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对峙

作品:《世子凶猛:这个家我败定了

“自然是来找姓李的要个说法!”

“不错!姓李的人呢?赶紧叫他滚出来!”

有人怒斥道!

范仲站在所有人身前,一席白色儒袍,披头散发,神情悲哀,却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大声喧哗,反倒是冷眼看着这一幕。

“姓李的?”杨管家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姓李的说的是自家少爷,于是火气蹭得一下就上来了,怒斥道:“尔等好大的胆子!”

“我家少爷是朝廷正四品的征西将军!正是先帝钦封的安北伯,尔等读书人,最应该讲究的,便是一个理字!”

“怎敢如此称呼我家少爷,当真寻死乎!”

此言一出,一众读书人顿时面面相觑。

他们读书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一个名!

生前名也好,身后名也罢,都得要!

今日他们闯入武陵侯府,管李长空要个说法,本是一桩美谈。

可若是他们不尊礼数,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少不得要受人诟病的。

于是乎,范仲站了出来,抬起手来,虚按两下,道:“老人家,是我等孟浪了!”

“不过此事事关重大,还希望老人家能通传一声,唤安北伯出来与我等对峙!”

“休想……”杨管家话音还未落下,其身后就传来了阵阵大笑声。

一袭月白衣袍,剑眉星目,五官俊朗,贵公子一般的李长空走了出来,大声喝道:“本伯在此!尔等还不行礼!”

此言一出,众多读书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按照大乾律例,若是还没有取得功名,那就是一介白身!

面对李长空这等勋贵,是需要行礼的!

即便不是跪拜大礼,但这一环节肯定是少不了的!

但,他们是来和李长空对峙的,是来兴师问罪的!

现在行了礼,气势上就弱了一筹,待会儿还如何言说?

于是众人便踌躇起来,有些犹豫不定。

李长空见状,再度大步向前走了三步,几乎走到众人眼前,声若洪钟道:“当真是笑煞本伯!”

“尔等身为读书人,气势汹汹打上门来,此为失礼!”

“不分青红皂白,拆了我家门墙,此乃不智。”

“出口成脏,知错却依旧不改,此乃不信!”

“尔等身为一群不礼、不智、不信之人!”

“还有何面目以读书人自居,且站在本伯面前?”

“还口口声声要和本伯对峙,要和本伯讨个说法!”

“尔等哪来的资格?”

“本伯要对朝廷交代,要对圣上交代,更要对天下百姓交代,但唯独不用对你们这群混账东西交代!”

“杨管家,关门谢客!”

“如此恶客,我武陵侯府,不迎!”

杨管家闻言,顿时眼眸一亮,招呼起众家丁来,大喝一声,道:“听不见少爷的话吗?还愣着作甚,快快送客!”

此言一出,拿着各式各样农具的家丁马夫纷纷围了上来,气势汹汹!

一时间,读书人们彻底僵在原地。

他们,被骂傻了!

读书人自诩嘴皮子伶俐,口才好!

但如今却一个照面,因为不肯行礼,被李长空抓住先机,扣上了个不礼不信不智的名头!

顶着这么个名头,如何与人辩论?

那当真是无异于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眼见着家丁们挥舞着锄头,就要打上来,众人一时间慌乱无比。

有人叫喊道:“范兄,李兄,如今该如何是好?”

李姓读书人没说话,因为他已经额头见汗,自身也乱了阵脚。

反倒是范仲挺身而出,走到众人身前,将一众家丁挡住,随后通红着双眸,看向李长空,随即扑通一声跪下,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

“这……”众多读书人看着范仲如此行为,不由得惊呼出声,那是分外不解!

李长空倒是来了几分兴致,看向范仲,问道:“你这是作甚?”

范仲闻言,抬起头来,道:“这些响头,仲是为刚才的失礼磕的!”

“安北伯说得不错,您有责任向朝廷交代,向陛下交代,更有责任向百姓交代。”

“那敢问安北伯,范某算不算是大乾百姓,大乾子民?”

这话一出,李长空兴致更浓。

此人看起来鲁莽,行事不合常理,但实际上却是粗中有细。

竟能在短短时间内找到他话语中的漏洞,从而借机发难,这份冷静,这份敏锐,可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你姓甚名谁?何许人也?”

范仲闻言,老老实实道:“在下名唤范仲,祖祖辈辈都生在乾都城,也长在乾都城,敢问安北伯,像小人这样的,算不算大乾子民,大乾百姓!”

闻言,李长空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倒是个人才,看似在回答问题,其实是用问题的答案反过来,再度向自己施压。

“自然是算的。”

“那在下是否有资格,问安北伯几个问题?不论安北伯回答是与不是,只要是安北伯的真心话,那么在下听完就走!”

“问来。”李长空如是说道。

“敢问安北伯,如今乾都城内,风言风语不断,言那位西晋的长平公主曾向您许诺西晋大都督之位,甚至愿招您为驸马,此事可为真否?”

“是真的。”李长空道。

听闻此言,范仲跪在地上的身体肉眼可见地颤了颤,脸色更是苍白数分。

其身后的众多读书人,更是立刻义愤填膺起来。

看向李长空的目光,一个比一个愤怒,却是不敢再逞口舌之利。

毕竟,刚才那一幕还历历在目。

他们可不想下跪致歉,更不想坏了自己的名声,故而只能如此。

“那,敢问安北伯,可有心动,可会去西晋?”范仲抬起头来,双眸直视李长空,一字一顿,如是说道。

李长空摇了摇头,道:“并未心动。”

“不论尔等相信与否,这都是真话。”

“至于是否会去西晋,本伯无法保证。”

听见前一句话,范仲还如释重负,可听见后一句话后,立刻紧张起来,追问道:“为何?”

“如今我大乾与西晋、北元之间的局势分外复杂。”

“此中变化,难以详尽。故而本伯也不能给你准确答案,本伯只能说,便是当真去了西晋,也是身在西晋心在乾。”

相关推荐:民国之谜图武探民国之错付流年这个巫师来自异界我的创意工坊逼真世子凶猛:这个小娘子,我抢定了金甲将之金甲镇黑龙离婚后,她带着龙凤胎虐翻霸总前夫龙凤大劫难绿茶精穿越后,每日被糙汉举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