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大夏文圣 > 第一百一十七章:大夏不夜城,计成,制霸神洲,孔家来人!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一十七章:大夏不夜城,计成,制霸神洲,孔家来人!

    作品:《大夏文圣

    两道天命。

    那还真不少啊。

    自己目前有三道,如若能得到这两道天命,那岂不是有了五道?

    外加上文景先生答应给自己一道。

    那就是六道。

    必要的时候,找苏怀玉要一道啊,毕竟自己数量最多,苏怀玉这种人一定会将危险降低到最小。

    这就是七道。

    回过头再折腾个三五道过来,大夏王朝还有两道,怎么说十年后自己有个十几道很正常,占据总量的五分之一或者四分之一。

    而对于天下人来说,自己就算是排名第一了。

    “别想太多。”

    “这两道天命,有一道你拿不到。”

    苏文景开口,很直接,没有半点委婉。

    “为啥?”

    顾锦年有点不服了,这天下还有自己拿不到的东西?

    “第二道天命,很有可能藏在这棋道之中。”

    “稷下学宫布下九曲棋阵,由段空坐镇,而且即便是赢了段空,还需要挑战稷下学宫千年未破之局,长生棋局。”

    “你不懂下棋,怎可能得到此等天命?”

    苏文景淡淡出声,告知顾锦年原因。

    “棋局?”

    “天命怎么是藏在棋局当中啊?”

    这回顾锦年有些不淡定了。

    要是比诗词文章,他还真不怂,可下棋他是真的不会。

    “天命本身就玄乎,别说棋局了,没有藏在佛门当中就算好了,至少老夫还是会下点棋。”

    “如若是佛门经文,老夫就真的无法帮你了。”

    苏文景出声,觉得问题不大。

    “先生原来是为了我啊。”

    顾锦年听出意思了,苏文景是为了自己才苦练棋道。

    “也为了报仇。”

    苏文景强调了一句,不是假话。

    随后,他继续开口道。

    “对了,孔家只怕要不了几日,可能要来找你。”

    苏文景出声,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找我?”

    “找我作甚?”

    顾锦年微微皱眉,听到孔家,他心中有些反感和厌恶。

    之前的恩恩怨怨,可以先放到一旁去。

    白鹭府的事情,绝对与孔家有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顾锦年就不是很清楚了。

    但哪怕是一点关系,顾锦年都不会放过孔家的。

    “自然是圣器之事。”

    苏文景出声。

    “玲珑圣尺,这可是儒道九圣器之一,而且这件圣器,可以削人才气,你觉得孔家会放任不管吗?”

    苏文景看着顾锦年。

    “那他们想做什么?”

    一听到这话,顾锦年有些来火了。

    自己还没上门找他们麻烦,这帮人想来找自己麻烦?

    打圣器的主意?

    “你掌握这等的圣器,按照孔家圣派一脉的做法,必然是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你交出这圣器。”

    “若是你不愿意交出,他们必然会让天下读书人给予你压力,以你胡作为非为由,要求你交出圣尺,给予孔家,由孔家妥善保管。”

    “无非就是这种手段,见惯了。”

    苏文景似乎非常了解孔家一般,将孔家的想法与计划,直接说了出来。

    “保管?”

    “若是孔家这般,那当真是无耻到了极限。”

    顾锦年皱紧眉头,这话听起来实在是太刺耳了。

    保管?

    孔家有什么资格帮自己保管圣器?

    端是可笑。

    “无耻?”

    “锦年,你错了。”

    “成大事者,那里有什么无耻不无耻?”

