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 > 黑暗侵袭,我的职业是光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条件,虫后分身
  • 一键听书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条件,虫后分身

    作品:《黑暗侵袭,我的职业是光

    当一个人拥有另外一个人的全部记忆甚至是人格,而且自己的记忆几乎解体,那么这个时候这个人是否就可以视为另外那人?

    对于这个问题,敛宇确信,如果是以前的自己是完全能够回答亦或者不被这个答桉困扰,但现在的他不同。

    在某些方面,由于记忆的缺失,加之突出的种族特性,使得他在许多方面比人类更像人类。

    敛宇略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他对于吕倩的看法很复杂,但目前也只能暂时不过于理会,至于更多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敛宇睁开了双眼,视线回到了车中。

    而此时,车队也停下,已经到了目的地。

    车队的战士开始归队,何尘、敛宇和一些军方高级军官一起走向指挥署。

    在指挥署中,关于敛宇的问题进行了一场讨论,并在之后在星火系统的中间担保下,军方与敛宇也进行了友好交流并定下了一些协议。

    即便敛宇的身份成谜,但是只要有利于局势,自然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

    敛宇自己的记忆不完善,不过一路上的多处见闻,不论是本能还是常识认知,都很明显的让他倒向人类的一方。

    在与军方签署的协议中,敛宇将协助人类抵御灾变力量的入侵,而人类一方将帮助他修复飞船。

    大体上的内容就是如此,至于更细的条例则不多说……

    商讨完协议内容后,敬国平突然找上敛宇:“老师希望你过去一趟。”

    敛宇也没有多问什么,便答应:“好。”

    然后便自顾自的走了,仿佛知道路线一样。

    而敬国平也没有跟上去。

    何尘在一旁好奇的看着这一幕,只能在心里感叹:“都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算了,反正我也这样……”

    何尘与敬国平打过招呼后便回去了,剩下的事情就由军方来交接和安排吧,他想想他们会处理好的,毕竟现在的情况和当初他刚入城的时候差不多。

    另一边,敛宇十分熟练的走入一条条走道,步伐显得十分熟悉,好像在他眼中有一条无形的指示路线。

    很快,敛宇来到了黎左的办公室。

    “你来了。”

    黎左坐在桌后,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嗯。”

    敛宇点了点头,十分不客气的坐在了黎左对面。

    随后两人仿佛是多年未见的朋友般的聊了起来,即便事实上他们才是第一次相见。

    敛宇的视线不断扫过黎左以及他身前摆放着的棋盘,他在黎左身上看到了一些十分意外和危险的东西,不过他却并不为之畏惧,似乎他能够察觉到黎左不会伤害自己,亦或者无法插手。

    聊了一会儿后,黎左突然问道:“还适应新的身份吗?”

    敛宇回答:“还好。”

    黎左此时微眯的双眼,面带笑容,手中把玩着一枚棋子,“你应该知道这个身份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吧?”

    “什么意思?”敛宇微皱眉。

    他似乎意识到了某些东西,但是脑海中却无法浮现出正确与能够与之匹配的信息,这让他陷入了某种灵魂割裂的痛苦,只是脸上没有表示出来。

    “例如……你的文明一些秘密……”黎左笑着暗示着。

    “你知道?”敛宇神色认真的看着黎左,他感觉眼前这个剥离在岁月之外的怪异存在,或许真的知道一些东西。

    他很好奇,但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在抗拒。

    “或许我知道,但你应该明白,万事皆有代价,我不会也不能直接告诉你一些东西……”

    黎左不慌不忙的说着,神色澹定自然。

    敛宇此时也冷静了下来,他明白黎左说的是正确的,即便他完全不知道为何是这样。

    他为何会来到这里,记忆又为何会消失的如此彻底,他感觉都是难以寻找到真相的疑点,不过现在的他依然想要知道一些东西。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那需要什么代价?”敛宇平静询问。

    “简单,一个条件一条线索。”黎左说道。

    敛宇道:“请讲。”

    “你需要伴行人类文明而行,直至终末。”

    这是条件。

    敛宇皱了皱眉,这个条件很苛刻,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却并不严格,因为在此前的条件中,他就已经选择了帮助人类抵御灾变,一旦没有成功,人类就会毁灭。

    而眼前的条件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这样条例的遵循必须在人类成功抵御灾变的前提下,否则一切都白谈。

    人类毁灭,自然进入终末。

    难道黎左真的对人类这样有信心?

