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战国从赵王雍开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损兵甚重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 损兵甚重

    作品:《战国从赵王雍开始

    ……看着老将被侍卫押下去,姬哙深深叹了口气。

    一旁的张仪也是无奈,谁能想到这即成之事,临了还被这老将市被给横叉一道。

    眼见对方有动摇之意,张仪赶忙道:“太子,王位若是不保,无论列国是输是赢,太子都是输的最惨的那个人啊。过河拆桥,太子岂不悲哀?”

    姬哙转过头:“战阵之事,吾也不能随心所欲,还望秦相见谅。”

    张仪顿时大惊,听这话的意思是想变卦?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太子!”

    张仪咬了咬牙:“秦国愿使公子稷入燕,以同燕国结好。”

    “先生此言当真?”姬哙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立即回道。

    “秦国定将与燕国共存亡!如若有假,张仪这颗头颅,太子随时可取。”张仪凌然道。

    ……

    伊阙龙口,楚军大营。

    “吾等已在次驻扎数日了,令尹为何还不下令进军?”屈原一脸的急躁之色,入帐便朝着昭阳质问道。

    昭阳放下手中的毫笔,瞥了他一眼,也不恼,伸手拿过几案上的一张帛书递给他,道:“汝先看看这个。”

    屈原狐疑地接过,刚刚看罢,骤然惊诧道“燕国撤军了?”

    然而过了片刻,他又顾自不解道:“燕国此番兴师动众、可谓是倾国之兵,应该绝不会轻易撤兵的才对啊。”

    昭阳却是摇了摇头:“函谷关前的五万燕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事实。燕军距离三晋联军不足十里,却悄然退出了战场,这也事实。”

    “燕国为何如此?”屈原一脸的呆愣,“五国伐秦,秦国明明国灭在望啊。”

    昭阳深叹了口气,道:“秦国是国灭在望,可灭国之时,踏进咸阳城的是三晋的军队啊,还是燕国的军队啊?或者说此后的天下,是楚国的天下还是齐国的天下?”

    “屈原不解先生之意,这合纵盟书上明明已经写好了,如何攻秦,如何灭秦,如何分秦啊。”

    “哈哈哈哈哈,这样的盟书在老夫手上经过的都不下十份了。”昭阳笑的胡子发颤,看着屈原就像看傻子一般。

    “屈原呐,不要再有非分之想了。”昭阳说着又从袖中掏出了一封信帛,递给他道:“大王刚才已经从郢都发来密函,命令楚军即日班师回郢都。”

    屈原书信未皆,大惊道:“我楚国不去函谷关了?”

    昭阳无奈地点了点头。

    屈原顿时瘫倒在座塌上,一脸悲戚地道:“楚国不是燕国!楚国身为纵长国,竟然如此消极怠战,天下诸侯又该如何看待我楚啊!”

    “嘿嘿……”昭阳嗤笑一声,转而对着他语重心长地嘱咐道:“屈原,汝要明白,在这个世上除了大义,有时候还要看大王的脸色!”

    屈原一脸的悲苦之色,咬着牙:“先生,灭秦的最佳时机稍纵即逝啊!将外在君命有所不受啊!”

    昭阳摇了摇头:“那战后,左徒还要不要回楚国了?”

    ……!“那令尹有何打算?”屈原有气无力道。

    “班师回国!”昭阳注视着屈原的目光,语气坚定道。

    屈原骤然站起身来,咬着牙道:“屈原愿领募集的族兵,自赴函谷,同列国伐秦!”

    “汝想抗命吗?”

    “令尹!”

    “屈原呐,孰重孰轻,汝要好好掂量掂量。需知,来日方长啊……”

    ……

    ……

    赵雍裹了裹身上的棉袍,迈步走出火炉烘烤温暖的王帐。

    耳边除了不时响起几道巡营将士地吆喝声,便只有那呜鸣的夜风。

    凛冬的夜风可谓是刺骨,呼啸的北风在帐外不停的呜咽哭泣,仿若是幽怨无人陪伴的孤寂幽魂。

    赵雍紧了紧护腕,伸手接过侍卫手中的缰绳。

    他突然感觉眉心一点冰凉。

    “王上,下瑞雪了。”

    侍卫开口的同时吗,细碎的雪花已是扑面而来。

    积蓄已久的白羽从天际悄然洒落。

    就像那‘悄然’被秦国夜袭的燕军一般。

    雪花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木帛被焚烧的腐朽气息。赵雍转过头、眼神死死凝向东方,然而浓墨的夜空下、他却是什么都看不清。

