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逆袭从上元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灾难起
  • 一键听书

    第一百八十七章 灾难起

    作品:《逆袭从上元开始

    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李荇对于杀气,还是很敏感的。

    虽然夜色降临,看得不太清楚,但是,他依然感觉到,太子殿下,产生了杀心。

    只是....

    究竟是对冀王,还是对那个明崇俨?

    不管是哪一个,恐怕,都不太好下手吧。

    迟疑了一下,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太子殿下,您想杀人?”

    听到李荇的声音,李贤回过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谁跟你说孤要杀人的?你啊,就是太烦闷了,是不是太久没杀生,觉得没意思了?”

    李荇才要反驳一下,就想起来,这里不是东宫,尤其是不是东宫书房,于是赶紧拱手道:“殿下息怒,奴婢确实是太久没杀生了,看什么都会联想到杀人。不如,东宫犯罪奴仆的处罚,交给奴婢如何?”

    “得了吧,你要是收不住手,把人打死了怎么办?先忍忍,要是有机会,孤一定安排给你。”

    见殿下一口回绝了,李荇就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回到马车里,李贤拍拍自己的脸,不由得有点苦笑。

    得更努力地管理自己的表情才行啊,怎么对一个人产生了杀心,也能被别人看出来?

    就算要除掉明崇俨,也不能是现在啊。尤其是,这里就是大明宫丹凤门,鬼知道随意的一句话,会不会被人听到?

    虽然这么做,有点被害妄想症,还是晚期的那种,但是,为了安全,他宁可杞人忧天,也绝不想亡羊补牢。

    马车一路行驶到了东宫丽正殿。

    吃过晚饭、溜达了一圈儿腿以后,李贤才进丽正殿,就感觉到格外的不适应。

    这些天,身边已经习惯了有人陪着睡觉。虽然自打确定怀孕以后,房芙蓉就不让自己多碰她,尤其是还用棉被弄了一条“三.八线”出来,但是,好歹是有人陪着的。

    如今,媳妇被老娘拉走了,竟然这么地不适应。

    在丽正殿走了两圈儿,却依然不能把这种难受的感觉驱走以后,李贤只好跟自己的色批心理妥协。

    走到殿门口,见上官婉儿依然静静地跪坐在那里,等候召唤,李贤就开口道:“去,把良娣萧萧叫来。”

    “婉儿明白。”

    上官婉儿答应一声,就起身,去传唤萧萧良娣了。

    不得不说的是,她现在很是羡慕东宫的三个良娣,好的出身,使得她们轻易就能获得良娣的名分。至于自己,或许是因为祖父的影响,到现在,也没能摆脱宫女的身份。

    这么想,倒不是有多么渴求上位,实在是因为....

    李贤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萧萧就来到了丽正殿。

    说真的,得到太子贴身女官的召唤,她愣了好久。

    虽然知道太子妃有了身孕以后,太子会找人作陪,但是她从没想过,这个人,会是自己。

    见萧萧身后跟着很多的宫女,尤其是一个宫女手里还捧着一个木盒,李贤就一阵地无语。

    木盒里,毫无疑问会是一条白绫。

    会错意了啊,自己只是不习惯身边没人陪着,没想过洞穴探险啊!

    “萧萧拜见太子殿下。”

    见萧萧行礼完毕以后,就有些很不自然的样子,李贤叹息一声,挥挥手示意上官婉儿把那些宫女都带走。

    至于抱着琴的宫女,不知道怎么想的,把琴给留了下来。

    一直到殿内彻底没了人,李贤才走到萧萧的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说:“蓉蓉被天后留在大明宫了,今天就你陪着孤吧。眼看还不到睡觉的时间,你来教教孤,怎么弹琴,怎么样?”

    “殿下想学弹琴?”