    “孔家早已经变质了,双派而治,就注定孔家会彻底失去底蕴。”

    “圣派以发展族内为主,儒派夯实根基。”

    “这本是一件好事,可随着时代变迁,人心浮躁,天下格局稳定之后,每个读书人都想当官,每个读书人都想着有个虚名,孔家可以给他们这些虚名,也可以让他们入朝为官。”

    “取而代之,他们也要给予孔家好处,如此一来,孔家则会越来越大,底蕴也会越来越强。”

    “而后再用圣人之道,去约束天下读书人,用利益去拉拢读书人。”

    “那些支持孔家的人,大多数还不是因为利益牵扯。”

    “所谓乱世出豪杰,也不是没有道理,盛世之下,读书人图荣华富贵,也是一种考验。”

    “锦年你好就好在,自幼富贵出身,相当于直接免了这一道关卡。”

    苏文景淡淡开口,他对孔家的这般无耻,并没有太过于怨恨。

    看透了所以能明白。

    实际上,顾锦年也明白这道理。

    孔家已经不是那个纯粹的读书人圣地了,更多的还是利益为主。

    无国论就看得出来,想要通过读书人掌控天下,这种能力绝对不是靠一两句之乎者也就能解决的。

    毕竟古今往来,这么多王朝这么多大势力,就没有遇到过昏君?没有遇到过暴君?

    孔家能存活下来,绝对不是嘴巴上说几句圣人之道,更主要的还是利益。

    王朝不敢动孔家,就是因为利益牵扯太大。

    相当于是一家酒楼,厨师和账房的区别,厨子就想着慢工出细活,味道要好,客人才会留下来,有回头客,账房想的很简单,能赚钱就行,搞点侍女,搞点说书的,再搞点歌姬表演。

    只要饭菜还行就可以,赚到银子客栈才能生存下去。

    一个道理。

    顾锦年理解归理解。

    但他不接受。反正

    “先生,要是孔家人真敢这样,逼急了学生,学生直接用玲珑圣尺削他们才气。”

    “行不行?”

    顾锦年问道。

    他反正受不了孔家这么恶心人,招惹自己了,直接削其才气。

    “随意。”

    “只要你不怕孔家利用悠悠之口给你施压就行。”

    “不过也挺好的,生于忧虑,死于安乐,有些压力很不错。”

    “至于这孔家,也有一些真正的大儒,不要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就好。”

    “锦年,你要记住,要明事理,辩善恶,你对孔家已经产生了怨气,可实际上是部分人,而不是孔家所有人,千万不要因为这个,而做些错事。”

    “否则的话,被别人抓住了真正的把柄,你很难解释清楚。”

    苏文景提醒了顾锦年一句。

    希望顾锦年能有自己的想法,明事理,辨善恶。

    “先生所言,学生受教了。”

    顾锦年点了点头。

    明白这个道理。

    “行了,其他的事情,也就没了,你这段时间,好好悟道,白鹭府之事,希望能给你带来一些不同的感悟。”

    苏文景出声。

    让顾锦年静下心,好好想些东西。

    “恩。”

    “那学生告退了。”

    顾锦年不啰嗦什么,朝着苏文景一拜,紧接着离开。

    离开书房后,顾锦年没有去膳房,而是回到自己的住处,打算休息一天。

    这段时间的的确确遭罪了。

    休息好一天,放空一下心情最好。

    不然精神一直紧绷,压力太大了。

    简单洗漱一番后,顾锦年将房门反锁,免得有人来打扰自己。

    舒展腰肢,伸了个懒腰后,顾锦年直接躺在床榻上,放空一切,打算好好的睡了一觉。

    脑海中的古树,依旧还处于蜕变当中,暂时性没有半点动静。

    顾锦年直接入睡。

    不到一刻钟。

    便安心入睡了。

    如此,转眼之间三个时辰过去。

    顾锦年修练武道与仙道,理论上长期不睡问题不大,只是这次休息,只是为了接下来悟道好好做准备。

    苏文景说的没错,自己需要悟道了。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应当消化自己的知识,去体悟和沉思,从经历中寻找出真谛。

    三个时辰后。

    顾锦年睁开眸子。

    透过窗外,天色还是灰蒙一片。

    顾锦年起身,简单洗漱一番后,便直接来到书桌面前,将一张宣纸铺展开来。

    他要开始做计划了。

    自己来书院前前后后也有三个多月,马上就是第四个月。

    说实话再过段时间,就是科举,科举结束,自己也差不多也要结业。

    也就是说,慢则八个月,快则四个月,自己基本上要入朝为官。

    开启从政之路。

    这四到八个月,就是自己从政之前的准备时间。

    很多事情,自己必须要捋清楚,并且要做好计划。

    宣纸上,顾锦年缓缓落笔。

    【知圣立言】

    【工部发展】

    【商会趋势】

    【加强势力】

    顾锦年将这四件事情摆放在明面。

    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知圣立言。

    时机已经成熟,欠缺的是自己静心感悟,顾锦年有很强烈的信心,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立言,但自己还是需要静下心来。

