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掌灯判官 > 第两百四十八章 涌州的软肋
  • 一键听书

    第两百四十八章 涌州的软肋

    作品:《掌灯判官

    徐志穹在双熊关下布置法阵,他不是陶花媛,没有陶花媛那么精湛的技艺,再加上乱石翻飞,徐志穹站不定身子,布置一道法阵,用了将近一顿饭的时间。

    余杉在城头上看的清楚,他看到了徐志穹也看到了太子,他想把这两人救上来。

    开城门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扔绳索,可爬绳索的危险性太大,万一爬到一半遇到石头,躲都没处躲。

    好在徐志穹最终把法阵做好了,带着太子穿到了双熊关南边。

    两人坐在地上喘息半响,徐志穹问道:“殿下,你怎么来了?”

    “你这话问的,打仗了,我能不来么?”

    太子率领两万大军,将要走到碌州,阴阳师送来消息,双熊关开战了。

    太子立刻把军队交给了纪骐和陈北玄,跟着阴阳师来到了双熊关。

    双熊关一战,事关生死,太子必须亲自到场,可没想到,送他前来的这位阴阳师没上过战场,快到双熊关时,受到杀气震慑,乱了手脚,一时控制不了落地的方位。

    控制不了倒也无妨,他用了一招舍命对换,他想把自己送到双熊关以北,确保太子能落到双熊关以南,这有些类似于反冲原理。

    他知道此去凶多吉少,临行之时,对太子说:“殿下,请替我转达师尊,弟子为阴阳司尽忠了,为大宣尽忠了。”

    阴阳师悲壮话别,可实际情况是这样的,生死关头,阴阳师再次慌了手脚,等落地之后,他到了双熊关以南的安全地带,太子被送到了双熊关以北,战场中间。

    好在太子命大,遇到了同样没能控制好落地的徐志穹。

    太子擦去额头汗水道:“你怎不把娘子带上?你那法阵做的也太慢了。”

    “是啊,法阵做的慢!”连徐志穹自己都觉得慢,“可敌人为什么没冲上来?既是看到太子殿下了,难道不该冲过来么?”

    太子道:“可能没认出来是我吧!”

    徐志穹看了看太子,太子身上穿的蟒袍。

    如此扎眼的服饰,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刚才图奴如果大举冲锋,有很大概率能生擒太子。

    一旦生擒太子,双熊关士气必遭重挫,整个战局都有可能倾覆。

    可他们为什么不冲锋?

    横竖要攻城,他们到底在顾虑什么?

    关前激战还在继续,双方用投石车对射,楚信站在城头不语,战斗基本交给了余杉指挥。

    图奴投石车的数量是大宣的几倍,对射期间,大宣明显吃亏。

    余杉倒也沉着,用投石车还击的同时还架好了床弩。

    床弩是大宣特有的利器,比长矛还粗壮的弩箭能直接打到敌营,唯一的弱点就是绞弦的时间太长。

    余杉的时机掌控的好,总能赶在敌军装填石块的时机出手,士兵利用望山充分瞄准(望山,弩弓的瞄准设备),接连用床弩摧毁了敌军十几架投石机。

    白子鹤不住赞叹,时不时偷看一眼楚信,也想博得兄长几句赞赏。

    可楚信始终不说话,他的心思好像不在战场上。

    从午后打到黄昏,图奴攻势停息,退兵而去。

    敌人既是退兵了,这仗算是打胜了。

    这场万众期待的双熊关之战,就这么结束了?

    城头欢呼雀跃,太子宣布摆宴庆功。

    庆功宴上,楚信陪太子喝了几杯,得知太子一共募集了五万大军,大军已经抵达碌州,楚信甚是欣慰。

    乔顺刚道:“按车骑将军此前所言,有五万大军,便能重创图奴,让其十年之内不敢进犯大宣!”

    孟世贞笑道:“若是这仗都像今日这么好打,咱们干脆打到图奴老巢,灭了他那鸟国就是!”

    楚信一边笑,一边喝酒,没怎么说话。

    白子鹤一直看着兄长,等着他给余杉请功,可楚信依旧心不在焉。

    余杉喝了两杯酒,默不作声,白子鹤看着心疼,低声劝慰:“莫急,兄长忘不了你的功劳,殿下也忘不了。”

    余杉笑道:“你却看轻我了,这点功劳却有什么好计较?我只是觉得这场仗打的奇怪,图奴的飞石打的这么猛,为什么一次冲锋都没有?”

    白子鹤道:“飞石占不到便宜,再若冲锋岂不白送性命?”

    “没占到便宜,可也没吃多少亏,敌军的投石车比我军多出几倍,一度打的城头透不过气来,若真有决战之意,却有不少冲锋攻城的良机。”

    余杉深知兵法,经他这么一说,白子鹤也觉得奇怪了:“既是不想决战,又何必做出这么大声势?”

