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华娱之天道酬勤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英雄》在北影节首映、北影节闭幕式颁奖典礼
  • 一键听书

    第二百五十九章 《英雄》在北影节首映、北影节闭幕式颁奖典礼

    作品:《华娱之天道酬勤

    三爷当时心疼地说道:“余主任,要不咱们再找几家品牌方联合举办吧,实在不行咱们搞个招商大会也行,

    不然一个亿的投资砸下去,那服装公司一年的收益就没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本呢?”

    余道笑道:“三爷,您这着急了不是?一个亿也就够服装公司能造一年的,

    但是如果把这件事办好了,那些外国老对京城、对华国的映像应该会发生很大的转变的,这在我看来很值的,再砸下去一个亿也值,

    现在咱们做的不就是文化输出吗?要做好这件事不花大价钱哪行?再说了办好了咱们也不一定会亏本的。”

    三爷遗憾地说道:“可惜咱们还是没得到上面的支持。”

    余道嘿嘿笑道:“三爷,我觉得您这就想多了,有时候沉默就是支持,您说要不是上面支持,怎么可能允许咱们这么大张旗鼓办?

    一切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上面应该也不确定这件事的好坏,所以才做静默处理,如果今年办好了那以后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三爷哈哈笑道:“也是,身在局中没你小子看的透彻,你这小狐狸脑瓜子就是转得快。”

    余道嘿嘿笑道:“我这叫机敏。”

    …………

    11月1日上午九点,工体外,北影节开幕式正在如火如荼举行着。

    因为北影节没有要求必须在北影节首映,所以参选的团队还是比较多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华国团队,国外的寥寥无几。

    随着团队一个接着一个入场,记者的话筒与摄像师的胶卷就没停下过,电影频道更是在直播。

    电视机前观众一个个看的津津有味,虽然没能在现场,但有这个直播可看还是很不错的。

    老谋子团队作为压轴出场,《英雄》选择在北影节首映,给足了北影节面子,主办方自然要投桃报李。

    现场很多华国团队激动地面红耳赤,他们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热情对待,相较于之前参加的电影节,实在是太给他们脸了。

    待老谋子团队入场后,三爷率领一种评委出场,站在临时搭建的用红布包裹起来的舞台上。

    三爷诚恳地台下一众记者与团队说道:“感谢众位能参加第一届京城国际电影节,我宣布北影节正式开始。”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台下掌声哗啦啦响起,一众华国团队此时显得都很激动,虽然这不是国际A类电影节,但现在正在努力不是?

    这是属于华国的国际电影节。

    三爷继续说道:“在此我宣布一件事,华国编剧协会正式成立,以前咱们华国很多导演的作品中剧情很是不如人意,编剧的位置也一向比较难定义,

    在此我们成立华国编剧协会,在协会注册的编剧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编剧协会负责人,第一届编剧协会会长为余道,刘合平、海研、高满唐、石中山四人分别为编剧协会副会长,

    为了鼓励编剧创作,我们特意开了一个编剧单元,为的就是让编剧们有机会登台竞技,后续关于编剧的待遇我们会在讨论后给出公示的,下面是提问环节。”

    接着一个个上前采访拍照。

    有记者问余道:“余导,你为什么能被选为编剧协会会长?你觉得你有这个资历吗?论资历你身边这几位应该都比你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吧。”

    余道笑道:“可能是我的电影、电视剧成绩都还算不错吧,毕竟编剧写出来的东西最终还是要实践的,至于说资历可能北影节与编剧协会不看重这些吧。”

    底下一众知情人心底暗自吐槽不已,你丫的要只是还行,那其他人怎么说?垃圾不如?