    好好感悟一番即可。

    争取在这一两个月内完成,当然具体还是看情况,不能强求。

    知圣立言是第一件事情。

    而第二件事情,则是工部发展。

    是的,所谓工部发展,顾锦年的意思也很明确,他要搞点事了。

    虽然不是理科生,可有些基础的东西,顾锦年还是懂得。

    工部发展的目的是为了商会趋势展开。

    神洲各大王朝有极其成熟的商会,王朝也会扶持一些商会进行贸易交易。

    什么盐商,房商,甚至一些家具布匹,比比皆是,想要折腾出一个大型商会,并且能够迅速占领市场,靠运营和营销手段很难。

    必须要产品过硬。

    换句话来说,就是领先这个时代,但也要符合商业逻辑和当代背景。

    超越太长时间不行,不超越更不行。

    就好比现在,无论是大夏王朝还是大金王朝,都是妥妥的农业社会。

    就算自己研究出电灯泡来,也没有任何作用,一来是电线问题,这个基建只怕没个二三十年做不完。

    大量的人工和成本,会拖垮一个王朝的经济财产。

    二来是作用不大,放军事上都没很大的作用,毕竟兵部将士都是武者,不说人人拥有夜视,但借助火把照明,其实问题不大。

    这里毕竟是仙武世界,不是纯粹的古代。

    再者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接地气啊。

    顾锦年要做的就是接地气,平民化的产品,才能走向世界。

    王朝之间最大的贸易是什么?

    不就是柴米油盐,外加上绸缎瓷器茶叶这种硬通货,柴米油盐卖的最好,需求量也大。

    而顾锦年的商会趋势,就是搞‘商业圈’。

    是的,商业圈。

    以大型超市,大型商业街,大型娱乐场,还有大型高档消费中心为一体的商业圈。

    大型超市不难理解,无非就是将天南地北所有好东西全部聚集在一起,以供百姓日常购物消费,物价方面可以得到有效调控,肯定是亲民价格。

    大型商业街,则是将整个神洲大陆好吃的好玩的聚集在一起,类似于庙会这种东西,搞的正规化一点,不存在人生地不熟被宰。

    大型娱乐场,那就更简单了,没有游乐设备,那就分割成几个大区,才子佳人逛公园,饮酒作诗,老百姓去听戏下棋打牌聊天,再搞一个大型沉浸式剧本杀。

    随机抽身份牌,大家进去,谁谁谁是大户千金,谁谁谁是有钱家的公子爷,请那些戏班子过来配戏,还有什么断案的县官,背后暗手某某王爷。

    大家跟着剧情任务,先去干活,然后得到身份,紧接着断案为民伸冤。

    说句不好听的话,编剧出身的顾锦年,自己都能写不少剧本出来。

    至于受众不受众,顾锦年压根就不考虑。

    原因无他。

    其一,古代娱乐项目很少,除了饮酒作乐和勾栏听曲以外,还能有什么游乐方式?

    出门一趟,跋山涉水不说,万一不小心遇到什么野兽毒蛇,还落个不好,运气再倒霉点,碰到土匪强盗,人都没了。

    其二,宵禁问题,大夏王朝的宵禁不算特别严重,亥时宵禁,一直到丑时五刻解禁。

    虽然说时间也够晚,但对于大夏京都的百姓来说,还是有点不太痛快。

    大家喝酒喝的痛痛快快,刚开始起了点兴致,结果宵禁了,只能回家。

    谁心情会好?

    可顾锦年申请一张解禁令不难,毕竟限制在一个区域内,问题不会太大。

    如此一来的话,不会有太大问题,当然也要拒绝违法行为,纯绿色游玩。

    至于大型高档消费中心,这也是一个亮点。

    一些绸缎庄,还有一些上等美酒,和一些瓷器等等东西,全部折腾出来,让天下有名的商会竞价入场,这个纯粹就是为了提高商会价值。

    毕竟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买不起还看不起吗?

