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 > 第215章界外气数加持,【赤红命格:晋之功臣】这是……大缙魔朝?
  • 一键听书

    第215章界外气数加持,【赤红命格:晋之功臣】这是……大缙魔朝?

    作品:《十都九曜八极七元六司五老争道果

    【灵感爆发!】

    【已选定物品:无。】

    …………

    姜尘深吸一口气,转眼就进入识海之中,周遭满是灰蒙蒙的雾气。

    唯有这处时间流逝速度极慢的特殊空间,姜尘才能获得些许时间去思考理解分析,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起码,要避免老屯长的生死劫难……

    “那么——”

    “从头看起吧!”

    姜尘叹息一声,道出识海金字的第一句。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一旦使节团到来,青州军拼上性命所得的丰厚战果,数月来的辛劳,都将全数葬送!

    姜尘十分清楚。

    楼兰虽受到罗教深深腐蚀,民间普遍开始信仰无生老母,但王室、军队以及国运本身,仍然保有一定自主能力。

    姑且算是……半宗教半王室的国家,君权高于神权。

    但是!

    随着青州军先后攻下东犁、西犁、南荒、北荒四城,楼兰王室的实力,已然衰弱到了极点。

    一旦青州军撤离,西域之门户,楼兰全境,也将彻底沦为罗教的地盘,再无任何阻塞。

    姜尘回想起此前罗教的种种行动,终于理清了前因后果,愠怒道:

    “难怪攻伐东犁、西犁二城的时候,始终不见罗教全力出手,甚至在西犁的时候,暗暗帮助我们,杀掉了七彩神君……”

    “好家伙,这是把我们当枪使了啊!”

    姜尘陡然站直了身子,握紧拳头,在识海内来回踱步数圈,才一口气说道:

    “借力打力,一箭双凋!”

    “先是借青州军之手,剪除了楼兰内部的拦路虎,然后再借朝堂大权,勒令青州军回归九州。”

    “这才是罗教的全部谋划……”

    “还真是老母猪戴胸罩,一套又一套啊!”

    姜尘面露嫌恶,借助张百岁分享的情报,以及识海金字的内容,终于摸清了罗教的战略战术。

    然后——

    便是信息量极大的部分。

    “福兮,祸之所伏!”

    姜尘仔细阅览其中内容,主要提炼出了最关键的三条信息:

    “第一,大卫丞相-司马仲达。”

    “第二,界外气数加持,【赤红命格:晋之功臣】。”

    “第三,未来数十年后,大缙魔朝的建国大将之一。”

    这段信息一出。

    熟悉前世华夏历史的姜尘,立刻猜出,这所谓的“司马仲达”,就是既定历史中的——

    老贼,司马懿。

    相传,《晋书.宣帝》记载了一段典故:

    魏武帝观察出司马懿有野心,而且听说司马懿拥有传说中的“狼顾之相”,想要亲眼验一验。

    有一天,司马懿正走着路,魏武帝在后面冷不丁大喊一声:

    “丞相!”

    司马懿下意识勐地回头,做出了这个高难度的动作。

    什么叫“狼顾”呢?

    就是身子原地不动,脑袋向正后方转了一百八十度。

    魏武帝因此对曹丕说:

    “司马懿不是甘为臣下的人,必会干预国事。”

    但因曹丕和司马懿关系很好,总是回护他,而得以无事,司马懿亦伏低做小,勤于职守,废寝忘食,遂使魏武帝安心。

    从此以后。

    司马家顺利扎根于魏国,如藤蔓一般,攀附于魏国这颗大树,暗中掠夺养分,渐渐成长为庞大世家。

    然后——

    司马家成功窃国,追封司马懿为“晋高祖宣皇帝”。

    “也就是说……”

    姜尘结合以上信息,略微惊讶地得出结论:

    “司马仲达就是这方天地的司马懿。”

    “他将沿着既定的历史,逐步夺取九州军政大权,谋曹篡卫……谋朝篡位,最终建立大缙魔朝!”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org 】

    姜尘想了想,凝视着“界外气数加持”几个字,心中生疑,猜测道:

    “莫非……”

    “司马家已经早早同罗教同流合污了?”

    “罗教给予司马家世界之外的支持,而身为丞相的司马仲达,则给出回报——将偌大西域门户,楼兰全境,赠予罗教!”

