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杀生道果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宪求援,主动出击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宪求援,主动出击

    作品:《杀生道果

    王远的这一口,不仅仅是吞吃了体内的两道“法苗”,就连已经融入身体的那张虎皮都给一起吃掉了。

    至此,王远终于算是完完整整吞下了虎精白山君。

    道传兵法的修为随之再次猛增,距离【道兵】大成也已经不算太遥远了。

    【敕命虎符】和【摄魂通幽】这两门天赋神通,无论是强度还是影响范围,也提升了一大截。

    也许现在王远能够实现身体“变化”,靠的依旧是术法。

    但是接下来只要他继续内练根髓,外接三合。

    当“练髓换血”走到极限,练法、打法、念头三位合一,达到炉火纯青不分彼此的时候。

    就能自然而然练开体内秘窍,彻底改换身体本质,晋升第三境【道将】。

    理论上达到第三境“通灵变化”境界,妖在化作人形之后能跟人生育后代,那人在化作兽形之后也拥有同样的功能。

    打破生殖隔离,神奇而又离谱。

    “至少我的体内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了‘万相道’这个烂泥潭留下的隐患。

    lingdiankanshu.com

    这么看来,虽然道传兵法不得长生,却至少不用太过担心会掉进坑里,再也爬不出来。

    安安稳稳存在了两百年的大炎道兵三十六营,已经验证了这一点。”

    王远重新恢复人形,把脚一跺。

    瞬间,五只青皮小鬼,滴溜溜从阴风中现形,朝着王远纳头便拜:

    “小臣,叩见法主!”

    此时,它们的法契关系也已经从【化虎奇术】,转移到了王远自己的身上。

    归于【五官坛城】,位于木官桃仙娘治下。

    事实上。

    当初若是用一母同胞的“一目五先生”来打造【五官坛城】,也不是完全不行。

    至少能觉醒【五鬼搬山】这等神通,它们显然也是有根器的。

    但也只能算是中下之选。

    这五个连五官都凑不齐的“天残地缺”,本就是被白山君吃剩的残渣,各自脸上唯一的器官便是他们的【鬼道凭依】。

    本质孱弱至极,直到现在连第一步“炼形”都没有跨过去。

    成长潜力更是没法指望。

    哪里比得上桃仙娘这等拥有【还魂借气格】,还天生便不需额外“炼形”的良才美质?

    其余四位【五官】的人选,也准备全都照着桃仙娘的标准来,不能逊色太多。

    当然,这一目五先生也不能浪费。

    “你们不要动,待我施法!”

    王远端起一碗在神台上供奉了一日的清水,右手在水面凌空画出一道【洗身符】,口中颂道:

    “天地运用,日月之精。光彻四海,能断妖氛。解秽除祸,身宅光明。神水既作,万鬼伏宁。急急如律令!”

    “敕令法水!”

    然后将这碗水,向着五只小鬼当空一泼。

    哗啦...

    水雾弥漫,疾风骤雨之声立至。

    片刻之后,等到白茫茫的水雾散尽之时,五只青皮小鬼已经大变了模样。

    原本他们的身材好像八、九岁的孩童,浑身青皮,瘦骨嶙峋,却通通顶着一只硕大的肚子,脸上的五官残缺不全。

    此刻,虽然身材依旧矮小,样貌却全都恢复了完整。

    青面獠牙,额生独角,身上披着威风凛凛甲胄,背后插着令旗。

    那五双眼眸中炯炯有神,活脱脱好似五位小号的将校,而再非过去的残障小鬼。

    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变化,五鬼顿时大喜,再次拜倒在王远脚下,齐声道:

    “多谢法主再造之恩!”

    补足根基之后,它们的未来与过去相比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嗯。”

    王远满意点头。

    如今成就赤篆术士,一道【玉城金阙通神篆】中自带神异,许多小法术自然领会,不需要去刻意修习,便能随意使用。

    就像当初练成一道【肉芝延生篆】的葛老道一般,形成一个完整的道法体系,综合实力远超入道之前。

    主要的能力有:

    “食鬼”:生吞恶鬼,永久提升自己的道行,有一定机会获得对方的【天赋神通】。

    “假死”:肉身僵死,伤势不再恶化,一点心光独活,可选择在任何时刻(最晚三日内)重新返阳复生,任谁来也看不出破绽。

    除非尸身被彻底毁坏,否则定然不会死去。

    最核心的依旧是“役鬼”。

    无需掐诀念咒开坛练法,就能将最核心的神通道法——【召灵遣将】信手拈来,轻松役使各种孤魂野鬼。

    以恶鬼、残魂为【法引】施展一系列鬼道术法,大大丰富战斗手段。

    鬼画符、呼名劾鬼、小鬼抬轿、金灯仪仗、鬼追人、鬼代身、法食、法水洗练...

