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穿越明朝假太监 > 第230章:南辕北辙
  • 一键听书

    第230章:南辕北辙

    作品:《穿越明朝假太监

    两只信鸽腾空而起,盘旋几圈后,准确地往大凌河方向飞去!

    没有被射杀,宋哲终于松了口气!

    回过头,突然感觉不对劲,猛地一拳挥出!

    “我去!”

    若非撤拳及时,必会打掉吴三桂的门牙!

    “怎么是你?”宋哲看看四周,再看看吴三桂:“吴总兵,你难道是鬼?这么厚的积雪,走路为何没有声音?”

    “谁说我是鬼了?不是一直咯吱咯吱的么?”吴三桂呵呵一笑,看看空空的鸟笼子,若无其事地问道:“怎么?仗都还没开打,就急着向王总督报捷了?”

    “那是必须的!”宋哲嘿嘿一笑,提起笼子就往回走:“我西厂,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

    “哦?难道,陈指挥使真有胜算?”吴三桂面色一喜,快步追了上来:“迫击炮的炮弹,不是只剩四千枚么?

    八旗兵两倍于我,又有城池可以坚守,陈指挥使如何取胜?”

    吴三桂的刨根问底,让宋哲很不舒服,随口含糊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有陈指挥使的神机妙算,再多的八旗兵也是蝼蚁!

    去年的喜峰口一战,陈指挥使只用了两百多枚炮弹!

    当时,我只有一万五千的“铁甲锦衣卫”,不也全歼了阿济格的三万铁骑?”

    “哦,我明白了!”

    吴三桂恍然大悟,满脸堆笑,试探着问道:“宋指挥使,你向大凌河发信息,是请“铁甲锦衣卫”前来增援吧?”

    “没错!明日正午之前,宋義和祖大寿都会赶到!到时候,很可能有一场苦战!

    对了,既然你在这里,我就不去骑兵营帐了!

    你与何可纲的骑兵,现在就准备休息!

    但要记住,在明晨的丑时正点,必须把战马喂饱!

    等到卯时,陈指挥使会有秘密指令!”

    “哦?这么说,兄弟们又能领赏钱了?

    宋指挥使,能不能透露一点点,让大家有个准备,提前高兴高兴嘛!”

    吴三桂连番的发问,彻底把宋哲惹恼了!

    因为王立的原因,他对吴三桂并无太多的好感!

    只因同是明军,又要负责帮陈奇瑜传递军令,这才耐着性子稍加解释!

    愤愤中,宋哲指了指西边:“看看吧,我能透露给你的,就这么多了!”

    说罢,大步往军营走去!

    其实,宋哲所指的,正是西边即将落坡的太阳,提醒吴三桂赶紧休息!

    时间,已经非常紧迫了!

    今夜的酉时,步卒将先行撤离,骑兵继续留在广宁城外,负责断后和警戒;

    同时,还要继续向城头开炮,把八旗兵拖在城中;

    几个时辰后,等到步卒撤出十几里,骑兵再悄悄地撤退,迅速与步卒汇合;

    如果八旗兵察觉并追来,必是一场生死之战!

    从路程上看,宋義和祖大寿的骑兵,最快也要明日正午,才能赶来汇合!

    如果真是这样,吴三桂与何可纲的骑兵,必须坚持到明日正午!

    所以,留给骑兵的休息时间,确实不多了!

    宋哲回了军营,吴三桂仍然在寒风中呆呆站着,一脸懵逼地望着西边!

    苦战?什么苦战?

    八旗兵死守城中,哪来的苦战?

    真有苦战,也应该是攻城的丘禾嘉吧?

    跟我的骑兵有什么关系?

    休息?这不是扯蛋么?

    晚饭都还没吃,哪有这么早就休息的?

    对了,祖大寿与宋義,不是镇守在大凌河么?

    铁甲锦衣卫在明日正午赶来,又有什么仗可打?

    难道,因为步卒的兵力不足,让骑兵丢掉盔甲和战马,扛着竹梯去攻城?

    不,绝不可能!

    可是,他指的这方向,没什么东西啊?

    他刚才透露的,到底是什么?

    光秃秃的枯树?

    刚刚路过的飞鸟?