    萧萧瞪大了眼睛,不过涉及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她还是很兴奋地,小跑两步把琴抱过来,开始介绍关于琴的知识。

    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古琴的音域为四个八度零两个音。有散音七个、泛音九十一个、按音一百四十七个。

    演奏技法繁多,右手有托、擘、抹、挑、勾、剔、打、摘、轮、拨刺、撮、滚拂等;左手有吟、猱,绰、注、撞、进复、退复、起等。

    听着萧萧的讲解,李贤只觉得自己脑瓜仁儿,都开始疼了。

    原本以为琴有多简单,顶多也就是手法多一点,声音也分12346567,但是谁知道,竟然这么复杂。

    不用试,他也知道自己短时间里,根本没可能掌握琴艺。

    而若是真的学的话....

    就太占时间了,以自己现在这点空闲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到入门。

    见萧萧一边说,一边调整着琴弦,大有一种让他试试的意思,李贤赶紧站了起来,苦笑道:“今天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弹。我突然想起来明日还有朝会,得睡觉了啊。”

    “睡觉”两个字,让萧萧的脸立刻就红了。

    看了一眼不远处宽大的床榻,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殿下,您要不要听妾身弹琴?您劳累一天了,也应该放松一下。”

    李贤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本来也没有多劳累,再说,她的琴艺这么好,听着听着睡着了怎么办?

    就算不能洞穴闯关,这会儿登登山,不对,登登丘陵,也是不错的。

    “不听了,睡觉吧。还有啊,以后不要叫殿下,直接叫夫君。”

    在萧萧羞涩中带着一点惊恐的目光中,李贤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起来,慢慢的走向了床榻。

    食髓知味以后,再想忍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过....

    到底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李贤很清楚,以萧萧如今的年纪,要是怀上孩子,生孩子跟闯鬼门关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人家一个刚出阁的小丫头,让她做一些事情,有些太过分了。

    所以,虽然动手动脚了,但是,李贤却并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抱着她睡着了。

    一样的夜晚,总有一些人,精神百倍的睡不着觉。

    冀王府内,李旦仍然在学习,虽然十分的困倦,但是看到坐在一边的长史,他却只好忍住。

    就在李旦的眼睛开始三四秒就合起来的时候,明崇俨才开口了:“殿下,今天就到这里吧,再学习,对您的身体不好。”

    能够终止学习了,让李旦欣喜不已。

    说来也怪,明明学习的时候,困的像是要魂魄出窍一样,但是,学习结束以后,人立刻就清醒过来了。

    看到李旦明显的转变,明崇俨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殿下,学习学问虽然辛苦,但是,您必须得学会忍耐这份辛苦才是。只有学问,才能让一个人变聪明。”

    合上书,李旦起身说:“长史的话,本王记住了。只是长史,本王也不用治理封地,也没有具体的官职,为什么要学这么多?”

    看了一眼东宫的方向,明崇俨微微一笑,道:“因为您需要被人尊敬,而现在,您只是因为皇子的身份,才会被人尊敬而已。只有您的学问足够,才能得到所有人的尊敬。就像崇文馆里注释书籍的那几个家伙,论地位,朝中好多人都在他们之上。但是,论及学问,却很少有人能打包票强于他们。”

    “下官对您要求如此严格,就是要让您得到所有人的尊敬。”

    李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些道理,他听了太多遍了。既然好多人都在说,那么,这一定是道理,是需要遵从的。

    拱拱手,李旦叹息道:“长史的教诲,本王记住了。”

    见李旦这次是真的接受了道理,明崇俨赶紧起身回礼,连说当不起殿下的礼仪。

    但是,上翘的嘴角,却怎么也平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的李贤,无奈的看了一眼被萧萧抢走的毯子,无奈的笑了。

    谁知道这个小丫头,抢的一手好毯子,明明是二人份的毯子,如今都裹在她的身上了。

    不过,这样也省的他小心翼翼的起床了。

    站起身,李贤就穿着短裤走了出去。

    沐浴早饭过后,和往常一样,散着步朝大明宫走去。

    今天虽然是例行的朝会,但是,规模肯定不会小,因为,户部、司农寺的调查结果,就是今天回到长安。灾情的规模,也将在这一天掀开面纱。

    朝会的举办地点,还是在延英殿。李治的身体虽然比原本历史上,好了一些,但是,依然有些外强中干,所以,延英殿是最好的上朝地点,因为,他这个皇帝不必走太远的路。

    行礼落座以后,李治就直接开口询问道:“司农寺卿张璇赫何在?今调查关内受灾状况,可有结果了?”