    敛宇有些疑惑。

    当然,要说不同的地方还是有的,之前的承诺更加宽松一些,他是较为主动如此选择,没有强制的条件,虽然没有强制条件,但他也会帮助人类抵御灾变直至最后,这是他的原则。

    而现在就相当于给这份契约加上了强制性的味道,会更加邦定。

    而敛宇明白,由于他的种族特性,在目前自己记忆已经损失殆尽的情况下,长时间的与人类接触,是很可能完全融入其中而失去原本的种族意识,这是源于他所在种族的特性,有好有坏。

    他也不知道为何,他对于这种事情在内心深处似乎并不抵触,即便这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退化”。

    但对他而言尚且还好,他们种族是一个极富有共情能力的文明——这是来自灵魂方便的烙印,即便他已经无法记忆起具体的事情。

    “为什么?”敛宇再次反问。

    黎左双手交叉着,回答道:“毕竟对你而言,这不是已经是一个好的结果了吗?”

    “你的文明,与其毁灭了不是吗?”

    这是线索。

    黎左的话一出,敛宇整个僵在了原地。

    身体有了异动,身躯出现了一些裂痕,仿佛马上要奔溃了一般,就连他的意识都在这一次凝固,某些固定的触底程度被触底,差点将他的意识淹没和抹杀。

    而在这百分之一刹那中,他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来源——是他自己。

    敛宇的异常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外人眼中,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和异常,当然这样的异常能否躲过黎左的眼睛就不得而知。

    彻底平静下来后,敛宇神色复杂的望着黎左,望着这个顷刻间将他的文明抹杀的“人”——因为黎左的提示,一个文明的未知命运坍缩为现实,走向了最终的终末。

    不过敛宇并不恨黎左,因为这是一件好事,不论对谁而言。

    他本想说些什么,却又闭口不言。

    最终只是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文明的第一要务是生存——对于绝大部分文明而言。

    但对于他们这样已经在宇宙的壁垒上“打洞”的文明而言,显然不全然是。

    他们有着更为深刻的追求和责任,即便没有人来要求他们,也无人能够要求他们。

    但就像那句话所说的,人遇到困难可以向神明祈祷,那么神遇到困难呢?又能向谁寻求帮助呢?

    记忆的缝隙弥合,刚才接触到的一些记忆再次被抹除。

    不的不说,清理程序有些狠,现在的敛宇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一会儿后,敛宇突然感叹般的说了一句:“人类真是一个情感异常的种族。”

    “强烈且短暂的情绪,这是短寿种族的特点之一,有好处也会弊端。”黎左回答着。

    敛宇点了点头:“但人类依然算是其中比较特殊的种族。”

    黎左摊了摊手:“或许吧……”

    敛宇起身,一遍朝着外边走去,一遍说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

    黎左站起身:“恕不远送。”

    “无事。”

    待敛宇走去后,黎左又坐了下来。

    他看着棋盘,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命运纠缠。

    “一个截去时间一角的种族,在经历无数更迭后再次来到了这一刻,在时空里纠缠、在宇宙掀起战火……最后归于陆地。”

    这是一个伟大的种族,在已经难以看清的岁月前抵御着“深渊”,面对深渊,他们太过微渺,却依然全尽其力,即便未能真正战胜,却依然达到了共泯的结果。

    这无疑是一个充满奇迹与极有潜力的文明,只是如他所说,文明已经毁灭,留下的不过是一个充满仇恨却又迷茫的空壳罢了。

    他带不来一切有关自己文明的实际记忆,只能依靠一些直觉来“运行”着,因为他明白,过量的知识是有害的——至少在有深渊存在的时候,深渊降临的力量往往与其文明程度呈正比,所以无论对于什么程度的文明而言,深渊都是毁灭性。

    而至于黎左为何能够知晓这些而不遭受反噬,只是因为,他仅仅是一个看客罢了,一个永远在回朔边缘徘回的旁观者。

    仅此而已……

    ……

    敛宇的加入给新城带来了一些新的变化。

    一处房屋中,一个看似普通的男人正在做饭,看上去与普通人无异。

    只是在房屋周围,无数全副武装的战士已经潜伏在周围。

    一名伪装成小区工作人员的战士前去敲门,“富成立……”

