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邀请函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五十二章 邀请函

    作品:《我对念能力超有兴趣

    “噗!”

    一泼鲜血在走廊上飞掠,一条断臂旋转着撞在墙上后弹落,留下溅射的血迹。

    凸眼鱼外翻飞速旋转的利齿,真是如同电锯一般锋利,在轰鸣声中,将侧方来袭的敌人的手臂直接切断。

    嗡!嗡!

    电锯利齿混杂着血水。

    小滴这才与袭击自己的人打了个照面。

    这是个女人。

    一头黑色长发在脑后紧束,一身黑色西服与其他保镖也没什么不同,四肢肌肉将西装长袖长裤绷得紧紧的,爆发力十足。

    这是肆马可=梅特长期雇佣的四名民间猎人保镖的最后一个。

    女保镖眼中惊愕,显然也是没有想到,自己手里拎着得貌似只能吸纳物品的具现化能力,竟然还有这种用法。

    而自己也没有想到,对方的另一只手里,也捏着一把武器。

    刚才自己用凸眼鱼的利齿斩断这女人的手臂之前,似乎咬断了另外的什么东西……就像她另一只手上,现在用来刺穿自己胸口的这把看不见的武器一样。

    小滴的胸口被洞穿。

    她平静地低头瞥了一眼,对方的武器是无形的,正好让她看清楚伤口的形状。

    是一把无形的剑?

    “是『隐』!”那边,与葩佤近战激斗的景旸抽空看了这边一眼,扬声喊道,“小滴,太大意了吧!”

    小滴暗自吐舌,抬脚将对方踹开,同时双眼凝聚气。

    抽身退开时,伤口里并没有剑刃抽离时的疼痛感,只有鲜血突然热涌而出……小滴定睛一看,正撕下一截衣摆将断臂扎紧止血的女保镖手上,一把无形的长剑飞速瓦解,融入她身上的气里。

    真实的物品,是没办法用『隐』伪装的。

    也就是说,这个女保镖的念能力,是将自己的气变化成兵器?

    变化系。

    将气变成兵刃后用『隐』加持,采用暗中偷袭一击得手的战术。

    小滴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她胸口被刺穿的伤势,已经在星标的作用下迅速止血,伤口弥合,恢复如初,只有衣服上的一点破洞证明她真的有受伤过。

    而对方的情况就比较惨了。

    也不知道她在暗中观察了多久,才决定突袭,结果碰上小滴这么一个身上携带星标印记,根本不怕以伤换伤的人。

    最糟糕的是小滴的攻击手段,那台怪异的吸尘器,简直大开大合,却又杀伤力十足。

    根本不讲道理,照着危险来袭的方向抡就完了!

    这是具现化的物品,就算在对拼中被打碎,也伤不了小滴自身分毫,最多损失一部分的气。

    除了攻击范围有点短之外,这兵器简直是近战刺客的克星……女保镖心里不服,又不得不服,对面这个眼镜女孩的力气也太大了,竟然直接将自己变化的长刀连同手臂一齐砸断!

    她脸色苍白地瞪着小滴手上滴血的电锯吸尘器,十分嫉妒。

    『千百种武器说明』,这是她的变化系念能力。

    她可以将自己的气变成任意一种自己触碰过的兵器。

    或许是因为小时候为了解决一口吃的,不得不藏起小刀与人拼命的经历,导致她的念能力修炼成形之后,变化出的武器会自动加持『隐』的效果。

    完美地契合她的心意。

    在她看来,只有藏好没被发现的武器,才能给她可以保护自己的底气。

    以及,掌握越多的武器,越能让自己安心。

    看到对方的气迅速变成一台“凸眼鱼”,小滴就算被刺伤也毫无波动的表情总算变了,露出惊讶的神色。

    嗡!嗡!

    女保镖的独臂拎着一台“凸眼鱼”,脑袋处的利齿同样飞速旋转起来,看到小滴总算动容,她得意地笑道:“我能将碰到过的武器变成自己的,怎么样,很吃惊吗?”

    小滴恍然,自语道:“我还以为是可以变打伤你的武器……”

    “不过,凸眼鱼不是武器。”小滴推上吸尘器的开关,“把她的血都——把她的血吸一半进来。”

    ……

    这个叫葩佤的,拳头确实是狠。

    通过念能力,将双拳视作兵器来强化增幅,简直是一双强化+15的铁拳。

    就算是以景旸『坚』的厚实程度,被这种拳头打在身上,也隐隐作痛。

    景旸不是稍微有点疼,就会表现在脸上的人。

    于是在葩佤的眼中,就成了自己全力殴打的双拳,竟没能打伤对方分毫。

    这怎么可能!

