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重生,从网恋教父开始 > 第181章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6k字)
  • 一键听书

    第181章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6k字)

    作品:《重生,从网恋教父开始

    手中的密码箱张明洋见过很多次,但一次都没打开过。

    密码箱很结实,许段然曾经和他说过,要用这个密码箱装她觉得最宝贵的东西。

    他很好奇对于大小姐来说,什么是最宝贵的东西,但一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箱子的密码。

    再加上许段然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这个箱子藏起来,后来他也就不在意了。

    如今,他再次拿到箱子,但依旧不知道箱子的秘密。

    箱子很大,表面是干净的白色皮革,在每一面的连接处都有粉色的花纹装饰,看起来很像是韩剧里女主角家的收纳箱。

    和普通收纳箱不同的是,箱子正上方有四位数密码,只有输入密码才能打开。

    九十年代的时候,国内商品相对贵乏,对于国外带回来的洋玩意儿,不管是小孩玩具还是日用品,大家都非常喜欢。

    这个箱子就是许墨从国外回来,特意带给女儿的。

    那时候段芸芸还健在,也没有或者说没发现林憬希这个第三者,他们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女儿很喜欢父亲送她的生日礼物。

    回忆过去的同时,张明洋也在思考密码到底是多少。

    大小姐这么放心让他在房间中寻找秘密,那就证明密码箱的密码绝对是自己能猜到的。

    他先试了一个最简单的,0214,这是大小姐的生日。

    如他所料,密码不正确。

    他又输入四个数字,0712,这是他的生日,但按下开关的时候,密码还是不正确。

    张明洋胡乱地试了几个,什么长辈们的生日,妹妹的生日,学号,班级号等等他都试了,但密码都错误。

    算了,大概他终究和这里面的秘密无缘吧。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他并没有把密码箱放回去,而是继续端详着上面的四位密码。

    能组成四位密码的数字并不多,既然许段然觉得他能猜出来,就一定和某个特殊的日子或者有意义的数字有关。

    他一点点冷静下来,回忆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不止是他陪伴了许段然整个童年加少年的时光,许段然也同样陪伴他度过童年和少年。

    回忆的时候才发现,那些记忆历历在目,从来都未曾遗忘过。

    愣神片刻,张明洋重新把手放到密码上,这一次他不急不躁,缓慢拨动。

    9392.

    在输入这四个数字后,张明洋按下开锁按钮。

    这一次,按钮不再纹丝不动,伴随“卡察”一声,密码箱露出一条缝隙。

    他的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或许是自嘲,或许是遗憾。

    怪不得后来他每次央求她想知道密码的时候,许段然都会很生气,说什么也不告诉他。

    原来自己一直想知道的密码竟然这么简单,简单到他根本不用去问她,他本应该知道这个密码。

    1993,许段然出生的年份,

    1992,是他出生的年份。

    在他们上小学的时候,许段然经常会在玩具店买一些小玩意作为每次过家家游戏的道具。

    其中就包括“存折”和“银行卡”。

    ......

    “许段然,咱们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啊。”

    “娃娃是我刚买回来的,算今年出生,爸爸的生日是九二年,妈妈的生日是九三年,那我们的密码就设置成999392吧!”

    “那要是有两个孩子怎么办?”

    ......

    十几岁的时候,张明洋有无数次机会可以打开箱子,但他一直没猜到密码。

    那时候许段然的态度飘忽不定,他一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还记得曾经那些幼稚的往事。

    张明洋坐在刚擦好的地板上,拿着箱子愣神。

    地板很凉,可他却好像根本感觉不到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想起要打开箱子看看,但当他的手伸到箱子上的时候,他又犹豫了。

    如果他还是十几岁,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打开箱子。

    但现在他犹豫了。

    这时候,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的响起提示音。

    或许是为了逃避,张明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手机上屏幕上,是来自QQ的消息提醒。

    白止:怎么样,好不好看,阿姨有没有带你去买新衣服?【图片】

    他点开图片,照片中的女孩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羽绒服敞开怀,里面是白色的高领毛衣,她双手于身后交叉,笑盈盈地看着他。

    张明洋敲击屏幕。

    巷口的猫:很美。

    巷口的猫:我等着你带我去买新衣服呢。

    回复完,张明洋熄灭屏幕。

    他再次看向眼前的箱子,深吸一口气,把略微张开的缝隙重新合上。

    将密码调整到最开始的位置,重新放回柜子里。

    箱子静静地躺着,好像从来都没有人发现过它一样。

    张明洋拿起拖把,继续去打扫剩下的房间。

    既然是过去的事情,那就让它永远尘封在时光里吧,里面究竟放着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好像是为了给他留出充足的时间一样,两姐妹自从下楼后,便没再上来,一直在楼下打扫,把楼上留给他一个人。