    可惜,阴山道没有那些教门道士坚实的后台。

    他们在【受箓入道】之后,可以随时召请本支教门供奉的神兵、神将,呼叫援兵助拳。

    王远要想获得这种待遇,就只能自己动手,作为前人给后来者栽树乘凉了。

    不过。

    他在成就赤篆术士,练成一道【玉城金阙通神篆】之后。

    可以说阴物遍地的北邙山,本就是他天然的主场,实力起码比在其他地方强上三成!

    故而,看着头顶经过十几天积累,已经开始渐渐沸腾的劫气,王远再也没有了一开始的忧心忡忡。

    直到在外面等待的凰妩手持【贩命通宝】,给他带来了一个消息。

    “朱风宪?求我救人?”

    ......

    时间已经过了子时。

    呼——!

    阴风阵阵,卷动山上残破的纸钱,一顶被几个纸人抬着的白色纸轿,擦着草叶飞掠而过,飘飘荡荡好似纸片。

    让旁人看到恐怕会当场吓个半死。

    一身青衫的王远却翘着二郎腿躺在轿子里,脑海中回想着朱风宪通过【贩命通宝】传来的消息。

    “先生,救命啊!

    我的独子朱伯安听说城外北邙山上来了些左道术士。

    今日留书离家出走,说去求仙问道!

    在傍晚的时候下人才发现,却早已经追之不及。

    也怪我,这段时间我都在忙着为当日数千冲撞了王府的百姓奔走,根本没有顾上他的异常,以至酿成大祸啊。”

    风宪官除了负责澄清吏治之外,还掌管着戢奸暴,平狱讼,雪冤抑,以振风纪之权。

    数千人冲击王府,虽然是受到了【诡异】的蛊惑,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小事了,一直过了十几天善后工作都没有完成。

    却是一时疏忽,没有察觉到独生子的异样。

    毕竟,也许普通百姓不知道城外那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朱风宪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且凭他的消息灵通程度,对那【社稷之术】的情报也已经一清二楚。

    更明白明天这事儿万一搞砸之后的严重后果。

    躲都来不及,怎么能一头撞上去?

    思虑再三之后,便求到了王远的头上。

    在这种世道想当一个好人难,当一个好官更难,必须比坏人更加聪明,才能在坚持原则底线的情况下把事情办成。

    只因为王远当初做出的那个承诺,便让朱风宪看清了王远的为人。

    换成旁人,要是能掌控一位洛阳城风宪官的生死,还不得从骨头里都榨出二两油来?

    哪里可能仅仅是帮一个小忙就解除限制。

    虽然有一个一年的期限,也只是为了谨慎起见,让三颗【罗刹诡骨】不至于在短时间出问题罢了。

    在朱风宪看来,这种人已经是十分难得的好人了。

    更何况还是从洛阳王手中夺走了【贩命通宝】,实力必然极为强悍,这才让绝望中的朱风宪看到一丝希望。

    其实,王远本来不想掺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

    今天他头顶的劫气已经增长到了极限,第一场劫运随时都有可能降临。

    时间节点大概率在午时的【社稷之术】完成后。

    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胡乱结上因果,恐怕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变故。

    不过等到朱风宪详细说明情况之后,头顶那团灰黑色的劫气却猛地波动了一下。

    让王远恍然意识到,似乎这两件事情之间还有某种内在的关联!

    于是,略一沉吟之后便答应下来。

    与其在“亡人乡”被动等着敌人上门,哪里比得上主动出击,御敌于国门之外?

    亡人乡的群鬼虽然不值钱,但姥姥的本体却在这里,尚有复苏的希望,绝对不容有失。

    眨眼功夫。

    他远远地已经能远远看着百鬼林中那片灯火通明的街市。

    【小鬼抬轿】隔着几个山头便停了下来。

    王远跳下纸轿,拍了拍腰间的【万相符宝袋】,里面装满了他全部的家当。

    桃仙娘心灵手巧,早就用绸缎绣花,将之伪装成了一枚雅致的荷包,倒是不用担心会被失主认出这是一件赃物。

    “只有别人的地盘才能全力出手,不用担心打坏瓶瓶罐罐啊。”

    这段时间他不仅仅只是刻苦修行。

    为了应对第一次劫运,一人二鬼还有各种动物不断从山间寻来各种药石,炼制了大中小型号海量的【混元霹雳子】!

    如果这都解决不了这一次的劫运,那一定是因为...当量不够!

    相关推荐:华娱1994从重生狮城打工开始华娱从07快男开始我去华娱探探路我真没想和天后结婚次元逆袭聊天群不叠防御,我怎么无敌?绝地黑粉绝地反鸡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和萝莉师父的日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