    张璇赫哭丧着脸走出来,行礼道:“回禀陛下,已经有了结果。如今,长安周边、关内道的宜州、坊州、华州、同州、岐州、宁州、径州、陇州、原州、庆州、丹州、会州、延州、绥州、银州、夏州;山南道的梁州、凰州、商州、洋州,皆有灾情。”

    听着张璇赫一连串的报出来这么多的州府,朝中所有人,都震惊不已。虽然关内道的灵州胜州这些地方没事儿,但是加上山南道的地方,也差不多相当于一整个关内道的土地了。

    整整一道受灾啊!跟这一次的旱灾比起来,定州的灾难,简直什么都不算!

    户部尚书张岚岳,用不着圣人的传唤,自己就走了出来,苦着脸拱手道:“启禀陛下,国库所存钱粮,已经不足以赈灾,恐怕,就是将预备的钱粮加进去,依然不够,尚短缺三四个州府的份额。”

    国库一直有一份留存的底子,这是朝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不同于寻常花用的钱粮,这部分的底子,是专门为了预防边境有敌人入侵而留着的。

    只要留着这份底子,就算国内出现什么样的灾难,也不用害怕出兵的时候,没有钱粮可用。

    一般情况下,这份底子不会有人提出来,哪怕是再迂腐的夫子,也清楚这份钱粮的重要性。只是如今,灾难实在是太大了,接近一道级别的灾难,朝廷若是放任不管,这可是揭竿而起的祸患啊!

    虽然对这一次灾难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但是真正得知的时候,还是让;李治一阵的无力。

    终究,是到了连国库的底子,都要动用的程度了嘛!

    见圣人抚额叹息,朝中大臣,也纷纷换上了哭丧脸。

    这样的灾难就在眼前,谁要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很有可能会被圣人一巴掌拍死。

    叹息了一段时间以后,李治就把自己的忧愁,全部赶走了。

    灾难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与其浪费时间哀伤,还不如抓紧时间解决灾难。晚了,可就真的会有揭竿的事情发生了。

    长叹一声,李治开口了:“既如此,那就动用国库的储备吧,同时传令受灾州府,先调用府库的钱粮赈灾,虽然杯水车薪,但至少能缓解一段时间。户部调度邻近州府的粮食,东粮西调,尽早开始赈灾。”

    “传令天下,若有趁灾而作奸犯科者,罪加一等。若有州府赈灾而私自贪墨赈灾钱粮者,罪加三等!”

    面对圣人的命令,没人出来反驳,乱世当用重典,这个道理,就算是戴至德也清楚的很。

    只是,就算是这般的赈灾,依然会有三四个州府没办法照顾到,如果只是一个州府,或许还能用紧紧裤腰带一样的方法,暂且顶过去。但是,三四个....

    御座之上,李治长叹一声以后,又追加了一条命令:“既然还有所空缺,那就由内府出钱,参与赈灾吧。”

    内府的钱财,可以说是皇帝的私房钱,如今也被用来赈灾,可以说是圣人无私的体现了。

    当下,所有朝臣,都不由得高声呼喊:“吾皇圣明!”

    在一连串的呼喊声中,李治却并不怎么高兴。

    他很清楚,就算内府出钱,也未必真的能满足三四个州府缺失的粮食。

    甚至于,三四个州府的空缺,也是在最乐观的情况下。

    如今关内道的灾难一起,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变数。

    户部尚书张岚岳,并没有经历多少这样的大灾难,所以并不清楚,其中涉及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啊。

    “退朝,太子、郝处俊、戴至德、刘仁轨、张文瓘、张岚岳留下来议事!”

    或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李荇对于杀气,还是很敏感的。

    虽然夜色降临,看得不太清楚,但是,他依然感觉到,太子殿下,产生了杀心。

    只是....

    究竟是对冀王,还是对那个明崇俨?

