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碧落天刀 > 第八十一章 命运啊【二合一】
  • 一键听书

    第八十一章 命运啊【二合一】

    作品:《碧落天刀

    徐家兄弟被摔了一个七荤八素,胸口发闷,几乎就吐出血来,心头一片绝望。

    想不到,自己兄弟两人刚刚得了奇遇,还没来得及扬名天下,还没来得及和风郎中一起行走江湖,都没来得及成为大英雄……

    却先要成为鸟粪了。

    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何等遗憾啊。

    “我好恨……”

    徐老三充满了遗憾的用手拍打雪地。

    “我也恨……”

    徐老四一脸惆怅:“可怜我还没找老婆……”

    两人已经认命。

    闭上眼睛等被吞。

    却感觉刷的一声,那只大鸟居然落到了两人面前。两个巨大的爪子,落在两人眼睛前面。

    只是一根脚趾,上面的锐利的指甲诶,都差不错有自己胳膊那么粗。

    两人睁眼一看,就紧接着死死闭上了眼睛。

    太可怕了!

    就只看蹄爪,都能感觉出来:这只鸟一口把我吞了,都不用就咸菜。

    但是刚刚闭上眼睛却又立即睁开。

    因为似乎看到了什么?

    定睛一看。

    只见面前,居然换成了一双……人的脚?

    抬头一看,居然是一个一脸冷峻,鹰钩鼻子,两眼凶光闪烁的黑衣人,头上带着闪闪发光的金色王冠。

    眼睛冷冷的看着两人,似乎是看着两个恶心的蛆虫。

    努力的在克制将这两个蛆虫一脚踩死的冲动。

    “你们两个,是来参加集训的?”黑衣男子的声音,如金铁交鸣。

    集训?

    那是什么?

    徐家兄弟脑子里一片浆糊:“阿?阿阿……”

    黑衣男子怒道:“那你们为何不老老实实集训,非要到这边来伤害我的子民?”

    “我们……我们是迷路了……”

    徐老四迷迷糊糊的道:“大王,大王饶命……我们迷了路,然后不小心踩到了那边的陷坑……落下了悬崖……”

    “不小心落在了一个乌鸦窝里……”

    他一边说,一边忐忑不安的看着黑衣男子。

    一旦发现不对,立即住口。

    却看到黑衣男子一脸铁青,却是没有别的反应。不由心中一松。

    黑衣男子只感觉吃了一口屎一样。

    你们特么的不小心落下悬崖摔在了乌鸦窝里?这么说你们毫无过错,就是我的子民命该如此?

    这特么……到哪说理去。

    钧天鉴没有激活,就是一块黄褐色的牌子。

    黑衣男子根本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猫腻。

    想起约定,而且最让自己难受的是……其中一个阶段还有要自己黑鸦谷所有妖族协助练兵的约定。

    到时候伤亡必然是大批大批的。

    这么说来,如今一窝还没有化妖的普通黑鸦被砸死,似乎也不算什么大事?

    忍不住怒道:“赶紧去参加你们的集训!乱跑什么?”

    徐老三可怜兮兮道:“大王容禀……小的们实在是不知道往哪边走……”

    黑衣男子为之气结:“废物,行走江湖,居然能迷路!”

    想了想,现在黑鸦谷还在封闭状态,估计这两个家伙自己真的走不出去。

    这么一想更气闷了。

    难道本王还要送你们过去?

    黑鸦王本来就是不怎么动脑子那种,这么一想,一边憋气,一边又愤怒。

    于是身子一晃,化作一个巨大的黑鸦。

    两个爪子抓起徐家兄弟,腾空而起。

    直接飞出了黑鸦谷限制,莅临梧桐山中。

    随便找了一组教官,爪子一松,直接将两个人从百米高空扔了下去。

    立下余怒未消的一句话。

    “看好你们的人!下不为例!”

    “这两个家伙,本王倒要看看,在黑鸦谷生死战中,能不能活下来!”

    大翅一挥。

    就气哼哼的飞了回去。

    下面这一组乃是七组。

    骤然两个人从高空被扔下来,十个教官都是一脸懵逼。

    怎么回事?

    天上开始掉人了?

    然后听到黑鸦王的话,才明白过来,但也不是全明白:到底咋回事?

    急忙将两个已经昏迷的家伙救醒。

    一查修为,教官们都是一脸懵逼:先天?还是中阶?

    这特么……

    修为怎么这么低?

    教官们实在是不知道,若是徐家兄弟没有奇遇,没有闭关修炼的话,现在最多也就是后天接近先天的层次。

    但那次奇遇,加上风印的一次完整点化,让两人根骨有了改变。

    才能在奇遇中奋力修炼,修为蹭蹭的涨。一直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说实话,已经是非常快了!

    在平常人看来,这绝对就是开挂一样的速度了!