    即便不敢去看,但心底里也会种下一个,高档的感觉。

    如此一来的话,这个商会便能迅速打开市场。

    客流量有了,铺子也能赚钱,人来人往,一些情报消息瞬间便出来了,里面的伙计,全部老老实实听着,说了什么话,有些话有用没用,天下各地,但凡你觉得有点作用的信息。

    全部给我登记上来,然后由专门的人集中送到皇宫,由读书人以及太监来划分。

    说白了就是感觉一下,这玩意有用还是没用,有用的话,就让太监们去调查一下,没用的话就放一旁。

    三审三批,最后留个卷宗档案,以备不时之需。

    这样一来,情报能力完美解决,不但不需要花费一两银子,而且能大赚特赚。

    顾锦年简单算了笔账,建立一个这样的商业圈,大致需要四五十万两黄金,毕竟又不是什么小事。

    包括人员工资,还有基本耗损等等,五十万两黄金可能不止。

    陛下给了二十万两黄金,数量上其实不够,所以得拉人入股。

    这么大的生意,顾锦年也不打算自己一个人干。

    虽然光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完完全全可以赚大钱,可也有很多问题。

    说来说去还是权利问题。

    这样的商会,开在京都一家,讲句不好听的话,能赚多少银子?

    要开就开连锁啊,根据当地的情况,入驻的商铺和娱乐方式进行微调,完完全全没问题。

    但想要推广到整个大夏王朝,所需要的人脉和势力就要庞大。

    靠皇帝的旨意没用。

    靠自己的身份也没用。

    说句不好听的话,京都周围的官员给自己面前,无可厚非,千里之外的官员,人家凭什么听你的?

    尤其是主打百货购物,这玩意就是吃关系吃人脉,不然小偷小摸,外加上一些地痞流氓,靠谁镇压?

    靠刑部?还是靠兵部?

    刑部和兵部可以下公文,但真正管理督查和缉拿的人,还不是当地官员?

    所以就必须要拉一群人来,大家一起赚钱,自己拿大头就行。

    做生意不在乎多赚少赚,而是稳定。

    所以,现在必须要算一笔账。

    核心是四块区域。

    百货购物、消费中心、游玩城、庙会商街。

    简单算一下就能知道,普通的百货购物,毛利润差不多是三成左右,扣除人工成本,但考虑到漕运问题,所以毛利润应该是两成。

    大夏京都人口三千万,提供柴米油盐这种基本生活必需品,一个月下来十几二十万两黄金,应该不会太难吧?

    主要是没有竞争对手。

    顾锦年感觉保守估计十五万两黄金。

    十万两黄金等同于前世的一个小目标。

    也就是说,一个月两个小目标的净利润,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人口红利,外加上新鲜事物的出现,引来的疯狂性消费。

    等过个两个月,可能就会稳定到十万两黄金左右。

    消费中心这个可能不会太多,因为赚得是各大商铺的租金,当然自己也会研发一些,或者客流量无敌,完全可以提出入股合作,你要是不合作?仗着自家产品好?

    那行,收购排名第二的,疯狂推动,各种宣传广告走起来,再加上这无敌的客流量,你也可以退步了。

    资本操作嘛,顾锦年曾经写过一部商战的剧本,刚好懂那么一点点。

    所以消费中心前期靠租金,一个月下来五万两黄金的收入,问题也不大。

    具体还是要看京都百姓的消费能力和购买能力,所以波动会挺大的。

    游玩城的话,估计跟消费中心差不多,但波动不会很大,景区分档次,老百姓去的,和一些读书人去的,外加上一些有钱人去的地方。

    再把一些什么快速票,进景区不得私带口粮限制一下,想不赚钱也难。

    赚钱嘛,不寒碜,再者的的确确环保是第一,不然一个景区,到处都是垃圾,看起来也的确恶心人。

    庙会商街就更简单了,普通日子就是夜市,碰到一些节假日,或者有什么大喜事,再或者搞点什么活动,什么双十一这种日子,收入源源不断,一个月下来三万两黄金没跑。

    但赚钱逻辑和消费中心是一样的,不过顾锦年不打算靠店铺赚钱,而是请来各地有名的厨子,过来入股做生意,拿七成利润走,但不收取租金,你干活赚三成,成本材料你自己出。

    如此庞大的客流量,顾锦年不缺商铺入驻。

    别觉得梦想美好,现实残酷。

    顾锦年的想法,主打的就是‘资源整合’以及‘新鲜’,说白了就是头一家,而且面面俱全,想买东西的进来买,想过来消费的,吃饭喝酒进来玩,想体验一下不同的东西,澡堂桑拿房外加上精油推背,富商里面请。