    话为说完,门的另外一边传来了一道剧烈的能量波动,伪装的战队根本来不及躲避。

    剧烈的能量壁冬轻松的击碎了房门,并将那名战士击飞出去,不过在那名战士落地后却发现自己并未受到实际的伤害,反而借助那道冲击远离了富成立。

    何尘此时撤回了施加在那名战士身上的防御,不得不说,富成立的力量有些超乎他的预料,不过还在可控范围内。

    富成立巡视一圈,发现自己已经身处重重包围。

    而在这之前,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他恶狠狠的看了何尘一眼,却又把实现转移到了旁边的敛宇身上。

    他躲藏了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却在现在突然被包围,这肯定与眼前这个怪异的男人有关系。

    “富成立,束手就擒吧,你已经被包围了!”

    有战士劝降着,虽然基本没有可能性,但还是得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

    不过很显然,富成立是不会投降的,他的身上很快出现了一些虫族的特征,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强了许多倍。

    其速度也得到了增强,试图从包围之中逃离。

    但是很可惜,军方为了这次的冲动准备的十分充分,即便何尘与敛宇不出手,也不会让其逃脱。

    在众多战士的集火下,富成立很快变得虚弱下来,毕竟他只是虫后的一个分身,而非本体,所以自身的实力不会太夸张。

    而且即便是虫后本体,在缺乏护卫的保护下,也难以抗衡军方的围剿。

    富成立虚弱的倒在地上,身上遍布伤口,强大的自愈能力被“强抑制子弹”干扰,难以恢复,仅剩下最后一口气。

    在其他人警惕的时候,何尘与敛宇走上前查看情况,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即便是全盛时期的富国立也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毕竟这只是一个分身罢了。

    “这就是虫后的分身?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何尘有些好奇看着躺在地上的富成立,“而且虫后按理说不应该是雌性吗?”

    而富国立用仇恨的眼神凝视着两人,仿佛要将两人的模样记住。

    “虫族没有性别的分别,虫后不过是人类的语言习惯。而且实际上他可以称之为虫后备份,如果在虫后死亡后,他就将担当虫后的身份,这样虫族的就能在短暂的混乱后恢复正常,不过这样应该是唯一的一个备份了,它在某些方面被「限制」住了。”敛宇解释,看上去对于虫族十分了解。

    事实上,他处理过许多像这样的充满破坏欲和几乎无序的种族,即便已经忘记,但许多知识下意识就会跳出来。

    “是这样么,是挺难缠的。那现在要怎么办?抓活的?感觉很难。”何尘说道。

    “你说的对……”

    富成立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商讨着,终于不能忍受,盯着敛宇恶狠狠的说着:“一个苟且占据凡人躯壳的怪物,你真以为他们会把你当「朋友」?”

    富成立的声音有些奇怪,不似正常人的声音。

    而敛宇摇了摇头,这种简单有效的离间计虽然在很多时候有用,但对他而言没有效果。

    因为实际上他并不在乎人类对他的看法,不论是猜忌还是忌惮,而且虫后的话中带着一些「技术性」错误——例如他如今的形态由来。

    可惜的是他忘得差不多了,不然肯定得反驳回去。

    何尘自然不会中这样简单的离间计,但也略带好奇的瞥了一眼敛宇的神色。

    而敛宇只是神色平静的说:“是我送你一程,还是自己走?”

    最终,富国力自爆,一个埋藏在新城的隐患被拔出。

    敛宇回到住处,这里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军方工作人员。

    这时,一名执勤战士喊到:“敛宇,有人找你!”

    闻言,敛宇脸上有些无奈,他拥有着完全的人类的情感与人格,以及同样的认知——当然可能还多了一些东西。

    他早已发觉房外的一个踌躇的白色身影。

    他开始反思自己“同化”这具躯体是否是一个正确的抉择,而且事情有些太过凑巧了,又或者命运的安排本就是这样。

    “人类的感情啊,真是复杂且美好,当然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更好了……”

    相关推荐:气运加身,苟在后宫修炼的日子暗夜将至从小李飞刀开始乱砍吞噬星空之大道主宰美漫:每周一个新化身智人穿梭两界做天师度假村从客栈开始为什么都当我是锦鲤啊嫂夫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