    正在落山的太阳?

    朦胧的晚霞?

    我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后续的炮弹数量,到底是多少?

    一个“球”,具体是多少?

    “铲铲”和“鬼”,具体的数量又是多少?

    竟然,还有个“毛线”?

    想必,应该很多吧?

    ……

    收到内线送来的信,代善和济尔哈朗也懵了圈!

    明军会攻打西平堡?

    开什么玩笑?

    狗屁的内线,一点也不靠谱!

    刚开始,明军装备了迫击炮,他没有及时送来情报,让自己损失了两千多人马!

    紧接着,送来“明军拥有数发万发炮弹”的情报,可把人吓得不轻!一连好几天,只敢躲在广宁城里瑟瑟发抖!

    随后,明军兵临城下,又送来“明军只有五千发炮弹”的情报,让人难辩真假!

    这会儿,又说“明军的炮弹难以计数”;

    还说,明军可能拥有威力更大的炮弹;

    还有更夸张的,竟然说,明军的骑兵倾巢而出,应该以西平堡为饵,试图围点打援!

    这就纳闷了,换了个死太监领兵,明军就变得如此大胆?

    “轰!”

    “轰!”

    城头再次传来爆炸声,代善越发的烦躁不安!

    “大贝勒,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来看,若说明军的目标是西平堡,还真有可能!

    你知道的,在大凌河,明军还有一万多步卒!

    他们战斗力最强的“铁甲锦衣卫”,也驻于大凌河,兵力多达一万五千!

    而此时,我在西平堡只有三千老弱残兵,防御十分的空虚!

    如果,大凌河的明军倾巢而出,西平堡岂不是一击即破?

    你看啊,在这广宁城,明军只用一万骑兵和五千步卒,就牵制了我军三万多兵马!

    难道,这不是个圈套!”

    分析了两军形势,代善仍然难以抉择,济尔哈朗继续说道:“每个时辰,明军都向城头射来炮弹,让我一刻也不得安宁;

    如果我没猜错,那死太监的本意,是想把我拖在西平堡!

    如果,明军攻陷西平堡之后,再调转马头包围广宁,我可要进退无路了!

    皇上的兵马远在汉城,咱们是指望不上了!”

    “别再说了,让我静一静!”

    “大贝勒……”

    “暂且出去,我再斟酌斟酌!”

    “唉!”

    济尔哈朗长叹口气,无奈离开。

    从头到尾,把内线的书信再看了一遍,代善只感觉脊背发凉!

    如果内线的情报准确无误,西平堡真的危险了!

    济尔哈朗说得没错,明军攻陷西平堡之后,很可能以骑兵包围广宁,再以精锐步卒直逼盛京!

    难道,信中提到的“明军准备好了一场苦战”,正是为此?

    我去!

    真要这样,自己很可能全军覆没!

    盛京也可能失守!

    大冷的天,代善的额头上,竟然冷汗涔涔!

    稍一细想,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根据哨探得来的消息,驻于大凌河的明军步卒,并未出动!

    他们赶到西平堡,就算是急行军,少说也要两天时间!

    也就是说,明军不可能攻打西平堡!

    呃……

    不对,时间和地点,都不对!

    从大凌河赶到西平堡,确实需要两天!但是,如果从广宁赶到西平堡,那就只需要一天!

    信中所说,大凌河的骑兵,将在明日正午抵达广宁?

    从路程上来看,完全有可能!

    嗯,这就对了!

    攻打西平堡的步卒,必是来自广宁!

    如果,广宁城外的步卒悄悄撤走,他们的目标必是西平堡!

    死太监,果然阴险!胆子还真不小!

    既然广宁城兵精粮足,不如,派一支骑兵沿途追杀?

    不行!

    他们有火枪,有大炮,还有骑兵掩护!

    真实的炮弹数量,现在是“难以计数”!

    上次的损兵折将,正是如此!

    那就,提前出城?

    出其不意地,在半路截杀?

    就算截杀不成,或者明军炮火太猛,还能抢先撤往西平堡布防!

    咦,不对啊!

    我怎么那么笨?

    既然知道了死太监的计划,为何还要被他牵着鼻子走?

