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从怪猎归来的路明非 > 第一百八十章 源稚生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 一键听书

    第一百八十章 源稚生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作品:《从怪猎归来的路明非

    “提供消息的人是谁?”源稚生冷着脸坐上法拉利。

    “Chateau Joel Robu的总经理东城步。”夜叉坐在后排,“就是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餐馆,是一个八人晚宴,带着绘梨衣小姐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应该是路明非没错。”

    “虽然小姐叮嘱不准通知你,但东城步怕小姐被拐带,还是打电话来了。他正想办法拖住那伙人。”乌鸦说。

    “那剩下的六个人是谁?”源稚生问。

    “据经理所说好像是路明非的亲戚在东京,可能是家庭聚餐?带绘梨衣小姐和家长见见面?”

    乌鸦刚说完就感受到源稚生放在他身上的那股寒彻透骨的冷意。

    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缩了缩脑袋。

    其实真实情况比他嘴上说的还要糟糕,东城步在电话里说绘梨衣小姐可是和那个路姓男子十分亲密。

    他没敢告诉源稚生。

    要不然明天进东京湾的就得是他了。

    “开车。”源稚生目光毫无情绪波动。

    但是声音冰冷得让人发抖。

    这在别人眼中是对绘梨衣的特殊关心,是妹控。

    然而并非这样。

    源稚生非常清楚,家族是不会允许绘梨衣爱上任何人的。

    绘梨衣作为被龙血污染过的,罕见的半进化体,是家族的极恶之鬼。

    她比任何天生的鬼都危险。

    和她交配产生的后代血统一定无法受到控制,那样的存在会被家族执法人处决。

    他就是执法局局长,不可能让这种悲剧产生。

    因为他知道看着自己挚爱的亲人在眼前死去的那份痛苦。

    而且绘梨衣居然不让餐馆经理通知自己!

    显然路明非在绘梨衣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过了自己。

    明明才几天的功夫……

    加上上一次来也就不到十天。

    这太荒诞了,源稚生接受不了。

    “情况很糟糕。”樱驾驶着化作红色电光的法拉利。

    “什么意思?”源稚生皱眉。

    “有一批失去控制的勐鬼众成员出现在东京街头,疑似服用了莫诺托夫鸡尾酒,大家长让你去处理。”

    源稚生只是迟疑了半秒钟不到,就毅然决定道:“先让其他执行局人垫上,我们以最快速度处理好绘梨衣的事情。”

    “看到了么,这就是妹控的力量,让以往最以大局为重的少主都变成了这样。”

    乌鸦小声与夜叉在后排窃窃私语。

    可是混血种的强大耳力使源稚生听到了他们的交谈,脸色顿时一黑。

    “少主,我有个更糟糕的消息不得不告诉你。”

    樱拿着手机,缓缓地说。

    “有一个勐鬼众成员就在小姐他们的餐馆旁边,已经造成了不小的混乱。”

    源稚生神色忽然绷紧。

    “不能让他进入餐馆,如果惊吓到绘梨衣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可是他都无法阻止的言灵。

    代表着蛇岐八家混血种最高层次的血统。

    ……

    “上杉同学这么漂亮有男朋友么?”叔叔满脸笑容。

    他今天很尽兴,本来以为要丢人丢到陈处长家的情况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现在又享受到了餐厅最高级的待遇。

    他成功体会到了一直未曾体会过的上流社会的感觉。

    所以现在的他对路明非和绘梨衣充满好感。

    “男朋友是什么?”

    绘梨衣在小本子上写道。

    “就是你们日语里情侣,男友的意思,男友晋级就是未婚夫,未婚夫晋级就是丈夫。”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陈处长还以为是小姑娘不太懂中文。

    “晋级是不是要考试?”

    叔叔几人都被绘梨衣呆萌的话语给逗乐了。

    叔叔发出招牌性的豪笑,说道:“当然要考试,不过是由家长来测试,考试就是见家长嘛,上杉同学来中国的话,我做湘派红烧肉给你吃。”

    湘派红烧肉是什么东西绘梨衣并不知道,她只是澹澹举杯敬酒。

    三人一饮而尽,叔叔又叫侍者再来一瓶。

    路明非倒不担心绘梨衣会喝醉。

    两人前两天就喝过酒,混血种的龙血能帮助他们快速分解酒精。

    对他们来讲,喝酒就和喝饮料没什么区别。

    路明非看向路鸣泽和佳佳,两个人已经打成一片了。

    他心里哀叹,堂弟哥也就只能帮你到这里,算是弥补一下当年装妹子欺骗一下你纯洁的处男感情的过错。

    这么想着,手机响起了短信铃声。

    他打开手机,发现是酒德麻衣来信。

    “源稚生还有五分钟抵达。”

    “果然么……”

    路明非摇了摇头,不出所料,餐馆总经理把他们在这里的消息告诉给了源稚生。

    绘梨衣还是太单纯了,以为自己嘱咐一声就没问题,从而暴露了他们的位置。

    其实完全没必要太给婶婶他们面子的,自己给的已经够多了。

    没过两秒,第二条信息发来。

    “车在后面!有人接你们。”

    路明非拉了拉绘梨衣的小手,后者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远方路口车灯组成的海洋几乎快要贴到他们脸上。

    绘梨衣眼中露出警惕的神色,悄悄把小本子给路明非看。

    “哥哥来了?”

    路明非点头,然后拉起绘梨衣对几人赔笑。

    “我们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几位慢慢吃。”

    他说完也不等几人反应,立马就带着绘梨衣匆匆往外走。

    他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和婶婶他们打好关系在他眼里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路明非很清楚自己婶婶是怎样的一个人。

    只要自己比他儿子优秀,他们的关系就永远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更何况后面的追兵已经跟过来了,把他们牵扯到混血种和黑道里面,对他们不是什么好事。

    他拉着绘梨衣往后门奔跑,绘梨衣忽然止住了,抬起本子给路明非看。

    “是我不乖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路明非摸摸绘梨衣的头发,温和笑道:“绘梨衣很乖的,跟绘梨衣没关系。”

    如果不是因为背后站着的人是源稚生,餐厅经理也不会有那么大胆子冒着被上杉家主抄家的风险泄露消息。

    世界上的人就是这么回事,乖在这个世界是没用的,聪明狡诈的人总是会服从于更强大的人。

    你乖乖的,人家就会骗的你遍体鳞伤。

    相关推荐:从上海滩开始崛起超能魔导士绝世唐门之剑临星辰教主柯南之我真不是东京怪谈修真大网店超级网站:开局购买基因优化液淘宝系统让我种田无敌穿越之带着淘宝去种田从火影开始的近战法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