    懂得军事的人,都对今天这场战斗感到费解,太子也觉得图奴表现的非常怪异,可他担心挫了将士锐气,没有直说。

    《极灵混沌决》

    席间,徐志穹走到太子身后,低声道:“殿下,我往敌营走一趟。”

    “疯了怎地!那是十万大军的营盘。”

    “我带上个阴阳师随我同去。”

    “你家娘子好像不在关上。”

    “韩宸的法阵也颇为精湛。”

    徐志穹找来了韩宸,韩宸当即答允,童青秋道:“我有纸人,探查的事情比你们更拿手些。”

    三人顺着绳索,悄悄来到关外,韩宸布起法阵,将三人送到敌营附近。

    徐志穹手快,杀了三名巡哨的士兵,三人换上图奴军服,悄悄混进了敌营。

    今日战败,貌似图奴有些沮丧,敌营冷清了一些,三人在假装巡哨,在敌营走了多时,只看到零星几名军士。

    徐志穹一路数着灶坑,越数越觉得费解。

    走了小半个敌营,徐志穹只看到了百十来个灶坑。

    一个灶坑能供得上二三十人的伙食,且往大了算,算上三十人,百十来个灶坑也就够三千人吃饭。

    余下大半个营盘还能有多少灶坑?

    就算还有两百个,也最多供得上六千人。

    三千加六千,这还不到一万。

    其余敌军吃什么?

    打了败仗,难道连饭都不吃了?

    正思索间,一名图奴军官骑着战马走了过来,冲着徐志穹呜拉呜拉说起了图奴语。

    这三人都不懂图奴语,韩宸眉毛一挑,掏出三根银针,射进了图努人的咽喉。

    图奴军官悄无声息倒地,他是没出动静,可战马受惊,大声嘶鸣。

    几名图奴士兵闻声往这边走来,徐志穹来不及收拾尸体,急切之下,且带着两人进了一座军帐。

    这是一座大帐,按理说能睡四五十人,没想到帐篷里就一个人,鼾声如雷,睡得正熟。

    军帐之外一阵喧闹,图努人发现了军官的尸体。

    三人赶紧离去,想换一座人多的帐篷,试图蒙混过去。

    等进了下一座军帐,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再换一座军帐,里面有两个人。

    再换一座,帐篷里没人!

    一连走了十几座军帐,一共遇到了不到二十名图奴士兵。

    士兵都去哪了?

    韩宸布置起法阵,带着徐志穹和童青秋在营帐之间快速穿行,等到了敌营末尾,三人看到一队马车。

    马车有三四百辆,图奴士兵列队往车厢里走。

    他们要去哪?

    童青秋从怀里抽出一张一寸多高的纸人,纸人随风而动,飘到了车下,牢牢贴住了车底。

    童青秋冲着韩宸点点头,韩宸赶紧布置法阵,带着两人回到了双熊关附近。

    等进了双熊关,见了太子和楚信,徐志穹直接说道:“殿下,车骑将军,关外是一座空营,营中兵马不超过一万!”

    楚信大惊:“敌军往哪里去了?”

    童青秋捻着胡须,默默计算。

    俄顷,童青秋抬起头道:“他们往西去了。”

    “羊角关!”楚信的眼睛里暴起了血丝。

    他轻敌了,他没想到图奴真的能抓到他的软肋。

    一连几日,图奴车马不断,看似实在运送粮草军械,实际是在往羊角关运兵!

    余杉老早发现情况不对,可惜他没能查出缘由!

    图奴在双熊关外气势汹汹,貌似要在此决战。

    实际上这都是障眼法,包括今天的这场战斗都是佯攻而已。

    楚信把所有注意力都留在了双熊关,可实际上,双熊关外,图奴兵力所剩无几,甚至看到了太子,都不敢发起冲锋。

    他们的目标是羊角关!

    羊角关是涌州的软肋!

    太子想了片刻有些费解:“羊角关也是险关,易守难攻,况且关前道路崎岖,是三座险关之中,最不合适大举进攻的关口,图奴怎么会去了那里?”

    楚信低声道:“羊角关有伤,城墙上有致命伤!”

    韩宸愕然道:“城墙有伤,怎不早点修补?”

    楚信道:“若是修补了,就被图奴知道了!”

    徐志穹咬咬牙道:“看来图奴早就知道了。”

    相关推荐:最强雇佣兵之暗黑纪元我的剑道旷古绝今梦幻西游我要搬空藏宝阁这里是封神,励精图治有什么用重生:话说1984联盟:全世界都想帮我拿冠军姐姐们都想让我就范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重生农家小福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