    更离谱的是,这少年越打越流畅,适应了自己双拳的威力后,他渐渐地可以准确地预判自己拳头的落点与实际的威力,并分配刚刚好不多不少的气用来完美防御,就好像对方体表的『坚』里有个挨打的地鼠,而自己的拳头被迫每一次都准确地击中这个冒头的地鼠。

    每一次自己被迫击中皮糙肉厚的地鼠,对方都会趁机给自己狠狠一拳。

    几番下来,葩佤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而景旸却仍旧神采奕奕,越打越精神似的。

    好强的近战能力!

    葩佤心里无语,这少年很明显压根就不是强化系,却锻炼出如此可怕的格斗技巧,难道在成为念能力者之前就是一名武斗家?

    这样挑不出任何破绽,连自己这个强化系也没办法以力破巧的技术,恐怕没有十年以上寒暑不缀的修行,是没办法练就的。

    可这个少年才多大年纪啊?

    葩佤脸上挨了一拳,皮肉扭曲、波动着,整个人被打得连不迭倒退,忽然眼中一厉,在腰后抽出一把短刀。

    刷!

    寒光一闪,如同电芒,刺向景旸。

    景旸双掌相叠挡在面前。

    以他现在的气的防御,这样双掌相叠起来,就算是狙击弹都未必能破防,可这把普普通通的短刀却穿破景旸手掌外层的气,差点将两只手掌一齐洞穿。

    就在这时,侧方一股破空声袭来。

    嗡!

    电锯声轰鸣,渐渐弱去。

    景旸双眼凝气,看到一个加持着『隐』的电锯凸眼鱼砸向自己。

    那边,女保镖的断臂处不断崩裂出鲜血,被小滴的凸眼鱼吸走,脸色已经苍白得可怕。

    好在她一开始就绑住断臂止血,凸眼鱼无法吸摄封闭环境内的东西,除非干脆将这个封闭环境本身吸走——而眼下这个封闭环境是女保镖本人,凸眼鱼并不能吸走活人。

    在凸眼鱼的强大吸力下,女保镖断臂伤口处血压飙升,一丝血迹出现后,就如同大坝破闸,伤口崩裂血飞如注,不断地被那台怪异的吸尘器摄走吞入。

    知道败局已定,女保镖竭力保护伤势,不至于失血过多的同时,将自己变化出的电锯头吸尘器砸向景旸。

    小滴一个愣神的功夫,女保镖抽身逃离。

    景旸当然不至于被扔来的电锯吸尘器给砸伤,更何况这还是个山寨的。

    “威力变弱了。”景旸一脚将山寨吸尘器给踢开,后者撞在墙壁上,即使是嗡鸣旋转的电锯头也没能在墙壁上切割出多么夸张的痕迹。“她的放出系不怎么样,所以武器扔出来后威力大减——估计她平时也很少变化手枪之类的热武器,对吧?”

    他扭头问了一下那个叫葩佤的保镖。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葩佤板着鼻青脸肿的表情,若有所思地自语道,“难怪她平时很少用枪……”

    “我听得见!”景旸无语,摆摆手道,“行了行了,就打到这吧,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你也不想死吧?”

    他检查了一下小滴受的伤,早就痊愈了,很好。

    葩佤冷着脸道:“入侵的盗贼,有什么资格要求停战?”

    景旸道:“已经可以跟你们老板谈笑风生的人,也能算是盗贼吗?”

    葩佤一愣。

    之前景旸就是因为“景杰克”那边的情况变化,才选择停下来与葩佤带的几个保镖过过招——毕竟很快估计就打不起来了,那还不抓紧时间打上一打。

    只是没想到,暗处还藏着一个保镖。

    好好一个女保镖,不去贴身保护雇主,怎么混得跟个杀手似的?

    找谁不好,找上了小滴!

    景旸看向地上血泊里的那条断臂。

    ……

    扎紧断臂,脸色苍白的女保镖一路飞奔,赶到老板的房间,破门而入后愣了一下。

    老板他一脸凝重地与最开始来袭的陌生人在说着什么。

    同为受雇的民间猎人的另外两人,因弗斯和瑞丽也在场,后者十分不满地瞪着那个人。

    一只小灰鸟不怀好意地飞向老板的后背……

    女保镖一眼就看出,这只小灰鸟不正经!

    老板又不养鸟!

    刷,女保镖的气变化成一把匕首,甩手扔了过去。

    “牵阿波,不要!”

    “等等!”

