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 > 第108章 肌电衰减,突破性的诊断
  • 一键听书

    第108章 肌电衰减,突破性的诊断

    作品:《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

    因为神经内科最年轻有为的高医生,见到这个急诊规培医的时候,流露出的表情,除了惊喜,更有着尊重。

    医院也是一个小社会,你有前途,或者有实力,别人就会尊敬你。

    反之,那就是角落里的尘埃。

    图雅医院有着几千个员工,绝大多数都是平凡大众中的一份子。

    “我可告诉你,周医生是急诊科最有前途的医生,跟他搞好了关系,对你只有好处,没坏处。”高见对这个护士说完,目光再次看向周灿。

    “周医生该不会是来看我的吧?哈哈!我有点自恋哈!”

    高见虽然与周灿是竞争对手,见了面,却是热情得很。

    那个护士妹子吃惊的再度打量着周灿。

    眼中再无轻视。

    脸上则是带着几许讨好的笑容。

    可惜周灿却没有再看她。

    “我来找殷主任请教点问题,知道他在哪吗?”

    “殷主任是我老师,你说他在哪我知不知道?走,我带你过去。老师早两天还提起你呢。今天你算是运气好,老师正好今天加班。一般情况下,双休日,殷主任都是不上班的。最近求诊的病人有点多,老师担心他的专家号被黄牛炒上天,这才选择加班。”

    到得殷主任这一级别,很多基本工作都不需要再承担了。

    主要就是带带学生、坐诊、开会之类。

    如果是外科主任医师的话,除了坐诊,还需要做手术。

    从这一点来说,内科医生搞学术占有天然的优势。

    外科主治以上,基本上半天坐诊、半天手术。还要查房、带学生、带组、带课题……能够用来学习充电的时间真心不多。

    很多人觉得外科医生的收入比内科高。

    这是非常片面的。

    外科医生固然能够通过手术赚取手术费,加班费。但是内科医生的药费提成也不少呀。

    住院这一块,内科可以碾压外科。

    一两万每天的ICU,那就是吞金巨兽。

    即便这样,很多医院领导还经常骂ICU就是个亏钱的科室呢。

    周灿在高见的带领下,径直来了神经内科的门诊。

    外面的过道上还坐着不少病人。

    图雅的专家门诊其实挺多的。

    最便宜的专家号是50元,最贵的特需专家门诊号1000以上。

    这个世界非常奇怪,便宜的专家号反倒没多少人要,反倒是大几百,上千的专家号,很多都是秒光。

    现在还好一点,要求本人身份证挂号。

    黄牛的操作空间小了很多。

    以前没有自助挂号机,全靠人工操作时,好点的专家号全被黄牛们垄断了。

    想看病,就得找他们买。

    你不买没关系,多得是的病人愿意加价买。

    因为病人根本拖不起。

    “刘燕,殷主任还有多少位病人没看完?”

    高见询问导诊护士。

    这些护士的作用就是引导病人排队,负责维持秩序,叫号。

    病人只要把病历本与挂号条交到她那里,她就会按照先后顺序,一个一个的叫号。

    1200ksw.net

    这样可以防止有人插队。

    病人与家属只需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休息等待即可。

    “一共还有三位病人。”

    “好的!”

    高见点点头,看向周灿。

    “还有三位病人,你大概要等半小时左右。我还要去住院部那边干活,没办法陪你了。”

    专科的规培生,个个都很苦逼。

    管病人、写病历、值夜班、做各种杂活……每天都能累到沾枕头就睡着。

    “去忙你的吧!谢啦!”

