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北陌的话不断地刺激龙教主,知道他有反应,便开始从记忆里寻找东方怀和原主在洛阳林的那些日常细节,说得绘声绘色。

龙教主最终承受不住,声音微颤,叫了声后,整个人滑坐在地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云北陌的金针快速扎进他的头顶穴位。

瞬间,龙教主觉得四肢麻木。

云北陌再接再厉,额头已经溢出冷汗,龙教主头顶已经被她扎着九枚金针。

他的脑袋就跟要被撕开一样,某些模糊的东西正在蹦出来。

外面忽然传来一些响动。

云北陌只看了眼,没有在意,她现在只想要抓紧时间帮师傅恢复记忆。

而外面,容九渊匆匆赶来,就被红莲教的人给拦下来。

好不容易来到大殿面前,就和两个教护开始周旋。

“容世子,半夜你大驾光临红莲教所为何事?”

“找人。”

“那容世子告知一声想要找谁,奴才为容世子找。”

“本世子自己找。”容九渊想要催动内力,但脑海里不由想起云北陌的话,最终选择算了。“无岸,听风!”

-

大殿内。

云北陌蹲在龙教主的面前,看着他面色青白,十分煎熬,如果师傅再不想起来的话,那就会有危险。

她需要......

“小北。”

突然的一声叫,让云北陌瞪圆了眼睛,内心深处涌动的情绪几乎要冲上来。

只有师傅才会这样叫他。

“师傅?”她有些不敢置信地喊他。

“小北。”龙教主扶着额,又喊了声,“这里......”

他顿了下,记忆一下子全部打开,整个人都站起来,绷着脸,环顾四周。

仿佛想到什么,脚步踉跄了下,好在云北陌及时扶住他。“师傅,您都记起来了吗?”

龙教主深深地看着云北陌,伸手时,却停下动作,反而该做摸她的脑袋。

话还没说,大殿的门被撞开。

容九渊跑进来,入眼便是眼前这幕。

“住手!”云北陌看外面的教徒等人都拿着武器追着容九渊进来,当即下去。

龙教主见状,考虑到云北陌的伤势,内力震开,“都给本座滚下去!”

容九渊感受到强烈的内力从耳边掠过。

“师傅!”云北陌停下脚步,快速折返回去,单手扶住龙教主,“师傅,您没事吧。”

“无妨。”

龙教主现在还虚弱着,又催动内力,身体有些吃不消。

“师傅,您快服下。”

龙教主张嘴服下,云北陌扶着他坐在椅子上。

看见云北陌对龙教主突然变得如此尊敬,他能感受到这不是一时半会儿演出来的。

可明明刚刚......

云北陌轻声说:“师傅,我现在要先跟容九渊解释事情,您好好调理内力。”

“嗯。”

说罢,云北陌走到容九渊的面前,坦白:“你想要问什么就问什么。”

“刚刚你同我说。”

“洛阳林,我就是东方怀的唯一亲传弟子,之前的话都是哄骗你的,我会回皇都回到丞相府,只是知道师傅在皇都,所以我借助丞相府隐藏我的身份来寻找师傅的下落。”云北陌坦白,“我之前答应你,说会帮你解毒,就是想要在找到我师傅的下落后,拿碎金丹替你解毒。”

“你为什么......”

“抱歉,我是东方神医徒弟的身份不好公开,因为到时候会对我有很大的危险。况且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你还没有如此信任,等想说的时候发现谎话已经基本说满,也就将计就计,想要等着我找到师傅再说。”云北陌抬头看着他,“要是你对这件事很介意的话,我没什么好说的,但碎金丹我还是会给你。当然,现在龙教主就是东方神医,就是我师傅。不管之前你对我师傅有多大的成见,我也不会允许你伤害他。”

容九渊无声的呼吸口气,望着上面的龙教主,俊眼微眯:“此龙教主不是真的龙教主,是吗?”

此话一出,不管是龙教主还是云北陌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云北陌问:“你怎么会这样说。”

“曾经的龙教主绝对不会有这样的眼神,再者,像东方神医这样的神医,以救人为生,又怎么会是对权势如此痴迷之人。”

龙教主吐口浊气:“没错,我不是真正的龙教主,真正的龙教主是我同胞兄长。”

调息后,他缓缓从上面走下来,站在容九渊的面前,直视他:“容世子,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我的徒儿。”

“是我自愿。”

“那为夫还你个人情。”

眨个眼的功夫,龙教主抬手,把碎金丹塞进容九渊嘴里,药丸在他嘴里极快速度融化开,他即便是想吐都吐不出来。

“师傅,您给容九渊吃的是碎金丹吗?”

“嗯。”

“原来碎金丹真的当时被您给带走了。”

“若是在你身上的话,八成人还没到皇都,你都已经送人送完了。”

云北陌抿抿嘴,能干出这样的事情,绝对是原主,又不是她。

“小北,你现在留在皇都是很危险的事情,必须马上离开。”龙教主凝重着脸色说。

“为什么?”云北陌好奇地问,“我好不容易找不到您......”

“东方神医说的没错,现在陌儿你最好离开皇城。”容九渊认真道。

龙教主像个慈父似的,站在她的面前,轻轻安抚她的脑袋,“你先离开皇城,为师留下来才能更快处理好那些棘手的事情,你本就不属于这里,只要你离开,那些事情自然而然也就瓦解。”

“但是......”

龙教主望向容九渊,“容世子,虽说你已经服下碎金丹,但你的身体还需要好好调理,同样你留在皇城也只会继续招惹杀身之祸。外面的事情,为夫会安排妥当,你带着小北走的越远越好,到时候为夫再来找你们。”

就算龙教主不说这样的话,容九渊的确在考虑要不要带云北陌先离开皇城。

既然如此,他自然无二话书。

“就按东方神医的来话办。”

“你母妃那边?”

“今晚我就会把母妃安顿在安全之地。”

“好,那就行动吧。”

站在原地的云北陌瞪圆了眼睛,完全没想到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马车换掉了,出城路线也是龙教主安排。外面接应的人却是容九渊的人,等等。

全程下来,云北陌只是安安静静地被动。

直至离开皇城,天光亮起。

云北陌才知道她真的就那么突然的离开皇城,但萧乐太子那边,她都还没来得及知会一声啊。

“容九渊,就这样离开,是不是不太好?”云北陌忐忑道。

“你解开了九节环,已经成为被大家争夺的对象,如果你还留在皇城的话,那么危险还会继续。我和龙教主已经相处合适的对策,那就是让大家都相信你突然暴毙而死,那么这件事就会彻底瓦解。”

闻言,云北陌错愕地问:“你们什么时候商量的?”

“趁着你发呆。”容九渊刮了刮她的鼻子。

“确定这样就全身而退吗?”

“嗯,让所有的事情都扼杀在摇篮里,等风声过去几年,我们再回来也不迟。你若是有什么心事的话,也得安静几年后再说。至于你担心的那些事情,我会让听风他们留下来替你解决好,让你安心。”

“那你就这样突然跟我一起走,没事吗?”

“无妨,那皇都,我早就不想留下了。”

若非为了那个淮阳王府。

况且就算没有他,淮阳王府还能健在。

云北陌看得出他似乎释怀。

她抱住他的手臂,说:“竟然这样的话,趁着这个时候我们浪迹天涯,好好玩,然后等着师傅跟我们汇合。”

“嗯。”

马车徐徐朝着朝阳的方向开。

至于皇都,他们不再在乎。

相关推荐:前任攻略:总裁,你女友又分手了分手后,她被禁欲大佬宠野了刚和女友分手,我就成全球首富医国高手美味小厨娘:王爷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