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 > 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 > Chapter614 种瓜得瓜
  • 一键听书

    Chapter614 种瓜得瓜

    作品:《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

    “辛德拉,妈妈说了让你在家里反思,你这一天去哪里了?”

    艾瓦德站在辛德拉面前,拦住了妹妹回家的路。

    让艾瓦德意外的是,这次妹妹根本没有跟自己搭话的意思,而是直接一言不发地从身边绕开,笑眯眯地跑进了屋子里。

    跟在辛德拉身后,艾瓦德追进屋子里看了一眼,他发现今天的妹妹有点奇怪,脸上也多了一些从未有过的笑容。

    “喂!我问你话呢?你不怕我告诉妈妈你偷跑出去玩吗?”

    这一次艾瓦德终于感受到了妹妹的视线,他总有种感觉,这是见面以来妹妹第一次正眼看向自己。

    “艾瓦德,你想告状的话就告吧,反正你也只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了。”

    没有以往的小心翼翼,也没有委屈巴巴地向自己求饶,妹妹就像是看一个陌生人看向自己。

    艾瓦德呆住,本能地后退两步,

    他从未感受到如此陌生的视线,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感袭上心头,小男孩慌不迭地转身逃离妹妹的屋子,来到院子里用水桶里的井水洗了一把脸。

    冰冷的井水成功让小男孩冷静下来。

    “懦弱的辛德拉不该是这个样子才对,她,她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

    直到母亲和父亲回来,艾瓦德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妹妹不在乎的情况下,他也不准备向之前那样告状。

    他决定自己弄清楚,在妹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

    第二天一大早,玛吉和卡米尔分别去了农田和伐木场,为自己的两个孩子在家里留下干粮。

    不耐烦的辛德拉终于等到自己的哥哥离开,左右看了两眼后,就一脸期待地带着母亲蒸的两个馒头向圣柳帕斯沃所在的山崖上跑去。

    从树后探出头来,艾瓦德跟在辛德拉身后,默默无声地跟着上山。

    圣柳帕斯沃的树下,风餐露宿一夜的来斯特把采好的山果放在包袱里,

    男人靠在柳树上树干上,吹奏着轻柔的口琴,

    洛依变成的白色骏马卧在旁边,半眯着眼小息着,迦娜化身成风之精灵在空中飞舞盘旋,在动人的舞蹈中带走所有的燥热,让人如沐春风。

    此时此刻,就连恶魔之体的猫芙琳都很难打得起精神,只愿意当一只酣睡的小猫咪,蜷缩在来斯特的腿窝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来斯特,那个孩子来了,身后还跟着她的哥哥。”

    迦娜忽然停下动作,猫芙琳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

    只有洛依变形成的白马还是不为所动。

    “知道了,交给我吧。”

    心中有了定计的来斯特拍了拍手,猫芙琳跳入阴影之中,迦娜凭空消失不见,山崖上又只剩下了一人一马,悠然自得。

    “来斯特!”

    略有些焦急的呼唤声从身后传来,来斯特站起身,对着陡然绽放笑颜的小辛德拉摇了摇手。

    “我在这里。”

    “嘿嘿~你真的没有丢下我,能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小跑着来到来斯特面前,辛德拉把一个馒头递给男人。

    “这是我妈妈蒸的馒头,很好吃的哦~”

    “谢谢你。”

    接过辛德拉的馒头,来斯特把昨天晚上自己采的香梨递给辛德拉,辛德拉没有推辞,接在手里轻咬一口,没有嫌脏。

    “真甜~”

    两人坐在树下,来斯特吃着捂热的馒头,辛德拉吃着香梨,两个人望着山崖下的山川和绿原,享受着片刻的静谧。

    吃完了香梨,辛德拉忽然对馒头没了胃口,就把馒头放在来斯特的摊开的包袱上。

    “来斯特,我还想听天空之城,你吹给我听好不好?”

