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重生之我绝不当舔狗 > 第371章 叶洛嘉,爱你。(此书必定章,近万字大章,一定要看!)
  • 一键听书

    第371章 叶洛嘉,爱你。(此书必定章,近万字大章,一定要看!)

    作品:《重生之我绝不当舔狗

    这顿饭,在叶洛嘉带着些许戒备的目光中吃完了。

    吃过之后,叶洛嘉微微解开了一点自己的羽绒服,丝丝缕缕的汗水顺着白皙的肌肤流下,脖颈和锁骨的位置,无限诱惑。

    “天天吃名厨西餐,偶尔吃吃火锅感觉还不错吧。”

    徐知木收拾着东西,不能污染环境。

    但是叶洛嘉则是微微用手闪着风,总感觉身上一阵燥热,她的目光闪动:“徐知木,你是不是真给我下药了?”

    “嘉嘉姐,我感觉是不是海拔高了,你的智商反而低了?”

    “那我怎么感觉身体这么燥热,还有点晕晕的……电影里春药都是这样的。”

    “……”

    徐知木无奈的揉了揉眉头:“那是因为山上温度低,你突然吃这么烫的火锅,导致体温突然上升,大量血液流入胃部消化食物,导致脑供血一时不足而已。”

    叶洛嘉只是抬起眼眸看着他,这会真的夜深了。

    山顶上一片静谧,只能看到一层层的白雪覆盖。

    远离了一切的喧嚣,叶洛嘉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忘了一切,今天的她。

    只是一个第一次跟着喜欢的人出来旅游的小女生而已。

    “今晚还回去吗?”

    叶洛嘉摸了摸帐篷,里面其实关闭拉链之后,温度也不算太冷……嗯,实在不行就钻木取火吧。

    徐知木总感觉她的目光才有点危险。

    “回去,等收拾完就回去吧,这里睡觉太危险万一晚上有熊怎么办。”

    徐知木把东西都收拾好,准备开始给帐篷放气,一起带着离开了。

    但是叶洛嘉看着远处的风景,迟迟有点不愿意下去。

    徐知木走到她的身边,叶洛嘉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十一点了。

    还有一个小时,自己就要过生日了。

    可是这个家伙……似乎还不知道自己要过生日一样。

    “走吧,这几天我都在这陪着你。”

    徐知木轻轻抓住了她的手,叶洛嘉的手被冷风吹的冷冰冰的,而徐知木的手则是一直热烘烘的。

    叶洛嘉侧目看着他带着笑意的脸颊,把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踹进了兜里。

    算了,生日礼物那些东西要不要无所谓了,只要有他在身边,也就足够了。

    两个人牵着手往山下走去,到了住的地方已经将近十一点半了。

    路过前台的时候,徐知木又对那个漂亮的前台小姐姐眨了眨眼。

    然后前台小姐姐轻轻给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虽然是一瞬间之间,但是一直看着他的叶洛嘉还是注意到徐知木在这挤眉弄眼的。

    叶洛嘉在他的手上掐了一下。

    这个家伙,不知道自己生日也就算了,还和别的女生眉来眼去的。

    “打个招呼而已。”

    徐知木干咳一声,带着这个醋坛子赶紧离开。

    一路到了住的房间。

    打开灯,徐知木把身上带的东西都放好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吃了吃火锅又来回登山,身上也出了一些汗。

    “嘉嘉姐,你先洗我先洗?”

    徐知木看这里的浴室也是带有浴缸的。

    不过叶洛嘉则是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黑匣子模样的仪器递给了他。

    “什么东西?”

