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见长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见长辈

    作品:《冲喜当天死相公,侯门主母摆烂了

    洞穴外,萤月握紧了谢景渊的手,深呼吸了一口气。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谢景渊轻笑了一声,颇有兴致的逗了她两句:“有那么紧张吗?你不是见过你舅舅很多回了?”

    扭头瞪了他一眼,萤月看着谢景渊警告道:“你别以为我舅舅就那么好对付,以前还是都要小心一点来。”

    谢景渊望着洞穴感慨道:“知道了,就算是紧张,也该是我紧张,这是我第一次见你的长辈呢,原本以为我们会跳过这个环节,却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你的亲人在。”

    不满的戳了戳他的胸膛,萤月腹讥道:“认真点。”

    两人在外头打情骂俏的模样,全都被舅舅收入了眼底,他等了一会儿,见他们还没有进来的意思,便有些不耐烦的轻咳了一声:“咳咳。”

    萤月瞬间身子僵硬,呆呆的转头望了过去,快步上前:“舅舅。”

    跟在了她的身后,谢景渊跟着来到了舅舅的面前,当瞧见意料之中的熟悉面容,他勾了勾唇,确定了萤月的身份。

    原来,萤月真的是遗落于民间的前朝公主。

    “看来,不必我说,侯爷应当都已经查清楚了吧。”

    双手背在了身后,舅舅冷哼了一声。

    见状,萤月忙为他说话道:“舅舅,是我跟侯爷说的,能不能不要对他动手啊?”

    “蠢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还妄想复仇,你父皇母后的仇这辈子都别想报了!”舅舅气急道。

    刚拿过平时里教导萤月的藤条,谢景渊先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稳稳的接住了舅舅挥下来的藤条。

    脸黑了下来,谢景渊扫了舅舅一眼:“即便你是萤月的舅舅,也不能对她动手。”

    冷哼一声,舅舅很是不爽。

    “侯爷,这是我们的家事吧,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了?”

    望着两人对峙时隐隐迸发出的火花,萤月忙插入他们中间缓和气氛:“舅舅,萤月知错了,后面会好好听话的,你先收了好不好?”

    拉了拉藤条,没能收回,舅舅有些丢脸,怒视道:“你以为你今日可以逃出这个洞穴吗?真是天真,早在你来之前,灰鹰就已经跟我禀告了你们两个人早就互通的事实。”

    洞穴外,隐隐有脚步声,全都是舅舅的人。

    “舅舅!”

    萤月紧张的喊道。

    递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谢景渊笑道:“舅舅不会以为我跟萤月没有带任何人来吧,若是我一声令下,别说是你外面那十几个人,就算是再来十倍,也根本抵挡不住我的暗卫。”

    想要入虎穴,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一点准备都没有。

    舅舅听见外头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再看了眼谢景渊气定神闲的模样,咬了咬牙道:“不亏是永宁侯啊,真是跟你父亲一个样。”

    微微福身,谢景渊道:“景渊多谢舅舅夸赞。”

    “什么舅舅,谁是你舅舅了?”

    听见这个称呼,舅舅气恼道,他可没承认谢景渊的身份呢。

    萤月见谢景渊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便上前道:“舅舅,我和他早已经想好了要一辈子都在一起的……”

    “混账!你真是被他鬼迷心窍了,就他这样的有什么好,等大仇得报,舅舅可以给你找十个比他还好的。”舅舅怒其不争道。

    萤月摇头道:“我不要,那些都不是他,我要的只有谢景渊。”

    她十分固执而又坚决道,极少在舅舅的面前表露出这样的一面,舅舅有些诧异的看着第一次反抗他的萤月,有些气笑了。

    没想到她的第一次反抗,竟然是为了一个男人。

    看着舅舅的模样,萤月低下头。

    舅舅失望道:“大仇未报,你竟为了个男人放弃,呵呵……终究是我无用吗?”

    双膝跪下,萤月朝前跪了几步:“舅舅,求求你成全了我吧。”

    看着萤月的眼神很是悲凉,舅舅背过身,一言不发。

    谢景渊心疼的看着萤月,想将她拉起来,可萤月却摇了摇头,坚持跪在了原地,无奈之下,只好出声道:“我想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

    “什么?”

    身子僵住,舅舅迟疑着回头看他。

    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景渊抿了抿唇,下定决心道:“你想要让萤月报仇,我不愿让她沾上这些事情,更何况,你让她动手,不如……”

    接下去的话,不言而喻。

    舅舅转身看他:“我凭什么相信你?”

    缓缓的看向了萤月,谢景渊的眼底满是温柔,看着他们两人的眼神,舅舅明白了他没说出口的那些话。

    如今,舅舅正是最需要有人支持的时候。

    因为,他手底下的那些暗线一个疏忽,不小心被谢景渊察觉,让他的人连根拔起,不仅如此,太子和宫中的人也开始调查起来萤月的存在。

    他们能够替萤月隐藏一时,却没办法隐藏一世。

    谢景渊能够帮他们固然是好,等他们大仇得报,萤月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也不会再继续拦着她了。

    在舅舅内心已经动摇时,萤月缓缓出声道:“舅舅,这些年,你从未问过我,我愿不愿意?”

    侧目看她,舅舅皱着眉头望着落泪的她。

    她一字一句满是坚定道:“我不愿!”

    “你……”

    舅舅气恼的看着她,刚想要说教她,却被萤月抢先了一步,大声道:“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并不想报任何仇,如今,他愿意为了我插手,舅舅,是你我之幸啊。”

    话虽不假,可舅舅的心底头很是不舒服。

    “还请舅舅能够成全我们!”

    缓缓的给舅舅磕头,萤月额头抵着地面没起身。

    望着她,舅舅最终还是点头。

    五年后,谢景渊扶持的九爷郑江秋在朝堂上冒出尖,太子的东宫之位渐渐松动,变得急切起来,竟然为了皇位逼宫。

    只可惜,这一切皆在了谢景渊的把握之中。

    曾经最熟悉的挚友面对面,太子望着他,低低叹道:“还是输给你了啊……”

    皇上被刺堪堪捡回一条命,却无力再亲政,只能册封九爷郑江秋为太子代理朝政,皇上暴毙的前一天,舅舅望着在龙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大笑着将手中的剑刺入他的喉咙之中。

    相关推荐:侯门锦鲤之将军哪里逃侯门毓秀侯门骄女侯门娇宠:重生农家小辣妃重生之再为侯门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