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重生98,崛起从敲微软竹杠开始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合规矩
  • 一键听书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不合规矩

    作品:《重生98,崛起从敲微软竹杠开始

    黄美琪之所以这么说,一是想转移时才将的注意力,让时才将不要继续纠结时恒亮打时晴雪的事情,二是想时才将替他们出头,给陆逸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一点教训。

    然而,时才将听说他们还是当着陆逸明的面打的时晴雪,顿时如遭雷击:“你们……你们当着陆逸明的面打的时晴雪?”

    如果只是因为时恒亮生气打了时晴雪一巴掌,时才将就算是恼火,那也只能算是家庭内部矛盾,但是时恒亮居然是当着陆逸明的面打的时晴雪——这下子事情可就大条了!

    别人不知道,时财将可是心里门儿清,陆逸明就因为他在外面养小三生儿子,导致时晴雪不开心,才果断出手,让他直接一无所有的!

    黄美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想起陆逸明居然在学校里当着老师的面对她这个老人动手,只觉得心中意难平,还想着要报复回去。

    “那个臭小子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教训自己的孙女,关他什么事?他居然打你弟弟!打你弟弟也就算了,居然还打到你老娘我的头上!当时把我都打到摔在地上了,这几天都感觉全身上下都在痛,不行,你得让他赔我百八十万的医药费!不然休想我把小雪嫁给他!”

    《极灵混沌决》

    黄美琪双手叉腰,素来霸道的她,丝毫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

    当着时财将的面,她依旧振振有词:“我可是小雪的奶奶!我教训一下自己的孙女怎么了?难不成她娇贵,我这个当奶奶的说都说不得?你小时候不听话,我可都是直接拿藤条抽你的!”

    面对着喋喋不休的亲妈,时才将无奈苦笑道:“你是我妈,你打我那是天经地义。但是小雪不一样啊,你怎么能当着陆逸明的面打小雪呢?”

    时恒亮刚刚虽然挨了时才将几拳头,但是却根本没又任何怕的,反而振振有词地说道:“都是我们时家的人,怎么就打不得了?哥,棍棒底下出孝子,这老话你不会没听说过吧?现在的孩子,身娇肉贵的怎么行?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成才。”

    时才将无奈地摇头,懒得和两人争辩,他至少长吁了一口气:“好吧,不说这些了,你知不知道你究竟是得罪了谁才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的?”

    时恒亮顿时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问道:“谁?大哥你知道?刚才怎么不告诉我啊?”

    时才将冷笑一声,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之前我是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大概猜到对方的身份了。”

    “是谁?”

    “陆逸明。”

    “什么?那个学生仔?你确定?”

    时恒亮根本就不相信时才将说的话。在他看来,这个陆逸明也许是个什么富二代,但是这样一个高中生,他却根本没有放在眼中。

    甚至这几天他还在寻思着,下回要是再碰到这个陆逸明,一定要狠狠地把他给揍一顿,好一雪前耻。

    结果现在时才将跟他说,陆逸明居然能说动龙武对他展开报复?他区区一个还在上学的高中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哥,你是不是搞错了?”

    黄美琪也觉得时才将实在是有些大惊小怪:“是啊,那个姓陆的臭小子不就是小雪的同学吗?我看他顶多也就是对小雪有点意思,要不然那天他那么急干什么?他一个学生仔,难道还能让一个身家过亿的大老板听他的话?”

    眼见这黄美琪和时恒亮两个人一点见识都没有,还在这里嘴硬,顿时感觉头疼不已。

    “臭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嘴里的这个臭小子多有钱?传说他光是手里面的现金就有好几个亿!资产至少十几二十亿!而且这些都是他靠自己的本事赚的!你说他有没有这个面子?”

    “怎么可能?”

    黄美琪显然不相信时才将的话。

    十几岁的高中生,靠自己赚十几二十亿?

    科幻故事都不敢这么编!

    电视剧都不会这么拍!

    时恒亮想着自己摸爬滚打十几年,现在也就是个二道贩子,赚点儿辛苦钱跑腿费,也不攒下几百万的身家。

    而陆逸明呢?他十几岁就能赚了十几个亿?

    那特么的不是证明自己特别失败!

    时才将叹了口气,由衷地说道:“我也希望是假的啊,但是很遗憾,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刚才时才将还在奇怪,就时恒亮做点这种小打小闹的生意,能得罪什么大人物?