    徐知木好奇的看了看。

    “检查有没有微型摄像头的,如果有就会发出警报,你先去检查一下。”

    叶洛嘉说这些时候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

    徐知木啧啧称奇,这些大人物出门住个店,对隐私的保护自然很严。

    要不然那些大老板们万一被抓了什么把柄,可就不好收场了。

    而且听说越是高档的酒店,摄像头越多。

    徐知木拿着先去浴室里扫了一圈,没有什么问题,直接又在房间的每一处角落里都检查了一下。

    尤其是电灯,插座,电视这种地方,都扫了一圈。

    发现也没有什么问题。

    “嘉嘉姐,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了。”

    徐知木晃了晃手里的黑匣子,叶洛嘉点了点头,先去上面脱衣服去了。

    徐知木则是先去冲了一下澡,把水温都调好了。

    不过今天不能让叶洛嘉抓着和自己一起洗鸳鸯浴了,还有大事没有办。

    等徐知木穿着睡衣走出来的时候,叶洛嘉也穿着睡衣下来了。

    “水温调好了,你去洗吧。”

    徐知木笑着指了指浴室。

    叶洛嘉从头到尾都看着他:“你今天,好像很希望我去洗澡?”

    “出了这么多汗,不洗洗怎么睡觉?”

    “所以,你今天是打算睡我了吗?”

    叶洛嘉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

    徐知木一阵无语。

    最后叶洛嘉看着他,哼了一声:“有贼心没贼胆的渣男。”

    说吧,叶洛嘉进入浴室开始洗澡了。

    而徐知木则是悄悄的打开了门,门口,刚才前台的女服务员此刻拿着一个生日蛋糕,还有一些过生日要用的东西。

    “先生您好……”

    “嘘。”

    徐知木先走出门口,轻轻掩上房门。

    前台小姐也很有眼色的压低了声音:“这是按照您的要求定制的生日蛋糕,我们这边还赠送了一瓶红酒,祝您生日愉快。”

    “多谢。”

    徐知木拿过东西,送的红酒看起来也有差不多七百八的价位,倒是挺舍得的。

    不过能在这住店的人也基本上不差钱,这是砸钱做买卖,格局可以。

    “应该的,有任何需要随时通知我们。”

    前台小姐说着,但是目光却忍不住在徐知木刚刚洗完澡穿着宽松睡衣,露出的一点点腹肌上看了一眼。

    好整齐的八块腹肌……而且还好帅。

    前台小姐心里多少有点羡慕,能这么精心准备生日礼物。

    这马上就要十二点了,这是要做第一个祝女朋友生日快乐的人啊。

    有钱有颜有腹肌,还这么浪漫。

    漫画里的白马王子也就是如此了。

    徐知木回到了房间,把蛋糕拿到了房间里,开始布置着蛋糕,又把自己手织的,长短不一的围脖也准备好了。

    ……

    浴室中,叶洛嘉抱着双腿坐在浴缸里,她抬头看着天花板。

    生日啊。

    其实自从母亲离开之后,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认真过过生日了。

    要不然就是父亲送的一些礼物,很多时候连面也不会出现,倒是有不少人接近送礼接近自己。

    但是那些人叶洛嘉看见就讨厌。

    而这一次,自己还是第一次在山上过生日。

    虽然,可能今年连一句生日快乐都不会有。

    自己是没有告诉这个家伙自己的生日,但是他看过自己的资料,下意识记住在乎的人的生日,这不是应该的吗?

    叶洛嘉就把他的生日,手机号,甚至是身份证号都背下来了。

    如果是那个叫柳凝清的女孩子,他肯定会记得吧。

    想着想着,叶洛嘉越觉得心里酸酸的。

    虽然,自己才是硬加进去的那个,可是喜欢他这件事,自己也不会比任何人少。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种不公平,可是真正体会到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好酸。

    酸死了……

    这个在商业叱吒风云的女总裁,其实在爱情上,也不过是一个纯白的少女而已。

    而且这个家伙今天总感觉怪怪的,如果今天晚上他真的要的话,自己也肯定不会拒绝。

    这也许是现在自己还能让他永远无法离开自己最后的事情了。

    以后的话,恐怕就是要生孩子了吧。

    当妈妈……叶洛嘉的面色忽然红润润的,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肚子,以后自己会和他有小宝宝吗?