    不管是哪一个,恐怕,都不太好下手吧。

    迟疑了一下,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太子殿下,您想杀人?”

    听到李荇的声音,李贤回过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谁跟你说孤要杀人的?你啊,就是太烦闷了,是不是太久没杀生,觉得没意思了?”

    李荇才要反驳一下,就想起来,这里不是东宫,尤其是不是东宫书房,于是赶紧拱手道:“殿下息怒,奴婢确实是太久没杀生了,看什么都会联想到杀人。不如,东宫犯罪奴仆的处罚,交给奴婢如何?”

    “得了吧,你要是收不住手,把人打死了怎么办?先忍忍,要是有机会,孤一定安排给你。”

    见殿下一口回绝了,李荇就低下头,不再说什么。

    回到马车里,李贤拍拍自己的脸,不由得有点苦笑。

    得更努力地管理自己的表情才行啊,怎么对一个人产生了杀心,也能被别人看出来?

    就算要除掉明崇俨,也不能是现在啊。尤其是,这里就是大明宫丹凤门,鬼知道随意的一句话,会不会被人听到?

    虽然这么做,有点被害妄想症,还是晚期的那种,但是,为了安全,他宁可杞人忧天,也绝不想亡羊补牢。

    马车一路行驶到了东宫丽正殿。

    吃过晚饭、溜达了一圈儿腿以后,李贤才进丽正殿,就感觉到格外的不适应。

    这些天,身边已经习惯了有人陪着睡觉。虽然自打确定怀孕以后,房芙蓉就不让自己多碰她,尤其是还用棉被弄了一条“三.八线”出来,但是,好歹是有人陪着的。

    如今,媳妇被老娘拉走了,竟然这么地不适应。

    在丽正殿走了两圈儿,却依然不能把这种难受的感觉驱走以后,李贤只好跟自己的色批心理妥协。

    走到殿门口,见上官婉儿依然静静地跪坐在那里,等候召唤,李贤就开口道:“去,把良娣萧萧叫来。”

    “婉儿明白。”

    上官婉儿答应一声,就起身,去传唤萧萧良娣了。

    不得不说的是,她现在很是羡慕东宫的三个良娣,好的出身,使得她们轻易就能获得良娣的名分。至于自己,或许是因为祖父的影响,到现在,也没能摆脱宫女的身份。

    这么想,倒不是有多么渴求上位,实在是因为....

    李贤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萧萧就来到了丽正殿。

    说真的,得到太子贴身女官的召唤,她愣了好久。

    虽然知道太子妃有了身孕以后,太子会找人作陪,但是她从没想过,这个人,会是自己。

    见萧萧身后跟着很多的宫女,尤其是一个宫女手里还捧着一个木盒,李贤就一阵地无语。

    木盒里,毫无疑问会是一条白绫。

    会错意了啊,自己只是不习惯身边没人陪着,没想过洞穴探险啊!

    “萧萧拜见太子殿下。”

    见萧萧行礼完毕以后,就有些很不自然的样子,李贤叹息一声,挥挥手示意上官婉儿把那些宫女都带走。

    至于抱着琴的宫女,不知道怎么想的,把琴给留了下来。

    一直到殿内彻底没了人,李贤才走到萧萧的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说:“蓉蓉被天后留在大明宫了,今天就你陪着孤吧。眼看还不到睡觉的时间,你来教教孤,怎么弹琴,怎么样?”

    “殿下想学弹琴?”

    萧萧瞪大了眼睛,不过涉及到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她还是很兴奋地,小跑两步把琴抱过来,开始介绍关于琴的知识。

    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取音。古琴的音域为四个八度零两个音。有散音七个、泛音九十一个、按音一百四十七个。

    演奏技法繁多,右手有托、擘、抹、挑、勾、剔、打、摘、轮、拨刺、撮、滚拂等;左手有吟、猱,绰、注、撞、进复、退复、起等。

    听着萧萧的讲解,李贤只觉得自己脑瓜仁儿,都开始疼了。

    原本以为琴有多简单,顶多也就是手法多一点,声音也分12346567,但是谁知道,竟然这么复杂。

    不用试,他也知道自己短时间里,根本没可能掌握琴艺。

    而若是真的学的话....