    等他收拾完楼上,楼下的洗衣机嗡嗡作响,许段然和许林幽已经开始跟着他们的闫姨清扫厨房顶棚。

    姐姐身高最高,自然成为主力。

    闫茴见儿子下来,连忙招呼:“过来帮然然扶着点,我去楼上把剩下几扇玻璃擦一下。”

    张明洋应了一声,小跑到厨房帮忙扶着椅子。

    家长大扫除的时候总是很着急,这里有人接替她,她提着水桶赶紧上楼。

    “再给我拿个干净的抹布。”许段然把刚才用过的递下去,许林幽马上接过放到水盆里,两只小手搓呀搓。

    “你平时也不在家里做饭,怎么厨房还这么脏。”张明洋看着污水盆说道。

    许段然没回答他的问题,她转过头,看着下方的他低声问道:“真的不去我房间里再找找了?”

    这话刚一说出口,几人周围陷入短暂的安静,就连许林幽清洗抹布的手都停下了。

    面对大小姐期待的目光,张明洋摇摇头,笑着说道:“我怎么敢?你房间里那么多私密物品,我要是一不小心翻出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可怎么办?”

    他一如往常般开着玩笑,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这件事情的重要性一样。

    许段然眼眸低垂,小声滴咕道:“这样啊。”

    不过她马上恢复,继续抬头擦厨房顶棚:“再不找你可就没机会了,等我把东西都搬到临江,你想找都找不到。”

    少女强颜欢笑。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曾经他想要了解的时候,她不敢袒露,现在完全反过来。

    他没找到,也可能完全没找。

    “没事,那等我以后想起来,到临江再找。”

    许林幽听着两人的对话,清洗抹布的手重新恢复动作。

    小姑娘刚才的心情很矛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姐夫找到所谓的秘密。

    姐姐在楼上说“你想知道的秘密都在这个房间里”的时候,许林幽发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早知道姐姐这么主动,她什么都不做就好了。

    但不知是真没发现还是故意,姐夫并没有找到姐姐留下来的东西,也不想再上楼找。

    她看着水盆中自己的倒影,嘴角微微翘起。

    放心吧姐姐,你想给姐夫看的东西,我早就已经帮你交给他了呀,他早晚会发现的。

    那是一本有关于少女过去的秘密,是她的十年。

    ......

    两间房,楼上楼下,整整耗费了几人一天的时间。

    张明洋本来和鸡哥约好下午一起出去上网,也被拦在家里。

    一直到天黑,闫茴都还在洗洗涮涮。

    后来他借着出门买饭的理由,把许段然和许林幽姐妹两个带出去偷懒了。

    忙了一整天,做饭肯定来不及,只好在外面随便买点吃的。

    还在饭店的时候,张明洋接到老爹的电话。

    “你小叔今晚也过来了,多打包几个菜回来。”

    “知道。”放下电话,张明洋朝着老板喊道:“老板,再给我加个清炒菜心!”

    见他加菜,许段然提醒道:“菜太多了吧,我们吃不完。”

    张明洋把玩着手机,小巧的苹果4在他手里转呀转。

    “我那个小叔今晚要过来,估计准没什么好事。”

    听到“小叔”这两个字,许段然的眉毛微微皱起,看起来也很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小叔。

    “又来要钱?”

    “他今天能要到算我输。”张明洋冷笑一声。

    他是从未来回来的,自然知道这位小叔都会做什么蠢事。

    就算他不知道未来,小叔现在做过的蠢事就已经够多了。

    张国礼,他爹的堂弟,也是他的小叔。

    他虽然得叫小叔,但其实张国礼现在还不到三十岁,属于萝卜长在畦埂上——辈大。

    这位小叔学历初中肄业,爱好创业,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吹嘘自己结交的人脉。

    假如真是实实在在的创业,张明洋不会这么讨厌他,但坏就坏在他每天都幻想做大买卖,不仅朝三暮四,而且经常被骗。

    只要是创业就需要钱,他那个在老家种地的四爷肯定没钱,这几年他已经把周围亲戚都借了个遍。

    尤其是他爹,作为老家现在最出息的一支,没少被他这个小叔借钱。

    张国伟一开始是相信这位堂弟的,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了不少,结果根本不见起色,后来就一分钱都不借了。