    如果有的话,也一定很可爱吧。

    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澹澹的幸福。

    洗完澡,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

    今天过生日了,又要长大一岁了。

    而他今年才十八九岁,叶洛嘉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肌肤水嫩,白皙细腻,没有丝毫岁月的痕迹。

    身体的线条比一般的模特都要标准,就除了熊熊有点……也不小的好吧。

    她看了看自己的双腿,还有曼妙的臀线,每天都会擦各种身体乳包养。

    浑身上下的肌肤都是白皙细滑的,没有一点的瑕疵。

    真是便宜那个死渣男了。

    叶洛嘉穿上了自己睡衣,走出浴室的下一刻,屋里的灯却瞬间全部黑了下来。

    叶洛嘉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忽然感觉身后一个温暖的身体忽然抱住了自己。

    叶洛嘉下意识抵抗,但是身后熟悉的味道让她安定下来。

    “做什么?”

    叶洛嘉声音微颤,心里却已经有了一点点小小的猜测。

    “往前走,一会就知道了。”

    徐知木捂住了她的双眼,黑暗中,只要些许的从窗外射进来的月光,被皑皑白雪折射之后,洒下一地的白光。

    从徐知木手指的缝隙之中。

    叶洛嘉好像,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一些微弱的光芒。

    像是蜡烛的光亮。

    “准备好了吗?”

    徐知木笑着在她的耳边问道,其实等待礼物来临的那一刻,可能要比真正见到礼物的时候更开心。

    “嗯……”

    叶洛嘉感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一些小小的颤抖。

    “铛铛铛!”

    徐知木松开了手,在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生日蛋糕,上面插着二十四根蜡烛。

    叶洛嘉的身体勐的一颤,眼前这微弱的烛光,却温柔的把整间屋子都着凉了。

    “嘉嘉姐,生日快乐!”

    徐知木拿出一个生日的皇冠,轻轻戴在了她刚刚洗过的头上,这酒店做的东西都是很精致的。

    这皇冠不是那种纸质的而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彷制品。

    叶洛嘉此刻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

    徐知木看着她:“嘉嘉姐,这是我陪你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今年第一个陪你的人。”

    叶洛嘉的心头被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戳动了一次,那温暖的血液,从心脏的位置,流转全身的每一处角落。

    似乎全身都一处细胞都在诉说着这汹涌的爱意。

    她的眼眶瞬间泛红了起来,看着可以说有点简陋的布置,可那微弱的蜡烛灯光,还有眼前带着微笑的人儿。

    她的眼中满满涌出眼光。

    徐知木,我好喜欢你!

    她在心中呐喊,身体勐的抱住了徐知木,贴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自己却忍不住微微的抽泣。

    原来,原来他一直都记得自己的生日,原来今天的一切都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惊喜。

    这种被人真正放在心中的感觉,真的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嘉嘉姐,快点吹蜡烛吧,我们今天晚上距离天空这么近,许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徐知木帮她轻轻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这么大个霸道女总裁,却因为一块小小的蛋糕哭的稀里哗啦的。

    叶洛嘉嘴角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她看了看生日蛋糕,又看了看徐知木,最后双手放在胸前攥在一起,闭上了双眼。

    短短十几秒,叶洛嘉就睁开了眼睛。

    “这就许完了?好不容易过一次生日,可以多许个愿望啊。”

    “愿望多了就不灵了,而且,我现在也只有一个愿望。”

    叶洛嘉看着徐知木,微微踮起脚尖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笑容像是一个少女一样,傻傻的,痴痴的,甜甜的。

    “吃蛋糕吧。”

    徐知木准备开始切蛋糕。

    “不吃了,长胖了怎么办。”

    “你还胖?”

    徐知木顺着她完美的大腿看了一眼,虽然叶洛嘉有点瘦,但是这种体型的腿是真的好看。

    而且腿好看的,臀线一般也绝对妥妥的完美,最后目光在她的胸口上看了看。

    好吧,唯一的弱点。

    叶洛嘉伸出手戳了他一下,这个家伙,这个时候就不能一直说点好听的吗?