    然后开始审问。

    一问,众位教官纷纷傻了眼。

    “你们是钧天手杀手?什么级别?”

    拿出钧天鉴一看。

    所有教官人人懵逼。

    “铁牌?!”

    我尼玛!

    这是金牌集训,怎么混进来了两个铁牌?

    这差距也实在是有点大了啊!

    铁牌,铜牌,银牌,金牌……

    “到底怎么回事?”

    突然被这么多大能者包围,徐家兄弟差点就尿了。

    战战兢兢被逼供。

    几乎是竹筒倒豆子,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

    教官们都感觉麻了爪子。

    “迷路了?从那边掉下了悬崖?”

    “一阵风把你们吹进了这个山谷?”

    “砸死了一窝乌鸦?”

    “然后被抓了?”

    “就被送来了?”

    “这特么老夫是不是在做梦?”

    教官们都凌乱了。

    从古至今钧天手金牌集训,就没有过这种事情。

    但这已经不重要,不管如何匪夷所思,但毕竟都已经发生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办?

    “扔出去?”一人提议。

    “不妥。”

    另一人反对:“你们没听那黑鸦王说,还要看看这两个家伙在黑鸦谷的生死搏杀表现?分明是想要他的子民亲手报仇。我们若是扔出去了,到时候黑鸦王找不着……谁担负这个责任?”

    “这……”

    “怎么整?”

    “还能怎么整……留下集训呗。”

    一位秦国教官说道:“反正,一个羊也是赶,俩羊也是放。”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你们秦国的人,你自然不会嫌麻烦,蚊子再小也是肉,铁牌就经受培训,未来肯定有发展潜力……”

    另一个教官嘟囔。

    秦国教官斜眼:“那你将他们扔出去呗。”

    那位教官不吱声了。

    扔出去?

    你的意思是等黑鸦王找来的时候,你再把我扔出去扛黑锅?

    老子有这么傻么?

    “那就扔到你的小组里面吧。”

    其他各国教官实在是不乐意看到这两个货,对秦国教官道:“你可以给他们开小灶,你到哪个小组,就将这两个家伙带到那个小组……反正我们训不了。铁牌……凑个什么热闹?”

    这位秦国教官一口答应:“可以!看我化腐朽为神奇,调教出两个天才来!”

    “嗤……”

    众位教官都是嗤之以鼻。

    这要是两个少年,还真的有可能。

    但是这两个家伙,都特么三十多快四十了,才干到铁牌杀手。就这样的资质,简直下等的不能再下等。

    天才?

    开什么玩笑!

    “那咱们就等着你的天才了。”

    众人哈哈一笑。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徐家兄弟在稀里糊涂之中,居然就这么进入了金牌集训。

    而作为当事人的两人,到现在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好事。

    还在满心懵逼。

    不得不说,人和人不同。

    就连身为主角的风印,想要参加金牌集训,也是受尽了千辛万苦,但是徐老三兄弟,居然迷迷糊糊莫名其妙的就进来了。

    这不得不说,命运啊。

    命运真是曲折离奇命运真是颠沛流离……

    …………

    清晨时分。

    风印在笼子里醒来,睁开眼睛,精神异常饱满。

    此际晨风浩荡,天空仍旧是黑暗的主场,唯有天边隐隐有一线亮光隐现。

    风印直起身子,摇摇有些僵直的脖子,眼前尖针光影闪烁,但这些细枝末节风印并没在意,随意的活动身体,早已回避开了所有针尖。

    这些基本动作规避,似乎已经烙入了本能,形成习惯。

    明明是上万尖针尽皆被肌肤包裹的情况下,熟睡一夜,仍旧毫发无伤,身上的点点凹坑,正在缓缓地恢复,弹起。

    稍倾,他穿上上衣,跟着就毫不犹豫的吹响了哨子。

    “嘟嘟……”

    随即便是一声充满警惕心的大吼:“醒了的,先睁眼,不要动!不要翻身!不要抻懒腰!”

    不少人听到哨子的第一时间就醒过来了,正下意识的要挺身坐起,闻言之下不禁浑身冷汗,毛骨悚然,僵硬不动了。

    自己,此刻,仍旧是身在笼里,被尖刺环伺!

    这要是贸贸然的一个挺身,抻个懒腰……

    一念及此,大家伙登时感激莫名。

    很是莫名其妙的就是……与这位温柔班长在一起,那种信赖感与安全感越来越强,怎么办?

    等到大家都稳定下来,风印才大喝一声:“穿衣服,调整状态!”

    “多谢温柔老大!”

    这一声感谢,整齐划一,五班六百六十五人,异口同声。

    众人穿戴完毕,仍是自动自觉在笼子里活动身躯、训练拳脚,等到天色大亮了,教官施施然而来,精神状况良好。

    “看来你们今天恢复得不错啊,今天还是新花样给你们,开始练你们自己的称手兵器了,开不开心?高不高兴?兴不兴奋?感不感动?”

