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献俘

作品:《夺嫡:疯癫王爷竟是绝世全才!

献俘仪式引来了全城人的围观,特别是远道而来的文人世子,看到这一幕,都认可了大业既天命的说法。

蒙元这一下,算是彻底被大业给消灭了。

虽然草原还有余孽,但是五十年以内,他们是没有胆子在进犯了。

三国之间,有不成文的规定,谁能够攻破应昌,灭了蒙元,就代表正统,天命!

不得不说,大业的位置太好了。

能够独享这一份功劳,让其他两国根本就没有机会染指。

朱远章在城墙上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

最后,秃坚帖木儿还有一些人,都被拉出来斩首。

硕大的大脑袋散落一地,可换来的,却是全城百姓的狂欢。

随后,朱远章在奉天殿为功臣庆功。

徐进达王保保等人,是首功,自然是该奖励的奖励,该赏赐的赏赐,一个都没有落下。

酒足饭饱之后,朱远章心中却好似空了一块似的。

看着一旁空着的位置,那位置是给朱钧准备的。

朱钰也参见了这一次的献俘,他觉察到了老朱的不对劲,小声的对朱远章道:“父皇是想老六了?”

被戳破心思,朱远章冷哼一声,“谁会想那个混账,咱只是在想,这混账东西又一次抗旨,该怎么惩罚他!”

看着口是心非的老朱,朱钰不由笑了起来,“光复辽东,首功乃六弟也,父皇不奖反罚,恐怕难以服众。

再说了,六弟不回来,也是为了威海卫的百姓。

再说了,父皇此前一心一意想要将六弟赶走不就是为了他好吗?”

被朱钰揶揄了一番后,朱远章瞪了他一眼,随即自顾自的喝着闷酒。

朱钰道:“听说,威海卫是天上人间,来往的行脚商人都说那个地方是辽东最璀璨的明珠,真想过去看看六弟治理下的威海卫,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情况。”

“派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他人如何替代自己?”朱钰道:“眼下胡国庸回京,新体系推行,但要儿臣说,谁都没有六弟对这个新体系了解。

所以,这个新体系还得要一个人站出来把持大局才是。

这个人谁都不合适,只有让六弟来,才最有成功的可能。

而且,儿臣这些日子一直在观察威海卫,六弟在威海卫的那些手段,实际上就是新体系的延伸。

威海卫就像是一个参照物,但是这个参照物距离我们太远了,而且很多东西,咱们都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的,若是照猫画虎,恐怕会画出一个四不像来。

只可惜儿臣双脚不便,要不然,肯定要亲自去威海卫查探一番!”

朱钰一边说着,也一边观察着朱远章的表情,见他表情有些意动,他继续道:“父皇,难道您就不想看看,威海卫是什么样子吗?”

“咱才不稀罕,也不想看!”朱远章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内心是极为想看看的。

威海卫,他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朱钧在威海卫的动作,他岂能不知道?

据说,威海卫的人口现在已经超过了五十万。

五十万人口的城市,那妥妥的大城。

要知道,那里可不是中都,而是北方一个靠海的贫瘠之地。

朱钧却能凭借着一己之力,生生养活这些人,可见他的手段。

越是如此,他就是越是想看看朱钧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才能将那贫瘠的地方,变成天上人间。

“那父皇总要为了国家考虑,秋闱之后,朝廷也没有什么大事,再加上辽东初定,还需要一个人坐镇北方才是。

父皇难道就不出去转转,安稳一下人心?”

朱远章皱起眉头,随即默默点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辽东初定,的确需要一个有威望的人坐镇才是。

徐进达本来最合适,但是他刚回来,再让他去也不合适。

想来想去,也只有汤鼎比较合适了。

不过,咱还是放心不下那边的百姓。

辽东经过战乱,又被这些蒙元人搜刮了,必须休养生息才是,没有十数年的恢复,是万万不能的。

未来几年内,辽东的赋税都要免除了,但是地方衙门这一块,都需要朝廷的支出才是。

如果能够自给自足才是最好的。”

新体系最好的地方在于,地方可以自给自足,还有能力反哺朝廷,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虽然等同于将权利下方,但是皇权实际上蔓延的更远更深了。

这让朱远章想到了朱钧此前说的‘皇权下乡’!

他此时还真的有了微服私访的心思。

当然,只是微服私访,他不想浩浩荡荡的巡边,那样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他看了一眼朱钰,朱钰就像是猜到了他心思似的,“父皇出门,儿臣自然会管好家中的一切。”

朱远章有些迟疑,朱钰身体不好,他害怕自己一走,加重他的负担。

最后又摇摇头,“罢了,就让汤鼎去辽东坐镇吧,明年咱就要对外用兵了,等打完了仗,咱就退下来,到时候,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见老朱不上当,朱钰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老朱已经心动了,只要自己多说几次,肯定能说动他!

深夜,朱远章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马皇后道:“你背后有跳蚤,翻来翻去的作甚?”

朱远章叹了口气,“你说老六是不是真的恨咱了?”

马皇后道:“哪有儿子恨老子的,他就是一时赌气,过些日子就好了!”

“可这赌气未免也太久了。”朱远章道。

“那怎么办?”马皇后幽幽道:“是你自己一意孤行,怪谁?”

“老大说,辽东初定,想过去看看,但是他那身体你也知道,长途跋涉根本吃不消的。”

“你想巡边?”

“有这想法,但是拿不准。”朱远章道:“若是要走,肯定要三四个月,倘若秋闱后走,回来最快也要明年开春了。

此时路途虽然好走多了,但......”

“你想去看老六就直说,拐弯抹角作甚。”马皇后不由笑道:“正好顺道看看老八跟老四,免得别人说你厚此薄彼!”

相关推荐:新婚当天被抢,我竟沦为偏执大佬的囚宠偏执大佬总想盯上我不败神话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反派亲妈的抢戏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