    “快点吃,吃完之后我再给你一个惊喜。”

    徐知木笑着开口,自己真正的礼物还没有送出去呢。

    “惊喜?”

    叶洛嘉原本小口小口的吃着蛋糕,此刻忍不住加快了一点点进度。

    “一会就知道了。”

    徐知木笑着开口,然后打开了酒店送的红酒,给她稍微倒了一点。

    两个人碰了一下。

    “惊喜呢?”

    叶洛嘉这会就像是一个刚刚谈恋爱的小丫头一样,伸出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带着一些期待的目光的看着徐知木。

    徐知着也不藏着掖着了。

    直接从自己带的背包里,拿出来为她准备的围脖。

    只不过勐的一看感觉就像是一条不规则的长布条一样。

    徐知着有点不太好意思,拿着围巾给叶洛嘉围上了。

    “这是我第一次亲手织的围脖,有那么一点点不熟练,不许嫌弃啊。”

    徐知木带着笑意而温柔的嗓音,让叶洛嘉有些痴迷,她伸出手摸了摸这条围脖。

    虽然这形状的确不好看,材质更比不上她柜子里那些动辄上万的奢侈品围脖。

    但是她却感受到了从来未有的暖意。

    “这……真是你第一次亲手织的?”

    叶洛嘉摸着围脖,眼角弯弯,像是天边的明月一样迷人。

    “当然,好看吗?”

    徐知着点点头。

    给小学姐和叶洛嘉的围脖都是自己同一批的织出来的,所以说是第一次织的也不过分。

    他第一次手织的……叶洛嘉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儿。

    “难看死了。”

    叶洛嘉忽然笑了一下。

    “难看就还给我,伤心了。”徐知木也配合着她演戏。

    “不给!”

    叶洛嘉捂着脖子上的围脖,往后退了一步。

    “给我!”

    “就不给!”

    “不给我可自己动手了!”

    徐知木撸起袖子,刚准备扑过去,结果却被叶洛嘉一步跑过来,紧紧抱住了身体。

    那双精致的丹凤眼闪动着让徐知木都觉得无比刺目的炽热。

    “要围脖,还是……要我?”

    近在迟尺的俏脸,满满都是怀春的颜色,这张娇艳欲滴的红唇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徐知着知道,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他搂着叶洛嘉的腰肢:“我全都要!”

    说着,徐知着一把把叶洛嘉给抱了起来,走到二楼之上。

    徐知着把叶洛嘉轻轻放在柔软的大床上,感受着眼前人儿加速的呼吸。

    徐知木温柔的吻了上去。

    良久,两个人分开彼此,徐知着轻轻理了理她鬓间的秀发,看着眼前这个美的不可方物的霸道女总裁。

    此刻哪里还有半点高冷的表情啊,浑身都热乎乎的,娇羞的面颊,就像是雪山之中盛开的一朵雪莲。

    美的让人有点目眩。

    “嘉嘉姐,我爱你……”

    徐知木的手已经缓缓开始松动纽扣。

    叶洛嘉揉着他的脑袋,一双完美的修长美腿略有一些忐忑的来回揉动着。

    事到如今,她反而是有一些紧张了。

    毕竟在这方面,叶洛嘉才是一个张白纸。

    而徐知木已经是一个老司机了。

    徐知木也觉察到了她的紧张。

    明明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总是无下限的挑逗自己,甚至还故意让自己火气上头,之后就估计装睡不理自己。

    结果现在只是亲一亲,就让她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这就是窝里重拳出击,出门之后就柔柔弱弱。

    徐知木的手挑开了她的睡衣。

    叶洛嘉更是有一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徐知木看着她,温柔开口道:“嘉嘉姐,是不是觉得在外面没有安全感……等我们回家之后也可以。”

    徐知木想起了小学姐,这种事情,在外面开房之类的,总觉得托付的有些廉价。

    那毕竟是一个女生一生中唯一一次最宝贵的经历。

    如果不在自己最熟悉,最有安全感的地方,女孩子总会有一些忧虑和害怕。

    这种事情应该是最美好的,徐知木慢慢收回手,他不想给叶洛嘉留下不好的印象。

    但是叶洛嘉却抓住了他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怀里,一双眼眸带着温热的光芒。

    “我不怕这些……”

    叶洛嘉伸出手,摸着徐知木的脸颊,她轻轻的开口道:“你知道么,为什么我一直都想把我彻底交给你吗?”

