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打个半死!
  • 第七百九十八章 打个半死!

    作品:《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徐进达极为用力,这一巴掌直接将徐添寿给打翻在地。

    徐添寿脑瓜子嗡嗡作响,右边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等到疼痛蔓延,他才下意识的捂着脸,“爹,您打我作甚?”

    此时院子里只有父子二人,徐进达再也藏不住,他没有说话,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觉让措不及防的徐添寿,直接给踹出去二米远。

    紧跟着,徐进达又抽出了腰间的腰带,冲过去,照着徐添寿便是一顿痛打。

    “孽障,老子上辈子造了孽,才生出你这么个孽障!”徐进达一边打一边压着声音骂道:“上一次,你设计陷害威海王,挖了自家的祖坟,这一次,你竟是连自己的老子都坑。

    你可知道,这一次我差点被你给害死了!”

    听到这话,徐添寿如坠冰窖。

    他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居然知道了。

    “爹,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真以为你老子是傻子?”徐进达怒骂道:“在进攻沈阳路之前,只有你来过我这里,我军中的人是不可能背叛我的。

    当时我还觉得奇怪,你来这边作甚。

    后面要不是秃坚帖木儿自己说漏了嘴,老子还被蒙在鼓里!

    你可知道,我为何病了,害病是真的,心病也是真的!”

    徐进达气的浑身发颤。

    接连被自己的儿子捅了两次刀子,一次比一次厉害,他甚至想掐死这孽障。

    徐添寿被打的嗷嗷叫,“爹,您听我解释,不是您想的那样的,我,我......”

    徐进达却是不停,只是手中的力道越发的重,打的徐添寿浑身血肉模糊。

    “我打死你这个孽障,老子英明一世,却差点毁在你的手里。

    你这个不孝的逆子,今日老子就毁了你,省的你日后继续做下这等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徐添寿看着打红眼的父亲,吓得连滚带爬的往外走去。

    徐进达一把揪住他的脚,猛地拉了回来,一拳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只一拳,就将徐添寿打的昏死过去。

    但是,第二拳,却是怎么都下不去手了。

    他颓然的坐在地上,看着昏迷过去的儿子,心中悲痛到了极点。

    说来说去,还不是自己管教不力导致的?

    怪得了别人?

    若是第一次,就让他断了跟燕王府的往来,他又怎么会如此呢?

    夺嫡没关系,历朝历代,屡见不鲜。

    但是如果连自己的亲老子都能算计,这种人不是畜生是什么?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就算打赢了又如何,生了这么个逆子,日后还指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就算太子不行,他也不会支持朱镝。

    朱钧那小子,虽然看起来不饶人,实际上是最有分寸和原则的人。

    而且,这小子文韬武略,每一样都比朱镝要强。

    “你记住了,事不过三,这一次,我饶你一命,若是再有下一次,我必然亲手了解了你这孽障。”徐进达起身,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等房门重重关上后,原本双目紧闭的徐添寿,睁开了眼睛。

    他眼中满是浓浓的恐惧,方才,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在父亲的手里。

    可关键时候,父亲还是收手了。

    此时此刻,他浑身说不出的痛,在父亲的面前,他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这浑身的伤,他也不敢让别人看到,只是向朱镝告罪,说自己喝醉了吹了冷风,得了风寒,也谢绝朱镝的探望。

    为此,徐进达离开元大都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相送。

    他很清楚,如果再做一次类似的事情,父亲一定会杀了他。

    不多时,徐进达跟王保保等人在青州汇聚,一行人一通前回京。

    路上,徐进达道:“殿下为何不亲自回京献俘?”

    王保保道:“殿下说累了,还有一个原因,你我心知肚明,就不用说了!”

    徐进达知道那个原因是什么,“天下无不是的父母,陛下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他。”

    “或许吧,不过在我看来,有点过分了。”王保保对朱远章本来就没太多的恭敬,因此说话也没有太多的顾忌,“我们草原人,信奉的是强者统治弱者,要是一群猛虎被一只绵羊统治,猛虎怎么想?

    猛虎只有被虎王统治,这个虎群才是最强大的。

    吃草的和吃肉的,又怎么能打成一团呢?”

    徐进达也不敢继续跟王保保深聊这件事,转移话题道:“不进京,岂不是给了那些人更多攻讦的机会?”

    “猛虎会在意绵羊吗?”王保保嗤之以鼻道:“那些跳梁小丑,就算蹦跶的在高,只要猛虎愿意,一抬手就能摁死!”

    这天是彻底聊不下去了。

    徐进达再次转移话题,“我本来还说,要当面感谢一下殿下。”

    这一次要不是朱钧智计破敌,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松打赢这一战。

    两战定乾坤,平定辽东,实在是大快人心。

    “你们这翁婿也是好笑,何必那么客气,这样就不显得生分吗?”王保保道。

    徐进达无语了,“我跟你就聊不到一块去!”

    往后几日的行程中,二人并没有过多的沟通。

    而朱钧没有回京的消息,朱远章也得知了,“这混账东西,咱都说了让他当主考官,他竟没回来!

    这是持功而骄吗?”

    暗暗骂了朱钧一通后,朱远章心里反而更加的不痛快了。

    他知道,朱钧还在跟他赌气。

    但是越是赌气,朱远章就越是不痛快,你一个当儿子的还想让他这个当老子的低头?

    不可能!

    只不过,会试在即,再让朱钧赶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朱远章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让朱英雄代父监考。

    等此间事了,他在同朱钧算账。

    几日后,大军浩浩荡荡京城,几万俘虏被押送进京,为首的秃坚帖木儿坐在囚车里面,内心无比的悲凉。

    曾经何时他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

    此刻却成了阶下囚。

    朱远章心情大好,这一刻,在文武百官的簇拥下,站在午门之上,看着下方一眼望不到头的俘虏,内心的满足无限膨胀!

    相关推荐:新婚当天被抢,我竟沦为偏执大佬的囚宠偏执大佬总想盯上我不败神话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反派亲妈的抢戏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