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红楼赖大爷 > 308 五味杂陈
  • 一键听书

    308 五味杂陈

    作品:《红楼赖大爷

    话说次日,元春传召贾母和王夫人进宫,将皇上的意思转述了一遍,唬得贾母和王夫人惊疑不定。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一方面,是没想到妙玉竟还有担着这样的干系,若非赖尚荣帮着遮掩,此事一旦闹开,即便脏银的罪责能够洗脱,但荣府的风评必定又要受损。

    另一方面,她们也不知道,梅翰林编排了赖尚荣和薛宝琴的谣言,不过既然皇帝吩咐,即便事情再难,也得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相较于贾母,着急忙慌的想办法,王夫人则多了一份庆幸。

    她是提议过薛宝琴兼祧赖家二房的,可却被赖尚荣拒绝了,虽然当时没有提及薛宝琴的名讳,但到底还是有些担心。

    幸好皇帝是让家里与赖尚荣商议,如果让自家强逼他纳妾,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噬。

    妙玉的事情倒是好处置,毕竟只是请到家里为元春祈福,又有皇帝和元春的旨意,无非就是按赖尚荣的意思,将人赶出府便可。

    可薛宝琴毕竟是薛家二房的女儿,或多或少都是受到自家牵连,才断了与梅家的婚约。

    这会子又要逼她与人为妾,贾母虽然不至于违背皇命,但却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琴丫头是薛家的女儿,总要跟姨太太言明利害,你们是亲姐妹,又是琴丫头干娘,就交由你来办吧!”

    老太太的理由冠冕堂皇,王夫人也不容反驳,况且,有了上回宁府前车之鉴,她也不放心贾母来处理。

    “嗳!老太太放心,就交给媳妇来处理吧!”

    贾母叹了口气道:“虽说皇命难为,可若真有难处,就跟尚荣商量商量,毕竟皇上也嘱咐要征求他的意见,也不算违逆圣命!”

    她是觉得这锅甩的太不厚道,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法子,只要赖尚荣不愿纳妾,那也不算违背皇命。

    王夫人听了这话,却更加坚定了自己做主的想法,万一商量的赖尚荣心中不快,岂非又生是非。

    于是提醒道:“老太太莫要忘了上回宁府之事!”

    “罢了!你看着办吧!”

    贾母也只是稍提一嘴,并不想因为薛家,影响了自己家,既然王夫人都不介意,自己何必多此一举。

    王夫人离开荣庆堂,并未急着去找薛姨妈商议,而是来到‘辅仁谕德’议事厅内。

    “太太!”

    “姨妈!”

    “娘娘旨意,你们亲自去园内给栊翠庵的妙玉传话,叫她速速从咱家搬走,她的东西一件都不能留,叫她全部带走!”

    妙玉的事情没必要自己出面,当然是交由李纨、探春处理,毕竟皇帝说的清楚明白,妙玉携带的都是脏银,她也不耐烦盯着她收拾行装。

    探春、薛宝钗面面相觑,不由都想起了结社的风波。

    而李纨因与赖尚荣有旧,不想无端揣测他,所以故作不知。

    “可是因为上回的事,让赖大哥心里不快?”探春询问道。

    她倒不是关心妙玉的遭遇,而是她自己曾算计过赖尚荣,听闻驱赶妙玉,又有元春的旨意。

    故而想要探听内情,以便能更清晰的评估赖尚荣,以免真有什么问题,自己错估了形势。

    “什么?她还得罪过尚荣?这么大的事,你们怎么不早说?”

    王夫人听闻大吃一惊,暗道怪不得妙玉有此一劫。

    薛宝钗和探春心头却别有一番滋味,起先王夫人并不知道此事,她们还以为自己想多了,可随即王夫人的惊吓,却是溢于言表。

    竟比之前传达元春旨意还慎重三分,让她们不得不多加揣测。

    一旁的李纨见状,心中为之一喜,赖尚荣地位越高,府里越重视,那么亦子亦徒的贾兰,也必然水涨船高。

    虽然便宜儿子的身份不能端上台面,但只要赖尚荣放在心里,肯帮着说上两句,可比自己的千言万语还要管用。

    想到这,愈发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

    王夫人见三人怔怔的站在原地,急切道:“还不快将前因后果都告诉我!”

    三人七嘴八舌,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之所以是七嘴八舌,主要还是因为贾宝玉。

    虽然探春不看出了王夫人对事情的重视,也知道贾宝玉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但那毕竟是她最疼的儿子。

    她怎么也不可能,在王夫人面前说贾宝玉的不是。

    而薛宝钗,虽然近来总拿贾宝玉与赖尚荣比较,甚至隐隐后悔当初的决定,但毕竟已经没有了退路,以她的处事风格,也不可能当着王夫人的面,指摘贾宝玉的不是。

    不过李纨却没这些顾虑,故而关于贾宝玉的干系,都是经她补充。

    王夫人听闻其中还有儿子的问题,气得七窍生烟。

    “孽障啊!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偏偏又去招惹尚荣!”

    之前她还有疑惑,即便妙玉得罪了赖尚荣,为何突然皇帝对自家大发雷霆,看来还是儿子主动招惹的缘故。

    想到这,王夫人反倒有些举棋不定了。

    既然妙玉是得罪了赖尚荣,这桉子又是他亲自督办,要说其中没有联系,打死她都不信。

    可妙玉遭了报应,那自己儿子呢?

    这事既然发生在结社之时,那场中的人必定不在少数,指不定在府里都传扬开了,偏偏自己还蒙在鼓里。

    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想办法找补找补了。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既然赖尚荣因为妙玉在府里丢了颜面,那就往这个方向弥补,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坏处。

    于是吩咐道:“这样,妙玉先不急着处置,待我问了尚荣再说。”

    不是她不在意元春的旨意,毕竟元春之所以传召,并要求驱离妙玉,就是因为赖尚荣的缘故,所以她没有立即赶人,也是合情合理。

    但她心里的想法,可没有跟李纨、探春、薛宝钗三人分说。

    在她们看来,王夫人的表现,无疑说明得罪了赖尚荣,比元春的旨意还要重要。

    不但让王夫人停止了驱离,还要先问过赖尚荣的意思,这无疑刷新了她们的认知。

    看着王夫人迈出议事厅,三人面面相觑,心中五味杂陈。

    只不过李纨是喜悦的甜,探春是惊吓的辣,而薛宝钗则是后悔的苦涩。

    相关推荐:苟出一个终极武力吾弟大秦第一纨绔为动画创作献身我的魔物娘女友漫威世界的武神木叶之孩子王精灵对战,不是过家家火影:从无限月读走出的漩涡面麻弃妻似锦从斗罗开始:杀戮之都遇比比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