    那些千金小姐或者是一些贵妇,统统里面请,美容项目,绸缎锦衣,胭脂水粉,珠宝首饰,里面统统有,让你三天三夜都不想离开。

    年轻俊杰,才子佳人,那就去游玩区逛,山水如画,美不胜收,再招一批想象力丰富的读书人,开始各种写诗写文章吹捧,让他们去外地打广告。

    《仙木奇缘》

    一套组合拳下来,就不怕生意不好。

    这就是顾锦年的整体计划。

    大夏不夜城。

    整体下来,四个区域,按照常规计算,顾锦年不往大的地方算,一个月净利润应该是二十万两黄金。

    而且,这里只是京都。

    大夏王朝能跟京都媲美的府城,还有七处。

    根据当地情况,当地消费水平,进行微调和扩张,可能比不过大夏京都,可差不到哪里去。

    外加上其他郡府。

    大夏王朝可是有七十二郡啊,抛开有一半的郡有点强行凑,而且局势复杂等等因素。

    有三十六郡,实打实是在大夏王朝的管控下,也就是说不出意外,这个大夏不夜城,可以搞出四十四处,扣除总会有几个地方水土不服。

    再减十四处,也就是说可以开三十个连锁商业圈。

    按照京都最高收入,二十万两黄金一个月,其他地方十万两黄金一个月来计算。

    一个月的总收入,那就是.......三百一十万两黄金。

    折合白银,三千一百万两一个月的净利润。

    年收入三万万又七千二百万两白银。

    大夏王朝,扣除官员俸禄,兵部军饷支出,每年的结余其实也不过七千万两白银左右浮动。

    毕竟最大的支出,就是官员俸禄和兵部军饷,其他都还好说。

    这七千万两白银,六部每年都在争抢,工部要发展,刑部要抓人办案,礼部要外交和修撰各种文献,兵部要犒赏,总不可能下面人吃饱了,上面人没得吃吧?吏部逢年过节也要准备点东西发放。

    户部最惨,守着银子被骂,有时候朝堂上气不过了,私底下互相斗殴的事情不少,反正六部里面,最能打的不一定是兵部尚书,但最能挨揍的一定是户部尚书。

    而且国家还时常会发生一些天灾人祸,大夏王朝国库目前的银两,这还是因为太祖当年励精图治,给后代人留下来的。

    被建德花费了大部分,再加上新帝登基,也封赏了许多,所以还有结余。

    不然的话,其实按照目前的王朝收入,已经无限接近赤字。

    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商业圈计划搞完之后。

    自己每年的盈利收入,是大夏王朝国库结余的五倍之多啊。

    咳。

    顾锦年算着算着,自己都被茶水呛了一口。

    虽然这里面肯定有很多没有算到的地方,可大差不差。

    “如果以后能推广免费教育后,再推出学区房外加上商业住宅,只怕收入还能更高一点吧。”

    顾锦年擦了擦嘴角的茶水,心中莫名有些尴尬。

    这银子赚得多是一件好事,但是吧,不知道为什么,顾锦年脑海当中浮现自己老舅满脸不屑的嘴脸。

    还有那大手一挥,直接免税的姿态,当真是桀骜不驯啊。

    大夏商户税是三成,永盛大帝免了十年,也就是说这一免,免掉了三千多万两黄金的税收,相当于大夏王朝十年的净利润结余。

    如果算上兵部和吏部的主要开支,大夏王朝一年的税收总和是五万万两白银。

    毕竟各地藩王,还有读书人,以及一些权贵势力可以免交土地税,以及各地税收有一部分是留下来给当地发展用的,一般都是留一半,交一半。

    所以才是五万万两白银,如果全部集中在一起,并且无视藩王,权贵,读书人的话,估计能有个三四十万万两白银。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各地有各地不同的政策和情况,如果全部集中到朝堂,由朝堂分拨下去,户部再增加十倍人手都做不完。

