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国术传人逃荒后,知己遍天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想笑的,除非真的忍不住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不想笑的,除非真的忍不住

    作品:《国术传人逃荒后,知己遍天下

    程灵在这天中午的时候,带人回到了丁氏大车店。

    而这个时候,宁循已经在丁氏大车店等她等了有半上午了。

    宁循倒是非常沉得住气,他不怎么与人交流,只自个儿点了一碟花生一壶酒,坐在店家大堂里默默等候着。

    直到见到程灵出现,宁循才面露喜色,立即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程灵拱手行礼。

    就这样,程灵这一天既交割了戴记染坊,将戴记改名为白鹭,又新收了好大一个徒弟。

    她下午又带人跑了一趟码头,送了不少新鲜的菜蔬到追月号上去。

    追月号上还留了不少人,穆三娘和程大妮程二妮三个也都没有下船。

    倒是空山老人,他也没有跟程灵一起下船,但等程灵再回到追月号上来的时候,却发现空山老人已经不见了。

    这位江湖怪人来得神秘,去得更是神秘。程灵最后只在空山老人住过的舱房里看到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歪歪扭扭写了三个字:我去也。

    以此或许可以证明,他的确是来过,他也是自己主动走的,并不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当然,空山老人武功高强,深不可测。他又是顽童一般自由不羁的性子,想来也没什么人能强迫得了他。

    程灵有片刻怅然,这位老前辈虽然有时候古怪了些,但在船上的这些日子,程灵其实跟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程灵将龙筋虎骨丹的丹方给了空山老人,空山老人就扎扎实实地教了她一套点穴技法。

    这套点穴技法有一个特别夸张的名字,叫做:百幻千变摘星手。

    顾名思义,它实际上也并不仅仅只是点穴技法,它本身就是一套非常高明的武功!

    这是程灵从前所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她上辈子修习的国术,因为在能量运行方面有所缺失,所以特别注重气血的调动和运劲的技巧。

    气与劲,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从层次上来说,气的存在更高级,它是能量的具现,达到一定程度后,甚至能够形成一种近乎玄幻的特殊力场。

    就像曾经柳颢的剑,也比如说萧蛮的剑法。

    但这不是说,高超的运劲技巧就毫无用处了。

    明劲、暗劲、寸劲、化劲,每一种劲的使用都有其特殊奥妙。

    当程灵学会百变千幻摘星手,再结合曾经的运劲经验,她近身战斗的功夫就已经是进步到一个玄奥莫测的程度了。

    所以说,空山老人对程灵的帮助其实非常之大。两个人之间看似是公平交易,但程灵心中却认可了空山老人对自己有授艺之恩。

    饭团看书

    这样一位亦师亦友的老前辈就这样突然走了,程灵心头自然会有挂念。

    穆三娘跟着她一起看了空山老人留下的纸条,当时便道:“灵哥儿,空山前辈这是自己去看河山去了,咱们应该为他高兴。”

    是啊,自由自在的灵魂又岂会为了谁而长久停留?

    程灵笑了笑道:“阿娘,我明白。”

    这个世上,谁又不是谁的过客呢?

    不过,不论谁与谁,是长久停留还是短暂相会,该过的日子总还是要踏踏实实过。

    程灵很快就放下了一时的感慨,跟穆三娘说起了自己下船以后的经历。

    程大妮和程二妮也过来了,两个姐姐听说程灵短短一日间就在庸州买了个染坊,当时便惊得合不拢嘴了。

    程二妮嘴快,立刻问:“灵哥儿,我们是要住到染坊去吗?大家都搬过去吗?”

    “染坊住不了那么多人。”程灵一时便有些失笑。

    船上有八十多户人家,好几百号人呢,又怎么可能都住到染坊里去。

    关于这些人的安置,程灵另有章程。总之,务必叫每一个人都有目标,有事做。唯有如此,才能叫她所领导的这个集体能够团结凝聚,蓬勃向上。

    程灵向穆三娘和两个姐姐解释了自己的一部分打算。

    “阿娘,你们在船上再多留一段时日吧,船上的这些人,我需要你帮我管理。”

    穆三娘连忙答应,没有二话。

    船上的人虽然是住在船上不下去,但其实也并不闲着。

    以水手为主的壮年汉子们每日都有训练,小孩儿们除了疯玩傻玩,也每天都有课程。

    杨林这个临时的先生虽然是下船了,但玉奴娇颇有才识,她就又接过了教棒,负责继续带船上的孩子启蒙。

    妇人们的生活也很充实,妇人群中新近流行起了做头花。

    这个事情是程二妮首先发起的,原先追月号还在水路上行驶的时候,程二妮闲着无聊,就用天青纱的碎布头堆头花玩。

    程二妮是个外向跳脱的性格,咋咋呼呼还爱哭,但非常有意思的是,她同时又有一份细腻敏感的心肠。

    照程灵的话说就是:二姐原来还是个古代版田园文艺少女呢。

    程二妮用纤细的竹丝和天青纱的碎布头为原料,堆出来的头花清新雅致,栩栩如生,程灵看了,都觉得赞叹。

    最妙的是,明明是同样的材料,程二妮偏还能创造出无数种造型来。

    她的见识不多,但她擅于观察和模仿。

    一样的天青纱,她既能做成简单生动的杏花、梨花、太阳花,也能凭借偶然的瞥见,做出层层堆叠的牡丹、芍药、水芙蓉。

    还有充满野趣的蜜蜂、蜻蜓、小螃蟹等各种虫草花,这些造型相对复杂的,也能被程二妮研究制作出来。

    程灵初见时,都曾被程二妮的天青纱头花惊艳过。

    此后,船上的妇人们有空就爱跟程二妮学着堆头花。

    她们没有天青纱,但自己做鞋面做荷包的碎布头总有几个。

    依葫芦画瓢,跟程二妮学做以后,虽不及天青纱美,但也各有各的趣味。

    程灵这一次回船上来的时候就跟程二妮说:“二姐,阿娘有个火工队,大姐管着药房,你要不要也领一帮人,做个领队?”

    程二妮可兴奋了,立即说:“灵哥儿,你是要我成立一个头花队吗?”

    “头花队”这三个字一出,程灵还没说什么,程二妮自己就先被丑哭了。

    “不行的,灵哥儿。”程二妮委屈得冒泪花,“这个名字太难听了,咱们能不叫这个吗?”

    程灵:“哈哈哈……”

    对不起,二姐,我不想笑的,但你真的是太好笑了。

    相关推荐:从洪荒逃到武侠我能降维修真魔欲仙缘重启西班牙日不落四合院之赤脚医生综武:开局传承弱鸡剑神男人都是孩子梦境行者:我真的就是随手帮忙一拳无敌:从军体拳开始将军霸爱:弃妇休想逃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