    再后来,网络借钱变得方便,他自然而然地沾上网贷。

    他跑的倒是快,只留他爹一个人在农村种地还债。

    现在这个时间,老爹还没完全放弃这位堂弟,估计还会借钱,他得回去阻止一下。

    拎着打包好的菜回家,刚打开门,就听到张国礼在客厅吹嘘的声音。

    他穿着一身西服,手腕上还带着一块不知真假的奢侈品手表,要是不认识他的,还真以为他是什么人物呢。

    “大哥,你是不知道,今年国际形势多好,有世博会撑着,去年我和好兄弟投资的外汇挣了一大笔,我年前让你投,你不跟着我投,搞得好像我会坏你一样。”

    是挣钱了,结果挣的钱根本提不出来,最后好兄弟也跑路了。

    “咱们还建立自贸区,要我说啊大哥,你明年往南走走,咱们也投资个外贸生意。”

    明明是亚太自贸区,结果他投资去了缅北,又被骗的血本无归。

    “还有我和你说的那几个基金,现在可千万不能抛,我有个好兄弟给我透露内部消息,说还能涨。”

    张国伟坐在对面,只是默默喝茶,笑呵呵地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张明洋让许段然和许林幽拎着菜先去厨房,他留在原地,想看看这位小叔还有什么高谈阔论。

    没等他说话,张国礼倒是先发现他了,热情地招呼道:“这不是我大侄子吗?上大学回来了啊,真有出息,要我说还得是上大学好,不用像你叔我一样这么累。”

    张明洋坐到父亲身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张国礼完全不在乎他的冷漠,继续说道:“上大学搞没搞一个班长当当?学生会参加没?多积攒点人脉,以后出学校了,到哪都得是同学帮忙。”

    依旧是熟悉的人脉理论,好像只要他认识的人厉害,他就一样厉害。

    张明洋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没回答张国礼的问题,而是主动问道:“小叔,最近又在哪里发财呢?今天特地来一趟,是想带着我们一起发财啊。”

    他脸上是和煦的笑容,但语气中却充满嘲讽。

    按理说,张明洋是小辈,张国礼是长辈,他不应该这么说话。

    但张国伟在听到儿子说的话后,什么都没说,依旧安静喝茶,等着堂弟的下文。

    张国礼自然听出了张明洋话语的暗指,他干笑两声说道:“大侄子,我还真想带你发财呢,我这有个超市送货的学生代理,你要是干的话,一个月弄几百块零花钱轻轻松松。”

    张明洋摇摇头:“我觉得,上大学,最重要的还是学习。”

    他没想到,这话有一天能从自己嘴里说出来。

    以前上大学那会儿,什么学生代理的事,张国礼没少跟他说,不过那时候他忙着陪许段然,天天往临大跑,哪有空没搭理他。

    听到学习两个字,张国礼嗤之以鼻:“学习有啥用,还得会挣钱,你看你小叔我,不还没上过大学,在外面也一样挣钱,等以后那些大学生毕业了,还不都得来给我打工。”

    这次不仅张国伟没说话,就连张明洋也没搭理他。

    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两声。

    片刻沉默手,张明洋开口:“小叔,有啥事你直接说吧,咱这也没外人,你还怕挣钱的路子被别人听去了?”

    时间太长,他已经忘记这时候张国礼正在被什么骗了。

    反正他不是在被骗,就是在被骗的路上。

    张国礼本来想和堂哥张国伟说,但自从张明洋进来后,说话的就一直都是他这个大侄子。

    没办法,他现在只能进入正题。

    “就最近,我有个好大哥包个工程,想带我一起发财,但我手里面还缺点启动资金。”说着说着,张国礼嬉皮笑脸的表情突然正经:“大哥你放心,这次绝对是正经行当!上面支持的工程,稳挣钱!”

    张明洋满脸黑线,这位每次都这么说,什么骗局在他这都能变成正经行当。

    “咱们临江,就我大侄子上大学那儿,上面在郊区规划了一个水上乐园,只要咱们参加进去,肯定挣钱,我需要的也不多,只要十五个就够,等对面结款了,我连本带利的还回来,大哥你要是也想挣钱,我去和我好大哥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带你一个。”

    张国礼说了一大堆,张明洋捕捉到三个关键词,“水上乐园”、“上面规划”和“十五个”。

    如果真是上面做的,肯定会公开竞标,明里暗里有的是竞争,怎么可能轮得到张国礼掺和。

    未来临江周边会有好几个水上乐园,他略微思索,终于回忆起一个很特殊的,问道:“是要在回钢城那条国道上建的水上乐园吗?”