    记者也自讨没趣,又开始采访其他人,另外四人也热情接受采访。

    采访完毕台下掌声如同雷鸣一般响彻整个会馆,掌声最热烈的还是一众编剧中,毕竟成立这么一个协会,便代表自己等人也是也有组织的,有靠山的。

    应该不会再像之前一样,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剧本,结果一个署名权都没有,只能拿着一点辛苦费,还得老板剥削。

    之后便开始了进行《英雄》的首映。

    观众买票之后进场观影,余道一行人也来到第一排坐下开始观影,这次只有曾离来了,她坐在余道边上。

    两人就这么十指相扣挨着坐在一起,静静看着《英雄》。

    当曾离看着章紫怡的表演之后瞬间捏紧了余道的手,余道心里若有所思。

    他在心里谋划着该拍什么电影?什么电影角色会比较适合自家梨子?又有什么角色能保证梨子拿奖?

    按照他的规划是《一代宗师》里面的宫二、《生化危机》里面的爱丽丝、《史密斯夫妇》里面的女主,《超体》里面的露西。

    这些角色都是比较适合梨子的,可是拿奖的可能就只有《一代宗师》了。

    余道轻轻拍了拍她的小手,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没事的,剧本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就别担心了,不过等等一段时间才行。”

    曾离面上似乎古井不波,假装面不改色,只是握着余道的手握的更紧了。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某个角落有几位记者死死盯着他们,看到刚刚的表现立马拍了下来,然后互相对视一眼默默点头。

    余道两人也没再卿卿我我,专注于这场视觉盛宴。

    余道还是佩服老谋子的色彩艺术,世界顶级水准没的说,同时他也在心里思索,他有什么?

    人家世界上各大导演似乎都有自己的特色,摄影、色彩、打斗等等。

    那自己呢?面板天赋造就的成绩,似乎每一样都合格,但是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不禁思考着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曾离见余道这样也没打扰,就这么静静地守候在他身边。

    至于《英雄》的采访余道一个字也没听到。

    等众人走的差不多了曾离才轻轻拍了拍余道的胳膊,轻声说道:“咱们该走了。”

    余道也回过神来,下午的场合余道也没参与,跟着曾离回了家,他们没注意到身后尾随的狗仔。

    回到家来到书房,余道很自然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曾离贴心地给两人倒了两杯茶,等余道抿了一口曾离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余道迷茫地说道:“看了老谋子的《英雄》后,我突然感觉自己好没用,你说人家老谋子色彩摄影玩的那么好,其他导演似乎都很有自己的个人特点,

    我似乎哪一方面都合格,又似乎什么都比人家差一点,感觉很迷茫,不知怎么办?有点焦虑。”

    曾离想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人家张导拍电影20多年了,其他导演怎么的也有十几年了,你这才几年而已,

    个人特色什么的慢慢培养吧,至少钱咱们是赚够了,他们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余道还是摇头喝茶,他还是有些没转过来,他自己觉得自己天赋比其他人一点不差,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不明巴有点拧巴了。

    曾离也没打扰他,她习惯了,毕竟很早之前他一直这样,只是最近几年没再这样罢了。

    余道就一个人待在书房看书,他现在感觉心里很乱,便拿着《道德经》看了起来,逐字逐句研读起来,随即又开始写写画画。

    吃过曾离递过来的晚饭,余道还在深思。

    曾离见此也不是个事,于是开始召唤于飞鸿,于飞鸿半小时后来到家里,就看见嘴里扒拉着米饭,眼珠子转动不已。

    于飞鸿等他吃完饭,直接把他拉到静坐室,三人面对面坐了下来。

    于飞鸿说道:“你这是犯了知见障,你凭什么觉得自己一定要跟张导一众导演媲美?”

    余道面无表情地回道:“因为我觉得我不比他们差,至少在天赋上比他们应该好一些,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能做到我就不行,似乎一直在走前人的老路?”

    于飞鸿笑道:“真要我说吗?不怕我揭你老底?”

    余道无所谓地说道:“我一直是一个会在第二天驳斥我第一天说的观点的人。”

    于飞鸿笑道:“那你觉得自己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余道回想着自己的前世今生,点点滴滴,随后说道:“应该是一个小人物吧,有点小智慧。”

    于飞鸿摇头失笑,随即说道:“少了,再深挖一下。”

    余道闭眼想了一会说道:“控制欲比较强,性情应该是比较霸道,或者说软弱?”

