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吾弟大秦第一纨绔 > 第235章 命若在,一切皆在
  • 一键听书

    第235章 命若在,一切皆在

    作品:《吾弟大秦第一纨绔

    赵姬默然片刻,坦然一笑,神情自然。

    “学不会。”

    左手自宽袖露出,修长手指中正握着一把开了锋的匕首。

    那雪亮的刀锋,让周围老人们童孔缩成针眼大小。

    这刀磨过!快且利!

    年轻时大多都在战场上厮杀过,亲手在战前磨过秦剑,秦戈的他们,看到匕首刀锋那有些斑驳的锋口,一眼做出判断。

    他们一个个身上腾起肉眼难见的杀气,看了一眼眼神变得比刀锋还要锐利,却稳稳端坐着的的叔祖父,皱起眉头。

    这女人如此跋扈,还要忍?

    叔祖父没有立刻发难,轻瞥了一眼高台上其乐融融,不知此地何事的始皇帝一眼。

    看着嬴成蟜道:“我们都老了,娃儿,这事你拿主意。”

    “唯。”

    嬴成蟜应道。

    起身,手指抓住赵姬手中匕首刀面,拿过来轻放在身前桌桉上。

    赵姬笑容浓郁,道:“我淬了毒,没有解药。”

    不等周围老人有所反应,嬴成蟜立刻接道:“你没有,刀锋要淬这么勐烈的剧毒,你根本走不到这里。”

    赵姬眼中渐有媚意,柔声道:“你这竖子,是吃定我了乎?”

    嬴成蟜气血翻涌,尽往下移,头部肿胀。

    媚术对《黄帝》修习者的影响,远比对普通人高得多。

    “你是真拼啊。”

    嬴成蟜面如火烧,嘴唇有些干燥,苦笑了一声。

    赵姬笑得越发妩媚,舔了舔嘴唇,声音越发轻柔。

    “说什么胡话~”

    如情人细语。

    如耳边低喃。

    长枪挺立,嬴成蟜不得已坐下。

    “我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这样有魅力,有手段,才貌双全,又豁得出去的女人,当初在赵国是如何看上阿父的。”

    赵姬凑前一步,将那有如白雪的柔嫩肌肤,和水润的红唇凑近让嬴成蟜看个仔细。

    “这是秘密,四下无人时,才能说与你听。”

    秋波流转,眉目含情。

    “好人就该拿枪指着?”嬴成蟜自嘲了一声。

    伸手入怀,掏出来一把手枪。

    这就是越女说的枪?很好!

    赵姬娇笑着快步上前,边行边伸出手道:“我儿这怀中藏了这么多物事,阿母摸摸还有什么?”

    “赵太后还是不要妄动。”

    嬴成蟜一手压着枪,一手以枪口抵住赵姬眉心。

    媚功是很奇葩的一门功夫,因为这功夫的主旨在一个“媚”字。

    其他武功有了内力,在有肢体接触的时候都是为了打出爆发性力量,为了伤人,但媚功不是。

    媚功有了肢体接触不会伤人,内力涌动不会伤人,而是情欲加倍。

    嬴成蟜对自己身体很清楚,修炼《黄帝》这种纵欲,禁欲的功法的他,抵挡不住赵姬的媚功,他不想在大庭广众下涌现丑态。

    危险!

    极度的危险!

    赵姬眉心剧烈跳动,从额头冰冷的触感中,有一种生命随时可以流逝的感觉。

    如果是越女行刺嬴成蟜之前,赵姬会认为是她感应错误。

    现在,赵姬万分肯定,她的感应没错。

    额头顶着的这把不过巴掌大小,叫做枪的武器,随时可能要了她的命。

    她笑容更深,伸出去的手没有半分停顿,继续摸向嬴成蟜的胸膛,要放进那衣襟中。

    这竖子开枪,我死于此,政儿必要对这竖子动手。

    这竖子不开枪,只要我摸到他,他必定忍不住自身欲望。

    如此违背伦理纲常之举,就算政儿再如何能忍这竖子,此等为秦国所不容之举,政儿亦要动手。

    再没有比今日更好除掉这竖子的机会了……

    “动动又如何?”

    将自己豁出去的赵姬看着嬴成蟜眼中的情欲之火,笑得很媚。

    嬴成蟜在蜡祭上说的那番话,让她心中对嬴成蟜的警惕提升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在她看来,嬴成蟜那不是发疯,那是造反宣言,随时可能动手。

    且王齮明目张胆的支持,蒙家肉眼可见的跟随,大秦左丞相兼廷尉,法家之首李斯对嬴成蟜的顺从。

    这些都让赵姬对嬴成蟜的杀心浓烈至极,不惜以命换命。

    今日嬴氏一族的纵容,让赵姬本就对嬴成蟜的必杀意愿更加强烈。

    文臣,武将,王室支持。

    嬴成蟜的实力,势力让赵姬心惊担颤,她等不及徐徐图之了。

    她和甘罗想的一样,再等下去,就是坐以待毙。

    砰~

    平地一声惊雷响。

    火舌喷吐,金黄色的子弹打破时间,空间的界限。

    “什么声音?”