    听到张明洋的话,张国礼瞬间露出惊喜的表情,兴奋地说道:“大侄子你也听说了!还得是大学生啊,这事我都是才知道,你就已经知道了。”

    这次他没瞧不起大学生了。

    “大哥,你看我大侄子都知道这个水上乐园,这回肯定靠谱,我保证,等挣了钱,肯定把以前欠的那些全都还上!”他举起三根手指头发誓。

    张国伟好奇地看向儿子,张明洋没说话,他背靠向沙发,摸着下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张国礼。

    他明白儿子的意思,拿起茶杯默默添茶,也不说话。

    张国礼被盯的有些发毛,趁着大哥给他倒茶的功夫,连忙端起茶杯,移开眼神。

    张明洋之所以提到这个水上乐园,是因为它很特殊。

    这个没有名字的水上乐园是个烂尾工程,盖到一半突然不盖了。

    关于不盖的原因,各种传闻都有。

    有人说是因为老板卷钱跑路了,也有人说是因为老板犯事进去了,甚至有人说是因为风水不好,不能动工。

    总之不管什么原因,这个水上乐园最终停工。

    也不知道张国立是怎么接触上这个项目的,但只要投钱,最后肯定血本无归。

    他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还真是。

    “小叔啊,我给你透个底,你知道前两年经济危机,生意难做,你这些年又借了不少钱,再加上我还要上大学,家里真没多少钱了。”张明洋开始哭穷。

    “不可能,我大哥那么大公司运营着,还能没钱?”张国礼听说没钱,逐渐失去好脾气。

    “小叔,你也是做生意的人,这点常识怎么能不懂呢,那是维持公司运转的救命钱,要是有人管你借这个钱,你能借吗?不能吧,把这钱给我们留着,说不定再过几年你再来借钱,我们家就有钱了。”

    张国礼气的脸涨红,想反驳,又不知道怎么说。

    他不明白怎么就半年大学的时间,他这个木讷的大侄子就突然变得伶牙俐齿。

    以前哪次他来借钱,张明洋也不在旁边啊。

    张明洋语速很慢,语重心长地继续说道:“小叔,你看咱们都是亲戚,你不能让我们家过不下去吧,要不这样,以前我们没少帮你,这次你有发财的路子,也帮帮我们,过去我爸借你的那些钱,就当是入股了,你挣了大钱给我们分点红。”

    一听说以前借的钱要还,张国礼激动地站起身:“大哥,我大侄子一个小孩儿,他懂什么,你给我个准信,帮我解决十五个行不行,等挣钱了,以前的钱我也都还你!”

    张国伟同样慢条斯理,他抿了一口茶水,说道:“国礼啊,你大哥我老了,好多事情都不明白,我们家以后的事情都洋洋做主,他比我厉害,你有什么事直接跟他说就行。”

    表面上一句拒绝的话都没说,但表达的意思却是我们不借钱。

    见大哥非但不帮他解决问题,还和稀泥,张国礼脸色更红了,完全没有刚才的从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你们一个个的白眼狼,都忘了我爸以前是怎么对你们的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对我们什么了!就说我们结婚这么多年,还不是一点点拼出来的,你们帮我们什么了!你个王八蛋除了知道每天借钱,还知道干嘛?你姥爷那点钱,不都是被你败光的!”

    一直躲在厨房的闫茴终于听不下去了,她跑到客厅,指着张国礼的鼻子骂。

    她一直都不喜欢老公的这些堂兄堂弟,平时交往也都是张国伟出面。

    张国礼伸手一指,快步上前:“你骂谁王八蛋呢!”

    然而还没等他刚起身的功夫,一道人墙突然挡在他面前。

    张明洋一米八三的身高,对他这个刚过一米六的小矮子相当有压迫力。

    “小叔,时候不早了,我家今天饭弄的少,就不留你了。”

    他把手放在对方的肩膀上,死死钳住。

    张国礼吃痛,不敢造次,任由张明洋把他推到门口。

    玄关处,张明洋还笑呵呵地说了句:“路上小心。”

    “等着吧,看我以后挣了钱的,你们就后悔去吧!”临走前,张国礼放了句狠话,仓皇逃走。

    张明洋冷笑一声,关好房门。

    还好只多加了一个清炒菜心,不然今晚还吃不完呢。

    相关推荐:游戏策划从气哭女主播开始不朽剑帝:剑阁观剑一百年吞噬星空之巽风剑主铁雪云烟从县令开始修仙我只想安静的当个皇子别吵,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工匠御兽师,快拷贝技能全宗门都重生了这主播能处,有事他真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