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无敌皇太孙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年节晚宴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年节晚宴

    作品:《无敌皇太孙

    宫门处。

    “回禀麟王殿下,宫中惯例,任何人进入皇宫都需要严格盘查,这是陛下定下的规矩,任何人都不得违抗!”

    “可是离安侯似乎对此并不以为意,坚持不让末将检查怀中包裹,不知是离安侯不把陛下放在眼里,还是带着这神秘包裹想要进宫行不轨之事!”

    面对离渊的质问,蓝湛向前一步,拱手一礼,恭敬地说道。

    听了蓝湛的话,罗平已经周围围观的大臣们全都愣了一下,纷纷看向了离无极,想看他如何应对。

    “蓝大统领这帽子扣得有点大啊!难道是想公报私仇不成?”

    离无极冷笑了一声,冷冷的看向了蓝湛,沉声问道。

    “不论侯爷今日说什么,这包裹都查定了!即便因此得罪侯爷,末将也绝不妥协!”

    蓝湛看着离无极怀中的包裹,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说了,这东西除了陛下,谁都碰不得,谁碰谁死!”

    离无极眯着眼睛,沉声说道。

    “那就别怪末将失礼了!”

    “来人!”

    “今日若有人敢硬闯皇宫,格杀勿论!”

    蓝湛冷哼了一声,大手一挥,冷冷的说道。

    话音刚落,十几名燕羽卫立刻一字排开,挡住了宫门,手握兵器,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好了好了!”

    “这东西真的这么重要?”

    离渊不满的摆了摆手,转身看向了离无极,好奇的问道。

    “回王爷的话,这是在下送给陛下的年礼,放眼整个都城,没有比它更重要的东西了!”

    离无极点着头,认真的说道。

    “蓝大统领,既然如此,本王愿意为离安侯作保,你就让他带进去吧,如若出了什么事,由本王一力承担。”

    “如何?”

    离渊迟疑了一下,默默点了点头,然后转头看向了蓝湛,笑着说道。

    “恐怕不可。”

    “末将职责所在,还望王爷见谅。”

    蓝湛摇着头,冲着离渊拱手一礼,坚定的说道。

    “蓝大统领好大的威风,连本王的面子都不给?”

    离渊眯了眯眼睛,不满的看着蓝湛,沉声说道。

    “职责所在,容末将日后再向王爷请罪。”

    蓝湛拱着手,毫不退让的说道。

    听了蓝湛的话,离渊顿时觉得颜面尽失,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这顿饭我吃定了,现在就进去,我看谁敢拦我!”

    离无极冷哼了一声,不再啰嗦,抱着包裹直接径直向里面走去。

    “燕羽卫何在?!”

    蓝湛咬了咬牙,厉声喝道。

    “在!”

    十几名燕羽卫异口同声的响应,紧接着拔出了手中的兵器,整齐的向前迈了一步,冷冷的看向了离无极。

    离无极脚步未停,继续向前面一步步走着,眼看着就要走到蓝湛的面前。

    “准备!”

    蓝湛紧握刀柄,冷冷的看着离无极,再次高喊。

    周围围观的人群全都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住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厉喝突然响起,一个身影穿过围观的人群,走了过来。

    东宫侍卫统领,仝卓!

    看到仝卓出现,蓝湛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见过麟王殿下,见过侯爷。”

    仝卓走到近前,恭敬地向离渊和离无极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看向了蓝湛。

    “太卿殿下有令,任何人不得阻拦离安侯,违令者,严惩不贷!”

    仝卓看了看蓝湛和十几名手持兵刃的燕羽卫,沉声说道。

    “仝统领,镇守宫城,是燕羽卫的职责所在,任何人都不能乱了规矩,虽然太卿殿下和离安侯之间...”

    “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蓝湛还想纠缠,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仝卓沉声打断。

    “仝统领,这玩笑可开不得。”

    蓝湛皱了皱眉头,迟疑着说道。

    “怎么?要不然蓝大统领亲自到景华殿问问?!”

