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 > 第113章 伐山破庙(二合一)
  • 一键听书

    第113章 伐山破庙(二合一)

    作品:《修仙从祖先显灵开始

    “此次我专门为薛道兄你在陛下那里请了一道圣旨,有圣旨旨意加持,能最大程度削减望气带来的伤害!”

    闻言,那富翁一般的员外郎点点头笑道。

    “多谢蔡兄维护,兄弟我就尽力试一试,此回定要为陛下辨明忠奸才好!”

    这数道身影并不是别人,而是凤阳郡众多官员苦苦相候的大乾钦差特使团。

    中年冷峻男子唤作蔡衡行。

    乃是御史台中派遣而来的巡查御史,并兼任总督东南诸郡等处军务兼理粮饷太子少保御史台左副都御史等等头衔。

    也是这一次的钦差特使。

    凤阳郡郡守余同光在任上非正常死亡,还是引起了大乾朝廷的重视,特意派了重臣前来调查。

    其实也是调查当地郡望世家。

    大乾朝廷一直是与大乾士族共天下,对于世家大族依赖的同时,一直也是极其警惕,同时无时无刻想着将这些世家大族打压下去,消弭这些隐患。

    而另外一位则是钦天台中派出的一位官员。

    这位薛东明薛道人本身也是洞神观中修行的正统修仙者,法力精深,尤其是还经过洞神教的专门培养,精通望气这种奇术。

    望气,这是风水术数中最为玄妙的一种能力,能够透过事物直接窥透本质,观察最为核心的命数变化。

    不过望气之术,自古以来也有限制。

    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反噬。

    观看气运较弱的存在,或许代价很少,若是遇上气运强势之辈,便是如同暗中窥视龙虎这等凶勐的存在,一个不慎,就会被其反噬。

    但出身于洞神观还是有着特殊的秘法,可以规避一部分反噬,譬如借力加持自身,若有朝廷正统的名分,自然是可以无往不利。

    “开眼!”

    僻静之处,只见薛东明手中一道法力流转灌注入双眸深处,隐隐约约可见他双眼深处浮现出缕缕紫气金芒,宛若天上烈日一般。

    目光所及,顿时将齐府上空缭绕的诸般气机收入眼底。

    一眼望去,奇府上空红光交织,富贵盈门,花团锦簇,更有数道笔直气血直冲苍穹,隐隐与苍穹之上诸般星象共鸣。

    “将星照耀宅邸,富贵连绵,不愧是将门世家,传承久远!”

    看到这一幕,薛东明眼底浮现出一丝笑容。

    吼吼吼!

    此时齐府上空那一团花团锦簇一般的气机似察觉到了他目光的窥视,那无形气运震动,似要咆孝而来,而在此时他周身亦有一道皇道气运沸腾而起,凭借着位格上的优势,强行震慑住那团欲要扑上来的气运光芒。

    如龙首慑万兽!

    薛东明缓缓收敛了眸光。

    蔡衡行此时目光闪烁道:“看来齐家并无问题!”

    薛东明点头道:“暂时未曾看到有任何潜龙兴之相的诸般异兆!”

    蔡衡行冷笑道。

    “但并不能排除齐家身上的嫌疑,有许多潜龙在未曾成形之前同样是善于伪装,很难看穿!”

    《极灵混沌决》

    他看起来对齐府很有敌意。

    薛东明将其看在眼底,微微点头,只是眼底则是有些轻笑,他听闻蔡衡行的次子前段时间与那位宿卫将军齐元武因为争风吃醋起了争执,看来这一次少不得要为难齐家一番。

    “除了齐府,还有其他两大家族,顾家,另外还有一个新兴崛起的张家,是否要一一查探一番,排除嫌疑?”

    薛东明神情严肃。

    蔡衡行略微思虑,片刻还是摇摇头道:“不用麻烦,若真正是叛逆,定然是善于伪装,我等查探主要是排除几个最有嫌疑的对象!”

    “凤阳郡原本以俞,齐两家势力最强,俞代郡守如今也倒下了,而作为紧随其后的齐家在两次风波中获益最大,按照谁获益最大,谁的嫌疑越大的原则,齐家脱不了干系!”

    “至于另外的顾家和张家,一个死了家主,元气大伤!另外一个在官面上的影响力远远不及齐家,这样的大族没什么奇特的!

    齐家就不同了!

    齐家有人,又有权势,手中还掌兵,若有问题,定然是齐家!”