    “好。”

    拿起口琴,来斯特深吸一口气,吹奏出悠扬的旋律,随着澹澹的愁思,他又回想起了过去的事情。

    说起来有些讽刺,天空之城这首曲子还是他在日本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学到的,

    组织与日本的许多财阀都有合作关系,隶属于财阀的极道组织为了对付同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想要从组织雇佣一位顶级杀手,

    因为闲来无事,来斯特就接了去日本的休闲任务,艾琳娜也非要跟着,来斯特就带着艾琳娜一起去了日本。

    两人一起泡温泉,换上女巫服参加神社祭奠,甚至还抽空坐地铁去秋叶原参加漫展活动,

    可以说那次日本之行除了用毒针让一个日本中年光头男人得了心脏病外,他和艾琳娜就是去度假的。

    因为没有看过天空之城,来斯特对于宫崎骏的动漫不予评价,他自己却是很喜欢天空之城这首曲子,因为这首曲子能让他获得一个不存在的童年。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音乐能让语言不通的人类获得短暂的共鸣。

    来斯特在天空之城中找到的共鸣就是他从未拥有过的童真,看着那些无拘无束玩耍的孩童,来斯特也曾经幻想过,如果自己要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会有怎样的生活,

    或许是一种得不到的遗憾,不是为了对付女人,来斯特为了自己,刻意学习了天空之城的乐谱,熟记于心,

    无论是钢琴、陶笛、风琴还是吉他,他都能把天空之城完美地演奏出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来斯特愿意让艾琳娜生活的‘随性自由’一些,甚至不像是严格的杀手师徒,而是一位溺爱女儿的父亲。

    某种意义上来说,快乐的艾琳娜就是他未曾拥有过的童年,他希望艾琳娜能在无尽的杀戮中获得属于自己的栖身之所,这也是他跟着艾琳娜一起接触网络游戏,了解英雄联盟的主要原因。

    遗憾的是,他在符文之地挣扎了几百年,已经很久很久没跟艾琳娜说过话了,艾琳娜能不能从符文恢复原本的意识还是未知数,或许从艾琳娜变成符文的那一刻,那个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就已经死掉了。

    到头来,只有自己一人孤独地走过这个世界,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又能带走什么……

    一曲落幕,来斯特怅然若失地放下口琴,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辛德拉已经泪流满面。

    男人一愣。

    好家伙,我还没哭,你倒是哭的梨花带雨。

    没有说话,来斯特只是默默地掏出手帕,为辛德拉擦了擦眼泪。

    小姑娘很乖,没有任何挣扎的意思,这也让来斯特知道,目前辛德拉已经不会拒绝自己的一部分亲昵之举。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我……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哭。”

    “可能是因为你听到了我内心的声音,谢谢你,愿意为我哭泣。”

    摸了摸辛德拉的小脑袋,来斯特柔声道。

    “即便是再严肃的演奏者,也会有通过音乐宣泄内心情绪的时候,乐者不同于普通人,他们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慰藉,也没有那么多眼泪和叹息,

    他们的多愁善感总是隐藏在音符之中,他们不善于表达自我,却又是表达自我的大师,

    能有一个读懂自己的人,是每一个演奏者最大的幸运。”

    毫不客气地用来斯特攥着手帕的右手擤了一把鼻涕,小辛德拉红着眼睛低声道。

    “所以,你刚才明明在吹琴,其实是在哭,而且哭的比我还大声。”

    哭笑不得地用手帕擦了擦右手,来斯特没有说话,他再苦闷,也不至于让一个小不点安慰自己。

    “我,我想学琴,你教我吹口琴好不好?”

    主动略过刚才的话题,辛德拉发现自己还挺会聊天的,至少在令人窒息的话题到来后,她明白自己应该换一个话题活跃气氛。

    这一切都要感谢帕斯沃。

    “好,我教你吹口琴。”

    来斯特笑了笑,任由大树背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

    “爸爸!辛德拉被一个坏人骗了!那个男人想要带走辛德拉妹妹!”

    晚上,卡米尔刚回到家就看到了老婆在打女儿,自己的大儿子还刻意跑过来告黑状。

    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卡米尔决定先忍耐一波,问个清楚再做决定。

    “好了玛吉,放开辛德拉吧……

    辛德拉,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玛吉红着眼睛放开一声不吭的女儿,以往辛德拉最害怕的打屁股现在已经不起任何作用了,这也是她相信儿子的重要原因。

    女儿果然被坏人带坏了。

    仇恨地看着自己的哥哥,辛德拉抿着嘴巴一言不发。

    见状,卡米尔也多了几分怒气。

    “辛德拉!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无法继续忍耐下去的辛德拉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他根本不是坏人!他比你们都要好!”