    曾离插话问道:“怎么会觉得你自己软弱呢?”

    于飞鸿帮余道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没经历过失败,没经历过大的挫折,这些事可能会一下子把他压垮,压垮他的一切,甚至包括你我。”

    曾离摇头说道:“不至于,有什么样的磨难能把他压垮,我们起于微末之间,大不了从头再来就是了。”

    于飞鸿摇头说道:“他很像霸王,内心极度骄傲,不清楚以前是怎么样的,但现在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确实很大,不能说看不得别人比他优秀,太过偏颇了,

    能说得上是不允许自己失败,他应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或者说是极限主义者?你细想一下是不是这样?”

    曾离傻愣愣地问道:“完美主义者我倒是听过,极限主义者是什么?”

    于飞鸿笑道:“这么说吧,完美就是极限主义者的极限,好比说跑步,有人能100米跑9.8秒,如果这就是完美的话,他现在只能10秒,

    他就会加练,让自己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但是他最多达到9.81秒,这就是他自己的极限,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曾离摊摊手说道:“这不就是说他不想弱于人呗?事事都想跟人争个高下呗。”

    于飞鸿稍微一想似乎这么说也没错,于是点点头说道:“这么说也没错,他就是觉得人家能做到,他自己应该也能,甚至超越人家,所以嫉妒了。”

    余道听到这也是点点头,是的,他确实嫉妒了,凭什么人家能做到他就不行呢。

    曾离俏皮笑道:“幼,余公子怎么就对自己失望了?现在不行咱们奋起直追就是了,一年不行就两年,实在不行咱们熬死他们,到时候你不就成了,

    就像《风云》中的帝释天一般,更何况你比那些人一点也不差,再说了你不是擅长布局吗?他们有你这么有远见吗?那自己的短板跟人家拼长处你是不是傻?”

    余道心里好受了很多,又有些难过,自己似乎只能靠着穿越者的先知先觉搅动风云了。

    不过又想到自己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靠着面板只能慢慢跟人家叫板,一蹴而就容易扯着蛋。

    神色也好了很多,随即就在曾离脸上吧唧了好久才松开,打算给于飞鸿也来一下,于飞鸿笑着躲开了。

    随即郑重说道:“我不清楚你这些剧本哪来的?但是好像都没有什么关联,尤其是电影剧本,你得变成自己的,不然总有一天会有麻烦的。”

    余道则郑重地对两人说道:“对不起,梨子,飞鸿,以前似乎有些太过放肆了,没怎么尊重你们,让你们跟着我胡来,以后一定以礼相待,争取做到举桉齐眉。”

    曾离笑道:“那好,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别再搞那种事了,之前大家看你高兴就没说,你不知道当时大家心里可难受了。”

    于飞鸿笑道:“似乎变我们当做发泄工具一般,又似乎是窑子里的姑娘,当然心里不会好受的,不过你能自己想清楚就好,

    女人,不只是生理发泄工具,你得尊重女性,之前我喜欢你是因为你够尊重她们,但是慢慢我发现你跟他们一样,只是在物质上大方而已,

    但现在嘛,我觉得我没看错你,年轻人可以偶尔胡来几次,但是不能把这当做常态。”

    余道郑重说道:“谢谢,你们能理解我。”

    聊了没多久于飞鸿便离开了,看着面色红润的于飞鸿狗仔狠狠抓拍了几下,于飞鸿也是可能因为高兴所以没做好伪装。

    晚上余道搂着曾离说道:“梨子,遇到你真是三生有幸啊,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呢。”

    曾离笑道:“你就净会说好听的,不过你就不担心我们在你的胡作非为下离开你吗?”