    这位官员一脸确定无疑。

    见蔡衡行坚持,薛东明自然也不会反驳!

    微微一顿,他又提议道:“如若不然,我们先去见一见本地的洞神观观主,或许能够从这位分观主口中得到线索!”

    蔡衡行点点头。

    ……

    而在一行人望气的时候,却惊醒了齐家深处,另外两道身影。

    齐府深处,水底幽境中,白水龙君白怒正在教授白黎英为神之道,同时如何运转神道术法,借神道神职反哺自身血脉,完成化龙的修行。

    白黎英听得极其认真,只是当薛东明一行人窥视齐家气运的时候,立时被白水龙君白怒给注意到了。

    那望气的举动,无疑是明晃晃的挑衅。

    好在察觉到那望气之人针对的对象是齐家,白怒才止住了怒气,也按捺下了幽境神域的力量。

    他还是有些不悦,冷哼道:“现在的修仙者仗着自己有点来历,便是胡乱使用术法,岂不知这样会给自己招灾惹祸,迟早会遭受反噬!”

    白黎英见状,神情略为讶异。

    但片刻之后从白怒口中得到消息,她却是神情若有所思。

    ……

    城郊,红花娘娘庙宇前

    一队人马远远疾驰而来,尘埃四起,马蹄轰鸣!

    这等景象立时让红花娘娘庙宇前诸多的信徒紧张起来,在几个红莲道信徒的带领下,许多百姓也被聚拢了过来了,很快形成了几堵人墙。

    一行人由远及近。

    张坚一马当先,后面则是数百位郡兵,各个手持铁甲盾牌,手中持着长刀,为首的乃是凤阳郡郊外大营新任的五个都统之一,正是张奎。

    凤阳郡城郊郡防大营总共驻扎有将近八千精兵,目前全部由齐元嗣这位都巡检统领,其下辖五个都统,每个都统掌握一千精兵。

    张坚有意扫荡红莲道,便是亲自去见了齐元嗣,齐元嗣大手一挥,便是让张奎领了一千精兵随行。

    其实处理红莲道中之事,不带驻兵前来也行。

    不过既然手中有特权,张坚自然也是乐得少些麻烦。

    “让开!”

    此时见到这一幕,张奎顿时大声呵斥。

    为首的红衣教徒完全并不躲闪,反而低声挡在路中间道。

    “这位老爷,娘娘庙宇之前不能大声喧哗,更不能冲撞神明,若是娘娘怪罪,定会损及家人福报!”

    张奎闻言大怒。“妖言惑众!”

    他手中鞭子挥动,刹那甩在挡住前路的教徒身上。

    将其打倒在地。

    他这一鞭子力气不小,立时让这教徒栽倒在地,呻吟出声。

    见此,旁边诸多教徒面容不善,更是喧闹了起来。

    “这些大头兵打人了,他们要对娘娘不敬,一定要阻止他们!”

    “拦住他们!”

    下面顿时有教徒鼓噪起来。

    原本围在周围的许多百姓顿时有些骚动,望着诸多大头兵,眼底也有不善。

    红花娘娘庙宇十分灵验。

    这些年吸收了许多信众。

    不乏死忠!

    张奎目光扫过诸多围拢过来的百姓,怒极反笑,他作为凤溪县中县尉,还没有人敢在大军面前放肆。

    而今这些教徒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阻拦行军。

    眼眸含着厉色,他微微扬起手,便要给这些教徒一些厉害尝尝。

    张坚见状摆摆手道。

    “四叔,不必动怒,驱散他们即可!”

    “我们只诛首恶!”

    张坚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并不在意。

    这只是一些小手段而已。

    大部分百姓只是被这些教徒给蛊惑了。

    张奎闻言,眸光微皱,但还是选择按捺住了心头的怒火。

    对于这个侄子,他是异常信任的。

    微微挥手,便见一部分铁甲精兵手持长矛并列上前推进。

    “杀!”

    “杀!”

    “杀!”

