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我凭破案,拿下禁欲大理寺少卿 > 第192章 土匪头子范达海
  • 第192章 土匪头子范达海

    作品:《我凭破案,拿下禁欲大理寺少卿

    突如其来的意外,惊住了所有人。

    包括陈安宁、徐瓒和温欢。

    徐瓒最先反应过来。

    不确定地蹲到青年跟前,看一看青年,又看一看那对老夫妻,许久后,他嘀咕两句:“的确是有几分相似。”

    话虽如此,他还是向着青年与老夫妻各自问了几个问题。确定都对得上,也确定他们就是彼此一直在找寻的亲人后,徐瓒站起来,问询地看向陈安宁:接下来怎么搞?

    陈安宁看一眼并没有因为找到爹娘而变得激动、欣喜的青年,又看一眼完全陷入失而复得情绪中的老夫妻,稍稍思索片刻后,示意他将青年扶到一边。

    老夫妻立刻又哭又叫。

    陈安宁起身,慢慢踱步到他们的跟前,绕着两人走了两圈后,在两人的身侧停住脚步,“父债子还这句话,不知道你们两个听没有听过?”

    老夫妻瞬间一静后,立刻又大叫起来。

    老头子叫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们杀的人,你有什么事冲我们来!”

    老婆子则哭道:“姑娘,要怎么处置我们,我们都认了,求你放过他吧。”

    陈安宁不为所动地冷笑道:“你在杀那些人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他们也有爹娘,他们的爹娘也会如同你们一样!”

    老婆子道:“我们知道错了,求你放过他吧。”

    老头子突然叫道:“他不是我们的儿子,我们认错了!”

    老婆子反应过来,也跟着叫道:“对,他不是我们的儿子,我们的儿子早就已经死了!哪里来的冒牌货,竟敢假扮我们的儿子套我们的话,呸!不要脸的狗东西!”

    陈安宁也不与他们争辩,蹲下身子,等两人撇清得差不多了,才慢慢说道:“找到儿子后,只顾着开心了吧。是不是忘记,他跟你们相认前说的那些话了?”

    “他本是打算进京赶考,却因为你们而耽误了。”

    “你们是怎么对待他的呢?”

    “将他迷昏,扔到地坑。如果不是因为我认出来大盆骨汤里的骨头是人骨,想来用不了多久,他也会出现餐桌上吧?”

    “进京赶考呀,那可是千军万马才能得来的一个机会。不知道他为这个机会,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对了,他之所以这样努力,是想出人头地之后找你们呢。”

    “可惜呀,现在他虽然没有了性命之忧,也找到了你们,可他后半生,都要因为有你们这样的爹娘而再不能参加科考,也将因为你们而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老夫妻痛哭流涕:“不要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

    “我愿意余生为他们赎罪!”被徐瓒拉到一旁的青年突然跪下来,面色依旧苍白,但眼神却无比坚定。

    不管他愿不愿意。

    这是他的爹娘。

    他们犯下这样的滔天大罪,极有可能是迫不得已。

    而那个迫不得已,必然与他的走失有关。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他不能因为他们犯了大罪,就不认他们。

    “不要,我们自己犯的错,自己承担。”老夫妻立刻道,“人是我们杀的,与你无关,不需要你来给我们担什么罪,也不需要你来给我受什么罚……”

    眼看他们又要陷入无休无止的推诿之中,陈安宁冷静地打断他们的话,“想要他不受牵连,也不是没有法子。”

    老夫妻俩立刻问道:“什么法子?只要能让他免罪,不管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陈安宁挑起眉梢,佯装不信道:“当真?”

    老婆子立刻点头,“当真。哪怕要我的命,我也立刻给你。”

    “好。”示意徐瓒将那些食客和从地坑里出来的人都带下去,又让暗卫将老夫妻从地上扶起来跪坐好,让青年站到他们身侧后,陈安宁淡声道,“想要让他不受你们的牵连,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功赎罪。”

    老夫妻俩脸色微微一变后,面色很快坚定下来。

    陈安宁则有意停顿片刻,才道:“说吧,你们是哪里人,以前是做什么的,因为什么在这里开的客栈?”

