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娘娘出身商户,上位手段很富 > 第232章 人总是自私的
  • 第232章 人总是自私的

    作品:《娘娘出身商户,上位手段很富

    轰隆!

    轰隆隆!

    一道天雷猛的从天上砸下,落地成巨响,惊得人面色惨白。

    “不,不可能……”沁嫔不敢置信,但缺失的的最后一枚方块已经在她脑中成型。

    她只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努力的替人掩盖住人性的丑陋和贪婪罢了。

    而那些东西都有一个统一的名称。

    名为:欲望。

    *

    郝雨问:“你父亲当日也在场,除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还知道旁的事儿?”

    沁嫔摇了摇头。

    “所以,谁也不知道皇上和孟太师到底说过什么,承诺过的三个条件更是不为人知。”

    “人,总是自私的。”

    “可人已经死了!”沁嫔情绪陡然一转,激动道:“孟家那样的家风,怎么可能利用……!”

    “倘若他的死比活着更有意义呢?”

    【叮!沁嫔觉得你冷酷无情,好感-50,当前好感:21。】

    听着脑海中的提示音,郝雨面色如常。

    并没有因为她大幅度的降低好感而露出半分的惊讶和不悦。

    她坐在椅子上温温柔柔地截断沁嫔的话,“孟三郎虽死,可他生前死后都是孟家的人,孟家赋予他生命,死后也疼惜的为他讨过公道。”

    “孟家为他仁至义尽,而他只要受些委屈,便能把整个家族的荣光推到更高的繁华上。”

    “这是孟三郎之死,带来的最大的价值。”

    郝雨垂下眼帘,遮挡住眼中的嘲讽。

    沁嫔却是面色大变,整个人战栗的似是连灵魂都在颤抖。

    那些不愿意看清的东西,一瞬间明朗。

    可……

    “那是他们的亲人,如果真如你所说,那孟三郎该有多可怜?”沁嫔喉头哽咽,“那是他们的亲儿子,亲孙子,他们却踩在至亲之人的骨血上谋求富贵?”

    她至今都不敢相信。

    郝雨轻叹一声,给她满上茶水,摆在了跟前,细声宽慰,“当然这一切也都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的便永远只能是猜测。”

    “但你要相信一点,人性是不能被试探的。”

    “人性有时就是那么的扭曲,恐怖。”

    沁嫔指尖颤抖,双手捧着茶杯,抬头看她。

    屋外雷光大作,风雨交加,雨水拍打着窗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本来十分平常的天,被雷声大雨所笼罩,殿内一片阴暗。

    而她坐在阴影里,幽幽开口,像是异世的亡灵诉说着尘封多年的真相。

    她空灵幽远的声音替代雷鸣,拉着自己坠入了另一个更为黑暗的梦境中,叫她想挣扎也挣扎不了。

    一遍又一遍的感受着死亡、算计、抛弃与背叛。

    一个是风光霁月不染纤尘的少年才子,一个是恶名在外满身罪恶的皇族公主。

    ……

    “方才你问我,若孟家知道真相却隐忍不发的理由会是什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的猜测。”

    “孟三郎死于野心,埋于利益。”

    “想必是孟家大房二房为了家主之位联手,要除掉三房的两个儿子,可事发当日出了意外,死的只有孟三郎一人。”

    “这之中就不得不说说魏家起的作用了。”

    “我的猜测更倾向于魏家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将计就计,顺水推舟,促成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最后却又出手留了孟大公子一命。”

    “为的不是救人,而是想要借此拿捏,引起孟家内斗。”

    “为的就是巩固魏皇后的后位。”

    “而孟家隐忍不发的原因也是因为后位。”

    郝雨望向许沁,殿中点上了一盏昏黄的烛光,一半照亮她的脸,一半隐没在黑暗中。

    就像那一半明朗,一半迷茫的真相一样。

    终究有重遇光明的那一日。

    郝雨面色无异,平静地看向许沁,低低的声音在殿中盘旋。

    “孟南烟是如今除皇后以外,位份最高的妃子,魏氏一倒台,她自然而然的就能成为继后。”

    “而她成为继后需要一个原因。”

    “魏皇后倒台也需要一个原因。”

    “而孟三郎之死是最好的原因。”

    说到此,连郝雨自己都忍不住冷战不止。

    谁能想到一个世家贵族的荣光,竟是建立在一个死人的身上。

    “孟家大房二房为了出人头地,不择手段,孟太以为替皇上铲除奸臣邪佞之名,推自己的亲孙女坐上皇后之位,一样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孟家大房二房为了前途地位双手染血,孟太师为了家族昌盛舍亲成己,一样可怖。”

    “在我看来,大房二房固然可恶,可孟太师利用孟三郎之死,迫他死后仍要‘割股疗亲’的举动,更叫我觉得无比的心惊胆寒,毛骨悚然。”

    沁嫔一番听下来,早已说不出半个字。

    这迎头一击,更是打得她不知所措。

    初秋的天明明不算凉,可她却觉得这皇宫,不……是她脚下,这盛都的每一寸土地,都叫她冷的彻骨冰寒。

    “若……真如你所要,孟贤妃在里头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许沁一瞬不瞬地看着郝雨,问:“她是一无所知,还是知情不举……”

    孟怀安可是她的亲弟弟,她若是知道一切,却还选择隐瞒,只为了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好顺利登上后位?

    这与沾人血馒头有何区别?!

    沁嫔惊觉,周身冰凉,不住发寒。

    郝雨看着她,并未表态。

    【沁嫔好感+20,当前好感41。】

    看着她顶在脑袋上的好感回升,郝雨知道她大约是信了这个猜测。

    信是信了,只是还接受不了。

    听她呢喃着说:“我原以为家人和家人是一样的,我出身王府,父王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王府上下对我视若珍宝,从来不会让我受半分委屈,哪怕是受了委屈,也绝不让它有过夜的机会。”

    相关推荐:侍君侧,冷宫代嫁妃太平妖未眠在太平间当保安的日子我为人间守太平古穿今,皇后娘娘靠直播上天火爆全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