    就太占时间了,以自己现在这点空闲时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学到入门。

    见萧萧一边说,一边调整着琴弦,大有一种让他试试的意思,李贤赶紧站了起来,苦笑道:“今天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再弹。我突然想起来明日还有朝会,得睡觉了啊。”

    “睡觉”两个字,让萧萧的脸立刻就红了。

    看了一眼不远处宽大的床榻,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殿下,您要不要听妾身弹琴?您劳累一天了,也应该放松一下。”

    李贤笑着摇了摇头,今天本来也没有多劳累,再说,她的琴艺这么好,听着听着睡着了怎么办?

    就算不能洞穴闯关,这会儿登登山,不对,登登丘陵,也是不错的。

    “不听了,睡觉吧。还有啊,以后不要叫殿下,直接叫夫君。”

    在萧萧羞涩中带着一点惊恐的目光中,李贤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抱起来,慢慢的走向了床榻。

    食髓知味以后,再想忍住,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不过....

    到底是理智战胜了欲望,李贤很清楚,以萧萧如今的年纪,要是怀上孩子,生孩子跟闯鬼门关没什么区别。

    更何况,人家一个刚出阁的小丫头,让她做一些事情,有些太过分了。

    所以,虽然动手动脚了,但是,李贤却并没有更进一步,只是抱着她睡着了。

    一样的夜晚,总有一些人,精神百倍的睡不着觉。

    冀王府内,李旦仍然在学习,虽然十分的困倦,但是看到坐在一边的长史,他却只好忍住。

    就在李旦的眼睛开始三四秒就合起来的时候,明崇俨才开口了:“殿下,今天就到这里吧,再学习,对您的身体不好。”

    能够终止学习了,让李旦欣喜不已。

    说来也怪,明明学习的时候,困的像是要魂魄出窍一样,但是,学习结束以后,人立刻就清醒过来了。

    看到李旦明显的转变,明崇俨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殿下,学习学问虽然辛苦,但是,您必须得学会忍耐这份辛苦才是。只有学问,才能让一个人变聪明。”

    合上书,李旦起身说:“长史的话,本王记住了。只是长史,本王也不用治理封地,也没有具体的官职,为什么要学这么多?”

    看了一眼东宫的方向,明崇俨微微一笑,道:“因为您需要被人尊敬,而现在,您只是因为皇子的身份,才会被人尊敬而已。只有您的学问足够,才能得到所有人的尊敬。就像崇文馆里注释书籍的那几个家伙,论地位,朝中好多人都在他们之上。但是,论及学问,却很少有人能打包票强于他们。”

    “下官对您要求如此严格,就是要让您得到所有人的尊敬。”

    李旦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这些道理,他听了太多遍了。既然好多人都在说,那么,这一定是道理,是需要遵从的。

    拱拱手,李旦叹息道:“长史的教诲,本王记住了。”

    见李旦这次是真的接受了道理,明崇俨赶紧起身回礼,连说当不起殿下的礼仪。

    但是,上翘的嘴角,却怎么也平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醒过来的李贤,无奈的看了一眼被萧萧抢走的毯子,无奈的笑了。

    谁知道这个小丫头,抢的一手好毯子,明明是二人份的毯子,如今都裹在她的身上了。

    不过,这样也省的他小心翼翼的起床了。

    站起身,李贤就穿着短裤走了出去。

    沐浴早饭过后,和往常一样,散着步朝大明宫走去。

    今天虽然是例行的朝会,但是,规模肯定不会小,因为,户部、司农寺的调查结果,就是今天回到长安。灾情的规模,也将在这一天掀开面纱。

    朝会的举办地点,还是在延英殿。李治的身体虽然比原本历史上,好了一些,但是,依然有些外强中干,所以,延英殿是最好的上朝地点,因为,他这个皇帝不必走太远的路。

    行礼落座以后,李治就直接开口询问道:“司农寺卿张璇赫何在?今调查关内受灾状况,可有结果了?”

