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人在型月,死徒开局 > 第204章 葛饰北斋与三骑的会面
  • 一键听书

    第204章 葛饰北斋与三骑的会面

    作品:《人在型月,死徒开局

    “所以说你不仅召唤出了那名叫做齐格飞的从者,还解决掉了一个杀人犯,同时那个杀人犯也召唤出了从者……稍等一下,我有点混乱。”

    樱岛纱织以手抚额,听到长谷川枫的讲述后,她才对这个所谓的圣杯战争有了些许直观感受。

    “那么长谷川同学,你怎么样,受伤了吗?”

    “怎么可能?那个杀人犯超弱的,我只用了几招就把他制服了。至于那个长的很丑的从者,他被齐格飞干掉了,仅仅只用了一招。”

    长谷川枫得意洋洋的说道,无论是解决掉一骑从者,还是制服杀人犯,将其绳之以法,都算上了不起的事情。不过想到一家四口惨死的邻居,他的心上不由得笼罩上了一层阴霾。

    “齐格飞……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德国叙事诗《尼伯龙根之歌》里被描写成主角的英雄吧。”

    樱岛纱织若有所思的想着,喃喃自语道。

    “嗯,很帅气的剑士呢,一看就是英雄的那种。对了,樱岛会长你召唤出了什么从者啊?”

    虽然从者的真名需要隐藏,因为暴露真名的同时,也就等于暴露了弱点,但长谷川枫完全就是乱入到了圣杯战争之中,完全不了解这些基础知识。

    “我召唤出的少女自称为葛饰北斋。”

    樱岛纱织自然也不清楚这些,毫无隐瞒的将自己从者的真名告诉了长谷川枫。

    “葛饰北斋……哦哦,就是那幅《神奈川冲浪里》的作者,可是他不是老头子吗,为什么会变成少女?”

    对于葛饰北斋,长谷川枫自然不会陌生,或者说每个极东的人多少都听过那位著名大画家的名字。

    “我也不怎么太清楚………”

    “对了,会长,你也是收到了卡片吗?就是写着了解生命的真正意义,踏入真实的世界的那种?”

    长谷川枫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诶——?”

    樱岛纱织微微怔了一下,很快她就想起来了自己那张卡片上的内容,白皙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了诱人的红晕。

    “哈哈哈……什么卡片?哈哈……根本没有收到嘛……”

    她发出了干巴巴的笑声,看起来严重缺乏说服力。

    长谷川枫嘴角抽搐着,不过没想到高冷的会长大人居然还有着这样的一面,不禁也露出了笑容,虽然看起来多少与痴汉有些相似。

    ………

    ………

    华灯初上,

    在冬木市逛了一整天的基尔什塔利亚来到了海边,夜色下波光粼粼的海面随着轻柔的夜风微微荡漾着。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面,这段时间以来略有烦躁的心情莫名地平静了下来。

    正当他怔怔的出神时,阿拉什的声音将他呼唤了回来。

    “御主,发现了其他从者的气息。”

    “嗯——?”

    基尔什塔利亚转过身去,看到了距离他不远处的那俩个女人。其中一个人的容貌很是醒目,银发赤眸,而这样的容貌,再结合米凯尔给自己的资料,完全可以确定她就是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爱丽丝菲尔。

    笔趣阁

    而另一个则是身材娇小的女人,里面是藏青色的裙装衬衫,外面则是法式欧风的黑色外套。

    虽然是男装,但穿在她的身上并不违和,反而愈发的衬托了那种美,就像是盛开在雪峰之巅的花卉,凛然而坚韧。

    那种与时代格格不入的气质,他几乎可以瞬间断定那名身材娇小的少女就是从者,传说中的亚瑟王,在这一次圣杯战争中为Saber职阶的从者。

    结合着米凯尔老师提供给他的资料,基尔什塔利亚迅速的在大脑中思考着对策,同时不忘先手释放了大量的增益与防御魔术。阿拉什也恢复成了战斗的模样,面对着其他的从者,继续伪装下去也没有意义。

    与此同时,

    看到了其他的御主和从者,爱丽丝菲尔不由得紧张起来。

    虽然她故意在街上和Saber亮相也有引出潜伏敌人的意思,毕竟对于没有侦查能力的Saber来说,要知道敌人的位置,也只能靠引蛇出洞这一招了,只要她无法灵体化,那她就永远无法选择隐秘行动。

    但她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眼前的这名少年绝对是魔术师,而且魔道的造诣不会很低,绝对是一名劲敌。

    在觉察到他身上的那种魔术师特有的气质时,爱丽丝菲尔就能确认这一点。

    她立刻按下了藏在口袋中装置的按钮,这是切嗣交给她的信号器,可以用来告诉切嗣自己的位置。对于这种没有魔力的小机械,虽然爱丽丝菲尔不是很懂,但只是使用的话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Saber也恢复成了一身银亮甲胄的打扮,手里似乎握着某种看不见的武器,她和阿拉什遥遥对望着,虽然中间相隔了数百米的距离,但对于从者们来说,眨眼间的功夫就能跨越。

    一些同样来到海滨公园游玩的路人注意到了这边,有些人还拿出了手机拍照,以为在搞电视剧的拍摄,或者是cos之类的活动。

    基尔什塔利亚眉头浅皱,根据神秘必须被隐匿的原则,他们不能在这里战斗。忽然在在横向一百米左右远处的阴影中,又有从者挑衅般故意暴露着自已的气息,只不过对方没有靠近而是在逐渐远离。

    【又是一骑从者,看来他是想把我们都引过去,难道他已经预先设置好了陷阱,有把握击溃两骑从者吗?】

    他心里想着,不过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看起来更像是战斗的邀约,对方应该也是喜欢正面对决的从者。

    “Archer,他们就交给你了。”

    在面对其他的御主与从者时,基尔什塔利亚选择用Archer的代号来称呼阿拉什,以免暴露真名,被找到软肋与弱点这类的东西。

    “放心吧,虽然他们都是不同时代的英雄,但我也不会输的。或者说能与其他时代的英雄交手,想一想还真是令人心潮澎湃呢!”

    阿拉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走向了第三骑从者所在的位置,脚步轻松而自信,另一边的Saber显然也做出了和他一样的选择,无论是出于自信还是其他的缘故,俩个人都没有拒绝邀约。

    相关推荐:什么!我的宗门连万界?玄幻:我的宗门全是天命之子这个宗门简直有毒[综]刀与式神一击必杀式神话海贼:工资到位,四皇踢废和土味前男友1314了开局我成了曼联主帅开局成了试验体[希腊神话]美神之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