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少年战歌 > 第六百四十三章,消息泄露
  • 第六百四十三章,消息泄露

    作品:《少年战歌

    颜姬道:“关于这次平定叛乱的事情,妾身还有一些情况要向大哥报告。”杨鹏微笑道:“这一次也多亏了‘华胥’,否则是很难将叛乱势力一网打尽的!”

    颜姬皱眉道:“叛乱势力并没有被一网打尽。”

    杨鹏一愣,“没有被一网打尽?”

    颜姬点了点头,随即道:“根据被捕者的招供,参与叛乱的除了他们那些中原的大士族之外,还有四川士族余孽,莫昊天,以及黑衣团。可是奇怪的是,当天这两股势力竟然都没有出现。事后,我们从被捕者的招供中得知了莫昊天和黑衣团的落脚处,立刻前往搜捕,却是一无所获。”杨鹏思忖道:“他们可能是在事前知道了风声,所以没有参与行动就逃走了!”随即皱起眉头,喃喃道:“可是就算莫昊天和黑衣团没有知会其他人,其他人也应该会发现他们逃走这件事啊?却为何还要发动叛乱,让我们一网打尽呢?”

    颜姬道:“大哥,那些被捕的士族完全不知道莫昊天和黑衣团没有参与行动,他们都以为两者都跟他们一起参加行动了!”

    杨鹏十分奇怪:“这可就怪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说,莫昊天和黑衣团知道了风声却没有通知其他人,这是为什么?”看向颜姬。颜姬摇头道:“妾身也想不明白!”

    杨鹏笑道:“想不明白,咱们就不去想了!爱姬,追查莫昊天和黑衣团的事情,还需要加紧才行!”

    颜姬点了点头,道:“目前‘华胥’正在加紧追查他们,莫昊天方面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不过黑衣团方面却抓到了一些线索,正在循线追踪!”

    杨鹏点了点头,道:“注意不要操之过急,最好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

    颜姬点了点头,随即笑道:“既然大哥不让妾身去大理,妾身便留在汴梁督促这件事情!”杨鹏笑了笑。想起一件事情,皱眉道:“刚才我们推测莫昊天和黑衣团事先得到了风声,这方面你们有没有进行调查?”

    颜姬点了点头,道:“这方面已经仔细挑查过了,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只有一点,根据商士衡的交待,似乎那个莫昊天总是在事前能够得知我们燕云的一些动向。由此,妾身判断,莫昊天可能在我们内部埋有内线。不过我们仔细调查过了,却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的方面。”

    杨鹏思忖道:“任何人之间的关系都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既然在汴梁查不到什么,便从四川开始查吧。”颜姬眼睛一亮,兴奋地道:“对啊!能够给他做内线的人,与他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他们之间在四川地时候想必就相识了,而且关系定然十分密切,在四川说不定可以查到蛛丝马迹!”杨鹏道:“还要秘密调查所有那些有四川背景地官员。”颜姬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周冰倩又来到了青云茶楼之中。见到了莫昊天,没好气地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呆在汴梁!”

    莫昊天叹了口气,道:“我也没有别处好去啊!不像你,攀上了高枝!”

    周冰倩哼了一声,冷笑道:“时局的发展与你之前的预料和期待可以说完全不同!燕云不仅没有在六国联合攻击之下垮掉,反而力挽狂澜,连挫强敌,而且还一举平灭了宋国,吞并了整个江南!想必你大感失望吧?”

    莫昊天看了周冰倩一眼,道:“我确实大感失望,不过却更加感到意外,怎么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人,说起话来却好像站在仇人一边?”

    周冰倩眉头一皱,冷冷地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莫昊天只感到一股邪火直冲上来,直想扑上去撕开周冰倩的衣裙,疯狂地蹂躏她一番。不过这种疯狂的想法却被他强制按捺了下去,冷冷地道:“我可不想管你的事情,不过你最好别忘了自己的血海深仇!否则,在九泉之下,你如何面对你的父亲!”周冰倩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总是提醒!我倒是要警告你,你们最好小心一些,不要被发现,否则就算我想要继续将计划进行下去,那也不可能了!”莫昊天嘲讽道:“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周冰倩没有理会莫昊天讽刺的话语,说道:“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要告辞了。”说着便准备离开。

    “等一下。”周冰倩停下脚步,斜眼看着莫昊天。莫昊天上前一步,没好气地问道:“你就这么走了?”周冰倩道:“你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莫昊天气愤不已,突然伸手过去抓住了周冰倩的手腕。周冰倩一惊便要抽回手腕,然而莫昊天用了十足的力量,周冰倩哪里挣脱得了,怒声喝道:“放开!”莫昊天流露出疯狂的神情,叫喊道:“你变了!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周冰倩冷冷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这么大喊大叫的是要把燕云的巡逻兵迎来吗?”