    徐知木看着她,紧紧的把她又抱紧了一些。

    叶洛嘉的目光似乎一下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其实我啊,虽然是当今叶家的独女,也是未来叶家的继承者之一,但其实,我的血脉里流淌着一半……被他们称为贱民的血。”

    叶洛嘉说着嘴角却露出一抹外人难以理解的酸涩。

    徐知木默默的听着,安抚着她的情绪。

    “我的母亲不是什么名门望族的大小姐,只不过是进城来,在一家高档酒店当服务员的普通女人。

    因为长得漂亮,在一次准备宴席的时候,被我父亲看中,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身份天差地别,很难接受吧。”

    徐知木没想到叶洛嘉竟然还有这样的身世。

    叶洛嘉的眸子里也闪过一丝挣扎:“是啊,我母亲告诉我,当时的她紧张的一句话也不敢说,看着我父亲送来的那些金银珠宝,或者是一个就可以抵上她一整年工资的名牌包包,但是我母亲还是一次次拒绝了。

    背后好多同事都羡慕她,嫉妒她,还有不少的诋毁,说她装高冷,装清高。

    但是她们又怎么知道,那种身份之间的差距,比这云泥天地都要高,压的人喘不过来气。”

    叶洛嘉说着的时候,眼眶都在泛红,徐知木轻轻顺着她的后背。

    这种感觉,他也懂得。

    “但是后来……我的姥爷病了,需要很多很多钱,我母亲一个服务生根本拿不出来,整日以泪洗面。

    我父亲知道了这个消息,连夜把我姥爷一家都接到了城市里,请了最好的医生,甚至还每天都拿着饭菜来探望。

    绝望之中的母亲,终究还是一点点被我父亲感动了,我父亲也顶着家族的压力,一意孤行的和我母亲举办了婚礼。

    可是在婚礼的第一天,到场的亲戚还不足十分之一。

    母亲顶受的压力,我不敢想象,可是我父亲依然还对她很好,后来,我就出生了。

    前几年,日子一直过的都很开心,我父亲开始创业,我母亲全力的帮他照顾好家里。”

    叶洛嘉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澹澹的温馨,但是这抹温馨很快就慢慢被苦涩驱散。

    “可是到了后来,我父亲的生意越来越大,而我母亲越一点点的离他的世界越来越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经商贸易,我母亲不懂,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外人眼里的阔家太太。

    我父亲回来的日子也一次比一次短,没有了共同语言,又因为七年之痒,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墙了。

    后来,我爸他出轨了,虽然有钱人出轨已经算是常事了,但是对于我母亲来说,无疑是天塌了一般。

    而且家族里,种种目光和不怀好意,无论是我,还是我母亲,都难以承受。

    而面对我母亲的质问,我父亲一句“你一个农村来的懂什么?”彻底把我母亲那仅存的一点温馨击溃了。”

    叶洛嘉的眼眶中已经有泪光闪动,徐知木心疼的抱着她,有钱人的悲哀,有时候比普通人更强烈。

    “后来,我妈病了,是家族的遗传病,跟我姥爷一样治不好的癌症。

    但是我母亲一直瞒着,毕竟,曾经两个人都喜欢过彼此,我母亲知道,自己帮不了他,也更不愿意拖累他。

    身在叶家,父亲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甚至已经开始准备另娶。

    可是我知道……每天晚上都以泪洗面的她,病一天比一天重了。

    可是她依然每天很温柔的照顾我,给我讲故事,胃疼的时候也会给我煮一碗热乎乎的番茄面。

    那是我童年时期,唯一幸福的时光和寄托。

    还是有一天,我母亲病倒了,我父亲得知了一切,也终于回到了我母亲的身边,又好像恢复成了当年那个为了追求她,甘愿在楼下捧着玫瑰站上一整天的那个人。

    可是啊,母亲他还是病倒了,也从那一天开始,我与叶家与我父亲,就形同陌路了,那一年,我才十五岁。”

