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本王姓王 > 第441章 无边风月
  • 一键听书

    第441章 无边风月

    作品:《本王姓王

    入夜,金水河畔的风月楼依旧灯火通明,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向此而来,正是南门家大少爷南门霍信。

    南门霍信醉醺醺踏进大门,即便在这满是酒菜香与脂粉气的风月楼,他身上的味道依旧浓烈到无法遮掩。

    树倒猢狲散,哪怕是青楼这种被称作下三流的地方,对于南门家的破落,大多数人也心存幸灾乐祸的看热闹心态,好在南门霍信平日出手阔绰,倒也没沦落到直接被轰出门的地步。

    仲姓老鸨捏着鼻子走上前,强挤出笑意道:

    “南门公子,您这是又喝了多少呀?奴家不是都说了,顾三娘她不在风月楼了,那五十万两我们也早就退给您了。”

    “少废话。”

    南门霍信没了往日的儒雅,一把推开老鸨,抬步就要往楼上走。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风月楼了,自打当日小太爷失踪后,一切事都在一夜间变了,那些平日里向南门家摇尾乞怜的人没了便没了,可他万万不相信三娘也会弃自己而去。

    他每次前来,三楼那间房都是空空如也,桌子上厚厚的灰尘也说明这里有日子没人住了,一切的一切都表明顾三娘确实离开了。可他就是不死心,更没法相信三娘是那种嫌贫爱富之人。

    ……

    老鸨险些被推了个跟头,不免有些气急,掐着腰指着正欲抬步上楼的南门霍信说道:

    “天杀的短命鬼,你以为你们南门家还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大户吗?现在连叫花子都不愿从你们府门前经过,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少爷了,竟敢在老娘面前逞威风?”

    南门霍信闻言转过头,默默看向对方,老鸨没来由地生出一阵寒意,但她紧接着就更加气急败坏起来:

    “来人,把这只丧家犬丢出楼去。”

    话音刚落,四五名手持棍棒的大汉便围将上来。

    南门霍信目光依旧平静,他摸了摸胡子拉碴的脸,努力使自己精神一点,澹澹道: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言罢,脚下发力,瞬间出手。

    不大会功夫,几名打手均都倒地不起,哀嚎声此起彼伏,南门霍信叹息一声,走出风月楼。

    此时尚未至炎夏,屋外凉风阵阵,南门霍信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抬步朝前走去,行至十余步,回首再看三楼,仿佛又看到了窗户上的佳人俏影。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这一刻,恍如隔世。

    南门霍信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发现那里依旧空无一物,一切不过只是自己的幻想,他低垂着头,渐行渐远。

    ……

    三楼房间内,王柄权出声道:

    “就不跟故人道个别?”

    “本就是逢场作戏,何来故人一说。”女子语气不带丝毫感情。

    王柄权无奈摇摇头,这位新任子鼠,脾气倒是跟上任出奇地像,他看着天上的无边风月,心里无端想起一句诗: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此诗,最是应景。

    ……

    次日清晨,王柄权早早起床,亲自去厨房热好一罐羊奶,小心翼翼端到严荣荣房间去。

    推开房门,严荣荣正在逗弄着怀中的孩子,王柄权望着这幅母子和谐的画面,嘴角不由露出笑意,开口道:

    “娘子,你醒了?”

    严荣荣点点头,“先放桌上吧,我刚喂过了。”

    “好嘞。”

    王柄权十分听话地放下,正要走上前,却听对方说道:

    “南门妹妹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她又来了?”王柄权显得有些无奈。

    “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有些事,你还是跟她解释清楚比较好,总躲着也不是办法。”严荣荣说着,抬起头来,目露认真,“若你想娶她过门,府上也不过是添双快子而已。”

    王柄权摇头苦笑道:“娘子,这次你可真是错怪我了。”

    “也就是说我之前没错怪你呗?”前一刻还善解人意的女子此刻突然面露不善。

    王柄权见状一时语塞,严荣荣看他这样子,突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摆摆手道:

    “好了,赶紧去吧,我相信你。”

    “哎好。”

    被戏弄一通的王柄权忙不迭跑出门,等他快到大门口时,脚步又不由慢了下来,直至最后,近乎是一点点挪过去的。

    在他看来,南门复青可远比南门霍信要难打发。男子三妻四妾,本性使然,即便家中已经有了如花似玉的娘子,还是会朝三暮四。

    可女子不同,她们自小耳濡目染女德女训,骨子里早被刻下“嫁鸡随鸡”的念头,因此无论外表多独立,内里也始终避不开钻牛角尖。

    王柄权之所以一直对南门复青避而不见,是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对方,他也十分郁闷,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却又不得不给其一个交代。

    现在看来,朝附子要的补偿还是少了。

    ……

    “南门姑娘,听说你找我?”来到门口,满脸纠结的王柄权立马露出了应承的笑容。

    女子见到对方先是脸色一喜,但紧接着又意识到什么,俏脸一红,低头道:

    “王爷可曾记得当年之约?”

    王柄权笑意一僵,暗道果然还是来了。

    当年,那个小屁孩曾郑重其事向对方许诺过,若是还能再见,定然要娶她为妻。

    这约定虽不是他许下,却是从这张嘴里说出来的,他顶替了原本宿主的身份,既享受了该享受的,需要他承担的自然也不能落下。

    ……

    王柄权强行挤出笑意,说道:

    “儿时胡言乱语而已,南门姑娘可别当真哈。”

    南门复青闻言身体一颤,手指用力揉搓着衣襟,过了好一会,她手上的动作才停下,抬起头盯着王柄权,目露倔强道:

    “若是阿青将这话当真了呢?”

    王柄权看着对方涨红的俏脸,到了嘴边的拒绝硬生生又给咽了下去,为何自己遇到的女子总是这般敢爱敢恨?

    他现在总算明白父皇当初的烦恼了,命犯桃花可真就没有外人看来那般逍遥。

    ……

    南门复青此刻的心情也十分紧张,再回京时,记忆中的少年已成了风度翩翩的公子,对方口中要成为一国之君的誓言并未实现,可他说过“变傻就把你忘了”的戏言反而却一语成谶。

    对方成为王爷后,迎娶了镇远将军的女儿做王妃,夫妻和睦,南门复青将这段如今看来像极了小孩过家家的感情掩埋心底,直至一个月前那场梦。

    ……

    相关推荐:大唐:我的老板娘是长乐公主武道元解无限仙武大道灵境山海我家娘子只想种田什么叫开团型辅助啊脑域异界神祇团宠锦鲤被重生首辅拐跑啦神豪生活启示录男主死了很多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