    莫昊天心头一凛,满腔的怒火瞬间熄灭了下去。周冰倩趁机挣脱了他的掌握,冷冷地道:“我们现在只是合作报仇,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莫昊天大受打击,瞪眼道:“你……”周冰倩冷哼一声,转身而去。走到门口,突然转过身来,道:“有件事情,我差点忘了。燕云方面在假意与西辽和谈,其实燕王已经同意了杨延昭的计划,准备以武力夺取玉门关!”莫昊天眉头一皱,思忖起来。当他回过神来时,周冰倩早已经离开了。莫昊天无比仇恨地道:“杨鹏,我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周冰倩走在大街上,恍恍惚惚,脑子很乱,各种各样的思绪纷至沓来,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两股强大的力量撕成了两半似的。

    “妹妹!”一个声音突然从前面传来。周冰倩停下脚步,抬起头来,只见一队车架正立在不远处,一个绝美的宫装女子在侍女的搀扶下立在马车边,正是燕王的王妃之一,赵丽华。周冰倩连忙上前拜见;“嫂子!”赵丽华微微一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妹妹。”周冰倩笑了笑,看了一眼旁边的府邸,问道:“嫂子是来拜访这一家吗?”随即皱眉道:“这一家好大的架子,竟然都不出来迎接嫂子!”

    赵丽华叹了口气,道:“我是来拜访叔兄的。”

    周冰倩一愣,扭头看了一眼府邸,惊讶地问道:“他们,他们住在这里?”赵丽华点了点头,“他们被带回汴梁后,就被安排在了这里!其实这样也好啊,虽然不做皇帝了,却可以安安心心地生活了,什么事也不用去担心了!其实父兄他们并不适合做皇帝,还是做富家翁对他们比较好一些!”周冰倩皱眉道:“只怕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啊!”

    赵德芳和赵桓正坐在书房中说话,一名老太监心急火燎地奔了进来,满脸喜气地禀报道:“陛下,陛下,来了,来了!”赵德芳和赵桓以为是燕王派人来了,不由得大大惊失色,赵德芳声音颤抖地问道:“是,是燕王派人来了?”赵桓感到小腹尿意强烈,几乎就要尿出来了。

    老太监摇头道:“不是的,是公主殿下,不,是燕王的丽华王妃来了!”赵德芳和赵桓一愣,随即放下心来。赵桓气恼地道:“她还有脸来见我们?!”老太监一呃,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赵德芳摆了摆手,道:“那是你的妹妹,又没有对不起我们的地方,你怎的如此气恼于她?”赵桓愤然道:“我看她早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否则为何不劝说燕王不要南侵!”赵德芳叹了口气,“那都是过去的事了!”随即站起身来,对依旧气鼓鼓的赵桓道:“我们去迎接她!她虽然是我的女儿,你的妹妹,可如今却是燕王王妃,将来新朝的贵妃,你我可不能怠慢了!”赵桓虽然心中充满了怨愤,然而却还真不敢怠慢了王妃娘娘,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一群人来到大门口,眼见一身华丽宫装的赵丽华在众人簇拥之下,不由的感慨万千啊。

    众人赶紧出了大门,一齐拜道:“罪臣拜见王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赵丽华赶紧上前扶起叔兄,想要说话,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赵德芳也十分激动的模样,然而赵桓却是一副怨愤的神情,好像眼前的这个妹妹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没用的男人就是如此,他们通常会把失败的责任怪在别人的身上,其中的极品则会把失败的责任怪在女人的身上,天知道这个天下究竟是该男人承担,还是该女人来承担!若是该女人承担,男人却又为何非要赖在统治者的位置上不肯走?真正是既想要占尽好处,却又不想承担责任啊!

    赵丽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为叔兄介绍周冰倩:“这位是燕王的妹妹,冰倩郡主!”赵德芳、赵桓闻言,面色大变。

    赵德芳和赵桓听说眼前的那个女子竟然是燕王的妹妹,不由得大惊失色,只感到双腿一软,便跪倒下去,战战兢兢地拜道:“罪,罪臣拜见郡主!”一边拜见着,一边浑身瑟瑟发抖,就如同绵羊看见了虎狼一般。

    周冰倩见这两个宋国皇帝居然如此窝囊,不由得心中感慨万千,随即回礼道:“你们是嫂子的叔兄,我可不敢当你们如此大礼呢!快快请起,这可折煞我了!”