    张璇赫哭丧着脸走出来,行礼道:“回禀陛下,已经有了结果。如今,长安周边、关内道的宜州、坊州、华州、同州、岐州、宁州、径州、陇州、原州、庆州、丹州、会州、延州、绥州、银州、夏州;山南道的梁州、凰州、商州、洋州,皆有灾情。”

    听着张璇赫一连串的报出来这么多的州府,朝中所有人,都震惊不已。虽然关内道的灵州胜州这些地方没事儿,但是加上山南道的地方,也差不多相当于一整个关内道的土地了。

    整整一道受灾啊!跟这一次的旱灾比起来,定州的灾难,简直什么都不算!

    户部尚书张岚岳,用不着圣人的传唤,自己就走了出来,苦着脸拱手道:“启禀陛下,国库所存钱粮,已经不足以赈灾,恐怕,就是将预备的钱粮加进去,依然不够,尚短缺三四个州府的份额。”

    国库一直有一份留存的底子,这是朝中所有人都知道的。不同于寻常花用的钱粮,这部分的底子,是专门为了预防边境有敌人入侵而留着的。

    只要留着这份底子,就算国内出现什么样的灾难,也不用害怕出兵的时候,没有钱粮可用。

    一般情况下,这份底子不会有人提出来,哪怕是再迂腐的夫子,也清楚这份钱粮的重要性。只是如今,灾难实在是太大了,接近一道级别的灾难,朝廷若是放任不管,这可是揭竿而起的祸患啊!

    虽然对这一次灾难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但是真正得知的时候,还是让;李治一阵的无力。

    终究,是到了连国库的底子,都要动用的程度了嘛!

    见圣人抚额叹息,朝中大臣,也纷纷换上了哭丧脸。

    这样的灾难就在眼前,谁要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表情,很有可能会被圣人一巴掌拍死。

    无错小说网

    叹息了一段时间以后,李治就把自己的忧愁,全部赶走了。

    灾难已经发生了,这个时候,与其浪费时间哀伤,还不如抓紧时间解决灾难。晚了,可就真的会有揭竿的事情发生了。

    长叹一声,李治开口了:“既如此,那就动用国库的储备吧,同时传令受灾州府,先调用府库的钱粮赈灾,虽然杯水车薪,但至少能缓解一段时间。户部调度邻近州府的粮食,东粮西调,尽早开始赈灾。”

    “传令天下,若有趁灾而作奸犯科者,罪加一等。若有州府赈灾而私自贪墨赈灾钱粮者,罪加三等!”

    面对圣人的命令,没人出来反驳,乱世当用重典,这个道理,就算是戴至德也清楚的很。

    只是,就算是这般的赈灾,依然会有三四个州府没办法照顾到,如果只是一个州府,或许还能用紧紧裤腰带一样的方法,暂且顶过去。但是,三四个....

    御座之上,李治长叹一声以后,又追加了一条命令:“既然还有所空缺,那就由内府出钱,参与赈灾吧。”

    内府的钱财,可以说是皇帝的私房钱,如今也被用来赈灾,可以说是圣人无私的体现了。

    当下,所有朝臣,都不由得高声呼喊:“吾皇圣明!”

    在一连串的呼喊声中,李治却并不怎么高兴。

    他很清楚,就算内府出钱,也未必真的能满足三四个州府缺失的粮食。

    甚至于,三四个州府的空缺,也是在最乐观的情况下。

    如今关内道的灾难一起,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变数。

    户部尚书张岚岳,并没有经历多少这样的大灾难,所以并不清楚,其中涉及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啊。

    “退朝,太子、郝处俊、戴至德、刘仁轨、张文瓘、张岚岳留下来议事!”

    相关推荐:傲世剑神高铁首席专家野河之重生1994从1995开始的娱乐亮剑:不装了,是我在辅佐李云龙宗门:只有我可以无限吞噬我在高武世界普及遮天法我的身体超级强影视世界:从和乔晶晶分手开始神级妖兽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