    周灿对他挥挥手。

    今天幸亏遇上了高见,否则想找到殷主任还真不容易。

    目送高见离开后,周灿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

    他发现很多病人都是带着在其它医院做的各种检查报告前来问诊。他们在当地医院查不出病因,或者治疗没什么效果,这才跑到图雅医院来找专家诊断。

    周灿随便望了一眼,里面那些门诊房间,基本上全都是专家门诊室。

    殷化主任那间,挂的是特需专家门诊1号的牌子。

    像这种特需专家门诊的诊室,至少有六七间。

    能当得起特需专家四个字,一般都是在某一细分学科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

    经过严格的评审后,才能有资格加上特需二字。

    图雅的实力还是挺强的。

    毕竟仅仅只是神经内科一个细分科室,便已经有这么多顶级专家了。

    整个图雅的权重科室加起来,顶级专家的数量怕是超过一百位。

    很多医生一辈子的心愿就是成为顶级专家。

    实际上,一百个医生能有三四人成为顶级专家就很了不起了。

    周灿只要一直这样努力下去,早晚有一天也能坐进特需专家门诊室,以顶级专家的身份为病人诊治。

    他在等待的过程中,拿出手机再次翻看秋洁的检查报告。

    一张一张,仔细查看。

    有些检查报告,他甚至反复看了不下十遍。

    可是始终都没有太大的发现。

    将近五点左右,殷主任终于结束了门诊。

    周灿赶紧走到门边,敲了敲门。

    殷化一抬头,看到周灿,不由愣了愣。

    “小周!”

    “殷主任,您上次说过,我有问题可以随时向您请教。我可真的厚着脸皮来打扰您了。”

    周灿笑着走了进去。

    “欢迎啊!在外面等很久了吧?”

    殷主任对他的态度相当热情。

    瞧这表情,是真心欢迎周灿来找他请教问题。

    “没等多久呀,也就半小时左右。不过想找到您,还真不容易。我对神经内科并不熟悉,四处打听您在哪办公。幸好遇到了高见,他把我带到了这儿。”

    周灿一点都不见外。

    走过去,拿起殷化主任空了的茶杯,主动帮他续满水。

    一个小小的举动,让他瞬间拉近了与殷化的距离。

    通常只有学生才会帮老师的茶杯及时续水。

    这是一种尊敬。

    也有着献殷勤的意思。

    “下次再过来找我,一三五,我都在这边坐门诊。二四的白班时间,多在住院部办公室,或者微创手术室。你只要到这三个地方准能找到我。实在找不到,就打我电话,有号码吗?”

    献殷勤还是有效果滴。

    殷化主任主动把电话号码给他。

    这个待遇可不是谁都能有。

    “没您的号码哦,方便报给我,让我记一下吗?”

    周灿拿出手机,做好准备。

    殷主任把私人手机号报给了一遍,周灿记下。以后要联系,可就方便多了。

    他们这种级别的名医,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一般不会把手机号码给不相干的人。

    “想要请教什么问题?我等会还要去住院部查房,抓紧时间吧!”

    殷主任是真的非常忙。

    别人找他看病,不但要花800元的挂号费,还得排队等。

    周灿因为得了他的赏识,算是得很巨大便利。

    “我遇到一位病人,她当年因为流产,已经瘫痪好几年了。但是遍访名医,仍未能查出病因。您是神经的顶级专家,见多识广,我就想请您帮忙看看。”

    周灿把秋洁的检查报告点开,然后把手机放到殷主任前面。

    “她的一些检查报告都在这里。”

    殷主任点开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古怪表情。

    周灿也察觉到殷主任的表情有异。

    “这位病人三年前找我看过。你一说她是流产导致瘫痪,我就猜到了一些。因为这种病人实在太少了,十万例流产病例都难以出现一例。”

    想想也是,黎烙夫妇就住在本市,又怎么可能不到图雅求医呢?

    只要到了图雅医院,这种神经类的疑难病例,最终肯定会请殷主任会诊。

    虽然三年前给秋洁诊断过,他仍然把病人的检查报告一张张点开放大查看。

    他看得非常仔细。

    “当年这位叫秋洁的病人给了我极深的印象。她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就闹自杀,幸亏护士发现及时。没想到三年过去,她仍然还是没能查出病因。”

    殷主任叹了一口气。

    医院其实挺害怕死人的。

    哪怕就算是正常死亡,也会升高医院的病死率。更别说是这种自杀的病人了。

    对医院会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并且要承担管理不到位的责任。

    “当时给这位病人诊断时,她刚流产不久。那时候我的诊断水平要比现在弱,经验也差一些。现在想想,当时陷入了一个误区。我认为她是休克时间过长,导致病损程度很大,再加上有着合并感染等并发症,这才引起的自然瘫痪。”