    那根本就是时恒亮接触不到的圈子啊。

    现在得知他居然敢冲进学校里,当着陆逸明的面打了时清雪,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突然之间,时才将就放弃挣扎了,他很是随意地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没救了,等死吧。”

    说完他就准备离开。

    时恒亮顿时就不乐意了,拉着时才将的手不让走:“哥,你不能这样啊。我怎么就没救了?你倒是说清楚啊。”

    时才将面无表情地说道:“蠢货,要你死的不是别人,就是陆逸明,他为了小雪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我的时锦记就是因为他知道了我找小三让时晴雪不开心了,所以直接出钱买了时锦记的股份,把我给挤出来了!”

    “什么!”

    “居然有这种事?”

    “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们啊?”

    黄美琪和时恒亮难以置信,在他们两人看来,时财将说得这些事情,实在是太魔幻了。

    时财将神色萧索:“又不是多光荣的事情,难不成我还要到处宣扬我混得有多惨吗?”

    得知真相的时恒亮,终于彻底慌了,陆逸明为了时清雪,连时财将这个老丈人那都是说动手就动手,更何况是他?

    古书里面所说的那个冲冠一怒为红颜,也不过如此了吧。

    但是为什么这种事情就要落到自己头上呢?

    这不公平!

    时恒亮现在只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他就算是再蠢,也知道自己这点生意,跟时锦记没得比。陆逸明一句话就能把时才将赶出时锦记,他时恒亮又算得了什么呢?

    正所谓无知无畏,现如今知道陆逸明的能量了,时恒亮才感觉到恐惧。

    他直接跪在地上,抱紧了时才将的大腿,当场就哭出了声:“哥,那小子是不是对小雪有意思?他们要是成了,你可就是他的岳父了,我怎么着也是小雪的亲叔叔,他九是看在这个的面子上,也得放我一马啊。”

    黄美琪听时恒亮这么说,顿时也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整个人又神气起来了:“既然那个陆逸明要追求我们家小雪,那就是我们时家的未来女婿了。这个损失得他来承担!先让他出钱把小亮的贷款还了!他还敢打我!我跟你说,没有个几千万的彩礼钱,他别想进我们时家大门。”

    黄美琪年轻的时候就是泼妇一个,在村里面出了名的不讲道理。时才将对此心知肚明。黄美琪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时财将心里还是拎得清的:“他为什么不敢?别说你们了,就连我这个未来岳父,他也是说动手就动手,从来不讲什么情面的。”

    “他居然敢这样?翻了天了他!”

    黄美琪骂了一句。

    “就凭这一点,他跟小雪的婚事我就不会同意。”

    眼看着黄美琪现在都还在讨口头便宜,时恒亮都看不下去了:“妈,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就少说两句吧。你刚没听哥说吗?那可是一言不合就把时锦记都买下来的人!”

    “哥,既然他跟小雪有这一层关系在,你就看看这个事情怎么想办法跟他商量商量啊。”

    时才将本来不想管这个事情,无奈一个是亲弟弟一个是亲妈,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就算是想不管,恐怕都不行。

    他想了想,对时恒亮说:“阿亮,我看这样,你先去给小雪道个歉,那小子就吃软不吃硬,而且非常在乎小雪。只要小雪肯原谅你,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啊?要我给小雪道歉?”

    时恒亮听了时才将这个主意,顿时失声大叫起来。

    他再怎么说也是时晴雪的叔叔,让叔叔去跟侄女道歉?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主要是他向来最爱面子,丢不起这个人啊。

    所以时恒亮偏偏在这个时候又打起了退堂鼓,眼神躲闪,王顾左右而言他:“哥,道歉就没那个必要了吧?更何况这一切你也就是猜测,没有证据表明真的就是那个陆逸明做的。万一不是,那我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处境更加尴尬吗?”

    时才将本来就不想管这个事情,现在见时恒亮还在嘴硬,顿时感觉心灰意冷:“你到底想不想解决问题?行,我没证据,那这件事情我不管了,这总可以了吧?到时候你被人追债,可别又找到我的头上!”

    说起追债,时恒亮顿时慌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可就不是追债不追债的问题了,敢在外面放过桥贷的人,又有几个是善男信女?

    到时候自己若是还不上钱,怕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其实时恒亮心里也清楚,时才将的推断估计是正确的,陆逸明能不声不响地拿下时锦记,搞他一个二道贩子那简直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但男人都是好面子的,他现在只是嘴硬罢了,还想着事情能够简简单单地就此揭过。

    然而现在已经不是他嘴硬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时恒亮连忙上前拉着时财将不让他离开:“哥,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但是你能保证我道歉之后他就不搞我了?”