    雄壮的呼和之声在长街上响起,伴随着一部分铁甲精兵推进,带着一股慑人心神的煞气。

    这些都是手中沾染了鲜血的精兵,不是一般的凡俗百姓能够正面应对。

    更不用说还有那寒芒直露的长矛。

    数百精兵只是一轮齐步推进,顿时将诸多教徒主动分割成十几片。

    还有癫狂的教徒试图上前反抗,一部分士兵齐齐举盾冲压,立时将这些癫狂教徒给砸翻在地,控制起来。

    张坚此时却望向红花娘娘庙,在他灵敏神念中,那属于红花娘娘的神力正在剧烈波动,原本似变得极其微弱,但在瞬息间却突然神力爆发,神域席卷开来。

    那无形神域流转,只是在迎上数百精兵组成的队伍,顿时被一重无形,浩瀚的龙虎气给凿穿。

    这些百战精锐,伐山破庙可谓是无往不利。

    神明虽能压制住山野中精怪修士,却偏偏被朝廷鼎器克制。

    当然,若是邪神完全放开,还是有一定的反抗能力,不过若是正面与朝廷的驻兵对抗,胜算并不高,最好的情况就是放弃庙宇,根基变成流窜的邪鬼。

    这等邪鬼一旦出现,立时会成为当地神明打击,针对的对象。

    张坚冷澹的望着这一幕,却没有让张奎直接动手打穿红花娘娘庙,将这尊野神诛灭,而是在等待。

    庙宇之内

    红花娘娘此时已经掌握了大主持的肉身,美妇双眸睁开,周身隐隐约约无边的烈焰翻腾,缕缕神力融入到大主持的周身灵机中,使得大主持体表的灵力接近于筑基的边缘。

    其实某种程度大主持的心愿也算得以达成,她已将‘神明’之力纳入血肉之躯,并且顺利凝聚驱神命格。

    这是筑基之根本。

    但得了张坚半炷香火滋养,红花娘娘神力恢复,却是完全颠覆了这个法阵,令她功亏一篑,所有的准备成全了红花娘娘。

    不但冲破了封印,还趁着机会进入了大主持的身体,将其真正化为鼎炉。

    将大主持的意识缓缓压制下去,红花娘娘也感觉到了这具身体给她施加的限制,但这种限制对她而言,却是弥足珍贵的。

    大主持这些年不断盗取她的神力淬炼根基,这具身体无形与她极为契合,她夺取了之后,契合度波高,如今等若于拥有了一尊血肉之躯。

    这是多少神明求之不得的体验。

    更不用说大主持本身的身份也是大有来历,若是利用得好对于她神道之路也大有帮助。

    此时她也察觉到了外面的变化,双眸深处红光微微波动,感知到外面景象,当即举步走出正殿。

    “夫人!”

    见到红花娘娘走出大殿,两侧数位手持长剑的女子连忙低声行礼。

    红花娘娘见状微微点头,她此时神情与大主持一般无二,无论是神情,气质,亦或者是说话的语气,身边的属下没有一个怀疑。

    当红花娘娘走出庙宇大门之时,正好看到暗中一些大主持培养的左道术士已经在蠢蠢欲动,准备与眼前城防大营的郡兵硬拼,顿时连忙出声道。

    “住手!”

    “大主持!”

    听到她的话语,庙宇周围诸多的教徒精神一震,许多更是不由自主虔诚叩拜,几乎将她当做了人间显圣的神明。

    张奎见到这一幕,神情一振,他不禁看了一眼张坚,正要下令将这美妇拿下,转瞬却看到张坚望着美妇,眼底流露出一丝奇怪之色。

    “看来你已经成功了?”

    ‘大主持’此时也早已经认出了张坚,她美丽的玉容上尽数是端庄,圣洁:“正要感谢郎君求助之恩!”

    微微一顿,她望向周围诸多士卒,又道:“只是小庙微小寒陋,不知郎君可愿意入内一叙?”

    张坚目光在这位大主持眉心深处看了一眼,那火红色的印记栩栩如生,当下便是点点头道:“如此也好了!”

    旁边张奎正要劝说,张坚摆摆手笑道:“四叔,我观这红花娘娘庙内清净祥和,并无邪气,应是无危险的,四叔亦不必担忧随行,在外面维持秩序即可!”

    张奎见状,也只好作罢。

    只是心头还是有些滴咕,怀疑张坚还是不是中了眼前这大主持的美人计。

    眼前的大主持的确是长得极美丽,尤其是身上还有那份特殊的成熟,柔媚,的确不是一般未曾长开的小姑娘所能比拟。

    但张坚之前房里没传出过什么风言风语。

    或许就是因为未曾开过荤,更加经不起这成熟妇人的诱惑?

    张奎心底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相关推荐:斗罗:来自一人之下的唐门弟子说好假天师,你这通天箓咋回事我能用意念粉碎星球小宫女最美味酒剑仙:雨夜宿醉,一剑震天下从剑雨开始这不是剑雨我真不是道祖啊从精忠报国开始的文娱时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