    “谨防秦军夜袭。”赵雍对着巡营的将士们嘱咐了一声,便策马朝着远处奔去。

    ……骏马飞腾,雪花如同冰凌般敲打在骑士的脸庞。

    待赵国一行人赶到时,原本拱卫森严的燕军大营已经被烈火焚烧成了一片废墟。

    漫天纷纷的雪花也打不灭那冲天的火势。

    先到一步的魏、韩统帅见到赵雍前来,赶忙上来见礼。

    “诚如赵王所见,燕军损兵甚重,已经‘败’退了……”公孙衍苦笑道。

    余烬映照着众人的脸、阴晴不定。

    赵雍抹了一把额上的雪渣,紧盯着火势,突然摇了摇头,顾自嗤笑了一声没有回话。

    损兵甚重?骗鬼呢!

    “这秦国真是好大的本事,竟能在我十数万大军的眼皮子底下,数个时辰便将五万燕军尽数击溃。十余里相隔,吾等竟未收到任何消息、燕军竟也未有任何求援。”韩仓一脸夸张道。

    就是五万头猪,一天也抓不完吧。

    “哈哈哈哈哈,秦国若真有这般天能,吾等合纵联军还如何与其相战?不如引颈待戮罢了。”老将朱威也是被气笑了。

    夜袭?退军?这等手段,真当列国诸侯是傻子吗?

    燕国这一手,真是将三晋诸侯打了个措手不及,任谁也没有想到,已至关前的大军,还能抽身而退。

    lingdiankanshu.com

    从蓟都到函谷,这一路所损耗的粮草何止百万。燕国也真是舍得!

    公孙衍轻咳一声,对着赵雍揖道:“大王,燕国退兵既成事实,外臣以为还是暂时不宜声张。可暂同军中将士相言:秦国突袭,燕军故意诱敌深入,且战且退。”

    “且战且退?是要退到燕山才发起反攻吗?”赵雍转头无奈道。

    韩悦绷着脸,先对着公孙衍拱手一礼,然后对着赵雍作揖道:“燕国撤军,独自撕毁了合纵盟约。外臣愿亲率韩军,将燕军给‘追回’来!”

    公孙衍当即摇头道:“将军不可,燕太子既然敢冒大风险、毅然决定撤兵,定是与秦国相谋。若将军此时率韩军撤离战场,秦军若趁势而出,联军定将大难临头!”

    苏秦看着眼前的狼藉,听着诸公的喋喋之语,不禁叹了口气。

    这般囧状,十年前他就遇到过一次。

    只不过这次燕国的行为,更让人痛心,这也是他为什么选择弃燕投赵的原因。

    虽然腹诽于燕太子的目光短浅,然而事已至此,燕国的撤军的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就算是要报复,那也得先等打完这一仗再说。

    “三军将士无可蒙蔽,楚国今停军不前,若明日楚军不至,联军需立即同秦开战!迟则生变矣。”苏秦道。

    众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了苏秦身上。

    他们此时或许还并不知道,楚军是……等不到了。

    ……

    ……

    咸阳向西再行五百里,越过径水,便是水草丰盈的陇东高原。

    这里自然条件好,宜耕宜牧,这里便是秦国称霸西戎的最强对手,义渠郡国。

    平坦广袤的高原之上,一座夯土而建的城池,逐渐凸显于世人面前,这里便是义渠国的都城(今甘肃宁县左近),身为半耕半牧的民族,义渠人不同于寻常游牧民族,他们不仅有彪悍的民风,更有高超的锻造手艺。

    每逢战起,义渠人向来都是中原列国合纵与连横的拉拢对象。

    就在秦军倾国之力和三晋于函谷关外对峙的同时,陇东高原之上那匹嗅觉灵敏的野狼,再度闻到了那诱人的血腥之气。

    ……

    与联军一河之隔的函谷关内,秦国将士们、积压数月的颓败之气骤然一扫而空。秦军的士气再度高涨起来。

    今日一大早,军中的校官便开始挨营传命,言及:昨夜午时,燕国的五万援军已经被我秦军所击溃,而今已经灰溜溜的朝着燕山逃去。

    峭壁高地处的秦军大营内,赢疾正扶额思慎着接下来的战局动况。

    燕国已退,战机亦到。但秦国依然身处劣势,具体的作战计划还需细细筹谋。

    而今门水河已至结冰期,函谷关又丧失了一道摒守的天堑。

    如今楚国撤军的消息还未传到秦国大营。

    “报!王上亲自押运粮草后军回营。”帐外亲卫禀报道。

    “王上?”帐内众将皆是一脸讶然。他们可都未收到王上亲临的消息啊。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嬴驷便已经掀门而入。

    众人不再多想,赶紧上前拜道:“拜见王上!”