    “当时对她检查时,发现肌梭对牵张反射敏感性比正常水平更灵敏,尤其上肢屈肌和下肢伸肌的肌张力非常高。起始阻力大,以后阻力迅速下降,断崖式下降的那种。我那时候便根据这些检查的细微结果,诊断她是病损加合并感染并发症导致的自然瘫痪。认为没办法医治。”

    三年时间过去,重新查看完资料后,殷主任对当年的事情仍是记忆清晰。

    医生就是这样,遇到一些疑难病例时,很容易记住一辈子。

    一是因为疑难病例很少有重复的,二是在诊断过程中费尽心力,所以记忆格外深刻。

    “那您现在有新的发现吗?”

    周灿问道。

    三年时间过去,殷主任的诊断水平、经验,都有一定的提升。

    说不定能够有新发现也不一定。

    “仍然没有太重大的发现。不过这份京都医科学院的检查报告倒是给了我一点思路。他们对这位秋洁的女病人进行了肌电测试。我们图雅也能测肌电,却因为设备没那么先进,检测没办法像他们那样精准。你看,肌电测试,传导能力从这里就开始逐步衰减。传导到大腿根部仍然有微弱信号,我认为这位病人的病灶若能发现,肯定能有转机。”

    周灿能看懂肌电图的普通问题。

    但是一些太过高深的,或者需要丰富的经验与医学知识相结合的地方,他就很难看出来。

    这有点类似于一幅图,有人能看到两张人脸,有人能看到七张,甚至更多。

    根据检查报告与病人症状的一些蛛丝马迹,能够看出其他医生发现不了的异常,这才是高手,这才叫水平。

    周灿在诊断方面本就有着极高天赋,被殷化这么一提醒,他的眼神微亮。

    “你是说,肌电信号能传到大腿根部,就说明病人的神经并没有完全坏死。只是神经信号严重衰减,传递不到下肢的更末端部位。同时,因为神经信号传到大腿根部时,已经非常弱,所以也不可能做出肢体运动反应。”

    只要神经没有坏死,那就还有机会。

    因为神经细胞是唯一不可再生细胞,一但坏死,便很难再治。

    “聪明!”

    殷主任对他竖起大拇指。

    这小子的天赋、悟性,确实非常高。

    一点就透。

    “病人的肌电信号衰减是渐进式的,而不是断崖式,这个根据我的经验,其实与神经坏死的结果没太大区别。就像一根老化的电线,它的传导率已经严重出现问题。除非你换一根新线,不然没办法解决。”

    殷主任摇头叹息。

    这个病人根本就治不了。

    下肢神经元相当丰富,恐怕还没哪个医生能把它换一根新的。

    周灿却像是魔怔了一样,皱着眉,目光呆滞的盯着墙角不说话。

    殷主任察觉到周灿没有回应,抬头一看,他不禁哑然失笑。

    这小子,倒是很有他当年的风范。

    钻研医学问题时,常常一头扎进去,接近走火入魔的地步。

    殷主任并没有打断周灿的沉思。

    而是低头继续查看病人的资料,看看能否还有更多的发现。

    过了足有十几分钟,殷主任要去查房了,他正准备起身,留下周灿在这里继续思考。

    这时候,周灿却是有了结果。

    “是这样,对,很可能就是这样。”

    他神神叨叨,眼神晶亮,脸色兴奋。

    “你有了新的发现?”

    殷主任见识过周灿的另类诊断思路,所以并没有因为他是规培生便轻视他。

    说起来,殷主任如此欣赏周灿,不惜为他大开方便之门。

    也是因为周灿表现出来的另类诊断思维。

    “我认为这个病人还能治。她的肌电信号会一路衰减,您觉得会不会跟供血有关系?”周灿这么问,显然有了重大诊断发现。

    瘫痪的病人,为什么要查心电图?

    查的其实就是供血。

    相关推荐:重返1995七零之走出大杂院网游:我有一座藏宝城违背祖训,誓要加入考古队一不小心娶了位江湖公敌我满级道士,开局被妹妹送去喝茶娱乐圈流量之王抽卡!就很强!泛大陆纪传史之废墟列车号我左眼有妖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