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四合院:从车间主任开始 > 第211章 就看王主任敢不敢了?
  • 一键听书

    第211章 就看王主任敢不敢了?

    作品:《四合院:从车间主任开始

    厂长这时候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还以为是派出所增派过来抓王酒枝的人员。

    tsxsw.la

    他对秘书说道:“没事,咱们一起下去,正好让李副厂长找人给派出所同志们带路。”

    后面的话是厂长对李副厂长说的,李副厂长也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一行人就下了楼,一下楼厂长就看到了派出所所长,他赶紧上前去说道:“哎幼所长,你不是还有大桉子要办过不来吗?”

    所长是认识轧钢厂厂长的,所长他笑了笑说道:“本来是过不来的,不过这不是情况有变嘛!”

    厂长听了所长的话,还以为是因为王酒枝跑了的原因,他也笑道:“这都是小问题,我马上让李副厂长去找人,带着你们去王酒枝家,肯定能把他抓拿归桉。”

    这时候先前在厂长办公室的几个同志也过来了,他们对派出所所长敬了礼道:“所长!”

    派出所所长点点头,又对厂长说道:“不用让人去带路了,王酒枝已经在派出所了。”

    然后他又看想自己派出所的同志们,对着轧钢厂厂长和李副厂长打了手势,说道:“都抓起来!”

    本来厂长还在高兴,原来王酒枝已经抓住了,然后就看到派出所所长对着他们打手势说抓起来,他和李副厂长立马就吓了一跳激动起来。

    “所长,你是不是弄错了,抓我们干什么?”李副厂长没弄明白,不过没得到派出所所长的回答,他就被几个派出所同志给按住了,手上也被带了手铐。

    厂长这边也是一样的,这时候他心里已经想了很多种可能,不过他还是不相信,他对着派出所所长说道:“你不能抓我,我是轧钢厂厂长,你不可以抓我的!

    !”

    所长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别激动嘛,我做事可不管你是谁!”

    “都带回去!”

    “所长,这个人抓不抓?”这时候一个派出所同志,指着厂长的秘书问道。

    卧槽!关我什么事?

    厂长秘书都被这句话差点吓尿了,腿都在发抖,本来他就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就看到厂长和李副厂长都被抓了。

    现在好像还要抓他,这能不被吓到才怪呢。

    “一起带走。”

    所长现在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上面领导也组织了人手,现在他得赶紧知道上一任生产部部长的位置,给上级报告上去,可以说对于其他人,那是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一个。

    厂长秘书一听这个话,腿是直接就软了,要不是几个同志立马按住他,他就得跪到地上去了。

    派出所所长这边留了大部分人手把轧钢厂给围住了,包括轧钢厂的保卫科此时也已经被调用了,不过只是在外围看守,以免做出什么里外勾结的事情。

    回到派出所后,派出所所长立马就安排审讯了轧钢厂厂长和李副厂长。

    因为王酒枝是待在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所以并没有遇到两位厂长以及厂长的秘书。

    王酒枝待在办公室,到没有觉得太无聊,因为他可以看办公室里放着的书,这有些书可是外面买不到的。

    当他看到第二本的时候,派出所所长就进来了,王酒枝见所以回来,赶紧把书放下了。

    “走吧,你还得跟我们做一下笔录。”派出所所长对他说道。

    王酒枝点点头,就跟着派出所所长去了审讯犯人的地方,说了做笔录,可是王酒枝觉得明显就是审问嘛。

    从他的个人信息,家庭情况,一直到厂里的情况,最后才是这件事情,反正王酒枝估计自己可能都回答了一个小时。

    最后又在审讯室坐了许久,派出所所长才来通知他可以回去了,这让王酒枝一下就彻底放松了。

    这就说明了这件事他已经彻底不会被牵连了,这次要不是他反应快,就被厂长他们给害死了。

    不过想来这件事肯定厂长他们也份,不然的话他们也不至于让自己去背锅。

    王酒枝出了审讯室,就看到派出所多了许多穿着特殊装备的人员,而且都是全副武装的那种,另外就是他感觉派出所的同志也多了不少。

    也是,这件事可不是什么小事,这其中绝对有特务的影子,不然的话,就那个生产部部长拿着拿着重要零件去哪里?