    这一刻,顾锦年有点算麻了。

    五倍之多,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初步想法,毕竟如果这个成功了,可以不断复制,直至遍布大夏王朝。

    不仅仅这样,还要算上国外啊。

    跨国生意不可能不做,孔家以圣人为筹码,步步为营,各国都有他们的利益和势力。

    自己不一样啊,自己用这种方式资本入侵,换句话来说,光是解决就业率这个问题,相信各国的户部尚书都美滋滋,笑嘻嘻。

    而且一旦确定两国友好,打通两国之间的丝绸之路,那生意就越做越大。

    想想看,到了这个时候,每年的收成有多少?

    哪怕在其他王朝,多让点利润又能如何?哪怕自己拿三成都行,毕竟跨国生意嘛。

    而且这还是鉴于大夏王朝目前的情况,如果大夏王朝变强了,怎么说拿五成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一个月的收入,可能胜过大夏王朝一年的收入。

    毕竟资本入侵世界啊。

    故而,顾锦年不由产生了一个疑惑。

    “老舅应该不会明抢吧?”

    顾锦年不由开始沉思这个问题了。

    倘若当真成功了,月净利润三万万两白银,按照老舅这厚颜无耻的样子,很有可能会明抢啊。

    “不对。”

    “应该不会,老舅毕竟是帝王,也要面子,我是他外甥,他总不可能抢自己晚辈的东西吧?”

    “老舅脸皮虽说厚了一点,但帝王的气概还是有,可能我多虑了。”

    顾锦年心中自语,稍稍安慰下自己,总不可能断定自己老舅会明抢吧?

    大不了到时候分点干股给自己老舅不就行了?

    这个商业计划,让顾锦年很是满意。

    不过,这个巨大的计划,有两个大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点,人脉势力问题。

    只是刚才已经解决了,通过合伙拉人,得利者越多,事情越稳。

    第二点,复制问题。

    天下商人可不蠢,看到这样的东西,自然而然都想搞,成本三五十万两黄金,一些大商人聚在一起凑一凑,真不是一件难事。

    这个问题很重要,顾锦年有两个方案,一个方案很简单,品牌效果,说直接点皇帝钦点商会,营造出第一家和正宗影响,即便是有复制品,也不会说被直接抢占市场。

    第二个就是独特性,这个独特性,顾锦年想的也清楚,那就是搞出大量独特性的东西。

    别人想复制都复制不了的东西。

    而这些东西,就必须要让工部来做。

    这是顾锦年目前的想法,至于剩下的,只能慢慢去想了。

    “此计若是成了。”

    “可不仅仅只是银两这么简单。”

    “天下王朝都推不动的宝钞钱庄计划,可就要落到我手中了。”

    “大夏宝钞,以票换物,钱庄一开,天下在我。”

    顾锦年靠在书桌上,眼神当中满是平静。

    一切的计划,其实都是围绕推行宝钞,这个计划才是真正的大头,掌控天下经济命脉的大头。

    天下没有一个统一货币,白银也好,黄金也罢,都没有一个完完全全的统一价格,各国百姓都有不同的想法,有的地方收黄金,有的地方不收黄金,有的地方流通白银,有的地方只接受铜钱。

    而且金又分好几种,白银也是。

    宝钞是所有王朝都想推广的,但最大的两个问题就是,国内百姓不接受。

    国外百姓更不接受。

    因为缺少了一个‘度量单位’,如果是古代就简单点,拿黄金来做度量单位,可问题是黄金不行啊,对于百姓来说,宝钞随时可能变成一张废纸,危险性很大,不安全。

    可如果出现了一个另类替代品呢?

    大夏商会,只要你有特定的宝钞,你在这里可以买到你想买的一切东西。

    如此一来,这种危险性降到最低,然后再给点好处,用白银黄金兑换宝钞,你存成死期,回头每年给你三厘利息,你不是血赚?

