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富甲天下,从寒门开始 > 第二百章 成为绣衣卫,登上新舞台
  • 第二百章 成为绣衣卫,登上新舞台

    作品:《富甲天下,从寒门开始

    “笑话!”

    古文中像是看傻子一样,一脸戏谑的看着周沛荣,冷冷的开口反问。

    “你说这瓶子里装着的不是你们售卖的花露水?你要怎么证明?”

    “很简单!”

    周沛荣淡淡一笑,随后又对古文中扬了扬下巴。

    “你可以随意在人群中寻找,看看有没有人随身携带有花露水。”

    “如果找不到,那你可以去此间的百姓家中寻找。”

    “等你找到花露水之后,我自然会作出证明的!!”

    “好!”

    古文中略一犹豫,随即便转身进入了人群当中。

    很快,他就在一名吃瓜群众的手里拿到了大半瓶花露水,将之交到了周沛荣手里。

    “好了周老板,你可以开始了!”

    申捕头一脸严肃,对周沛荣点了点头。

    “好!”

    周沛荣朗声应了一句,随后便从随身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火折子,对着在场的众人晃了晃。

    “诸位,我的花露水配方中,有一种重要的原料大家都见过。”

    “这种原料,就是酒!”

    “因为有酒的存在,所以花露水是可以点燃的!这,也是分辨花露水真伪的一个主要方法!”

    说话间,周沛荣已经吹燃了火折子,又从古文中带会的那瓶花露水中倒出了几滴,直接将火折子凑了上去。

    “呼!”

    火折子一贴近那几滴花露水,便直接将那几滴花露水给点燃了。

    很快,那几滴花露水上就燃起了蓝色 的火焰。

    “接下来,我们再试试这位古老兄带来的花露水!”

    周沛荣如法炮制,从古文中带来的那瓶花露水中道出了几滴,同样也把火折子凑了上去。

    可结果,那几滴花露水也只是被炙烤得冒出了一缕白烟,然后就没了任何动静。

    “诺,谁真谁假,一目了然!”

    周沛荣微微耸了耸肩,用冰冷的目光看向了古文中,冷冷道:“两瓶花露水都是你带来的,却是一真一假。古文中,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

    古文中张了张嘴, 一时却是哑口无言。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众捕快已经要上前。

    “等一等!”

    古文中见状顿时就慌了。

    他赶忙高举双手,大声喊道:“我劝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对我们动手,我们可是燕京古家的人!

    我们这次的行动,可全都是我家三少爷的命令!你们敢动我,要是我家三少爷怪罪下来,你们可吃罪不起!”

    “燕京古家的人?”

    申捕头闻言,脸色立刻就变得无比难看。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捕头,在这蜀郡,却还是不敢轻易的作威作福。

    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是燕京古家的人!

    便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轻易对古文中动手啊!

    没有办法!

    申捕头只得是转过头,对周沛荣递来了一道求助的目光。

    而此时,周沛荣的心里也有些犯难。

    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个来找他麻烦的讨厌家伙,来头竟然会如此之大。

    虽然他不了解燕京古家,但能在燕京混的家族,就算是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但……

    “就算你是燕京古家的人那又如何?”

    “惹到了我周沛荣,那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最起码,你砸了我的店,那就要赔偿吧?”

    周沛荣的信中如此想着,同时冷冷的出声喝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古家,能大得过朝廷律法吗?”

    “说得好!”

    一道清越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人群被暴力的分开,一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为首的那个人,赫然正是周沛荣的老熟人,女扮男装的平阳公主,燕离!

    看到燕离,古文中和申捕头却是没什么反应。

    很显然,这两个家伙根本不认得燕离。

    申捕头却是没说什么,但古文中却是撇了撇嘴,冷冷的看向燕离,沉声喝道:“你又是什么人,这里有心说话的份儿吗!”

    “你是燕京古家的人?”

    燕离挑了挑眉,淡淡的审视了古文中一番,一脸淡漠的道:“既然你是燕京古家的人,那么这东西,我想你应该认识吧!”

    说话间,燕离的手从腰间抹过,一块令牌已然出现在了她的手掌当中。

    而也就在看到那块令牌的那一刹那,古文中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因为那块令牌上镌刻着,赫然是一个‘绣’字。

    若只是单纯的一个‘绣’字,或者是单纯的一块令牌,那自然是没什么好怕的!

    可问题是,那块令牌的款式,可是大燕国绝无仅有的!

    再加上那个‘绣’字,那块令牌代表的意义,可就大不相同了!

    “绣,绣衣卫!”

    古文中声音艰涩,道出了那块令牌代表的意义,跟着便是双膝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呵呵,看来你还是有点见识嘛!”

    燕离呵呵一笑,却是没再理会古文中,而是转过身对申捕头点了点头。

    “既然你是捕快,那这件事情,你就按照我大燕国的律令,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

    “即便是燕京古家的人,在这绣衣卫令牌面前,他们也不敢乱来!”

    “是!”

    既然有大人物出面,那申捕头自然是没了任何顾虑。

    他亲自上前,将古文中给抓了起来。

    古文中的那几个同伴,则是被其他捕快二话不说,全都五花大绑的控制了起来。

    “周老板!”

    燕离迈步上前,取出了一块令牌,直接递到了周沛荣面前。

    “因为你对朝廷做出了特殊贡献,朝廷决定,要正式收纳你为绣衣卫!”

    “从此以后,你就正式成为朝廷命官了。”

    “希望你再接再厉,继续为朝廷作出贡献!”

    “是!”

    周沛荣迟疑了一番,最终还是接过了那块令牌,并高高举过头顶。

    “从此以后,我周沛荣,将彻底告别过去,登上新的舞台!”

    “而这块令牌,以及这绣衣卫的身份,也只是我的踏脚石而已!”

    “大燕朝廷,这个充满未知的世界。总有一日,我周沛荣,会让我的名字响彻在任何一个有人烟的地方!”

    相关推荐:我立于亿万生命之下英雄的使命重生之擅始善终我凭破案,拿下禁欲大理寺少卿刑警曹小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