    因弗斯以及旋律听到破门声扭头一看,立刻惊呼出声。然而女保镖牵阿波扔出去的匕首自动附加了『隐』,扔的又快又果断,根本阻拦不及。

    岩雀更是不可能懂得能看破『隐』的『凝』,无辜地被当空一刀刺中,钉在了墙壁上。

    灰色的细小羽毛纷飞……

    “景杰克”无语地看到,岩雀的身上因为受袭,寄生的念兽『倒影』开始浮现,八条漆黑手臂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抓向牵阿波。

    牵阿波一条手臂都被小滴砍断,还被凸眼鱼吸过血,浑身都血迹斑斑,自然不缺血用。

    『倒影』在她身上随便一蹭就取到血滴吞入。

    呼……

    『倒影』消失,重新如鬼魅般出现在牵阿波的身后,黑色铠甲般附着齐身。

    “这是什么?!”

    牵阿波挣扎,却毫无用处。

    寄生念兽一旦满足触发条件,连尼特罗都得等它吃饱之后才能再做应对之策,何况她这样的民间猎人?

    『倒影』裹紧女保镖将她全身扫了一遍,将她一层最大的显在念量一扫而空后,这才悄然消失,回到了岩雀的身上。

    女保镖的飞匕首离体后很快消失,岩雀的伤势也已经在星标加持下自愈,这会儿叽叽喳喳的愤怒不已,围着女保镖周围乱叫,却其实不敢靠近。

    怂货!

    “景杰克”白了它一眼。

    女保镖却已经累得跌坐在地,本来就被小滴折腾得失血过多,这下又被吸走这么多念气,直接就头晕目眩,眼前一阵阵发黑,软倒在地。

    “所以说,何必这么冲动呢?”

    破开的门口,景旸走了进来,身旁跟着小滴以及将信将疑、保持警惕的保镖葩佤。

    进门以后,景旸与屋里坐着的“景杰克”点了点头。

    有旋律强行让人变得佛系平静的『原野之春』,这屋子里“景杰克”很快就与这位富豪肆马可=梅特心平气和地谈了一番。

    “景杰克”说我是来讨要火红眼的,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

    富豪说不可不可,这玩意儿我正用着呢。

    这一问就让景旸听出了问题,别的人渣弄到火红眼都是用作收藏,这位富豪怎么是“用”?这眼珠子有什么可用的?

    总不能是当下酒菜吧那也太变态了。

    “景杰克”当时就变了脸色,唤来岩雀,打算悄不留神地给这位富豪来一下子,先用星标控制住,之后是圆是扁,那就任自己拿捏……

    只是没想到女保镖突然冲了进来,好好的气氛都给破坏了。

    “聊到哪儿了?”景旸大摇大摆地走来,一副很不见外的样子。

    他是在对“景杰克”提问。

    显然,没必要让这里其他人知道,自己就是“景杰克”,“景杰克”就是自己。

    小滴将捡来的断臂轻轻放到昏倒的女保镖身上,文文静静地走到景旸身旁,这动若疯兔静若处子的神态,简直叫一起来的葩佤看得头皮发麻。

    “你是……”富豪肆马可看向景旸。

    “哦,我是领头的。”景旸一脚把“景杰克”踹开,“什么眼神儿啊,老大来了不知道让座是吧。”

    自己踢自己,这可真是全新的体验。

    看到“景杰克”被踹走,却一声不吭地爬起来,在景旸身后站好,肆马可等人不禁沉默。

    旋律却很奇怪,为什么这个自称老大的人,和这个“罗斯”,心跳的韵律如此的像?

    更奇怪的是,就算是老大,这样当众将自己踹走,也应该有所反应的才对——表面没有反应,心里也该有所波动。但这个“景杰克”的心跳声却平淡如水,毫无变化,就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老大会这样踹自己似的。

    读心大师你可收了神通吧!

    景旸余光瞥了一眼旋律,见这小胖子眼中若有所思的样子,就知道她估摸着是从自己和“景杰克”的心跳声中听出了什么。

    肆马可叹道:“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我这次找来旋律,也是为了同一件事。”

    tsxsw.la

    “火红眼……你把我当成喜欢收藏人体器官的变态了对不对?”他摇头苦笑,“我哪有那个闲心!我买来这一对火红眼,不是为了自己收藏,而我为了送人。我正为此苦恼呢!”

    说着,肆马可拿出来一份信封似的东西,原来是封婚礼邀请函。

    “我对人体器官不感兴趣,可这位大佬却很有兴趣,我这也是投其所好,不得已而为之……想要在闵钵商界混到我这个地步,不跟这些黑帮打交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手上这对火红眼,我实在不能现在就交给你们……”

    景旸听着听着,不禁十分地无语。

    怎么一个接一个,找到一对火红眼就来下一对,搁这让哥们跑环呢!

    相关推荐:大唐称王家族修仙:我有一个技能面板旧日猎人我,哥斯拉,旧日支配者民国诡探猎场风云一拳神僧重生后我在三界公然开挂都市之我就是神豪陆地剑仙:剑阁守剑八十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