    叶洛嘉泪光闪烁,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这是她内心里最痛的地方,也是曾经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无法直视的地方。

    可徐知木的出现,让她终于有了可以倾诉的地方。

    “我很明白,那种来自与家族的压力,可以让一个原本温柔的人,变成那幅模样,我真的很害怕,万一有一天,我们会不会也就此分开了。”

    叶洛嘉紧紧贴在他的怀里,不留一丝空气流淌而过的缝隙,两个人的心跳动似乎同步的跳动着。

    徐知木真的感觉到了,怀里这个向来拒人千里之外,美丽又冷酷的美人女总裁啊,此刻竟然如此会因为一个毛头小子而紧张成这个样子。

    徐知木摸着她不断发抖的后背。

    叶洛嘉和他紧紧贴在一起,眼眸里又浮现出浓浓的温馨和幸福。

    “父亲掌权之后想让我继承叶家的财产,家族之中想把我当成联姻的工具,那些说着喜欢我的人,也不过是为了通过我获得叶家的家产和地位。

    让人作呕。

    我以为,我会就这么一个人慢慢的度过一生,可是我遇见了你。”

    叶洛嘉深深的凝望着徐知木,把他的一处细节都刻画在心里。

    “你总是自己贪钱,但是为了我,你可以毫不犹豫的把酒泼在那个人的脸上。

    你说你好色,但是我醉酒,你和我躺在同一张床上,想到的却只是细心的照顾我。

    你还装自己是个直男,但是却是除了我妈妈之外,第一个主动给我煮面吃的。

    还有今天啊……我原本都以为你不知道我的生日,结果呢,却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

    叶洛嘉钻在他的怀里,语气里已经充满了属于女生的娇憨,满眼都是眼前这个男生的模样。

    徐知木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开口道:“要是让别人知道,一杯酒,一碗面,一个蛋糕,一条围脖,就能把你这个千金大小姐给拐跑了,不知道多少人都该嫉妒死我了。”

    “其实我想要的,就是这些啊。”

    叶洛嘉也忍不住笑了一下,轻轻抽了抽自己的小鼻子。

    “所以,我就害怕万一你以后离开我怎么办……所以,我全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这辈子也不后悔了。”

    叶洛嘉这句话,说的卑微的让人心疼。

    她这是害怕,徐知木也像是当初自己的母亲一样,因为承受不了家族带来的家里,会离开自己。

    所以,就想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

    即便以后他真的离开了,叶洛嘉也不后悔,因为自己已经把一切都完完全全交给了他。

    徐知木都感觉胸口一阵发闷,这个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冰山女总裁,或许承受的压力同样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他深吸一口气,紧紧抱着怀里颤抖的柔软身躯。

    “相信我,我永远把你留在自己的身边,嘉嘉,我爱你。”

    徐知木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嘴唇。

    叶洛嘉的眼角晶莹,心中却化开了一股股甜蜜的暖流。

    良久唇分。

    徐知木微微喘了喘粗气:“嘉嘉姐,要等回家吗?”

    叶洛嘉则是伏在他的耳边,浑身都烫烫的:“自从我母亲离开之后,我就已经没有家了,可现在我有了你。”

    叶洛嘉忍不住亲了亲他,甚至直接翻身把徐知木给按在了床上,手臂撑在徐知木的两边。

    这么居高临下,那双丹凤眼折射着外面的雪景,一点点的洒落在徐知木的双眼之中。

    “在这里,没人认识我们,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地方,只有我和你,你就是我的家啊。”

    徐知木伸出手,摸着叶洛嘉这张标准的瓜子脸,细腻的肌肤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你这个坏家伙,还装什么?”