    不说一下子所有人都认可,但随着时间过度,三年五年后你发现,大夏商会一直坚挺,身边的人都在用,这个时候你还忍得住吗?

    而且等所有人去习惯了商会,形成了垄断,直接对外宣布,以后不接受黄金白银铜钱结算,必须要用大夏宝钞结算。

    你咋办?来一句那我就不去呗。

    行啊,那你买个东西,去完东市去西市,来回折腾一趟后,可能还买不到,你气不气?

    你只能妥协啊。

    毕竟超市理念就是‘便利’、‘简单’、‘货全’。

    一但大家都同意了,再潜移默化个三五年。

    直接成立国际钱庄,统一衡量,统一划分,根据各国情况,进行调控货币价格兑换比例等等一系列的事情。

    虽然工作量恐怖无比,但这可以解决。

    问题肯定有不少,可江山代有才人出,遇到问题解决问题,遇到麻烦解决麻烦。

    只要能稳定下来。

    大夏宝钞将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

    那个时候,就可以亮出爪牙了。

    殖民全世界。

    还打个屁仗。

    就好比匈奴国,最牛批的是什么?是战马对不对?

    但战马饲养难不难?

    过程多复杂?

    培养麻烦不?

    直接在匈奴国找一种水果或者是某种能被大众接受的东西,高价收过来,通过营销等等方式,推广全世界,大家购买,匈奴国百姓赚了银子,美滋滋,笑嘻嘻。

    赚了银子买房买马,从穷苦百姓摇身一变,变成富家翁。

    其他匈奴百姓看到以后会怎么样?

    肯定跟风啊,你种什么我就种什么,家里的几亩田直接废掉,全种这玩意,或者养殖。

    总而言之,看到别人赚钱,比我亏钱还难受。

    整个三五年,价格越来越高,这帮人赚的越来越多,关键时刻,让匈奴国归还十二城。

    什么?你不还?

    那就开战。

    哈?你不怕?

    好,准备开始打仗,不过先不打,让礼部走个程序,程序走的过程中,这边商会开始干活了。

    下架。

    直接把你匈奴国产品全部下架。

    不但下架,再写一篇文章。

    各位匈奴客户你们好,这是一封致歉信,由于两国开战,以致于大夏商会陷入了两难之境。

    商会交通地带被直接封锁,出于无奈,我们只能向你们道歉,战争未结束之前,无法上架你们的产品,同时大夏商会也无法进行供货,将进行长期停工阶段。

    不过请放心,等两国交战结束后,将有序恢复。

    文章发表完,就可以静静等待匈奴国内乱了。

    大夏王朝这边根本不需要出兵,守城就好,谁跟你打啊。

    所有种植或者养殖的商户,集体爆炸,百姓更是叫苦连天,手中的大夏宝钞瞬间就不香了。

    而且你也不能怪商会啊,人家商会也想赚钱,可问题是两国打仗,所有主要交通必然会被封锁,谁家打仗两国还可以互通?

    明送间谍?

    一但内乱,朝廷压不住,因为涉及的不是一个百姓那么简单,是全国百姓。

    所以匈奴国只能出面妥协,或者不要命了,直接开战。

    那行。

    继续守城。

    你一百万大军过来攻城。

    我就一百万大军过来守城。

    看看到底是你打的快,还是我们守得快。

    耗你一个月,你国家经济直接崩溃,民不聊生,内乱四起,这个时候拿一笔银子扶持内部一些王爷。

    剧本无非就是,某个匈奴王爷,率领千军万马,一声怒吼,兄弟们,随我清君侧。

    然后换个皇帝,同时将十二城交出来,重新恢复贸易。

    如果新登基的皇帝觉得,这大夏宝钞不能用,要慢慢换一个,我要推一个属于我自己国家的东西。

    那更简单啊。

    打价格战。

    继续内部策反。

    价格战相当于是战争补偿,宽慰百姓的心。

    内部策反很简单,这大夏商会到了匈奴国,其中利润肯定要给一些匈奴王爷或者是皇亲国戚啊。

    说句难听点的,甚至下面人靠这个商会都能赚到银子,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做生意赚。

    不是那种鱼肉百姓,丧尽天良。

    打压大夏商会?