    姜尘皱起眉头,看了看【赤红命格:晋之功臣】这几个字,有些想不明白,为何是“晋”,而不是“缙之功臣”,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一时之间,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得按下不表,暂时得出结论:

    “罗教在朝廷的盟友,便是司马氏!”

    顺着这个结论,继续向下推导。

    大将军所得密信:

    “使节团内部,有奸人鼓唇弄舌,扬言以夷治夷!”

    这所谓的“奸人”,便有极大可能,是司马氏派来的心腹。

    以上内容。

    就是楼兰国都之战,所牵扯到的方方面面,上至朝廷衮衮诸公,下至罗教、青州军,影响之广,令人咂舌。

    一言以蔽之:

    “这楼兰的水,可真深啊!”

    最后。

    姜尘抬眼,望向【祸兮,福之所倚】。

    若沿着这条世界线行事,他与张百岁率领十八营青州兵,奔赴国都,在大卫使节团到来之前,杀尽楼兰王室血脉……

    从而收获极为丰厚的报酬!

    如:

    炽金级机缘——“九鼎残片!”

    以及更加珍贵的:

    天青色命格——“大卫武侯!”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

    仅仅是一枚炽金级命格,便足以令姜尘的实力,迎来翻天覆地式的变化。

    以士阶之身,先后斩杀猪婆龙、插翅虎、风神翼龙与天鹰虎等四大凶兽,以及尸王突骨,寄生着七彩蛇君神魂的青州斗将冯武……

    何等荣耀?

    何等风光?

    而现在,一份比炽金级命格,还要珍贵的天青色命格,摆在了姜尘面前。

    若能献颅于九鼎,必可一飞冲天,鹏程万里,成为这场战场之中,最耀眼的将星!

    前途不可限量!

    但庞大利益的背后,却需要献出一份祭品!

    从晋升“民夫独立百将”这一临时军职时,便已然早早认识的老屯长,亦师亦友的——张百岁。

    “我可以为了利益,去杀人放火……”

    姜尘历经数月烽火,已经学会了漠视生命,铁石心肠,为了自己的利益,毫无顾忌地杀死楼兰士卒。

    但是——

    “为了利益,就放任老屯长去送死吗?”

    姜尘暗自想着,觉得自己的心肠,尚未腐烂发臭到这等地步。

    所以。

    细细思索了二个时辰后。

    姜尘最终做出了决定。

    …………

    回归现实。

    识海内漫长的思索,对于现实世界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对于张百岁来说,不过短短一瞬。

    北蛟山。

    张百岁站立于废弃龙穴处,缓缓开口:

    “眼下,十八营二千青州士卒,已成了这楼兰之内,唯一可用力量。”

    “若你我联手……”

    话还没说完,便被姜尘匆匆打断。

    姜尘凝视着张百岁的眼眸,沉声问道:

    “您接下来要说的……”

    “是不是,我们一同率二千青州士卒,奇袭国都,将楼兰王室的血脉杀尽,然后举行仪式,献楼兰君王的头颅于九鼎?”

    张百岁点了点头,面孔十分严肃:

    “不错。”

    “唯有如此,才能保住我青州军数月辛劳。”

    闻言。

    姜尘嗤笑一声:

    “但是,老屯长啊,您考虑过吗?”

    “楼兰五狼将尚存于世,国都城内,也仍有一万士卒,就凭你我,再加上二千青州士卒,拿什么对付他们?”

    张百岁沉默半晌,似是考虑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竟说起了自己的过往人生:

    “孟子有言,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老夫,不,我出生于私塾之中,喜好读书,也仰慕诸多夫子的风采,从小就在同龄人中,扮演着师长的身份,将自己所学,全数教予他人。”

    “后来啊。”

    “就连举行屯田仪式的时候,也忍不住好为龟师,将自己所学全盘分享给玄武幻象。”

    “所以,才得了教诛之道。”

    “古人对牛弹琴,老夫对龟传道,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

    张百岁眉眼带笑,眸光中带着几丝缅怀过往的情绪,嘴角微微上扬道:

    “这些年,青州军内,至少有七八千士卒,以及半数武官,愿意叫我一声老屯长。”

    “我不愿意让他们的辛劳,白白浪费,更不愿意,他们的战果,被罗教窃取。”

    “所以。”

    “我已经想出了办法,由我来杀掉楼兰五狼将,然后,余下的一万士卒,由刚刚晋升成荒野校尉的你来对付,不成问题。”

    “我对你有信心!”