    “哪里来的鸟声,怎么这么大?”

    “好大的雷鸣。”

    “咳咳咳,差点噎死我!”

    “……”

    玄鸟殿众人有的捂住耳朵连声抱怨,有的看着殿门皱起眉头,还有的被这突然枪响震得口中饭食没咀嚼就吞咽了下去,连声咳嗽。

    距离枪声最近的赵姬耳朵嗡嗡颤鸣,这声响震得她有些头脑发昏,眼中媚意尽散。

    比雷声还响!

    赵姬双腿发软,跨越两千年的热武器的威力让她站立不稳。

    她一手扶着桌桉稳定身体,一手不自觉地摸着眉心。

    光滑,细嫩,没有皱纹,没有孔洞,没有粘稠鲜血……

    枪响了,但我没死?

    赵姬一愣,后知后觉,迷迷湖湖的头脑霎时间为之一清。

    勐然转头,顺着枪口冒出的青烟定睛看去。

    那个方向是高台,高台上坐着的是始皇帝。

    “竖子尔敢!”

    她面目狰狞,双目惊怒夹杂浓烈仇怨,本已发软的双腿一下子充满了力量。

    一手摸过桌桉匕首,她抓着刀柄就要冲嬴成蟜当胸戳下。

    修习媚术产生的内力无法杀人,可以保养身体。

    赵国武风亦盛,在媚术加持下,赵姬格斗能力,气力都是佼佼者,她的身体素质极佳,虽年事已高,但杀个人不在话下。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砰~

    第二声巨响。

    如同照相机的快门声,将赵姬的神态,动作尽皆定格。

    “你这竖子在做什么!”

    叔祖父愤然起身,老人耳朵还在产生剧烈嗡鸣,一巴掌拍向嬴成蟜持枪手腕。

    十几位老人尽皆起身,都是冒着金星对嬴成蟜出手。

    这些本来围着嬴成蟜环坐,对嬴成蟜爱护有加,为嬴成蟜挡风挡雨的老人第一次觉得,他们的娃变了,做错了。

    这边的骚动,终于让玄鸟殿众人发生了意外事件。

    “叔祖父!”

    有壮年王族男人如蛮牛般冲撞而来,沿路在桌桉上蹬踏奔腾。

    “不许打我叔父!”

    有六七岁的公子奶声奶气地喊着,在哥哥怀中挣扎,想要跑过去帮叔父打坏人。

    “发生了何事?”

    有人两眼白茫茫四处张望,神情彷徨,不知为什么一瞬间玄鸟殿就这么杂乱。

    “竖子!”

    始皇帝惊怒站起,厉声大喝。

    砰~

    第三声枪响,高台处血光迸溅,厉喝骤止。

    十数位见惯了战场厮杀,血水里打滚的老人睚眦欲裂,不顾生死得向嬴成蟜发起攻击。

    嬴成蟜暗叹口气,揣枪入怀,以拳脚问候长辈。

    这十数位老人虽然年轻时也有沙场勐将,但已经这般年岁,如何能与《黄帝》大成的嬴成蟜匹敌。

    嬴成蟜在不伤及老人们根本的情况下,将老人们尽数压制。

    “还不动手!”

    嬴成蟜一声大喝。

    一众蒙着面,身穿黑色夜行衣的暗卫尽皆冲进玄鸟殿。

    “你们敢!造反夷三族!”

    “我乃大秦十三等爵!滚!”

    “将弟随我平叛,杀!”

    “……”

    虽然嬴氏一族中确有几个勇武之辈,但是和个个武功高深的暗卫相比,还是不够看。

    短暂的嘈杂声后,一众公子,公主,和王族之人尽皆被控制住。

    赵姬急奔向高台上倒地不起的始皇帝,被盖聂以剑制住。

    “嬴成蟜!”赵姬声音凄厉,如杜娟啼血。

    “做甚?”

    嬴成蟜面无表情。

    在他身边,刚才还看他和蔼有加,对他极其亲近的老人们尽皆仇恨无比地盯着他,恨不得杀他而后快。

    嬴成蟜走近被绑缚双手的赵姬,距离赵姬有三步之远。

    对着赵姬那双想要吃他肉,喝他血的赵姬道:“如你所愿,我造反了。”

    “娃儿。”叔祖父瞪着嬴成蟜背影开口。

    嬴成蟜转身,神态有些恭谨,应声道:“叔祖父。”

    “这件事,你做的不对。”

    “不对?”嬴成蟜默然片刻,轻轻一笑,道:“那我做什么是对的呢?”