    时才将微微摇头说:“我不保证,但是我说过了,那小子就听小雪的话,只要小雪开口,他应该会听的。妈,还有你,为了增加成功几率,最好你也去。”

    黄美琪当即尖叫出生:“我?一把年纪了还要去学校给小雪道歉?不可能!我可是她的奶奶!这天底下哪里有奶奶给孙女道歉的?我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去道歉!”

    就自己亲妈的这个臭脾气,时才将知道不能强求,省得事态恶化,所以他便目光凌厉地看向弟弟时恒亮:“那就你和我一起去吧,尽快把事情解决,大家也好安下心来。”

    哪曾想到,黄美琪居然不同意:“你们谁也不准去,要是传出去,我的面子往哪里放?我不能让别人笑话我们时家都没个规矩。这绝对不行!对了,我可以去找小雪,既然那小子听她的,她就必须帮这个忙!难不成小雪还能不听我的?”

    眼看着自家老妈又要作妖,时才将当即上前阻拦,耐心地对她说道:“妈,你就别在这里瞎掺和了,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解决阿亮的欠债。否则,这事儿只要稍微拖欠那么一个两月,人家给你利滚利一下,即便到最后我们能卖掉手里的货,那利息钱也够阿亮喝一壶的了。”

    时恒亮也分得出轻重,同样劝说道:“是啊妈,你这么去找小雪,是嫌我死得不够惨吗?”

    黄美琪气得眼珠子一瞪:“你说什么?”

    时恒亮连忙害怕地找到时才将当挡箭牌:“哥,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学校找小雪道歉。”

    白云市一中。

    明明已经是十一月份了,白云却还是炎炎夏日,气温三十多度,操场外艳阳高照,教室里风则是扇呼呼地吹个不停。

    这一节是化学课,但是因为化学老师有事,所以班级里现在正在上自习。

    陆逸明特意把座位换到了时清雪旁边,明媚的阳光从窗台前洒落在身上,让人懒洋洋地想要打个瞌睡。

    时清雪看书看着看着,就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此时的北方,早已立冬,冷风呼啸,然而位于东南沿海的白云市,却仍是秋老虎肆虐的季节。

    只见陆逸明拿着一把买汽水时送的小扇子,轻轻地给时清雪扇着风。

    把脑袋枕在胳膊上的时清雪,额上已经出了一层汗。

    此刻的她,脸颊红润诱人,挺翘的鼻梁,随着呼吸轻轻喷吐出来的热气,仿佛带着少女的清香,这模样,简直秀色可餐。

    陆逸明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她那白里透红的脸蛋,指间传来细腻柔滑的触感,就像是刚剥了皮的鸡蛋,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

    这就是青春啊。

    年轻真好。

    结果,戳啊戳,还把时清雪给戳醒了,惹来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讨厌啊你。”

    陆逸明笑着说道:“不怪我啊,谁让你这么可爱。”

    下课后,陆逸明拉着时清雪的手就往教室外面跑:“走,买冰汽水去。”

    两人到了小卖部,买了汽水,手心里全是汗的时晴雪发现自己拧不开瓶盖,便撒娇地对陆逸明说:“你帮我开。”

    陆逸明一边拧瓶盖一边吐槽:“你们女孩子啊,小小的一个汽水瓶盖拧不开,但是生气的时候,我看你们连男生头颅都能拧下来。”

    “噗嗤……”

    时晴雪被陆逸明的话逗乐了,可乐的气泡从鼻子和嘴巴里面喷出来。

    “咳咳咳……”

    时晴雪咳得面色通红。

    “害得我裤角都被弄湿了,都怪你了啦。”

    虽然心理上已经是中年大叔了,可偏偏还是喜欢捉弄时清雪,陆逸明拿出纸巾,温柔地替她擦拭嘴角:“是我不对,那我肉偿好了。”

    说完还把脸凑上前去,似乎想要一亲芳泽。

    时清雪自是不依,笑咯咯地推开了他的脸:“要死了你,这里是学校,小心被班主任看见,又要你写检讨。”

    “哎,话说教室里面实在是太热了,要是有空调九好了。”

    走廊里,时清雪迎着秋日的金色阳光,左手手掌扇风,右手拿着可乐。

    一袭雪白的衬衣,因为香汗淋漓而内中景色若隐若现,青春活泼的气息,顿时满溢而出。

    相关推荐:我的老婆是阎王我的老婆是仙女我的老婆是领导我真不会演戏啊商神归来灵显真君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我的剑道旷古绝今梦幻西游我要搬空藏宝阁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