    他想偷袭西平堡,我可以将计就计嘛!

    如果运气好,还能全歼关宁铁骑!

    这支部队,让皇上伤透了脑筋,简直是恨之入骨!

    只要将其全歼,明军的主力骑兵,就只剩下那支铁甲锦衣卫,不足为惧!

    皇上一回师,马上就能直捣山海关!

    嘿嘿!

    此战之后,皇上和众贝勒,再不敢对我指手画脚!

    ……

    王立不喜欢呆在辽东,除了天寒地冻之外,另一个原因就是,不习惯这里的时间!

    就算是冬季,每日的寅时刚到,太阳就懒洋洋地升起;下午的申时刚过,天色就逐渐暗淡下来。

    此时的广宁城外,正是申时!

    距离步卒撤离的时间,只剩一个时辰!

    让陈奇瑜不解的是,自己还没有撤军,一支万余人的八旗兵,竟然首先撤军了!

    “八旗兵出东门?往东南方向而去?”

    “确实如此,应该,是代善领兵!

    从方向上看,应该是去往西平堡!

    不过,广宁的四周地势平坦,他们可以在中途随意改道,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

    所以,我军探马报回的消息,不一定准确及时!

    如果,代善在我步卒的撤退方向截杀,那可就危险了!”

    宋哲的话,确实有道理!

    把陈奇瑜惊出一身冷汗!

    没想到,代善那家伙,真的是能征善战!

    辽河平原,四通八达,正是骑兵的用武之地!

    暴露在野外的步卒,如果没有骑兵的掩护,那就是砧板上的肉!

    计划好的撤退方案,再也不敢实施!

    此时此刻,只能按兵不动!

    同时,派出足够的哨探,死死盯着代善所部的去向!

    宋義和祖大寿,一定要准时赶到啊!

    否则……唉……

    惴惴不安中,陈奇瑜食不甘味,夜不敢寐!

    亥时时分,哨探分批报来代善所部的位置,让陈奇瑜更加不解!

    代善这家伙,难道是闲得无聊?

    或者,觉得城里呆着不舒服,想去雪地中凉快凉快?

    直到现在,他还在往西平堡方向移动,到底是为何?

    如果,他想迂回到自己的身后,这个迂回圈也太大了吧!

    若说他分兵回防西平堡,好像,也没这必要吧?

    西平堡空虚,确实没错!

    但是,广宁都没拿下呢!

    就算借我一万个胆,也不敢打西平堡的主意啊!

    罢了,想不通就不用去想,反正不是坏事儿——他去了西平堡方向,天明之前无法返回!

    也不可能在正午之前,绕到自己的身后!

    不论他的目的为何,撤退的整体计划不变,只需稍加更改!

    “攻城?”宋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以为听错了:“陈兄,你说的是攻城?攻打广宁城?

    零点看书网

    可是……就算攻破了城门,又能如何?

    城中仍有两万守军,咱不是自寻死路?”

    “不,不 不,我只是佯攻罢了!”陈奇瑜连连摆手,解释道:

    “我佯装攻城的同时,以骑兵绕到广宁的东南方向,做出追击代善,或者阻拦代善回援的架势,再故意让城中的守军发现;

    此时是夜晚,城中的济尔哈朗,只有两种应对办法:要么以一部分骑兵远远尾随,要么继续坚守城中;

    不论他如何应对,都被我拖在了广宁城的周边;

    在西门,我步卒佯攻一阵再悄然退走,他必不敢追;

    等到丑时时分,我骑兵再折返往西,迅速与步卒汇合;

    如此一来,济尔哈朗更不敢追!

    只要坚持到正午,坚持到援兵赶到,我就能高枕无忧,全身而退了!”

    稍加思索,陈奇瑜的计划确实完美,宋哲便不再质疑:“既然陈兄绸缪在胸,那就按你说的办,我这就去传令!”

    相关推荐:人在东京:时间停止全民领主:开局觉醒古神模板古神图书馆开局遭遇异兽,反手召唤九霄神明我的合成渔场超神学院之华夏军神大秦:我靠读书入圣,开局召唤大雪龙骑!大秦:金榜曝光我亿点实力!重生全能学霸单机遨游录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