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药罐贵妃娇又作,病娇暴君乖乖认怂 > 234 惊!笋这东西,都快被本宫给夺完了!
  • 一键听书

    234 惊!笋这东西,都快被本宫给夺完了!

    作品:《药罐贵妃娇又作,病娇暴君乖乖认怂

    大雨滂沱的宫门前,所有请愿的百姓都卯足了劲儿在喊。虽说是临时搭就的草台班子,可也算有组织有纪律了。

    毕竟他们中也是存在组织者的,比如一些得了花家帮助,或是受过祁王扶持的文人。

    他们表面上不属于任何一派,但实际上每个人心里都有倾向,真正笃信太清的不是没有,但却是少数。

    而作为这场请愿的推动者,此刻的封祁、花青松、谢逢等人正齐聚于宫门外的一间茶楼上,喝着茶品着酒,喜滋滋的瞧着他们的劳动成果。

    无论太清的谶语是真是假,他们能借此除掉萧惜若都是好的。

    如果谶语为真,那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为国尽忠了。

    “诸位大人快瞧,禁军,禁军终于来了!”

    不知是哪位开的口,闻言的众人已齐齐看向了下方的人群。

    只见一众禁军穿过雨幕,以最快的速度将请愿的百姓围在了中央,其中有几个身手极为矫健的,一个飞身便落向了那几个煽动百姓的文人。

    目光之毒辣,仿佛是一早就瞧好的。

    “杀人了!禁军杀人了!”

    “妖妃祸国,禁军伤人,助纣为虐,大燕之耻啊!”

    “你们放开我,我乃有功名在身的举人,尔等武夫休要不敬!”

    ……

    那些文人也是机敏的,一见禁军便高声呼喊,引得周围愚民群情激奋,连一些打着伞在雨里看热闹的普通百姓,也忍不住摇了摇头。

    大燕国法有云,民若有冤,可自发上街请愿。

    大燕历朝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百姓遭遇不公,所以一同来皇城申诉的事儿。

    对此哪一任皇帝不是亲自召见领头者,再派官员一通彻查,以最快的速度给百姓一个交代?

    怎么到了圣淳帝这儿,问也不问就开始拿人了呢?

    “哈哈哈哈哈,好啊,他们萧家还真是翅膀硬了,这都敢抓是吧!”

    茶楼之上,封祁拍桌而笑。

    别说,他们还真怕萧惜若这人直接认罪,然后以萧家各种功绩为由,要求朝廷对她进行宽大处理。

    那样他们还真不好说什么,毕竟萧家父子还摆在那儿呢。

    可现在好了,萧惜若明显就是一副恃宠而骄,绝不屈服的样子,只要她继续作继续躁下去,百姓迟早会站到她的对立面,把她这妖妃之名给坐实了!

    搞快点搞快点,赶紧抓人,最好当场结果两个……

    茶楼上的所有人正兴奋着呢,却见那些抓起文人的好手非但没把他们扭送入宫,还轻飘飘的,把他们提到了队伍最前,让他们站在了他们该站的位置。

    “那,那几个禁军高手说,说他们娘娘说了,这要煽动百姓就站前面一点儿煽,不然百姓们怎么看得清楚他们呢?”

    另一边的茶楼上,刚刚饮下一口茶的封暄一听,呛的差点儿没把自己的肺给咳出来。

    而那陪在他身边,今日已不知第多少次问他为何不掺和此事,不与花党和封祁一起把萧惜若拉下台的安定侯,闻言直接莽住了。

    不是,她萧惜若是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名声么?

    她不急着将这些人拉进去拷打,让他们在酷刑下反水,反而把他们弄到最前面去站台?

    干嘛啊?

    疯了么?

    而在所有人因萧惜若的操作而石化时,她却在被自家阿晏训话……

    “不过一群愚民罢了,只要收拾了带头那几个,莫说几日,他们连一个时辰都待不住。你倒好,竟为这事跑到这儿来,还淋了好些雨……”

    萧惜若眨眨眼,一双明眸就那么委委屈屈的看着他。

    “你这两日病刚好些了,就算是夏日里的雨也淋不得,何况这儿还吵成这样。”

    萧惜若拉住他的衣角,咬着唇眼睛都红了。

    “你真是……”

    眼见面前的兔子就要红着眼开始抽搭,封无晏明知道她是装的,却还是无奈的染了笑,立刻用内力帮她烘干了衣裳。

    果不其然,焉坏的兔子下一秒便破涕为笑,伸手向他要了一个抱抱。

    对此,一直在旁边看戏,于一炷香前听七弟说他会好好训斥表妹,务必要让对方长记性的封夜寒:“……”

    啊……

    他好想放火烧死他俩啊,怎么办?

    尽管靠撒娇躲过了训斥,萧惜若还是被封无晏拎回了长乐宫,让温素素拖进浴池里一顿温养。

    而按照她的意思,原本打算以雷霆手段解决请愿的封无晏与封夜寒,也谁都没有管这件事儿。

    于是那帮子愚民挨过了禁军,挨过了大雨,人都快跪麻了,也没见眼前的宫门再次打开,给他们一个合理的交代。

    直到次日清晨,一众大臣入宫早朝,他们才又有力气开始吼叫,企图以此引起皇上和一众贵人的注意。

    然而不管他们嚎的多么卖力,不管花党与祁王一脉如何在朝上阐述此事的重要性,以及对朝廷形象的影响,龙椅上的少年都岿然不动。

    你可以劝他,却不可以逼他。

    因为他随手的一个小闹剧,就可以让你背上殿前失仪的罪名。

    可你的劝,他听么?

    他不仅不听,还会眼若寒潭眸似冷玉的看着你,直看得你心底发毛,再不敢顶着杀机多说一句。

    于是请愿大队只能看着一众官员遗憾离宫,这一挨啊,就挨到了烈日炎炎的大中午。

    一天一夜的请愿,风吹雨淋,忍饥挨饿,跪的膝盖疼不说,如今还热的汗流浃背,整个人都快蔫了。

    好在,就在他们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扛不住时,昨日撤走的禁军又来了。

    他们身穿铠甲,腰挎长刀,一队队人整齐停在他们身边的样子,不是昨日的包围是什么?

    见此,那几个跪在最前面的,一直引领着一众愚民的文人大喜,太好了,只要禁军将他们抓走,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然后,他们就见宫门大开,一众太监搬着桌椅快步走出,动作利索的安放着一切。

    遮阳的巨大油纸伞,纳凉用的大型冰块儿,还有那从冰窖里取出的,刚刚切好装盘的大红西瓜……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哦,还有那一袭雪色锦裙,手中小扇轻摇,正靠在软椅上嫌弃西瓜太冰,冰块太凉,这儿人太多妨碍她赏景的某贵妃娘娘。

    众愚民:“……”

    好想打她啊怎么办……

    相关推荐:我其实也是穿越者我的未婚妻千娇百媚红楼之林家贵妃布衣贵妃重生后,贵妃被宠上了天一品贵妃幽灵酒店阵摄天下我有一座英雄酒馆异界的小酒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