    张百岁目光中带着丝丝赞许,凝视着姜尘,他的语气很是骄傲:

    “你是我这些年来,教出来的,最优秀的学生,没有之一。”

    事实上,在过往数月时间,姜尘耳旁听到的夸赞,超过七成,都来自于张百岁。

    循循善诱,绝不拔苗助长;

    时常夸赞,给予弟子支持。

    这是张百岁数十年来坚持的两大教学准则,从未改变,对待姜尘,是如此,对待青州军内众多士卒,也是如此。

    师者匠心,止于至善;师者如光,微以致远。

    若不是这样,怎会有数千士卒,皆称呼张百岁一声“老屯长”呢?

    但是——

    这些话,落入姜尘耳畔,却显得极为刺耳,只因识海金字,揭示了张百岁的未来。

    “是了。”

    “我明白了……”

    直到这一刻,姜尘才勐然意识到。

    张百岁刚刚的那些话,其实——是遗言啊!是他人生最后一次,对自己的教导与夸赞!

    而对付楼兰五狼将的办法,也不言而喻。

    就是……

    张百岁完全解封荒野校尉的力量,以全盛姿态,一口气斩杀楼兰五狼将。

    这不同于“仪式:巴蛇食象”那次,那时候,只需要输出气血即可,无需战斗。

    但这一次。

    楼兰五狼将联手,堪比武侯。

    张百岁若想取得胜利,必全力以赴。

    因此。

    识海金字才会判定:

    “张百岁有极大可能,在这一过程中遭到生死劫难,十死无生……”

    一想到这。

    姜尘心沉坠得像是灌满了铅,沉默着,久久不言,

    直到天将大亮的那一刻,他才缓缓抬首,凝视着张百岁,一字一顿道:

    “不行。”

    “不行?”

    张百岁惊讶挑眉,将疑惑的目光,落在姜尘脸庞,继而笑着开口:

    “放心,以你的实力,配合二千青州士卒,以一敌五,对付一万士气低落的楼兰士卒,不成问题。”

    此时,姜尘的面孔十分严肃,简直像生铁铸成的。

    “不,是您的问题。”

    “啊?”

    张百岁怔了半晌,。

    姜尘拔出刀刃,言简意赅道:

    “我不会放任您去送死,您想去国都,得先过了我这一关,才成。”

    闻听此言。

    张百岁瞪大双眼,被这突然来临的回答震动了,以致就像受到电击一般,半天说不出话来。

    宕机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有些无奈道:“你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学会了看穿人心的手段?”

    姜尘笑而不语。

    无它,唯开挂耳。

    然后。

    姜尘持握着兵刃,声音低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要是输了,那我相信您的实力,跟着您,一起奔赴国都。”

    “但您。”

    “若是输给了我……”

    “您老,还是做一些轻松的活计,把献颅于九鼎的重任,交给年轻人来做,如何?”

    实际上。

    在识海空间思考了足足二个时辰,所得出的“决定”,便是由姜尘自己,奔赴国都。

    “泼天的利益,我来享受!”

    “十死无生的凶险,我自己承担!”

    姜尘心中这般想着,抬头望向张百岁:

    “您觉得如何?”

    “翅膀长硬了,就不听话了喽!”

    张百岁捋了捋白须,似是嗔怪,又带着丝丝赞许与期待:

    “也罢。”

    “老夫闯荡九州数十年,还从未同荒野校尉较量过。”

    “今夜,不,今朝……”

    张百岁扭过头,看着东方的地平线显出一轮红霞,继而出现了太阳的小半边脸。

    慢慢儿,一纵一纵地,使劲儿往上升,初阳终于冲破了红霞,跳出了地平线,发出夺目明亮的破晓光芒!

    黎明,破晓!

    伴随着日月交替,皎皎月光与温暖初阳的光,一齐汇入日月龙穴内,显现出奇异而美丽的景象。

    而此时。

    姜尘与张百岁,亦后退数十丈,分别站立于石穴东西二侧,皆做足了战斗准备,既是师徒之战,亦是荒野校尉之间的较量!

    唯有胜者,才有资格做出“决定”!

    相关推荐:被通缉的爱丽丝与救援团此间有怪力乱神死亡救援厮混在山火救援队的日子娱乐:从快男再就业男团开始爆火洪荒:云霄成了我老婆超新星开局融合妖刀duang!duang!板砖走天下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我在凡人垂钓诸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