    教官怪笑一声。

    众人却不约而同的打个哆嗦,满场既然。

    “温柔!”

    教官大喝一声。

    “在!”

    “你惯用什么兵器?”

    “刀?”

    “你的刀呢?”

    “在帐篷里。”

    “他妈的!”

    教官喃喃骂了一声,却是身形如电转了一圈,为所有人解开丹田封锁,恢复了所有人的修为,随即大手一挥:“去拿兵器,立刻,马上!”

    众人一哄而散。

    “嘟嘟……”

    集合哨再度响起,不过数息之间,大家已是重新集合完毕。

    “今天将是你们最后一天的铁笼生涯了,怀念不怀念?”

    教官淡淡道:“今日同时也是这一阶段,我最后一天给你们做教官。”

    “过了今天,基础阶段算是告一段落,而最安稳最自由的日子,亦告终结。”

    “明日将换来新的教官,希望你们在他的手下,能够幸福愉快,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现在开始,所有人,进笼子!”

    这一刻,众人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有些复杂,五味杂陈。

    这几天的经历肯定算不得好,遍体鳞伤已经成了常态,但却又人人都切实感觉到了这种针笼训练的好处,基本每个人都想要多训练几天,加深肉体记忆。

    唯恐自己出去后,在江湖中厮杀得久了,再次被打回原形。

    长年累月的陋习,令到某些标准动作逐渐变形,并非不可能。

    这也就导致了大家伙对教官的调侃话都没啥反应,反而认真思索,务求令到所有标准动作做到位,做到极致,将这最后一天,最大限度的利用好。

    一时间,大家竟都有点想要感激文书墨和岳空。

    昨晚上在笼子里面睡一晚上觉,能不难受么,但无论心理记忆还是身体记忆却也都是无比的深刻,这一晚上的睡眠,令到所有人都是受益匪浅。

    “现在开始,抓住你的兵器,出手。前后左右,直线出手,下午会教给你们操控针笼的办法,自由选择小范围出招演练,自由发挥。”

    “至于更复杂的招式套路,留待以后自行琢磨,现在种种,是在给你们筑基,重筑基石。”

    教官道:“最后一天的机会了,我无意多占用你们的时间,自己把握吧。”

    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进入了笼子。

    但当教官看到握刀在手的风印,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温柔,你这口刀……”

    教官皱着眉头走来,看着风印的刀:“貌似不寻常啊。”

    风印苦笑:“从小用惯了……”

    教官瞪起眼睛怒道:“我管你用惯了还是用不惯,你这把刀,一无是处!今朝相识一场,我奉劝你一句,回去之后,赶紧换掉,另寻一口与你契合的兵器。”

    风印只好答应:“好的教官。”

    人家的字字句句,当真是为了自己好。

    自己手上的这口刀,刀头极重,固然利于劈砍,但对于整体的平衡,绝非好事,更有甚者,刀头偏重,难免会令到刀身整体失衡,自然不如其他的制式的刀坚固。

    刀之所以形成各种制式,便是因为其经过了太多太多的锤炼,无数的战斗磨砺,无数的死亡洗礼,才能凝聚成这样的智慧。

    而太过标新立异的刀,可能会好看,可能在某些战斗中发挥作用,但是,却绝不是用刀者相伴终生的首选。

    而在教官心里,温柔显然在这方面犯了巨大的错误。

    故刀情深可以,可以将之留在身边,时不时的把玩怀念一下,但作为修者相伴一生的本命灵兵,绝不适合!

    风印这会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跟人家说,刀子就是这种形状吧?

    只好满脸谦虚:“我知道了,回去后,一定换,吸取教训。”

    “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你作为一个杀手能够活着见到我,实在是太侥幸了……惯用兵器的刀头重量几乎占据半把刀的份量……你是只想着砍人,从没想过被砍吗?”教官满脸尽是感慨之色。

    风印的脸直接就蓝了,这损人都损出花样了,什么叫作为一个杀手能够活着见到你,实在是太侥幸了》

    这不就是说我一点都专业,啥啥都不是,光凭运气过活呗!

    而听到这番说词的旁边几个家伙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喜欢班长被教官怼的样子。

    班长被教官训的越惨,大家就越是欢乐。

    这一上午下来,教官虽然在四处转悠,但多一半的神念却始终都在注视着风印。

    虽然因为那口刀的关系,教官对风印的评价略有下降,但……那可是温柔啊!