    叶洛嘉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俏脸一红,也伸出手捏着徐知木的脸。

    徐知木干咳一声,然后翻身又把叶洛嘉给压在身下。

    酒红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给叶洛嘉一种破碎感的特别美感。

    “嘉嘉姐,都怪你太美了,你一次次这么惹火,真以为我不行了是吧!”

    徐知木的心中也定了下来,既然喜欢,那就负责到底。

    叶洛嘉啊,一辈子都是他徐知木的。

    “来啊,软男。”

    叶洛嘉依然不服气的微微扬了扬下巴,只不过微微发颤的身体还是出卖了她。

    嘴硬的雌大鬼,就好好的收拾一番。

    叶洛嘉穿的是黑色蕾丝边边的内衣,与洁白的肌肤相衬,平添几分高贵的涩气。

    叶洛嘉真的是标准的模特身材啊。

    徐知木一眼甚至看不全一双大长腿的长度。

    而且每天都泡玫瑰花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玫瑰的花香。

    像是一种天然的催化剂一样,徐知木感觉眼前这个脸色红润,双眼如丝的叶洛嘉更加诱人了几分。

    虽然叶洛嘉还未经人事,但是毕竟岁月精凋细琢的加持,更像是一个成熟女人该具备的身材。

    窗外的夜风,吹着树上的枝条,偶尔会把一棵树上的积雪全部吹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身。

    徐知木轻轻抱着叶洛嘉,两人的心跳,继续快要跳动出自己的胸口一样。

    “嘉嘉姐……”

    叶洛嘉用雪白的手臂挡着自己的眼睛,不敢看他。

    徐知木忍不住逗逗她,让她放松一些:“平时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怂的不敢看我了?”

    叶洛嘉放下手臂,一对小虎牙亮闪闪的,轻轻咬着嘴唇,一双丹凤眼里闪过几分异彩。

    她勐地起身,又把这个口出狂言的徐知木按在床上。

    “磨磨唧唧的,是不是个爷们!”

    叶洛嘉嘴里说的霸气,但是身体却颤抖的厉害。

    “嘉嘉姐……”

    “叫我嘉嘉!”

    叶洛嘉的脸红的如血一样,语气里甚至有点撒娇的感觉。

    徐知木都不知道她是怎么用这种最霸气的语气说出最撒娇的话语来。

    “宝贝嘉嘉……”

    徐知木正说着,叶洛嘉低下身子,贴在他的额头上。

    徐知木后面的话都咽了下去,深深呼了一口气。

    叶洛嘉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水。

    徐知木轻轻抱着她,静静听着窗外的风声。

    她果然还是那个霸道的女总裁啊,都到最后时刻了,还是要紧紧的把握自己的总裁地位。

    ……

    等叶洛嘉脸色好了一些。

    徐知木轻轻把她放在床上,温柔的看着她。

    “嘉嘉,剩下的交给我吧……爱你,一辈子。”

    叶洛嘉的眼睛里,已经全都是他的模样。

    “我也爱你,永远永远。”

    ……

    窗外的夜风,呼吸而过,高山遇冷,洋洋洒洒的挥散着点点雪花。

    在一望无际的树梢与丛林之间,白色的积雪层层覆盖,让这片高贵而优雅的群山,更具了一份独特的美感。

    鸟儿归林,在雀巢之中,渡过这将近的寒冬,只有月光和星光,能看到这美不胜收的一幕幕景色。

    那些紧紧依偎的人儿,许下这辈子不会更改的承诺。

    相关推荐:大秦公子寒门枭龙我真不是恶魔宰相寒门小娇妻无冕宰相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关游戏凤上枝头:妖王别乱来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嫡女狂妃之妖王宠上天傲娇女妖王,我亲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