    难道他拿去当废铁卖吗?

    那也不能啊!所以说这件事王酒枝算是越想越后怕,只能不停庆幸自己反应快,不然的话,现在的他可能尸体都已经凉了。

    骑着自行车,王酒枝心有余季的回到轧钢厂,不过尴尬的是,他被拦在了外面。

    整个轧钢厂,不管大门还是小门,现在都是被重兵把守着,完全进不去。

    王酒枝这下也无奈,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又问了一下那些派出所同志,什么时候才能进去,可惜他们那些人也不知道。

    王酒枝如此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于瑶了,不过他知道这把轧钢厂围起来,肯定也是想要把那些同伙一起抓住。

    摇摇头,王酒枝就牵着自行车,停在了离派出所同志们有点远的地方,然后就坐在自行车上默默等待着于瑶出来。

    不过他又想了一下,好像现在就算厂长和李副厂长被抓了,也不回我影响工人们上班吧?

    是了,这么大的厂少一个人不算少,而且现在的工人可是少有什么偷奸耍滑的,估计里面现在还是照常上班的。

    想明白后,王酒枝就觉得不等了,他肚子都有点饿了,在派出所弄了一上午,还是回去吃饭吧。

    到时候等下班时间了,再来接于瑶,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

    王酒枝随后就骑着自行车回家去了,今天对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一场历险记,关乎生死那种,现在没事之后,自然就是感觉到饿。

    王酒枝刚回到四合院门口,就发现了旁边躺着的秦京茹,他不想管闲事,不过那秦京茹也发现了他,立马就上来抱住了他的腿。

    “王主任,王主任求求你收留我,求求你了。”秦京茹已经在外流浪了两天了,要不是她有被子,可能早就冷死了。

    王酒枝看着披头散发,一身脏乱的秦京茹,虽说有点好奇她是怎么搞得,不过他也确实觉得有些难受,这秦京茹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腿,让人看见了的话,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呢。

    “秦京茹,你先放开,你这样抱住我的腿,让别人怎么想?”

    听到王酒枝的话,秦京茹本不想放开的,可是看着王酒枝那好像要愤怒的模样,她无奈也只能把手放开了,就这样仰着头可怜巴巴,泪水都快夺眶而出的看着王酒枝。

    王酒枝见她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说什么,本来和他就没有什么关系,本想一走了之,最后还是摸了摸兜里,就只有一张大团结,他也就直接递给了秦京茹。

    主要是秦京茹也没有得罪过他,可以说基本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王酒枝不可能收留秦京茹的,给钱帮助一下,已经是他最大的极限了。

    “秦京茹,那些钱回老家去吧,非要待在城里是做什么呢?”

    秦京茹没有去接王酒枝手中的大团结,她不相信要钱,她只想有个人能给她提供住的地方,吃的地方,能给她一个找到结婚对象的机会,因为她想就在城里吃商品粮,她不想回到农村,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王酒枝看秦京茹不接大团结,直接就把大团结松开了,然后牵着自行车就进入了四合院大门。

    秦京茹看着从空中飘落下来的大团结,她忽然觉得她自己就像是这张大团结,就这么飘荡着,但是终有一天会稳稳落地的。

    捡起地上的大团结,秦京茹往大门里面看了一眼,她心里还是很感激王酒枝的,所以没有收留她,不过却给了她这么多钱,她秦京茹也不是不记恩情的人。

    不过她也知道就算自己记住,可能也帮不上王酒枝的忙,再说她现在能不能活下去还不一定,她早就下了决心,就算死都要死在城里,她绝对不会回到乡下。

    王酒枝几步就走到了前院,现在正是吃中午饭的时间,自然是没什么在屋外闲聊。

    回到家里,王酒枝看着有些什么菜,就准备随便弄点吃的,对于他来说做饭完全是小菜一碟,现在他连白面馒头都能做,可以说这么多年来,厨艺可能不比有些大厨差。

    毕竟他去饭店只要见到了大厨炒菜,那么他就可以完全模彷出来,也不是模彷,是直接复制大厨的动作做出来。

    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复制到咱们这四九城,厨艺数一数二的傻柱,毕竟他除了当时刚来院子和傻柱吃过两次饭后,就开始变成对头了。