    自己来的时候,部长他们给的任务,一定要让这个温柔彻底改掉所有坏毛病,修改所有不对的出手习惯。

    然后将这位温柔导上修行正途,万万不能有半点疏忽,更不允许有意外。

    在之后还有,这位温柔的具体消息,诸如真名、出身、根脚、来历等等。

    这看都是待完成的任务。

    而一上午下来,看到温柔运刀出刀的架势越来越熟练,而且打从一开始就没有被扎,教官不禁松下了一口气,至少,第一阶段的任务完成了!

    而看过风印的表现,再看其他人,心里感慨更甚。

    这些家伙还真是占了温柔的光了,其他的组,哪有这种加强待遇?

    教官们都是按部就班走完流程就完事。

    一共五天的针笼时间,其他组最多也就是一天四个时辰在针笼里呆着;可自己这五组,平均下来的话几乎每天都有九个时辰以上在针笼里面锻炼,足足两倍的差距还有富余。

    中午、休息时间。

    教官将温柔叫到了一边。

    “温柔,从现在开始我说话,你仔细听。”

    “是。”

    教官传音:“我是大秦的教官,隶属于暗卫。”

    “关于你的情况,大秦钧天手总部,很是关注。我必须要告诉你的事,你当前与之后的处境,都将危险异常。而所谓的当前危机,正是这一次参与集训的金牌杀手中,其中不少人对你怀有歹意。”

    “至尊山在外面开出了天价悬赏,财帛动人心,即便是钧天鉴杀手也不例外。更有甚者,总部那边认为这悬赏很可能只是噱头障眼法,真正被至尊山雇佣的杀手,另有其人,不但实力更甚,而且还可能不止一人。”

    “正是基于这个理由,我才出尽手段抢下了你这个组的第一任基础教官,但从明天开始,一直到结束,教官都不再由秦国人担任。后续,你要自己注意了。”

    “所有的基础项目,一定要自己利用钧天手的设施操练,问题不大;但到对战的阶段,宁可不要冠军,也不要盲目跟危险对手放对,能不触碰就不要触碰。”

    “因为对战,不禁止生死战。也就是说,出现伤亡,正常。”

    “对于没有把握的对手,认输不丢脸,一切以保命为优先。”

    教官语重心长:“若是对战的时候,他国教官逼着你出战……你自己一定斟酌状况,做到心里有数。”

    “还有便是,莫要多管闲事。”

    这句话,传音中特别加重了口气。

    “你身为班长,在之后不公正事情发生的时候,不要强出头,须知只要你出口抗议,教官就有打压你的借口,也许你自以为的锄强扶弱,只是为了你而设下的陷阱。”

    风印全程没有吭声,一直在皱眉思索,消化,甚至不乏怀疑。

    教官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这种可能性有没有、存在不存在。

    教官继续传音:“温柔,你在钧天手的名字只是化名,相关的其他资料,尽皆空白。我们大秦暗卫需要知道你的真实消息,姓名,地址,出身。”

    “唯有知道这些,我们才能有针对的提供保护,帮扶,以及后续方方面面许多事情的助力。”

    风印仍旧默不作声。

    在这种时候,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信任,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后患实在太大,绝不可行。

    “我知道你心有疑虑,这是应该的,嗯,这是我的暗卫铭牌,可堪佐证吗?”教官亮出一块牌子。

    主动亮出暗卫铭牌,实是无奈之举。

    在这个当口,尤其是他之前说得那么多,温柔能立马相信他才有鬼呢!

    “我的名字,叫做顾云帆。暗卫副部长顾云边,是我长兄。”教官道。

    风印仍旧默不作声,恍如未闻。

    “哎……”

    顾云帆等待了许久,始终未有回应,终于叹口气:“你心中有疑虑,实属寻常。毕竟江湖险恶,但是老夫对你的照顾,却也绝不虚假。”

    风印仍旧不吭声。

    顾云帆不禁为之气结。

    良久良久……

    “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教官带着希冀。

    风印沉默是金。

    教官眼巴巴的看着他,咬咬牙,非常想要给这家伙来个狠的。但是现在要是打了他,估计就更加没希望了。

    终于无力挥挥手:“滚吧!”

    “多谢教官。”

    一直装哑巴的风印终于开口说话了,话音未落,便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了。

    教官咬牙切齿的痛骂一声:“混账!”

    本以为手到擒来,结果是碰了一鼻子灰。

    哪想到这家伙居然警惕心这么强!?

    …………

    【不得不说这次中暑,喝正气水比较及时;算是大幸。两天喝了一盒,我特么当饮料喝了……真好喝,又酸又甜,你们也去买一盒试试。那滋味,爽滴很。】

    《剑来》

    相关推荐:学霸王妃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海贼:我的霸王色能自动修炼大唐:开局获得霸王之力重生成邪神雕像影视编辑器从人世间开始惊惧梦魇游戏:巅峰屠皇都市超级医圣吞噬星空之战斗就变强笔下的邪神将成真此处禁止玩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