深。

    宫梦弼听着这曲调,仿佛也化身成为闲云野鹤,遨游在山水之间了。

    他取出狐文琴,跟着君复先生的洞箫相和,琴声荡漾,如同流水潺潺。

    君复先生高兴地看了一眼宫梦弼,而后便琴箫合奏,一同化在这月色当中了。

    宫梦弼也好,燕赤霞也好,都好似进入了一场放鹤西去、烟波渺渺的梦境。

    不知何时天明,琴声不见了,萧声也不见了。

    宫梦弼和燕赤霞醒来,已经看不见君复先生和他的梅妻。

    他的鹤子不知何时收拢了翅膀,又藏身在何处。

    只留下几许森森鬼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宫梦弼道:“走吧。”

    燕赤霞跟在他身后伸了个懒腰,道:“真是一夜清梦。”

    宫梦弼道:“可惜你做不了君复先生,只能做燕赤霞。”

    燕赤霞哈哈大笑,道:“君复先生乐在其中,我也是往心之所往。”

    燕赤霞忽然来了兴致,问道:“明甫兄,你呢?你是要做君复先生,还是要做燕赤霞呢?”

    宫梦弼道:“我当然是做宫明甫了。”

    宫梦弼同燕赤霞在西子湖周围玩了几天,拜访了湖边的寺庙道观,看过了风土人情,期间去了一趟涌金池,介绍燕赤霞同元曜认识,以便日后有个照应。

    又过了几日,宫梦弼夜宿神堂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有敲门声。

    他出了门来,就见一个身披龟甲的小童站在门边等候。

    见着宫梦弼,这小童便道:“上仙,我家八殿下回来了,不知您是否有空来水府一晤?”

    宫梦弼便跟着这小童去了钱塘龙宫。

    小童虽然背着甲,走起来却不慢。宫梦弼仔细看着,就发下他穿着一双疾行靴,在岸上行走如飞,难怪能做信使。

    小童带着宫梦弼到了龙宫,这次就没有见到钱塘龙君了,接待他的是八殿下。

    八殿下是个带着几分书卷气的年轻人,见着宫梦弼,便拱手道:“明甫兄。”

    宫梦弼连道不敢,称呼他为“八殿下”。

    八殿下笑道:“父亲称你为师侄,你何必再同我客气,叫我含章就行了。”

    含章殿下引宫梦弼去了龙宫中的演武场,道:“明甫兄要学龙文,首先便要观龙形,殿中施展不开,还是来演武场比较合适。”

    宫梦弼道:“有劳。上次来时,听龙君说殿下去金山寺论禅了,殿下也修禅吗?”

    含章殿下道:“金山寺的老主持面子很大,前些日子正直法会,邀请了钱塘的得道高僧参禅论道,我就去凑了热闹。我们多数都要跟着长辈一同修行,但我素来笨拙,所以要集思广益、触类旁通,参禅也参得,论道也论得,只是都学得不精。”

    宫梦弼看得出来他是自谦,若真是杂而不精,哪里能跟那些得到高僧论禅法。

    宫梦弼夸赞道:“殿下博学,气量非凡。”

    含章殿下露出几分不自在,道:“父亲倒是不怎么看好,只怕我学来学去,最后也未必比得过祖宗之法。不说这个了,我们开始吧。”

    《仙木奇缘》

    演武场已经空了出来,留给了他们两个。

    含章殿下所谓要学龙文、先观龙形,果然便是在演武场当中观龙。

    含章殿下倒也不至于亲自显出原形来让宫梦弼揣摩,只聚水为龙,就已经足够生动形象。

    宫梦弼跟随含章殿下的指引去看水龙,果然就看出许多门道,笑道:“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变化无穷,真是神妙非凡。”

    对着这在演武场遨游的水龙,含章殿下开始传授宫梦弼龙文。

    《洞庭赋》洋洋洒洒一篇章,但真的学起来,就没有这样容易了。尤其以前宫梦弼还没有龙文,从头开始,总要难一些。

    好在他足够聪明,记性也足够好,还能感应龙文中的气象,学起来倒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缓慢。

    含章殿下赞叹道:“明甫兄天资聪颖,乃是我平生仅见。”

    宫梦弼道:“我就这点本事了。”

    一次当然没有办法全部学完,宫梦弼见时辰差不多,便告辞离开,并约定了下次前来的时间。

    等宫梦弼离开,含章殿下才喃喃自语,“这样的相貌,这样的天资,注定不会是庸人。难怪父亲让我拦着点,不让小妹同他见面。”

    “确实要拦着点了,免得生出孽缘来。”

    往后的时日,宫梦弼便频繁往来钱塘龙宫和西子湖畔,花了近一个月,将《洞庭赋》上面所有的龙文都认出来了。

    万事开头难,随着认识的龙文越来越多,很快就能举一反三,反而越学越快了。

    含章殿下啧啧称奇,道:“明甫兄,你猜我堂姐夫何时看完《洞庭赋》?”

    堂姐夫,自然是洞庭龙女的丈夫。

    宫梦弼摇了摇头,表示猜不出来。

    含章殿下道:“他花了十年。”

    宫梦弼是可以理解的,人间所用的文字与龙文并不相同,读懂龙文,同时要读懂龙的力量。

    龙文是如此直白的体现着龙力,对于没有修行的普通人,或者先入为主有着知见障的修行人,都不是那样好学的。

    只是堂姐夫本就是人中龙凤,不然也不会被堂姐看上。

    含章殿下看着宫梦弼,越看越满意,心中已然有所松动。

    “父亲啊父亲,这样的俊才,即便是配给小妹,也不会辱没门庭吧。”

    相关推荐:核动力剑仙重生九八之逆天国民女神联盟:我的青钢影让母校出名了妖族冰封美人我,谱写中华上下五千年从夏洛特烦恼开始的文娱当兵:开局被国防科大特招我居然是武林高人全职剑修从科大少年班开始的重塑人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