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踹翻穿越女,长公主和督主HE了 > 第12章 公主可是下定决心了?
  • 第12章 公主可是下定决心了?

    作品:《踹翻穿越女,长公主和督主HE了

    见叶随云疑惑看来,上官鸢笑道:“本宫想在北城开个厂子,但……遇到点事情。”

    说道这里,她轻轻叹了口气,“只怕会有人来找麻烦,想请叶督主帮忙……”

    她像是想起什么,又半掩住口,眼珠儿微微一转,微微蹙起眉头,“不过……预备营到底是为金戈军准备的,是不是不能私用呀……”

    “公主的事情,哪里算是私用。”叶随云答道,“那臣便调出两队来,供公主调遣?”

    “预备营这般多的人呀,两队又两队,叶督主大方。”上官鸢试探的问道。

    叶随云只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人数不够再招便是了,公主的事情自然是要紧的。”

    上官鸢笑了笑:“那便劳烦叶督主了。对了,督主过来,所为何事?”

    这会儿已是黄昏,叶随云无缘无故想来不会往公主府走一趟。

    但上官鸢这话问完,半晌没等到叶随云的回答。

    她忍不住疑惑催促:“叶督主?”

    “臣……听说,皇上似有意重新为公主和周大人选定婚期。”叶随云犹豫之后,还是照实说的。

    果然就见上官鸢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没了!

    她“嗖”的站起身来,不敢置信追问道:“选定婚期?为什么?怎么这么快?”

    这才说了延后多久呀,怎么又要定下来了?!

    叶随云看看周围的人,上官鸢手一摆:“青禾。”

    “是。”青禾原还想犹豫一下,但转念想起叶随云的身份,又觉得没什么好避讳的。

    她带着其余宫人下去,自己守在门口等着。

    上官鸢再看向叶随云,就听他低声道:“公主今日进宫,想来也看见周大人和贵妃……”

    “是。”说起这个上官鸢就想起楚太后的那些话,不由烦躁起来,在胥凝琴那里得到的好心情荡然无存。

    叶随云继续说道:“皇上也看见了。”

    上官鸢缓缓的不解的看向他,片刻后恍然大悟。

    她亲皇兄!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密,不去罚他喜欢的女人,反而要把那男人塞给自己亲妹妹?

    这是什么想法啊?

    “公主应也是想到了,皇上大约是觉得,周大人成亲后,与贵妃之间便能再无可能。”

    叶随云轻咳一声,“毕竟,贵妃一直说自己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

    上官鸢忍不住做出一个恶心的表情。

    不过也多亏了唐玉儿这句话,在梦中,她和周泰宁始终没有圆房。

    否则真是要恶心到吐出来了啊!

    她当即就要往外走:“本宫去与皇兄说一声,这般做法并不能打消贵妃的念头。”

    “公主,此事的症结并不在皇上。”叶随云连忙拦住她。

    上官鸢微微抬头,对上叶随云的目光。

    叶随云喉结微微滚动一下,退后一步,与上官鸢拉开距离,这才继续说道:“请公主细思,只靠言语,能否打动皇上的心意?”

    上官鸢眉目一沉,缓缓摇头。

    别说本就艰难,如今上官今安发现唐玉儿和周泰宁的亲昵,只怕恨不得更快的把周泰宁亲事定下,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真的退了婚?

    “皇上不允,此事难成。”叶随云目不转睛看着上官鸢脸上的表情,小心的问道,“公主可有什么法子?”

    上官鸢闭了闭眼睛。

    皇权为大,一言九鼎,若上官今安执意要给她和周泰宁定下婚期,她又能怎么办呢?

    求楚太后吗?但她那母后,绝不可能做得了上官今安的主。

    偏叶随云又问道:“公主可是下定决心,必要退婚?”

    “你再问本宫这样的话,本宫就要生气了。”上官鸢闭着眼睛,缓缓答道。

    不真退婚,等着被毒死啊?!

    “那臣有个馊主意。”或许是上官鸢听错了,叶随云的声音里怎么像是含着些笑意?

    而且,谁会说自己的主意是馊主意啊?

    她睁开眼睛,先看叶随云的表情,却见对方是往日里的那般云淡风轻的模样,便又移动视线往他举起的手上看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一个深蓝色的小瓷瓶。

    上官鸢马上明悟:“对,本宫不退婚也可以,周泰宁只要死了——”

    正好算是为自己梦中的事情报了仇!

    但,若只毒死一个周泰宁,那留下的唐玉儿岂不是还能好好过她的贵妃日子,甚至可能和上官今安感情更好?

    “有没有什么法子,让他们两个都死……”上官鸢近似喃喃自语的说道。

    叶随云眼神一顿,慢慢举起另外一只手。

    一个淡粉色的小瓷瓶。

    上官鸢询问的看向他,他言简意赅的举举那个蓝色的瓶子:“毒药,见血封喉。”默了一下,又举举那个粉色的瓶子,“催情之药。”

    上官鸢微微挑眉,忍不住笑出来。

    这叶随云,准备的还挺齐全。

    她却只笑着伸出两只手,一一推了回去:“本宫不喜这般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眼看着那纤细的指头掠过自己手心,叶随云忍不住又想往后退一下。

    他好歹忍住没动,开口问道:“公主不要?那……准备怎么做?”

    “本宫自是,让他们自己做选择。”上官鸢回头看他,“叶督主还要帮本宫么?”

    这药是他给的,她若拿走了,便是给他留了把柄。

    但她如今还不能完全信任他,自也不想他知道更多。

    她只笑道,“叶督主此举倒是让本宫有个想法,只是能不能成,本宫如今还不确定。”

    叶随云点点头,没多言语,收起小瓶,说道:“臣答应过,此事会帮公主做到。”

    “好,那回头本宫再找你。”上官鸢想着自己的事情,敷衍的漫不经心。

    叶随云带了些无奈的看她一眼,上官鸢却已经在扬声道:“青禾!”

    青禾疾步走了进来,叶随云识趣告退,却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两眼。

    金线绣成的牡丹裙摆被她漫不经心踩在脚下,金尊玉贵的长公主单手托着脸颊,指尖红蔻一下一下敲着瓷白的面孔,眼中带了些居高临下的思索出来。

    这一刻让叶随云更加明白。

    她是主,而他,不过是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臣。

    叶随云收回目光,没什么表情的转身离开。

    “明儿去找小郡主问问,她性子活泼又整日爱打探那些八卦,问问她那里有没有本宫要的东西。”

    上官鸢吩咐着,同时在心里反复思索着自己的计划。

    相关推荐:快穿之满级大佬又杀疯了灵媒经纪人帝道焚天今天开始做纨绔重生后,我成了宫斗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