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动不了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动不了手

    作品:《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看着他,萤月正色道:“最后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我的出现让京城中各个世家大族所不能容忍,出言诋毁,老侯爷见我一人无依无靠,想要护着我,也算是给你积福,可没想到你却误会了,还误会这么长时间。”

    “老侯爷他啊……只是想做善事罢了。”

    谢景渊听见她这番话,触动并没有很大,也许是失望过头,让他现在面对任何的话都没了信任。

    瞧着他脸上的表情,萤月明白他内心还是不信自己的话,毕竟也说了,只是一个梦。

    但萤月相信这个梦是想要让她来解开这两父子之前的心结,她抿了抿,一言不发的转头继续看着祈愿树上的牌子。

    谢景渊仰起头,正要同她一起找,便看见了一块祈愿牌上熟悉的字迹,瞬间愣神。

    “奇怪,我明明记得就在这附近啊!”

    前头,萤月边嘀咕着,还在边找寻着祈愿牌,殊不知谢景渊已然先一步找到她所找的祈愿牌。

    谢景渊缓缓伸出手,抚摸着那块祈愿牌。

    上头写的赫然是老侯爷的名字。

    抿了抿唇,他慢慢的翻过背面,正是老侯爷的愿望,一瞬间,眼眶酸涩。

    “愿吾儿景渊身子康健,平安喜乐,一生无忧。”

    谢景渊看着这块祈愿牌,手上的力道渐渐松懈,快要握不住,热泪盈眶。

    “好奇怪!难道真的只是我的一场梦吗?”找不到祈愿牌的萤月有些烦躁和泄气的转过身,瞧见的便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谢景渊呆呆的看着祈愿牌,手中的祈愿牌要拿不拿。

    她瞥了眼那块祈愿牌,正是她梦境中看见,想找又找不到的,看来命运中注定的缘分,不是她这等外人可以寻觅到的。

    他的眼睫和发梢都沾着雨珠,手中的伞倾斜,左上衣被打湿了大半,可他却像是毫无察觉,眼眸漆黑,看不出情绪,嘴唇动了动,却一句话都没说。“啪嗒”一声,雨水落下的声响像是眼泪坠下的声音。

    萤月心疼的上前,扶正了伞,温声叫他道:“谢景渊……”

    似乎回神,他缓慢的低下了头,望着她。

    心疼的捂住了他的眼睛,她实在是看不了他的眼底下一点点的难过,踮脚将他搂到了自己怀中,安抚着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我不是说了嘛,都是误会!”

    说完,心底更加愧疚和心疼。

    谢景渊不言,默默的紧紧回拥住她,余光瞥向那块祈愿牌,听着萤月缓缓诉说着她所瞧见的梦境:“其实,在梦中,主持的话让我发觉,老侯爷是年年都来这儿,动作熟练得让我觉得惊讶,他每年的心愿都是为你祈福,保你一生无忧。”

    腰间的大掌用力拥紧,萤月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一下又一下的安抚。

    “若是老侯爷知道你们的心结已经解开,一切都是你误会了,他在九泉之下一定很开心。”她柔柔安抚道。

    瞧不见他脸上的神情,但萤月从他哽咽的话语中还是能察觉到他一二点情绪。

    “谢谢你。”

    如若没有萤月,他只怕会一辈子都怨恨自己的父亲,每年都不愿意去看他,那时候,老侯爷的心底得多悲凉啊。

    萤月无声笑了笑:“谢什么啊,若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误会这么长的时间,应当是我跟你说对不起才对。”

    他闷闷道:“你没错。”

    ***

    在主持的帮助下,萤月和谢景渊找出了老侯爷祈福的十二块祈愿牌,老侯爷竟来了整整十二年。

    谢景渊望着那些祈愿牌,心底头是说不出的滋味。

    主持将老侯爷来寺庙中所做所言一一告诉了谢景渊,跟萤月说的无错,老侯爷的的确确是为了给他祈福才做了这么多事情。

    父子两心底头的那点心结就此解开……

    回去的路上,萤月心情舒畅,愉悦道:“总算做了一件好事了。”

    春岚跟着她,忍不住诧异道:“没想到夫人还真的解开了侯爷的心结,让侯爷和老侯爷两人和解。不过,那真的是夫人梦见的吗?”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她竟然会做这样的梦。

    轻轻颔首,萤月道:“是啊,可能是上天看不过去了,非要我出现替他们父子两解开这个心结吧。”

    仰头望天,雨后的天空很是清澈的感觉,舒服得萤月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微风。

    一阵突兀的树叶沙沙声响起,她不悦的睁开眼睛望了过去。

    树上,灰鹰现身,手划在了脖子处,做了个抹杀的动作。

    她一时间高兴!忘了这件事情了!

    灰鹰只怕是在暗处里看得久了,见她迟迟不动身,便迫不及待的出现提醒着她。

    瞪了他一眼,萤月上了马车。

    她踢着碍事的裙摆,嘟囔道:“眼不见为净!”

    “夫人,你在说什么呢?”

    春岚听见她的嘟囔,疑惑的问道。

    摇了摇头,萤月叹了叹气,坐在了马车里,全然没了之前的开心,她一早上都为了解开谢景渊的心结,却忘了她现在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刺杀谢景渊。

    小嘴不满的抿起,眉间皆是愁绪,她无助的看着外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一点也不想完成这个任务。

    可她低估了舅舅和灰鹰迫切的想要杀谢景渊的心,接下来的几日,灰鹰总是用着各种各样的方式提醒着他,要她快点动手,否则,他便要出手了。

    再怎么拖,也会到不得不动手的那一天。

    看着和舅舅约定好的最后一天到达,萤月的脑海中却依旧没什么计划,更何况,这几日谢景渊也忙于和太子的周旋,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好几次萤月都差一点想要跟他直接说出口。

    可在看见他眼下的青色时,又不得不放弃,太子一事已经给了他过多的压力,她若是在此时又烦他,又怎么可好。

    “最后一日了。”

    夜间,灰鹰潜入了她的房内,萤月坐在梳妆镜前,望着镜内的灰鹰,慢悠悠的低头梳着发。

    灰鹰有些等不住,迫切道:“若是你动不了这个手,那便让我来。”

    相关推荐:侯门锦鲤之将军哪里逃侯门毓秀侯门骄女侯门娇宠:重生农家小辣妃重生之再为侯门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