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声情并茂的解释

作品:《新婚夜要和离,竟惨遭暴虐王爷拒绝

“掌柜的来了,事情该有个答案了吧?”褚善儿看向珍宝斋掌柜,语气平淡的问了句。

“三日之期小人不敢忘。”掌柜从袖袋中取出一张画道:“那耳坠确实是有人找我们店里的工匠师傅做的,这是买主的画像。”

褚善儿接过画像,上头的人她熟悉也不熟悉,不就是上回墨宝儿留下的画像?

同样都是戴了面纱,除了大体的轮廓外根本看不出是谁。

“掌柜是觉得本王妃好糊弄?”褚善儿斜了眼掌柜,“既然你们珍宝斋拿不出诚意来,那就修坏本王妃砸了你们的招牌!”

“王妃息怒啊!”掌柜惊的直接跪了下来,“王妃明察,这件事我们真的没有一丁半点的欺瞒,这画像是按那工匠说的所画。”

“那工匠小人也带来了,任由王妃您处置。”掌柜道:“另外为表诚意,我们东家特地让小人奉上赔礼。”

掌柜一边说,一边将随身带着的几个盒子打开。

里头皆是上等首饰,造价不菲。

“本王妃不……”

“王妃,这些小玩意您所不喜欢,随便赏人或者扔在一旁垫桌角都没关系的。”掌柜说这话的时候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这些东西少说也值千两啊!价值远高于褚善儿当初定制的那副耳坠了。

“既然掌柜都这么说了,那本王妃就勉为其难收下了。”褚善儿看都没看一眼那些首饰,淡淡的道:“你说这人是工匠描绘的人,可她是如何知道本王妃设计的图样?”褚善儿看似随意的问了句。

“这个小人问过,他说这人是拿着图纸来的。”掌柜道:“当时工匠只是觉得所造之物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见过,便给打了。”

“她有图纸?”褚善儿眉头微皱,她敢肯定原主画的手稿绝对没有两份!

连草稿都没有,简直就是一纸成功。

“确实有。”掌柜道:“而且那人和王妃您一样,都说了要独一无二。”

掌柜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偷偷瞄了又瞄褚善儿,他都有些怀疑褚善儿就是画中人了,为的就是坑他们了。

可他把这个怀疑说给他们珍宝斋的东家听去,对方却一口否决了,说画中人和褚善儿绝对是两个人。

“掌柜该不会是想说本王妃自导自演了这出戏吧?”褚善儿脸色一沉,声音都冷了几个度。

“王妃误会,小人只是疑惑她如何会有图纸。”掌柜抹了把额上的冷汗,连他们东家都说了不是同一个人,他不过一个打工的,何必往上冲呢!

“这该本王妃问你。”褚善儿冷声道:“本王妃给你的图纸是独一份的。”

“王妃,您看有没有可能是别人无意间见过你的图纸,然后记住了,画下了。”掌柜小心翼翼的道:“然后她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肯定没人会记得,所以才拿了出来?”

“当初看过本王妃那份手稿的人只有良缘,且不说她不会作画,就算会,也绝不会做出这种事!”褚善儿想到良缘,神色暗了下来。

良缘都死了,可这些事还是和她连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王妃,会不会有人看到夫人带的,照着外观仿的?”知意在一旁轻声提了句。

“不会的,这耳坠连里头的小细节都很像,绝不是随意看看就能画下的。”掌柜道:“会不会是夫人借给别人看了?”

“我们夫人……”

知意开口想说步雁荷不可能将这耳坠借给别人看,可话刚开口就被褚善儿给打断了。

“行了,后面的事本王妃会让人去弄清楚,掌柜请回。”褚善儿摆了摆手,淡淡的下了逐客令。

“是,王妃。”掌柜小心的看向褚善儿道:“那外头的工匠可要留下?”

“不用了,既然是有人拿着图纸上门,那与他也不算有关,你将人带回去。”褚善儿道:“不过若是有人问起你们为何而来,掌柜该知道怎么回答吧!”

“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小人此次前来就是给了给褚二小姐做首饰的。”掌柜连忙回道。

“嗯,很好,下去吧,过两日你随意送一套首饰来便是。”褚善儿递了个眼神给知意。

后者了然的将早就准备好的一百两银票给了掌柜,“就按这个价配就行。”

掌柜看着银票,想说不用了,可最后还是收下了,一码归一码,他也不过是个打工的。

送走掌柜后,知意才看着褚善儿轻声道:“王妃,夫人她不可能会把那耳坠取下来给别人细细研究的,夫人她……她会不会和良缘一样,已经,已经……”

“不会的,你别想那么多。”褚善儿看着知意发红的眼眶道:“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王妃您的意思是?”这件事涉及到步雁荷,知意也知道不简单,可她想不明白到底有多不简单。

“这段时间你多留心一下周围有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另外,多注意安全。”褚善儿认真的看着知意道:“良缘已经不在了,本王妃不想你出事。”

“王妃……”

“不过你也别怕,或许只是本王妃太紧张了。”褚善儿看着知意脸上的惊恐,又出声道:“这段时间出了那么多事,本王妃都有些草木皆兵了。”

“王妃您别想那么多,或许一切都只是巧合呢?”知意知道褚善儿的心思,不想她担心,便又反过来安慰她一句。

“王妃。”门外良乐敲响了房门。

“进来。”

知意知道良乐在这个时候来,定是有什么事要和褚善儿说,便主动去了门口守着。

“王妃,王爷让属下告诉您一声,温图跟丢了。”良乐压低声音道。

“可是你们的人被发现了?可别让他起了疑心。”褚善儿淡淡的道:“那样可就坏了你们的一盘大计了。”

“王妃放心,他没有发现,就是因为隔着太远才让人给丢了。”良乐道:“王爷本想顺着他看看能不能找到他们的其他老巢,看来是不行了。”

“他们还有别的巢是你们没发现的?”褚善儿诧异的问了句。

“狡兔三窟,更何况是他们呢!”良乐道:“不过王爷说没关系,只要不出岔子,最后的结果也是一样的。”

褚善儿若有所思的看着良乐,好一会儿后才勾唇一笑。

良乐本就被褚善儿给盯得发毛,看她突然一笑,更是有种瘆得慌的感觉。

“王,王妃……”

“本王妃或许有办法帮你们找到温图,不过嘛,本王妃要知道一件事。”褚善儿直接开出条件。

“王妃您想知道什么?”良乐一下子来了精神,反正王爷说了,只要是王妃想知道的,都可以说。

“那日宫中夜宴到底发生了什么?”褚善儿看着良乐道:“本王妃要知道具体的细节。”

“宫宴?”良乐仔细想了一下道:“属下听张方说过,是出现了很多蛇……”

“等等等等,不是那次”褚善儿眉头一皱道:“再往前一次,本王妃落水那次。”

相关推荐:穿越后,替身王爷哭着求我不和离嫁给暴戾王爷后,她一心想和离杀手也穿越系列之媚者无情怪异复苏:开局寄生在小萝莉身上穿越医妃要和离,战神王爷悔哭了