    赵德芳和赵桓见周冰倩态度如此和善,不由得松了口气,再拜了一遍,然后站起,垂手恭立着。赵德芳躬身请道:“请郡主入府!”

    周冰倩道:“今儿个是姐姐来看叔兄,想必有许多话要说,我还是不要打扰为好。”赵德芳和赵桓唯唯诺诺。周冰倩对赵丽华道:“嫂子,我先回去了。”赵丽华点了点头,“妹妹好走。”周冰倩便带着自己的随从离去了。

    赵德芳、赵桓将赵丽华及其随行众人迎进了大厅,再拜行礼,随即请赵丽华上座。赵丽华道:“今天只是我来看叔兄,并非官方场合,应该叔父坐首位。”赵德芳哪里敢在燕王王妃的面前坐首位,连连推辞,一定要赵丽华坐首位。赵丽华见此情景,也只好步入上首坐下了。赵德芳和赵桓这才在左边依次落座。跟随赵丽华而来的那些侍女和飞凤女卫则侍立在周围。

    赵丽华觉得同叔兄说话,实在不好让侍女和卫士在场,便扬声道:“你们大家都退下吧!”众人有些犹豫,毕竟保护王妃娘娘是她们的职责,若是冒然离开而出现了什么变故,可就罪过不小了!

    赵丽华看出了大家的担心,没好气地道:“这是我叔兄的家里,你们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都下去吧。”众人觉得娘娘说得对,又不好违抗娘娘的命令,便纷纷朝赵丽华一拜,退出了大厅,在外面守候。赵德芳和赵桓见众侍女和卫士下去了,只感到轻松了不少。

    赵丽华看着叔父,禁不住流下泪来,动情地道:“叔父,许久不见,您消瘦了好多!”赵德芳呵呵一笑,不由得感叹了一声。旁边的赵桓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道:“总算没被你这个不孝女气死!”

    赵丽华面色一变,看向赵桓,道:“哥哥,你,你为何如此说?小妹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赵桓大怒,瞪眼道:“你可曾扪心自问,自己是否为大宋尽忠了?是否为父皇尽孝了?你贪图荣华富贵,置父兄生死安危于不顾,居然坐视燕王下令南征,你却不尽力阻止!你真是天底下最不孝的女儿,也是天底下最不忠的臣子!”赵丽华只感到天旋地转,差点晕了过去,哭着摇头道:“不!哥哥,你错怪我了……”赵桓愤然而起,怒声道:“我同你这个不忠不孝的人没有什么好谈的!”随即便站起身来拂袖而去了。

    赵桓从大厅里出来,眼见守在门口的众卫士和侍女都怒瞪着自己,不由得心头一凛,暗叫:‘不好,我只顾着发泄怒气了,却没想到这许多卫士和侍女都守在门口!他们把我的话都听去了,要是告诉了燕王,那,那……’想到可怕处,赵桓不由得面色苍白,背上冷汗淋淋,从众卫士和侍女中间抱头而去。众卫士和侍女虽然都十分愤怒,可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若是换做另外一个人,她们早就动手了,可是此人却是娘娘的兄长,他们便不好做什么了。

    赵丽华哭泣道:“哥哥他误会我了!哥哥他误会我了!”

    赵德芳连忙安慰道:“你哥哥就是这种性格,丽华立刻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你们是亲兄妹,不管你哥哥做错了什么,还希望你原谅他才好啊!”

    赵丽华拿出丝帕,抹了抹眼泪,摇头道:“哥哥他恨我,我不怪他!”看向赵德芳,“叔父,其实,其实在大哥决定南征之前,我曾经竭力劝阻过他!只是却没有任何用处!大哥,他是盖世英雄,虽然很疼我爱我,可是在大事上面,却是不会因为私情而影响了大事的!女儿虽然明知道怎么劝阻都是没有用处的,也多次进行劝阻。大宋最终被灭,这或许也是天意吧!”