    只两句话,卡米尔就明白,自己的女儿辛德拉确实是被某个坏东西骗了。

    为了维护一个外人,辛德拉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管不顾,没有比这个消息更令人气愤的了。

    这一瞬间,眼睛发红的卡米尔恨不得拿起伐木斧找到拐骗自己女儿的坏东西活噼了。

    “辛德拉,告诉我,他是谁?”

    “我不!”

    “爸爸!那个男人这两天一直都在圣柳树下生活!”

    辛德拉一脸绝望地看着艾瓦德,艾瓦德却一副大获全胜的样子。

    “妹妹!我是不会让你跟那个骗子整天在一起的!”

    “艾瓦德!你连我唯一的一个朋友都要带走吗!”

    “啊啊啊!

    !卡米尔!

    我的宝贝女儿就要被坏人骗走了!都怨你!

    平时早出晚归,还让我给你带饭,让我都没时间多看看孩子!”

    杂七杂八的吵闹之声让卡米尔重重地拍向桌子,炒翻天的屋子终于短暂地平静下来。

    “明天我不去工作了,艾瓦德你带我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坏小子敢欺骗我卡米尔的宝贝女儿!”

    “爸爸!来斯特不是那种人……”

    “够了!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玛吉!你明天就在家看好辛德拉,在我回来前,她哪也不许去!”

    “那万一他对你下手怎么办?”

    “放心,我多叫几个人,他要是敢对我动手,咱们也不是吃素的!”

    ……

    “辛德拉的父亲来了,带了八个村里的青壮年,都拿着农具作为武器。”

    迦娜以精灵的模样眉头紧皱。

    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来斯特没有说话,只是把玩着手里准备送给辛德拉的口琴。

    见此,迦娜的声音里更是多了几分担忧,

    这担忧不是为了来斯特,而是为了辛德拉的家人。

    “来斯特,为了带走辛德拉,你要做到怎样的地步?”

    她知道,以来斯特的能力,想要毁灭一个普通的艾欧尼亚家庭只是挥手之间的事情。

    她虽然站在来斯特这一边,却也不希望来斯特真的为了得到一个能用的帮手而杀害无辜者,这严重违背她的本性。

    闻言,男人终于放下了口琴。

    “我要辛德拉彻底放弃她的家人,心甘情愿为我所用。”

    语气澹然道说出这句话,与之前的温情脉脉不同,此刻的来斯特显得有些冷酷。

    “我不会伤害她的家人,我只会把自己交在他们的手中,他们对我施加的任何伤害,都只是辛德拉反抗他们的火焰,虽然对于辛德拉来说有些残酷,但这是最好,也是最快得到辛德拉的办法。

    我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无害的旅人,只是在一个巧合的时间遇到了一个谈得来的朋友,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做。

    我不会干涉辛德拉的选择,选择我还是她的家庭,一切都交给她自己决定。”

    “嘿嘿,不愧是主人,就连真正的恶魔都没主人你邪恶~”

    猫芙琳激动地跳来跳去,这事情比睡觉有意思多了。

    “我赞同你的决定,每个人都有自己做出决定的权利,

    如果辛德拉的家人对辛德拉真的好,辛德拉自然不会选择你……至少现在不会,

    即便是在雾尾部落里也不会有父母约束自己孩子的去处,真正维系感情的绝不是命令、压迫和束缚,而是包容、爱和理解,

    你和辛德拉家人之间最完美的关系是彼此相融,绝非心怀敌意,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对辛德拉做过任何一件坏事。”

    洛依难得地恢复雾尾族身体,经历了许多残酷的事情,洛依也不像一开始那样天真烂漫,而是多了几分稳重成熟的感觉。

    看着眼前的洛依,来斯特不由得想起曾经的雾尾族族长雾花,即便是再单纯的雾尾族孩子,也会在时光的成长中明白许多道理。

    把口琴放在唇边,来斯特做好了演奏的准备。

    “说的不错,我把种子交给了辛德拉,种子会长出怎样的果实,就看辛德拉的家人们怎么浇灌养育这颗种子了。”

    相关推荐:上船许愿池的王八少女穿成天才炮灰他小姨妈你们怎么都想召唤我玛德图书馆英雄球王系统科学霸权我曾叫牛百万风水老天师隐士是如何练成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