    余道笑道:“你们清楚我的性格,我也清楚你们的性格,当你们受不了的时候你们会说出来的,你们不是我养的金丝雀,也不是我在金窝藏的娇。”

    曾离拍了拍余道的胳膊笑道:“你有时候还真是有趣,总是能自己驳斥自己的观点,总能进步,人很清醒很踏实。”

    余道笑道:“清醒不过是自己能力不够,要是能力够我应该会膨胀的,骄纵狂横也不是不可能。”

    曾离笑道:“所以就需要我们这几个红颜知己把你拉回来,不过菲姐有时候说话很扎心,你就一点不生气吗?”

    余道摇摇头说道:“古代皇帝身边有忠臣、有贤臣、有诤臣,你对我来说就是贤臣,贤良淑会是我的左膀右臂,

    媛媛是忠臣,能力什么的无所谓,但是我说的她一定会听,飞鸿就是诤臣,她会及时指出来我哪里做的不对,有时候这就是救命良药,又怎么会生气呢?”

    第二天余道早早起床拉着曾离锻炼身体,练完之后便给她按摩,曾离笑道:“你这手艺练的很不错嘛,不过起这么早锻炼很不人道呀。”

    余道笑道:“人道不人道的再说,至少你们身体好比什么都重要,平平安安就好。”

    曾离亦是深情说道:“我们也是这么觉得的,你也不要台累着自己,别太苛求自己,你这才23岁,电影可以拍一辈子,拿出这些时间好好陪着我们不好吗?

    人家都说祸国殃民的女人总是耽误人,怎么到你这就不行了呢?还是说我们几个魅力不够?”

    余道笑道:“那都是推诿责任罢了,你们肯定够格,不过咱们之间比较收敛罢了。”

    两人吃过早餐之后便一起来到北影节现场,公司其他人也早早过来了,见到胡婧与秦海路后余道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胡婧不解地问道:“他这是去干嘛了?”

    曾离轻笑道:“他是评委,走咱们几个也好好欣赏一下电影的盛宴,涨涨见识,对了昨天我还见到章紫怡了。”

    胡婧问道:“她怎么样了?”

    …………

    余道这边也继续参加评审,一行人每天都在为了谁拿奖,谁不能拿奖激烈争论着,有意思的是《惊涛骇浪》似乎也在大家的考虑之中。

    余道笑道:“不用了,把奖给其他人吧。”

    巩利笑道:“要是不给你颁奖那不就是最大的不公平吗?”

    姜闻亦是哈哈笑道:“举贤不避亲,你的作品质量在这里,怕什么?”

    余道只好无奈答应了下来。

    时间转眼来到11月18号,第一届北影节正式落下帷幕,电影节来到最重要的环节——颁奖。

    因为《惊涛骇浪》剧组也入围了很多奖,所以余道便把剧组众人召唤了回来参加颁奖典礼。

    主持人是姚淼,她深情并茂地说道:“第一届京城国际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在此期间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时间一晃便来到了今晚的闭幕式。”

    随即便开始颁奖,还是一如既往地先行颁发技术奖,然后才是艺术奖。

    余道与曾离坐在台下静静听着这一切。

    听着老谋子团队的人一次又一次上去领奖,曾离羡慕地说道:“你看人家张导拿了那么多奖,你怎么就没有呢?”

    余道笑道:“我不是评委吗?得避嫌,再说了这都是一些小奖,大奖还在后面。”

    话音落下没多久,就听到姚淼喊道:“获得第一届北影节最佳剪辑银龙奖的是——《惊涛骇浪》周影。”

    周影也感觉有些意外,毕竟她是知道余道是评委的,余道笑着对她点点头,周影便潇洒地上台领奖了。

    没过多久窦大仙也上台拿了一个最佳配乐。

    接着便开始颁发主要大奖了。

    姚淼不急不缓地说道:“接下来要颁发的是最佳剧本银龙奖。”

    曾离紧张地握紧余道的手,余道朝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

    就听姚淼喊道:“获奖的是——《惊涛骇浪》余道。”

    余道对此早有准备,毕竟他就是评委,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连一点拿奖的兴奋劲都没了。