    仝卓冷哼了一声,沉声问道。

    蓝湛愣了一下,看了看仝卓,又看了看离无极,抬手示意了一下,带着燕羽卫退到了一旁,让出一条路。

    “麟王殿下,侯爷,请。”

    仝卓瞥了蓝湛一眼,转身冲着离渊和离无极拱了拱手,恭敬地说道。

    “公子,请吧。”

    离渊笑着转身看向了离无极,缓缓说道。

    “王爷先请。”

    离无极笑着回了一句。

    离渊点了点头,背负着双手,缓缓向宫中走去。

    离无极抱着包裹,随即跟上,在经过蓝湛身边的时候,还故意将怀里的包裹在蓝湛的眼前晃了晃。

    蓝湛紧咬着牙关,目送着离无极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强忍着心中的不忿。

    可是事已至此,他已无计可施。

    ...

    一场插曲过后,离无极陪同离渊跟在文武百官的队伍中走入了景华殿。

    朝中百官已经到场十之八九,全都已落座,离无极的位子,在距离女帝和离菁瑶最近的地方。

    行礼问安之后,离无极抱着包裹坐了下来,与身边的大臣们各自打了几声招呼。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今晚的年节晚宴,居然连麒麟山和灵瑶剑宗也来了。

    岳灵瑶和麒麟天师相邻而坐,就在离无极与离渊的正对面。

    看到这二人,离无极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北境一行中遭遇的刺杀,没给二人什么好脸色。

    待所有人到场之后,晚宴终于开始,随着酒菜一一上桌,大殿中的气氛逐渐热络了起来,大臣们纷纷向女帝和离菁瑶敬酒,溢美之词不绝于耳。

    离无极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默默地喝着酒,除了和离渊对饮几杯之外,就只是每每听到女帝和离菁瑶提到自己之时回应几句。

    他本就不喜欢这种场合,虽然看起来每个人都带着笑脸,可是笑容背后到底有几分真诚,恐怕连这些人自己都不知道。

    好在酒菜还不错,不过看着坐在对面的麒麟天师和岳灵瑶,离无极也没有了什么胃口,只是随便尝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一个人喝着闷酒。

    他不是来逢场作戏的,也不是来吃喝玩乐的,要不是不能拒绝,他根本就不会来,更不会在宫门处与公报私仇的蓝湛纠缠那么久,坏了心情。

    酒过三巡之后,晚宴的气氛达到了顶点,于是又像是在上次青狐山猎宫中一样,大臣们纷纷开始献上年礼。

    离无极对这些早就见怪不怪了,并没有什么好奇心,只想赶紧结束,留在这里坐立难安,还不如回去跟老曹他们守个岁。

    良久之后,所有人都将自己最能拿得出手的年礼献给了女帝,唯独离无极迟迟没有动作。

    由于宁国余孽的事已经解决,又收到了几件心仪的礼物,女帝的心情看起来很好,不停地与大臣们饮着酒,笑容满面。

    好像整个大殿之中,就属离无极和离渊最不合群,一个是没人待见的闲散王爷,一个是闷不作声,差点和燕羽卫大统领在年节之时大开杀戒的离无极。

    宫门处的事,女帝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起,更没有表态,以至于大臣们也拿不准主意,不敢与离无极太过亲近。

    “大家都已为陛下献上年礼,侯爷怎么迟迟不动呢?”

    “不会是因为没准备什么厚礼,拿不出手吧?”

    就在这时,坐在离无极对面的岳灵瑶突然开了口,巧笑嫣然的看着离无极,眼神中略带挑衅之意。

    听到岳灵瑶的话,大殿中渐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离无极,脸上充满了好奇。

    毕竟,在青狐山寿宴的时候,离无极送给女帝的天香筑玉膏可是让很多人都大开眼界。

    离无极看着面带笑容的岳灵瑶,鼻孔中轻哼了一声,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相关推荐:睁开眼,回到妻离子散前一天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穿越重生之奶爸难当一睁眼,医妃回到沦为笼中宠之前野狐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