    嬴驷进帐后,便顾自到上首坐下,也未有多言,拿起桌案上的一串简书便翻看起来。

    诸将一时也摸不清上位的意思,皆不敢多言。

    赢疾顿了顿了,小心作揖道:“王上怎么亲至前线来了?”

    嬴驷抬头瞥了他一眼,打趣道:“是否要等寡人擂鼓诸位,众卿才肯出关迎敌吗?”

    众将皆是汗颜,纷纷将目光投向赢疾。

    “敌众我寡,敌军气势正盛,臣先暂时按兵不动,待时机成熟后,再行开关迎战。”赢疾面色不变道。

    嬴驷放下手中的简书,起身道:“但此地战事一日不定,西北的胡患便一日不止啊!”

    “胡患?义渠起兵作乱了?”赢华当即问道。

    嬴驷盯着他:“寡人来的路上,西北来报,李帛(永寿西北)失守。”

    李帛?虽然嬴驷说话的口气没有多大的波澜,但在场的众人皆是心头大震。

    李帛至咸阳可就不到百余里啊!

    嬴驷又道:“好在魏章死守,才没让义渠深入秦境。”

    众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若是咸阳真被胡人攻破了,就算是函谷关能守住,那对秦国来说也是一场浩劫。

    赢疾咬了咬牙,道:“不能为王分忧,臣弟万死。”

    “寡人不是逼尔等出战。寡人亦知,函谷关一日不失,我秦国便享一日安宁”嬴驷拍了拍他的肩膀。

    赢疾道:“幸得相邦说服燕国撤兵,臣弟压力顿感减轻。不过此时若贸然出战,前功尽弃。燕军虽然撤兵,但楚国就驻扎在离函谷百里不到的伊阙。

    楚国已经在伊阙停兵数日,情况不明。臣以为,楚军既然已经到了函谷跟前却不曾动兵,定然是有所顾虑。臣已经派出一队人马、前去楚营打探消息了。若是楚军生变,我秦国将再无虑也。”

    嬴驷吐出一口气:“好!卿辛苦了。”

    ……

    ……

    十一月二十三日,昨夜的大雪下了一天,今日正好放晴了。

    天地间尽是白茫茫一片。三晋联军依令在河边的空地上集结点兵,门水河、浅流处已经冻结。

    秦军这两日的动作也越发频繁起来,似乎是已经知道楚国退兵了。门水河的河面已经冻得异常结实,大部分的地方已经可以正常行人了。

    联军的军营已经上前推进了数里,补上了楚、燕大营的谷口位置。

    燕、楚两国撤兵的动静很明显,根本没有办法隐瞒。依苏秦之计谋只能尽快向秦国发起决战,若是再拖下去,待大军士气萎靡,联军必败。

    中军帅帐内,公孙衍起身,对着上首的赵雍揖道:“大王,现在函谷关外只剩魏、赵、韩三国,如何定夺,还请大王所计。”

    赵雍眉头皱了皱,现在这个形式,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没成想到,真就让苏秦给一语成谶了。

    燕国跑了,就连纵长楚国、没发一枪也跟着跑了。

    三晋形势陷危啊!

    不过若说撤兵,赵雍实在是不甘心。

    “联军非寡人一家之言,是战是撤,还是由诸位共同商议。”

    赵雍话音刚落,韩悦当即起身,揖拜道:“暴秦存国一日,天下便一日不宁!韩国愿战!”

    “五国也好,三晋也罢。国人征调军资、敛聚钱财,绝不是让吾等来此扎营郊游的。吾等绝不能不战而退。魏国愿战!”朱威揖拜道。

    赵雍转头同肥义对视一眼,后者重重的点了点头。

    赵雍随即起身,噌得一声拔出腰间的湛卢宝剑:“好!寡人既然来了,剑就得出鞘,刀就得血。赵国愿战!”

    相关推荐:我在港片世界学茅山我,天龙人!反派日记:女主人设崩了韩城检察官我的未来日记不可能是绝笔重生先亏一个亿原神:我在提瓦特卖纠缠之源海贼之白骨王座横推玄幻:我靠模拟无限升级我以肉身横推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