    赵德芳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是天意!或许就是因为我大宋百余年的江山,气数尽了,所以才会降下燕王那样的人物来改朝换代!”随即摆手道:“这件事就不要去说了。”脸上流露出解脱的神情,笑道:“这也未必不是好事,叔父自己也清楚,自己其实是没有能耐当皇帝的!与其把天下搞得一团糟,还不如让出江山,过一个快快活活的富家翁!如今父亲可以说是一身轻松了!”赵丽华看着叔父,不知该说什么好。

    赵德芳看了一眼赵丽华,笑道:“你那个哥哥,虽然有些不甘心,其实也没有做皇帝的能耐!”眼睛中流露出回忆之色,道:“在被契丹人打败的那段日子里,我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个皇帝其实根本不需要懂得琴棋书画,那些在一个皇帝来说根本就是毫无用处的,反而还有可能令皇帝玩物丧志啊;一个皇帝需要会治国,令国家富强,百姓安康,需要懂得军略,以便在内忧外患之时可以匡扶天下抵御外辱!唉,可是这些最为关键的素质,我固然是没有,你的那些兄长也都没有!如此这般,大宋若是不亡,那才叫奇怪!”

    赵丽华不由得哭泣起来。赵德芳不解地问道:“怎么又哭了?难道父亲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吗?”赵丽华摇了摇头,“不。女儿只是忍不住就哭了起来。”赵德芳的眼中流露出慈爱之色,道:“女儿啊,所谓伴君如伴虎,你呆在燕王身边,万事可要自己小心啊!”赵丽华点了点头,道:“叔父不必担心,大哥待女儿很好的!”

    赵德芳点头道:“那就好!”随即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来。赵丽华问道:“叔父,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赵德芳笑着摇了摇头,“没有。”随即道:“你叔母时常想念你,既然今天来了,便去后面看看她吧,你叔母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赵丽华流露出思念之色,点了点头。……

    夜深人静之时,杨鹏处理完了公务,便离开了书房,踱步来到湖泊边。望着湖泊发了会儿呆,便将一脑袋的事情暂时放下了。扭头看了看湖泊四周,只见一座座院落掩映在湖光夜色之中,灯光闪烁,美不胜收。陈枭有些犯难起来,不知道今夜究竟该去哪位妻子那里安寝。想到赵恒已经来到汴梁好几天时间了,不知道丽华与她的父兄见过面没有,一念至此,便抬脚朝赵丽华的院落走去。

    来到赵丽华的院子中,几个女卫士和侍女见状,流露出喜悦之色,一起拜道:“奴婢见过燕王。”

    杨鹏问道:“丽华呢?”

    几个人一齐指着亮着灯的楼上,道:“娘娘在楼上呢!”

    杨鹏走进了绣楼,顺着木楼梯来到楼上。此时楼上灯火闪烁,映照着那个月洞窗前的动人身影,似幻似真,她仿佛就是从月宫下凡的仙子一般。

    杨鹏微微一笑,走到她的身后。只听见赵丽华悠悠一声长叹,仿佛有无限烦恼在心头。杨鹏从后面伸手过去,抱住了赵丽华的纤腰。赵丽华一惊,随即意识到是杨鹏,不由得微微一笑,靠进了杨鹏的怀中,轻轻地唤道:“大哥!”显得十分疲惫的模样。

    杨鹏俯下头来,吻了一下赵丽华的鬓角,柔声问道:“有什么心事吗?”

    赵丽华摇了摇头,扭过头来强笑了一下。

    杨鹏握住赵丽华的纤手,看着她的眼眸,问道:“你是不是见过你的父兄了?”

    赵丽华情不自禁地叹了口气,靠进爱人的怀中,把脸颊贴着杨鹏的胸膛,悠悠地问道:“大哥,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杨鹏没好气地道:“不许胡说!”随即皱眉道:“是不是你的叔兄埋怨你了?你完全不必把这种事情放在心上!他们那是自己的过错,却要把责任推到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身上!他们难道忘了,当初就是他们为了偏安一隅而将你给牺牲掉了?如今居然还有脸来指责你!”赵丽华不禁流下泪来。

    杨鹏道:“这个世界上,废物男人很多,自己没用,却怪这个怪那个,从来不去想自己的过错,总以为是别人对不起自己,其实是他辜负了所有人!丽华,虽然我很不愿意这么说,可是我却不得不说,我的那位岳父大人和大舅子,就是这种没用的废物男人!”

    赵丽华抬起头来,嗔道:“他们可是我的父亲和哥哥呢,你怎么能这么说他们!”杨鹏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道:“谁叫他们让我的丽华伤心了!”赵丽华的眼眸中流露出温柔之色,重新埋进杨鹏的怀中,柔情无限地道:“我要感谢苍天,让我遇见了大哥!”

    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心猿崛起默示Ⅰ:方舟金牌销售是如何炼成的金牌销售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