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呢,”裴步珏又道,“蒙兀那边也遭了灾,路刚一通,那边客商就赶着牛羊往这边来,就快到京都了。”

裴锦笑道:“这么说,裴少爷的养殖事业也要开启了?”

裴步珏笑着点头,“还有。”

“居然还有?”

“陛下身边有个厉害的太监,要下西洋呢,如今正筛选随行人员,侄儿也想试试。”

裴锦倒是不反对,裴记借此开展海外业务,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只是裴步珏的养殖业还未开始,这就要跟人下西洋?

裴步珏自有计较:“眼下只是选拔,真正出海也得明年。那时候侄儿早就将马儿养好,副手也该带出来了。再说,能不能选上还未可知,侄儿先准备着就是。”

裴锦道:“姑母这就去给你准备医书,多一技之长总是多些竞争力。再帮你找些外文书,出海到外面,语言交流很重要,怎么也得会几句。”

她思忖片刻,又道:“这事儿还得求王爷,王爷跟四夷馆的人说一声,你就能跟着一起上课。”

四夷馆主管对外交流,也培养翻译人才,裴步珏若是能跟着上课再好不过。

沈玉柏撇撇嘴,“娘,他为啥又卷?”

裴锦瞪他一眼,“你不卷吗?你连京都第一当铺都拿到手了。”

沈云柏美滋滋,“我就知道娘会夸我!”

裴锦笑道:“我也有件好事呢,我问你们,京都第一首饰阁是哪儿?”

沈云柏道:“必须是琳琅阁呀。”

“这地方也是端王的消息枢纽,已经被端了。陛下说你娘救驾有功,将这铺子赏了咱们。”

“真的?”沈云柏一个高蹦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我又成了那个超级……超级啥来着?”

裴锦给他提词儿,“富二代。”

“对!我可不能再变成大纨绔,我要脸,我得好生经营铺子,给娘争脸,给娘挣钱!”

第二日,端王谋逆案震惊朝野。

端王私自屯兵,意图造反,谋害当今天子,当诛。

共谋者凌迟,诛九族!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裴锦怔愣了一会儿,她在想——宣平侯府就这么没了?

几个月前谁能想到,孟青蓝居然是这个下场。行刑那天,京城好多人去看,裴锦并没到场,只是派人给孟青蓝送去一杯酒。听说孟青蓝大哭,喊着“阿锦救我”,可惜,那年少情谊早就消失不见了。

三月末,冯弈、庞盏等人赈灾归来。

冯弈赈灾有功,擢升为吏部右侍郎,戚圆方升为都察院御史,庞盏、秦桑、林素问医术精湛,无需太医院考核,直升太医院医官!

还有赵介,因端王之乱平叛有功,跟随景渊出征北境的时候已经是千户长了。

景渊回京不久便准备北征,裴锦给大军备了大量药品,并亲自送景渊出征。

景渊道:“珺瑶下江南,我也不在府中,王府劳你多照应。”

“放心,如今有太妃坐镇,我常去给她解闷就是。”

“有事去找景泽,找长公主也是可以的。”

裴锦笑道:“我惜命,真有事儿时肯定不会客气。”

“那我走了,你多保重。”

裴锦点点头,“让赵介好生历练,我将塔糖做出来,等你们得胜而归。到时候,我们都给大熙一个惊喜。”

送走景渊,裴锦全身心投入到塔糖生产中。

空青在江南走了一趟,签下几十个皂物代理商,大笔订单飞向京都,裴锦不得已另买了宅院,专门用作制皂。

裴记当铺、重整后的琳琅阁哗哗往家挣钱,甄家因端王而团灭,准备多少个继承人都不好使。

趁他病,要他命,沈云柏和裴步珏找准机会夺了甄家钱庄。

自此,裴记成为新的京都第一商!

孩子们这么能挣,裴锦就负责花。

塔糖全面生产,发到每一个百姓手中,全民驱虫,分文不取!

百姓人人称颂,这下连皇帝也坐不住了,这等功劳若是不赏,明天御史就得来问候。

于是圣旨下,封裴锦为荣国夫人,赏大宅一座,珍宝无数,黄金万两!

裴府上下,无限荣光。

次年,裴步珏跟着四宝太监下西洋,大船驶出港口不久,景渊大胜归来。

彼时,赵介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小将军了。

大军回城那日,赵小将军被扔了无数个小手绢,但赵将军只喜欢那个从崖上滚下来,把后背滚秃噜皮的小医女。

当然,人家现在已经是七品医官了。

今晚宫里有庆功宴,结束后景渊回王府洗浴换衣,然后赶到裴宅。

一进门就被沈云柏拦住了,“王爷,您真的是我袁叔?”

景渊点点头,“如假包换。”

沈云柏瞪大眼睛,“您真的要当我后爹?”

景渊瞥他一眼,“你有意见?”

“不敢有,不敢有。”

沈云柏往旁边一让,景渊继续往里走,不想又被赵介拦住。

“王爷此次登门,可是求娶?”

景渊一巴掌呼过去,“你说呢?咱爷俩在壕沟里趴着的时候怎么说的?不是讲好了你会帮我?”

赵介真不敢跟景渊支棱,但是他鬼精啊,拿了张文书出来,“王爷若是能做到这些,就按个手印。”

景渊一瞅,哦豁,他们能耐大了哈,敢逼着本王签契?

他将文书夺过来,“要签这个,也是当你娘的面,滚蛋。”

赵介滚了。

景渊再往前走,又遇见空青。

空青盈盈一拜,“王爷,礼都备好了吧?”

景渊冷哼,“今年十四了吧?是时候说个婆家了。”

空青二话不说立马撤了。

再往前走,居然是景珺瑶!

景渊扶额,“我的亲闺女,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小郡主一脸为难,“空青都硬着头皮拦您,女儿也不能落后。”

景渊拍拍闺女的脑袋,“这种事就不要跟她比了,别啥都卷。”

将景珺瑶扒拉到一边儿,前面站着沈麒。小胖孩五岁多了,肉嘟嘟的,粉扑扑的,别提多稀罕人。

景渊不等他说话,一把抱起来,沈麒急得大喊,“我叫你一声爷爷,你敢答应吗?”

景渊大笑,“敢是敢,就是把本王给叫老了。”

沈麒一本正经点点头,“果然,王爷跟裴大人一样不喜欢这个,那麒麒就还叫您王爷吧。”

小孩儿放行,景渊终于走到裴锦门前。

门开着,桌上是温热饭食,一壶酒,一盏灯,裴锦灯下盈盈浅笑。

“王爷久经沙场,赤胆忠心,骁勇善战,有勇有谋,这才立下赫赫之功。今日平定北方,来日定能灭和屿,夺朝丽!”

“那时候,你也在家等我吗?”

“若我只是荣国夫人,不等。”

“若是睿王府女主人呢?聘礼早已备好,明日下聘,年内大婚!”

裴锦笑吟吟举起酒杯,“行,干了这杯,许你下聘!”

——全文完——

相关推荐:嫂嫂别闹,小郎该吃药了我的邻居是柯南我的邻居是大明星今天你撒谎了吗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