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长生仙游 > 第八百六十章:忽生变故
  • 第八百六十章:忽生变故

    作品:《长生仙游

    芸香撑着下巴,就这般望着先生。

    从旁人的口中听到这些事情,感觉很不一样。

    先生的曾经,先生的过往种种,都与她所想象的完全不同。

    没有那般响彻天地,也不似神仙那般造化无穷,无外乎只是一些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故事。

    是啊。

    先生何尝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呢。

    功名利禄,神仙长生,好似对于先生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世人常讲过往云烟,可对于先生而言,过往却又尤为重要,这样看中情谊的先生,方才是世人眼中的先生。

    鱼红锦瞧着姐姐那痴痴的神色,却也只是无奈叹气。

    倒是显得她有些老成呢。

    宴席上,陈长生多喝了两杯,脸颊微红。

    偷摸喝酒的鱼红锦也是闹了个脸红,好在是后来被芸香给发现了,这才没让她喝醉。

    宴席匆匆,人也匆匆。

    洪三才亲自送他们回了客栈。

    陈长生舒了口气,走在路上,问道:“近来是否是遇到了难处?”

    洪三才听到这话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秋月坊安居乐业,也无妖怪作祟,哪能有什么难处。”

    陈长生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多问。

    洪三才将他们送回去后,便也就回去了。

    与他们一般,匆忙。

    芸香将鱼红锦送回了屋里睡下,随后抱着狸花出来,却不见城隍的身影,便问道:“先生,城隍大人已经走了?”

    陈长生点了点头。

    芸香愣了愣,却有些不太明白。

    陈长生转头看向她,说道:“他没求我为什么,问他有没有什么难处,他也说没有。”

    芸香听后张了张口,随后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淡笑。

    “芸姑娘很高兴?”陈长生不解道。

    “先生有这样的朋友,芸香也为先生高兴。”

    陈长生笑了笑,随即上前,扶着她的肩膀,说道:“回去吧,外头有些冷了。”

    “嗯。”

    芸香微微低头,抱着狸花便回了楼上。

    狸花被芸香抱走了。

    没了猫儿,这屋子里显得有些空了些。

    陈长生坐在那窗口的案桌前,不禁望了一眼那天上的星光点点。

    想起那宴席,又想起多年不见的好友。

    先生却又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是件好事。

    正想着,陈长生却是忽的感受到几道陌生的气息。

    他愣了愣,随即看向了头顶。

    不等他反应过来。

    “啪嗒。”

    屋瓦破碎的声音响起,几道声音从那房顶上落进了屋里。

    那月光撒下,在那漆黑的夜里显露出了几把明晃晃的长刀。

    “铮!”

    一阵刀鸣,直奔陈长生而来。

    陈长生脚尖轻点,翻身而走,几刀落空。

    抬手之间,屋里的烛火燃了起来。

    顿时之间,将整个屋子都照亮了。

    面前是几个蒙面之人,穿的是寻常农家的衣裳,若扯去哪面巾,走在人堆子里怕是都认不出来。

    几人见状也不再出手。

    四柄银刀比着陈长生。

    那为首之人笑了笑,说道:“好功夫。”

    陈长生看了他一眼,问道:“几位这是何意?陈某似乎与你们并不认识,也无仇怨吧。”

    “的确不认识,也无仇怨。”

    “那是为何?”

    为首之人道:“阁下也别太过紧张,我们也并非是来要的性命的,更不是强盗,只是有些事,想找阁下问个清楚。”

    陈长生也不慌张,见身后椅子,便就这么坐了下来。

    “你们这武功倒是有些眼熟。”

    只是招式。

    似乎与那《九阴功》里的东西有些关联。

    但这些人,掌握的似乎并不多,只是零星点点。

    “倒是我说多了嘴了。”为首之人说道:“看样子你并不紧张。”

    “是啊。”

    陈长生笑道:“因为陈某觉得,该紧张的应该是你们才对。”

    就方才那一会。

    整个客栈便已经被阴差与巡游给包围了。

    此刻也已经有阴差往楼上来了。

    洪观主知晓陈长生回来,早就安排了阴差看着了,毕竟这是他的地方,若是出什么事情,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为首之人迟疑了一下,随即便认身后三人收起了刀。

    收刀过后,那人便道:“你也瞧的出来,我们四人也并无杀心。”

    陈长生点头道:“这倒是,不过你们的出场方式却是有些不太礼貌,这大半夜的,可是会吓着人的。”

    那人笑了笑,拱了拱手。

    “世道都是看人说话,先前不熟,便出手龌龊了些,如今熟了,便好好讲话,阁下以为呢。”

    “上道。”

    陈长生笑了笑,随即道:“问吧。”

    那人又是抱拳,随即问道:“阁下是何人?”

    他这样一问,陈长生便明白了过来,说道:“哦,你们是赵贞的人。”

    此言一出,那人脸色微变,冷声道:“阁下,我敬你几分,却不代表你可这般放肆,太祖之名,也是你可直呼的?!”

    陈长生手一摊,说道:“那你就杀了我呗。”

    “你!”

    陈长生见他语塞,不禁笑道:“怎么,陈某胡诌两句话你就忌惮了?也不至于说话都不利索了吧?”

    “哼。”

    那人冷哼一声,说道:“既如此,总该给你些教训。”

    说着,四柄长刀抽出。

    这武功的路数却是有些凌厉,尽是奔着一击必杀来的。

    这些人出手,也丝毫没有留情。

    足以见得,这些人不简单,要么是死士出身,要么曾经就是杀手,不然寻常武者,始终都没有他们这样果断的。

    陈长生走在屋走,面对四柄长刀却是从容有致,偏头,侧步,将那挥出来的长刀一一躲开,甚至连衣角都没有沾到他半点。

    却见一直躲闪的陈长生忽的抬起手来。

    指尖在那长刀上一弹。

    只听叮的一声,一柄长刀在弹指之间碎作两半。

    紧接着另外几人连忙迎上。

    陈长生又出一掌,将一人击退,另外挥袖一扫,折断两柄长刀。

    四人皆被击退。

    却见门忽的开了。

    凡人不可见之间,几位阴差已然进入屋中。

    “大胆恶徒!”

    四人惊了一下,未见有人,忽的听到了几声锁链颤动之声在耳畔响起。

    紧接着,他们几人顿时步伐一滞。

    手臂被架起,四肢无法动弹。

    有人惊慌道:“我,为何动不了了?”

    相关推荐:盛宠丑妃惊天下都市狂龙!NBA:我没打过比赛但天赋爆棚我的物品有升级面板跑山人:我的属性加点人生永夜神行我能进入众生前世大唐:开局唐太宗向我求助诸天从猿击术开始美漫世界的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