    当时巩利是这么说的:“你说你是第一届编剧协会的会长,你的《惊涛骇浪》不差,拿这个奖很应该。”

    其他人也没有异议,毕竟入围作品里面只有《惊涛骇浪》、《英雄》两部电影有这个资格拿这个奖,但《英雄》明显差《惊涛骇浪》一点。

    余道上台之后尴尬地说道:“说实话,我拿这个奖我感觉恨尴尬,毕竟我就是评委,我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觉得,应该是评委组不想让我这个新上任的编剧协会会长丢脸吧,感谢评委,感谢剧组所有人,谢谢大家。”

    台下掌声哗啦啦响起,伴同着一众哄闹声。

    接下来开始颁发最佳男配女配,颁发完女配之后开始颁发男配,《惊涛骇浪》剧组入围的男配比较多,陈道名、李又斌、陈保国、张国利。

    一行人把眼神投向余道剧组,最后还是陈道名拿到这个奖,令人尴尬的是他坐在《英雄》剧组,陈道名倒是没有不好意思,款款上台领奖。

    陈道名上台之后笑道:“感谢评委,感谢《惊涛骇浪》剧组导演余导,我在此想说一声我的片酬不贵,值这个价,我也不是演什么都是皇帝,

    大家要是有觉得合适我的剧本都可以联系我,片酬都是可以商量的,陈道名没有那么高傲,至少余导比我还高傲。”

    台下顿时笑成一团,陈道明说的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接下来开始颁发最佳男女演员银龙奖,张蔓玉拿到了最佳女演员奖,至于男演员算是爆冷,被《生命的祭坛》剧组雷名拿到了。

    《冲出亚马逊》剧组拿到了评审团大奖银龙奖。

    接下来就是金龙奖与最佳导演银龙奖了。

    巩利缓缓上台,接过姚淼手中的工作说道:“作为第一届北影节的评委主席,我压力很大,因为今年入围作品比较多,

    《惊涛骇浪》与《英雄》都很优秀,还有像《冲出亚马逊》、《生命的祭坛》这样优秀的作品,

    接下来我要颁发的是最佳导演银龙奖——获奖者是——《惊涛骇浪》余道,有请余道上台领奖。”

    余道简单抱了抱身边梨子,然后就上来领奖了。

    余道上台后巩利笑着说道:“第一次我见到余导还是在中戏,你们可能不知道余导应该是第一个在中戏从表演系转到导演系的,我还记得那是97年7月份,

    没想到一转眼,余导已经成了大导演,拿到了金棕榈、金熊奖,柏林影帝、威尼斯影帝,恭喜你,学弟,祝你以后越走越远。”

    余道接过巩利手中的奖杯,轻声笑道:“感谢评委组把这个奖颁给我,我在此为北影节评委说句话——他们真的是举贤不避亲,但是必须得质量差不多才行哦。”

    余道这话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没想到余道说的这么露骨,但是高兴,毕竟不是那种跪舔外国老的国际电影节就好。

    余道下台之后众人都清楚,第一届金龙奖是老谋子的,无人与他争锋,至于余道,他已经拿到属于他自己的奖了。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老谋子拿到了金龙奖。

    老谋子拿到金龙奖后愣了好一会才说道:“说实话,拿到这个奖我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余导的《惊涛骇浪》比之《英雄》一点不差,我能拿奖可能只是因为上映的比较晚,

    我很开心能在自己国家拿到国际电影节的大奖,金龙奖,金龙奖,希望华国电影市场也能像这条金龙一样腾飞,也希望我们的祖国像这条金龙一样腾飞。”

    说完便举起了手中的金龙,这是一条腾飞的五爪金龙。

    相关推荐:科学霸权我曾叫牛百万风水老天师隐士是如何练成的诡灵异道天王归来,一首十年刷爆娱乐圈异世风云之雄霸天下两界杂货铺九转冰魄2两界相通穿越荒星我被迫在星际种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