    老头子先老婆子一步,老实地回答了。

    他们是南平郡人。

    带孩子来晋陵郡投奔一个远亲之时,在渡口同孩子走散。在晋陵郡与周围各个郡找寻孩子无果后,两人便在这里开起了茶馆。按两人的说法,他们的打算是一边开茶馆,一边向过路的商客打探孩子的下落。

    至于为何选择这里,则是因为这里虽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来往的商客却很多。

    “既然开的是茶馆,为何又做起了客栈的生意?”陈安宁问。

    老头子沉默了一会儿后,才再次开口:“是因为一个人。”

    陈安宁问:“谁。”

    老婆子更心系青年,因而想也不想,便答道:“一个叫范达海的土匪头子。他出钱盖客栈,让我们帮他赚钱,他帮我们找儿子。我们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我们太想找到儿子了,就应承下来。我们以为,只要我们老老实实地给他赚钱,他就会帮我们找儿子,哪里知道,客栈盖起来后,他却要求我们每个月赚足最少三百两银子,才肯帮我们找儿子。”

    “三百两银子,就是将我们杀了,也赚不回来。”

    “可不赚这么多银子,他不帮我们找儿子不说,还要打我们。我们实在受不了了,只能想办法赚钱。”

    “一开始,我们也只是想偷些打尖的商客银子,但偷了没有几次,风声传出去后,来落脚吃饭、打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剑走偏锋地将人给杀了,这样,就没有风声再传出去。可风声是没有了,处理那些人的尸骨又成了问题。就这样扔到后面的山坡,难免会有被人发现的时候。”

    “思来想去,只能肉给剔除下来,将骨头扔出去,这样只有骨头,即便被人看到,也很难认出来就是人骨。至于那些肉,原本是打算扔掉,后来看它们和买回来的猪羊肉看着也没有差,就……”

    看着与猪羊肉没有差别,他们就干脆地剁碎后,一起包了饺子、包子。

    不仅没有人发现,而且似乎更受欢迎。

    于是受了鼓舞的两人,连骨头也不扔了。

    生意就这样慢慢地好起来。

    三百两银子,每月都按时地交给范达海后,范达海也信守承诺地给他们找起了孩子。

    但找了这么些年,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老夫妻俩不是没有怀疑过范达海没有用心找,只是范达海捏着他们杀人的把柄,让他们不敢反抗。

    直到近日事发。

    直到青年出现。

    “范达海……”老夫妻俩在这里做生意的前因后果弄清楚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陈安宁低喃两遍范达海的名字后,目光又一次落到朱岑身上。不过这次,没有等她问,朱岑便主动说道,“我知道这个范达海,他是个土匪头子,一直在淮南道与江南东、西道活动。不论是淮南道,还是江南东道、西道,都追捕、围剿过他很多次,但每次都无功而返。”

    陈安宁问:“是个土匪团伙?”

    朱岑点头,“团伙还不小。”

    陈安宁再次看向老夫妻,“你们每次都是怎么将银两交给范达海?”

    老婆子答:“都是他过来取或是叫人过来取。”

    陈安宁再问:“这么说来,你们从来没有去过他的窝点?”

    在老夫妻犹疑的时候,陈安宁慢声说道:“这可不好办了,凡事都要讲证据。你说客栈是他让你们开的,证据是什么?”

    老夫妻俩急了。

    两人你争我吵了好一会儿后,老头子才说道:“在张公山!我听来取钱的两小子提过。但在张公山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老婆子怕陈安宁不信,又补充道:“范达海说话的口音,似乎是广陵郡的人。”

    广陵郡,张公山。

    陈安宁看向朱岑,朱岑赶紧道:“我知道张公山在哪里,我带你们过去!”

    他必须将功赎罪!

    相关推荐:重生90:目标亿万富婆愿者上钩我立于亿万生命之下英雄的使命重生之擅始善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