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长生仙游 > 第八百六十三章:尚无头绪
  • 第八百六十三章:尚无头绪

    作品:《长生仙游

    若说模样,赵无极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也是之前的事了,他也只求了这么一件事。

    “作为报酬,他要了昇河的水运。”

    陈长生听后微微皱眉,问道:“昇河的水运?”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龙蓉。

    但这里面,却也有些疑点。

    “你没见过那妖魔?”

    赵无极点头道:“只听其声,不见其人。”

    “声音如何?”

    “像是老叟。”

    陈长生听后却又觉得不是龙蓉。

    这般看来,当初这雁地昇河的水运,并非是龙蓉自己得来的,后面的确有人相助,不出意外,她那一身魔气,估计也是因此人而来。

    陈长生却是一顿,看向赵无极道:“雁王……”

    赵无极看了一眼陈长生,却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陈长生也便明白了过来。

    看起来,许多事情,早便安排好了。

    赵无极岁不在意那皇位,但他却也并非庸才,若是真动起手来,其手段,也是非同小可的。

    算计……

    还是算计。

    这天下尔略我诈,至来都是这样。

    说不清道不明。

    各有各的手段,各有各的底牌,不到最后,却也不清楚最终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

    陈长生想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事后他也放了那三个人离开。

    可当那三人踏出客栈之后。

    陈长生却又见那三人眉心之中飘起了一抹死气。

    他觉得怪异。

    这三人会死。

    若是这般说来,大抵也是死在赵无极的手里。

    陈长生不禁摇了摇头,呢喃道:“看样子是知道我啊……”

    昨日在那流云观中或许也并非是偶遇。

    打一开始,赵无极就知道他陈长生是何许人。

    其实,那三个人的命也并不重要,对于赵无极而言,死了也便死了,他来这里,不是想救那三个人,而是想见陈长生。

    陈长生不禁沉思了起来。

    “胆子倒挺大的。”

    陈长生嘀咕了一声,倒也是他自己不在意,不然又怎会一步步的落进这圈套里。

    “不过,他今日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陈长生思索了一下。

    想来,赵无极的话里藏着一些东西。

    但若是引申出来的话,他陈长生最为在意的,就是那昇河的问题。

    想解决如今昇河的情况?

    还是解决造成如今这般情况的妖魔?

    周遭安静了下来,猫儿这才开口道:“陈好人不开心?”

    陈长生回过神来,摇头道:“没有不开心,只是在想事情。”

    “什么事?”

    “你家先生似乎是落进别人的圈套了。”

    “啊?”

    陈长生笑了一下,摸了摸狸花的头,说道:“不过倒也无碍,陈某却也不是笨蛋。”

    狸花眨眼道:“那狸花是笨蛋?”

    “狸花也不是。”

    “嗯呢。”

    客栈的掌柜见外面的人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掌柜连忙走了过来,又是上茶又是上好酒好菜。

    陈长生见此一幕却是问道:“掌柜这是作何?”

    掌柜笑了笑,说道:“客官您安心休息,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在下一定做到。”

    掌柜是怕的。

    这些江湖杀起人来不眨眼,他却也不敢轰走的,只敢这般好礼相待。

    陈长生无奈一笑,却也明白掌柜的意思,便道:“掌柜不必这般害怕,陈某并非恶人。”

    “客官怎会是恶人呢,自然不是,自然不是。”

    掌柜一边说着,腿又止不住的发抖。

    陈长生对此也很是无奈,便也没再多说什么,再怎么解释估计也是说不清楚的。

    不多时,芸姑娘便从楼上下来了。

    芸姑娘道:“方才好像来了许多人?”

    陈长生点了点头。

    “来找先生麻烦的?”

    “倒也不是,是故人之子,与他聊聊便好。”

    芸姑娘点了点头,她也只关系先生的安危。

    不多时鱼红锦便也屁颠屁颠的跑了下来。

    红锦走到陈长生身边,小声问道:“陈好人,陈好人,咱们什么时候去买些酒,秋月酿好喝的嘞。”

    芸姑娘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可是听见了的。”

    鱼红锦愣了愣,连忙摆手道:“我没说话。”

    陈长生见此一幕笑了起来。

    芸香噗嗤一笑,摸了摸鱼红锦的头,说道:“你却是不懂事,讲了几遍也不听,知书管不住你,我也管不住你,先生更是,唉……”

    鱼红锦嘟囔道:“说的像是我很不听话的样子。”

    “你听话吗?”

    “……”

    鱼红锦无言反驳。

    狸花也附和道:“不听话的小孩要被打屁股。”

    鱼红锦看向那猫儿,说道:“关你何事,臭猫。”

    狸花眨眨眼,说道:“不听话,还骂人。”

    鱼红锦咬牙切齿,想着迟早揍它一顿。

    “好了,别玩了。”芸香道:“一会我们也得走了。”

    “走了?”

    鱼红锦愣了愣,问道:“这就走?”

    她是有些不解的,不由得看向了陈长生。

    陈长生也没解释什么。

    其实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他这一辈子本就没有个久居之地,于他而言,哪里不无趣,他便在哪。

    如今此地,故人已去,他也无心再久待。

    且相比于寻常之人,他的时间是尤为珍重的,也不可浪费才是。

    马车启程。

    不多时便要驶出秋月坊。

    洪三才得知了消息,出坊来相送。

    “怎么还特意出来一趟,不麻烦吗?”陈长生道了一句。

    洪三才笑了笑,说道:“先生要走,总是要出来送一送的。”

    陈长生笑了笑,说道:“等下次时候宽裕了,再与你喝酒,似从前那般,不喝醉便不停。”

    洪三才答应道:“一言为定,先生可别爽约。”

    “定不会。”

    离开时,陈长生明显的开心了许多。

    芸香瞧着先生那模样,不禁说道:“先生嘴上不说,其实心里面还是对友人尤为挂念的吧。”

    陈长生听到此话也无法反驳。

    江湖路上有这样一些朋友,又怎能不欣慰呢。

    这是人间啊。

    芸香轻叹了一下,上前去给先生捏了捏肩膀。

    陈长生愣了愣,却是有些不太自在。

    芸香道:“先生要轻松些,绷着总归是不舒服的。”

    陈长生点了点头,随后舒了口气。

    他其实也是着急的。

    只是如今对于那黄泉之事,尚无头绪罢了。

    相关推荐:盛宠丑妃惊天下都市狂龙!NBA:我没打过比赛但天赋爆棚我的物品有升级面板跑山人:我的属性加点人生永夜神行我能进入众生前世大唐:开局唐太宗向我求助诸天从猿击术开始美漫世界的哨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