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 > 让你当收尸人,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放他走,勾魂夺魄法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放他走,勾魂夺魄法

    作品:《让你当收尸人,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

    我看着师父在茶几上用血画了一个阵图,呈现出一个圆形。

    被分成了五份,上下左右中间。

    除了中间外,师父都用丁德文的血在上下左右画了一个符。

    符我不认识,符胆位置却可以辨别出是什么字。

    阵图最上方是一个“勾”,下方是一个“魂”,左边是一个“夺”,右边是一个“魄”。

    合起来,“勾魂夺魄”。

    纸人,就被师父放在了阵图的中间位置。

    “勾魂夺魄!”

    我嘴里念出了这四个字。

    师父点点头,继续完善这个阵图,用手指沾染鲜血,画一个个符图。

    同时给我介绍道:

    “没错,这叫勾魂夺魄法,也叫摄命傀儡咒。

    这个术是方术之法,早年被视为邪术,歹毒恶术。

    谁用这种术,都会被视为邪道,被正道所不耻。

    但今天师父告诉你,术没有好坏,人才有善恶。

    术用得好,可以救人救己。

    用得不好,就算是那上清三法,也能害了他人性命。

    现在,为师传你此法。

    你可要看清了,记好了……”

    听到师父又要传授我新术,我自然不敢怠慢。

    我可不管什么方术不方术,邪法不邪法,只要师父教,我就学。

    师父在五分钟后,画好了这个阵图。

    整个宽大的茶几,被师父画满了。

    好在丁德文刚才流的血够多,不然都不够画的。

    阵法图从中间开始,往四周延伸。

    密密麻麻的都是符文,学这个术,怕是不简单。

    就眼前这个阵图,我都看不懂。

    其中不同的符文都有几十个。

    我只能将其照下来,不然根本记不住。

    此时,师父开始结印。

    我直接拿起手机开始录制他的手势。

    手印变化很快,从最开始的单手起印式,变成双合结印,手印变化都有十几个。

    我记忆力其实可以,但也不是过目不忘,只能录下来。

    师父开始念咒:

    “以血摄人,以血夺命。

    正北为勾,正南为魂,正东为夺,正西为魄……”

    这是起式咒,后面还有很长一串。

    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画阵施法。

    师父念了有三分钟左右,手印也变化了好几次。

    最后他往阵图中的黄纸人一点:

    “起!”

    剑指刚落,那躺在阵图中间,染血的黄纸人,就那么生生的立了起来。

    我看在眼里,不免心惊。

    而师父,还在念咒。

    并指着正北的符文又是一点:

    “勾!”

    用血画的咒文,竟闪烁了一下,出现血光。

    师父跟着又点了点其余三个符咒。

    魂、夺、魄三个字,也都纷纷亮起。

    随着四道符咒被激活,整个阵图都散发出了妖异的淡淡血光。

    师父身体内的气,正在不断的流向这个阵图之中。

    这个勾魂夺魄法,虽是厉害,这消耗看来也不小。

    师父的剑指都冒出了白烟,还出现了微微的抖动。

    站在阵图上的白纸人,这个时候逐渐的出现了五官。

    眼睛鼻子嘴巴……

    随着五官的出现,师父双手一合,做出一个三花印。

    嘴里跟着喊了一声:

    “丁德文,听到就答应!”

    师父一喊,阵图上的黄纸人,竟微微的点了点头,看上去极其的诡异。

    师父见纸人点头,又开始命令道:

    “找个高处,自己跳下去。”

    说完,纸人就不动了。

    阵图依旧散发着很是微弱的血光,师父的指印,还是在冒着白烟。

    仪式没有结束,我们不好打扰师父。

    我和龙杰,就站在屋子里看着。

    等了大概有四五分钟的样子,阵图中的黄纸人“轰”的一声,突然冒起一团绿火。

    阵图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血光,变成了血污。

    师父见阵图上纸人燃烧起来,这才松开了手,长出口气道:

    “好了,那小子已经没命了。接下来,我们只需要追踪他的魂魄就可以了。”

    “师父,就这样便能确定他百分之百死掉了?”

    我停止了录制。

    师父拿出一根烟点上:

    “当然,如果是对方破了我的法或者逃脱了,纸人会爆掉和碎裂,而不是燃烧殆尽。

    休息十分钟我们在离开。”

    师傅吸了口烟,坐在沙发上。

    茶几上的阵图,全变成了血污,再也看不出一点异样。

    就这样,在这里等了十分钟后,我们起身离开了包房,龙杰还是站在我的黑伞之下。

    我们这边刚出来,便有很多散客看向我们。

    目前我们消费的十二万八,依旧排名第一。

    只是这些人在看到我拿着一把黑伞走出来时,都感觉怪怪的。

    夜店经理,也在这个时候小跑了过来。

    能消费神龙套的,对他们而言都是大客户。

    还问我们方不方便加微信,说下次过来提前给我们留包房什么的。

    我没兴致,所以没搭理他。

    师父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

    我们除了消费神龙套也没别的消费,就直接下了楼。

    等到了楼下,我问师父,接下来我们往什么地方追?

    这大都市里,找个人都不容易,更别说去追踪一只鬼了。

    师父胸有成竹,一点没担忧。

    对我说道:

    “咱们人找鬼难,可鬼找鬼,那就容易了很多。”

    说完,将目光落在了黑伞下的龙杰身上。

    龙杰一脸懵:

    “我,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我闻不到他的味儿了!”

    师父笑了笑:

    “你很快的,就知道他去哪儿了。”

    说完,师父从衣服里拿出了一道黄符。

    黄符上沾染了血液,还没有干。

    看样子是丁德文的。

    师父之前在包房里,就用这黄符沾了血,然后放在了身上。

    “师父,这符是?”

    我疑惑的问道。

    师父嘴里含着烟,翘着嘴,烟雾熏得他只能眯着眼睛。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把抓住龙杰的手。

    龙杰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被师父按在了黄符上。

    一时之间“滋滋滋”的灼烫声响起,冒出一缕缕黑烟。

    “啊!疼,疼……”

    龙杰大叫,可根本无法挣脱,感觉他的手掌都快被烫糊了。

    师父叼着烟道:

    “忍一忍。”

    师父把龙杰的手,在符咒上烫了好十几秒后才停下。

    就看到这染血的黄符上,多了五根黑色的手指印。

    师父满意的看着手中黄符:

    “此符叫做寻魂符,符如其名。算是追魂术的进阶版。

    符上染了丁德文的血,现在印了龙杰的手印,一会儿为师施展符咒。

    方圆十里之内,龙杰都能感应到他。

    那个时候,找到丁德文的魂魄就很容易了。

    也能看看他死后会带我们,去到一个什么地方……”

    相关推荐:圣元神尊朕乃朱允炆,专心搞事业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阴阳彩绘师被逃生游戏BOSS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