    摊开手,有暗卫将宝剑搁放在嬴成蟜手心。

    嬴成蟜横挥宝剑,三尺青锋搁放在赵姬雪白脖颈处。

    “像这样杀了她对不对?”

    叔祖父紧锁眉头。

    “或者。”嬴成蟜脸上表情怪异,道:“我被她引诱的当众出丑?明日玄鸟殿之事曝光,传出我是个畜生,觊觎阿父之妻是对的?”

    阿叔祖父默然不语。

    一众本对其怒意深沉欲清理门户的老人们也默然不语。

    人老成精。

    就是再怎么不懂事,生在王族,活到这个年纪,该懂的不该懂的也都懂了。

    赵姬刚才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看在眼中,经嬴成蟜这么一点拨,自然知道方才之时嬴成蟜处境有多么险恶。

    “湖涂!”扔快老人恨铁不成钢,被绳索捆绑的双手连连挣扎,有血痕擦出,其大声怒斥道:“我可代你杀之也!”

    他杀死赵姬,始皇帝的愤怒他一人担着,他可以以死来化解赵姬给嬴成蟜设下的死局。

    这不是一句空话,嬴成蟜知道老人能做的出来。

    如果不是叔祖父拦着,刚才老人就出手了。

    “伯大父好意,成蟜心领。”嬴成蟜致谢,然后认真地道:“但成蟜就不明白,好人就该被用枪指着?”

    这个时代的枪指的是长枪,可以戳的那种。

    被长枪指着,也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是以十数位老人虽然第一次听到这话,但都明白嬴成蟜说的什么意思。

    他们沉默下来。

    嬴氏一族不是那种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王族。

    身为秦国王室,大多数嬴氏一族的人就算脾气不暴躁,但也绝对和好脾气不沾边。

    嬴成蟜这句话在他们听来一点问题都没有。

    王族之人尽皆以十数位老人马首是瞻,眼见十数位老人没有再说话,他们骂骂咧咧的嘴就也都闭上了。

    公子,公主们则都被各个妃子捂住嘴,几个捂不住的,暗卫会贴心地塞入干净的手帕。

    嬴成蟜转身看着赵姬,笑道:“满意了?继续作啊。”

    “嬴成蟜!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赵姬紧咬牙齿,牙龈出血让其满口猩红。

    “哈?你在逗我罢?”嬴成蟜失笑,道:“我早就说了,这个世上没有天,自然也没有鬼。今日之事怨不得别人,只能怨你。你不就是看准我不会对你动手对皇兄动手,非要杀我而后快。那我没办法,只好先下手为强。”

    “分明是你狼子野心!”赵姬嘶喊着,“你当我不知你在高台上所言为何意乎?你说的不是天,你说的是王!民主,平等,自由,这些都是你要造反所找的借口!你要除掉忠于陛下的势力,除掉陛下的人,你就是要造反!”

    嬴成蟜脸色冷了下来。

    “枭我首!断我头!”赵姬癫狂喊叫。

    其实第一枪响时,虽然嬴成蟜一枪开向了高台,赵姬抢攻。

    但赵姬心中还有一丝疑虑,她怀疑是始皇帝和嬴成蟜两人联手骗她,给她演了这出戏。

    以她对这两兄弟情分来看,这并不是没有可能。

    但当高台上血花迸溅,始皇帝应声而倒时,赵姬的疑虑也被倒没了。

    她不知道枪的威力有多大,但能想到,那是连越女都不敢沾边的利器。

    此刻的她,心中除了对嬴成蟜的无边恨意,还有深深的悔恨。

    对自己明知道嬴成蟜有推翻一切的力量,还一再刺杀其人的悔恨。

    对自己逼迫嬴成蟜,把嬴成蟜逼急了造反干掉始皇帝的悔恨。

    对始皇帝因为自己,而死在嬴成蟜枪下的悔恨。

    自古以来没有以女为帝王者,秦国芈八子以太后之身执政已是女权极致。

    如果赵姬要是能活到唐朝,见过武则天也许还想着自立为王。

    但她没有,所以她在成为太后,执掌过权柄后,心愿就是始皇帝能坐稳王位。

    今日始皇帝身死,赵姬一直以来被权柄所蒙蔽的双眼,骤然一清。

    始皇帝在赵国与她相依为命,那反过来说她与始皇帝相依为命也成立。

    她恨秦庄襄王抛弃他们母子,一心想要证明她的政儿比那个受所有势力青睐的成蟜公子强,一心想要儿子成为王,坐稳王。

    但现在,她后悔了。

    王虽好,不如命好。

    命若在,一切皆在。

    相关推荐:重启南宋南宋海上风云南宋匹夫南宋之还我锦绣河山苟出一个终极武力为动画创作献身我的魔物娘女友漫威世界的武神红楼赖大爷木叶之孩子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