    那你就是跟一群人为敌啊。

    总结就是两个字。

    利益。

    只要受益者多,那么就不是一个帝王或者是一个人可以抵抗的。

    杀也没用。

    下至百姓,上至文武百官都不答应,你皇帝又能如何?

    把文武百官杀光,下一批其实换汤不换药。

    而百姓就更别想了。

    “读书多,就是有好处啊。”

    书桌面前。

    顾锦年继续提笔,脸上不由洋溢起笑容来。

    当然这件事情最大的问题还有一个,那就是有老大带头翻脸,譬如说中洲王朝察觉不对,带着大家一起翻脸,直接把产业全部抢走,保留基础,独特性的东西不要也无所谓。

    所以这个就必须要依附大夏王朝,只要大夏王朝越来越强盛,那么想翻桌子的成本就越大。

    谁翻桌子就干谁。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这个计划,本身就需要一定时间去推动,这些时间,也足够大夏王朝快速发展。

    当然,计划如此美好,还有一个点就是,国家经济发展必须要良好。

    百姓兜里没钱,说什么都是虚的。

    所以想要长期发展,还是要做很多事情。

    但这个计划,绝对没有半点问题。

    很快。

    顾锦年开始画图。

    有几样东西必须要先搞出来。

    玻璃镜子,鸡精,细盐,这些东西必须要搞出来。

    别看都是些普普通通的玩意。

    可这些东西,接地气适合大众,尤其是玻璃镜子,这玩意一出,只怕要风靡整个神洲啊。

    而鸡精,私盐,就更别说了,鸡精这玩意是调味品,征服百姓的胃。

    然后便是细盐,盐是最大的杀器,百姓家的盐都是粗盐。

    细盐是皇室的东西。

    不允许民间买卖,一来是掌控税收,二来是精细盐这玩意很搞出来。

    可以当做‘货币衡量物’,所以不可缺失。

    卖盐这个事情,顾锦年必须要找陛下铺垫铺垫,毕竟盐这玩意,就是纯粹的从朝廷嘴巴里抢肉。

    但私盐是吸引客流量最大也是最直接的手段,没有之一。

    要想办法,让陛下答应。

    唯一的办法,就是给银子。

    买贩盐许可证,毕竟说句不好听的话,朝廷卖盐能赚多少银子?

    无非就是通过高价卖来赚取银两。

    而高价的原因,还是因为制盐手段垃圾,否则的话,如果能制大量盐,王朝也巴不得家家户户能吃上啊,薄利多销也是血赚。

    不至于被那些盐商私底下偷偷贩盐抢生意。

    但无论如何,这件事情必须要做一个长期铺垫,不可能直接能成功的。

    顾锦年心里有数。

    如此。

    到了第二天。

    顾锦年一天一夜没睡,而书桌面前,堆满了一张张精密图纸。

    制作方式和制作过程,顾锦年全部搞定了。

    吃的喝的用的,包括农业工具,全部折腾出来了。

    搞定以后,就交给派来的工部官员,让他们好好的研究和打造。

    甚至顾锦年连大夏不夜城的地下设计图都搞好了,水道工程必须是第一,搞不好这个,其他都是多余的。

    至于有些技术上的难关,顾锦年打算依靠仙道手段来解决。

    等这些搞定后,顾锦年还要去问问瑶池仙子她们。

    否则的话,很多事情不好开展。

    东西搞定。

    顾锦年起身,打算去找工部的人。

    可刚起身。

    敲门声便在外面响起。

    是王富贵的。

    “顾兄。”

    “孔家来人,说要来拜访您,正在书院大堂等候。”

    随着王富贵的声音响起。

    顾锦年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

    相关推荐:请把勇者召唤到正确的地方开局干掉勇者的我被迫成为魔王不想恋爱的勇者不是好魔王原本以为是最弱勇者的我竟是魔王穿成前任叔叔的掌心娇英雄无敌之巨龙之主她们都说我旺妻对不起,我退圈了鸣人的人生体验游戏签到:开局召唤靠山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