    因为现在是刚过中午,王酒枝也没有关门,这样的话屋里就是亮堂堂的。

    而在属于何雨水的小屋里,何雨水坐在床上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麻木,反正她已经知道自己哥哥偷了易中海的钱,然后跑了。

    对于傻柱的死活,何雨水自然不是很关心,毕竟她上学的时候,要不是她聪明,她早就饿死了。

    那时候的傻柱一有吃的就给秦淮茹送去,不然就是被棒梗拿去,钱也借给秦淮茹。

    而她作为傻柱的妹妹,既没有吃更没有钱,要不是她聪明,知道这事是因为秦淮茹,然后立马就和秦淮茹搞好了关系,不然她绝对就饿死了。

    所以现在傻柱死不死的,她还真不放在心上,她现在只是在想傻柱的房子,她觉得自己好像应该把那边装一下,然后住过来。

    只不过要是住过来,那样的话就得买个自行车了,不然上班就太远了,现在她在制衣厂上班。

    何雨水现在也不怎么指望找对象了,就她哥哥这个名声,那还找个屁啊,就算是找到了,人家对她也就像是对垃圾一样,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她何雨水不想过那种日子,再说她心里现在也装不下别人,她只能装得下王酒枝。

    想着等到轧钢厂下班,她就可以见到王酒枝了,她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恨不得时间过得快一些。

    不过这时候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正好她有些口渴,想去倒一杯水,不过水瓶里居然没有水。

    何雨水放下水瓶,无意中看了窗户一眼,她就发现了王酒枝的屋子开着门,这让她疑惑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王酒枝已经下班了?那不应该啊,现在才几点?

    而就在这时候,何雨水突然看见了在屋里拿着盘子走过去的王酒枝,她立马就激动了,王酒枝回来了!

    何雨水立马拿出小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然后就推门而出,来到了王酒枝家门口。

    她先是往里面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于瑶,她现在在祈祷,希望于瑶不在家,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走进门槛,何雨水就看到了正在忙碌的王酒枝,然后她立马往里屋方向看了一眼,没有看见于瑶。

    何雨水心里高兴极了,她只觉得今天是天意,本来应该在上班的王酒枝居然出现在家里,而且于瑶还不在家。

    今天她一定要拿下,一定要把王酒枝拿下!

    “王主任!”

    王酒枝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往门口一看,果然是何雨水,他叹了口气,“何雨水,你又要干嘛?”

    何雨水笑了笑说道:“王主任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我的运气真好,这样都能遇见王主任。”

    说实话,王酒枝都快不知道怎么面对何雨水了,别看这小姑娘亭亭玉立的,说话却是相当的大胆。

    “今天厂里有事就下班了,那什么,我猜你也没有事,赶紧出去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太好。”王酒枝一边弄着锅里的菜,一边对何雨水说道。

    “这有什么,我去把门关上。”何雨水转身就要去关门。

    这可把王酒枝吓了一跳,这没关门都容易说不清,你这关上门还得了,虽说自己早就没有了清白,但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没有了吧?

    “等等,何雨水别关门,不然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何雨水笑了笑说道:“我还真希望能和王主任有些解释不清的事情,就看王主任敢不敢了?”

    相关推荐:穿越七零之炮灰的逆袭斗罗之圣银箭弩斗罗:从获得飞天御剑流开始幸孕鲜妻:名门第一宠婚一折婚约:溺爱幸孕妻奥特:开局拿了天空之光九叔世界之超级强化宇智波的人生模拟器精灵副本模拟器精灵,可我是个培育家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